西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

拉风的难人 收藏 2 395
导读: 公民自己的宗教信仰权利,普遍得到世界各国法律的尊重和保护。在中国西藏也不例外。   中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西藏群众有着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然而,对西藏宗教信仰问题,西方世界往往表现出特殊的关注,而且常常带着偏见对西藏宗教信仰进行评头论足,如“藏人缺乏宗教信仰自由”等,根本歪曲了中国政府对西藏宗教信仰政策。   西藏问题既不是宗教信仰问题,也不是公民的基本生存权的问题,而纯属是极少数“藏独”分子制造的政治问题。   充实而丰富的信徒宗教生活   如今的西藏,晨曦

公民自己的宗教信仰权利,普遍得到世界各国法律的尊重和保护。在中国西藏也不例外。

中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西藏群众有着充分的宗教信仰自由。然而,对西藏宗教信仰问题,西方世界往往表现出特殊的关注,而且常常带着偏见对西藏宗教信仰进行评头论足,如“藏人缺乏宗教信仰自由”等,根本歪曲了中国政府对西藏宗教信仰政策。

西藏问题既不是宗教信仰问题,也不是公民的基本生存权的问题,而纯属是极少数“藏独”分子制造的政治问题。

充实而丰富的信徒宗教生活

如今的西藏,晨曦和晚霞中,在朝经路上可看到川流不息的信教群众在转经。他们右手转着转经筒,左手则数着念珠,嘴里念念六字真言,这其实是西藏信教群众日常宗教生活的写照,也就是西藏信教群众正常的宗教生活方式。与此同时,当我们开车路过那些神山时,悬挂在山顶的五颜六色的经幡在寒风中飘动,而经幡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经文中,寄托着西藏信教群众的宗教信仰感情。而在村口和路口堆积的嘛呢石当中,同样看到刻满经文的石经和刻有六字真言的嘛呢石,甚至还有雕满菩萨像的石雕佛像,在这些石经上其实刻满了信徒的虔诚信仰信念。

在西藏普通家庭中,普遍都设有家庭佛堂和制有家庭佛龛。早晨,父母在自家佛堂中进行佛事活动,如在佛龛中供奉的佛像前进行烧香祷告,换圣水碗中的圣水,以及进行煨桑活动。有些家庭到吃晚饭时,家庭成员共同念诵佛教的感恩经。普普通通的信徒群众可以常到寺院进行朝圣拜佛,这时候信徒既可以接受活佛和高僧举行的灌顶,也可以邀请僧尼为亡灵举行超度仪式。

完整而神圣的寺院宗教活动

在80年代初,藏传佛教寺院在西藏社会中逐渐开放。到目前为止,整个西藏具有1700座藏传佛教寺院,僧尼具有4.6万多人,这完全满足了目前西藏信教群众的宗教活动的需求。我们到藏传佛教寺院进行实地调查时发现,藏传佛教寺院建筑已初具规模,建筑功能基本齐全。而且,很多藏传佛教寺院已恢复了传统的学经制度,学僧不仅系统学到完整的藏传佛教经典教义,而且在辩经院里可以进行藏传佛教独有的辩经训练。在最近10年当中,具有藏传佛教传统学经制度的寺院,每年能培养出很多有资格考取格西学位的学僧,并且不少学僧已获得了格西学位头衔。

在藏传佛教寺院的正殿中,堪布主持下众僧举行诵经供佛仪式,供奉在众佛前的酥油灯闪动着佛光,而主佛前的长寿金灯则闪耀着慈悲。同时,在藏传佛教寺院外围的朝经路上,德高望重的老僧边转经边祝福。藏传佛教各寺院中生活着1700多位转世活佛,这些活佛在西藏信徒中享有很高的威望。近来国家根据西藏高僧大德的强烈要求下,出台了《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这反映国家充分尊重藏传佛教独有的活佛转世制度。

丰富多彩的藏传佛教文化

在过去20年当中,国家在宗教文化方面的投资就达7亿元左右,藏传佛教的重要宗教古迹和宗教文化场所得到保护。历时16年完成的藏文《大藏经》对勘出版以及佛教经典、高僧传记和佛教论著出版等,也得到了国家资助。伴随着藏传佛教寺院的恢复,藏传佛教节庆活动渐渐复苏,如哲蚌寺的雪顿节、扎什仑布寺的森莫钦波、萨迦寺的仲切节等,藏传佛教各教派宗教节日多达40多个。

西藏社会经济迅速发展,不仅提高了西藏老百姓的生活质量,也提升了信教群众宗教信仰生活的质量。现在西藏家庭几乎都拥有质地较好的佛龛、佛像、唐卡、圣水碗和酥油灯等宗教用品,这类宗教用品过去只有富裕家庭才能拥有。与此同时,西藏交通四通八达和现代交通工具的普及,使得信教群众朝圣朝佛变得进一步便捷和便利,过去信徒从青海四川到拉萨朝圣拜佛,在路上就需要花去半年左右的时间。拉萨开通火车以来,拉萨信徒到内地朝拜佛教圣地则越来越多,如四川的峨眉山、陕西的五台山和浙江的普陀山。西藏信徒的宗教生活质量有了显著的提高,也有了大幅度提高,西藏信徒对宗教信仰自由的满意度。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