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出现“圈友现象”:或明或暗 喜忧参半


战友,莫把自己“圈”起来


——沈阳军区某炮兵团对基层官兵“以圈为友”现象的调查


人们都知道“入围”这个词。然而,近两年基层悄然流行起一个新词——“入圈”。不同类型的“交友圈”越来越多,一个圈套一个圈……


“圈友现象”为什么会在军营出现?它给官兵的思想、心理乃至行为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带兵人又该如何应对?请看来自沈阳军区某炮兵团的相关调查。


或明或暗的“交友圈”


刚刚走马上任的某炮兵团政委崔海旭下连蹲点,发现一个奇怪现象——几个新毕业的大学生干部,只要一有空闲就凑到一起,而几个部队生长干部则总是在一块“扎堆”;同样,一些家庭富裕兵也总在一个“圈”消遣……


随后的调查表明,其实远不止这些“圈”,“新兵圈”“士官圈”“网友圈”……各种各样的“交友圈”在军营或明或暗。


以兴趣爱好划“圈”。网迷们喜欢上网聊天、打网络游戏、一起谈论“网”事,时间一长,形成了一个“网友圈”。家庭富裕兵手里几乎都有电子产品、数码产品,共同的生活习惯、兴趣爱好,把他们“聚”到一起。农村籍战士张强说:“跟富裕兵在一起,感觉压力很大,咱也没那经济条件。”


以交流话题聚“圈”。四级士官夏双全说:“我们这些士官多数已经结婚,甚至都有了孩子,夫妻分居两地,面临复员找工作、照顾家庭、教育子女等很多共同关心的事情,我们在一起也喜欢谈论这些话题。”


以经历阅历划“圈”。国防生干部崔宏春与团里6名国防生干部关系都很好,他们都是从地方青年直接走上排长岗位的,相同的经历阅历,使他们之间有认同感和亲切感。


带兵理念的差异使干部分了“圈”。随着兵役制度改革和干部培养渠道增多,干部区分为生长干部、大学生干部、双学位干部等多个类型。干部股长贾科说,他们有各自不同的带兵方法:生长干部带兵经验丰富,处理问题果断、招法多;而大学生干部理论功底深厚,工作中注重教育引导、真情感化。思维观念、工作方法的不同,使他们在带兵的问题上经常存在分歧,自然成了“圈”。


“最根本的是当代青年官兵的基本素质、成长环境、思想特点等方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并且不同年龄、不同地域、不同职级的官兵各不相同,这些都导致了‘圈友现象’的形成。”政委崔海旭拿着厚厚的调查报告说。

喜忧参半的“交友圈”


谈及“圈友现象”的影响,大家众说纷纭。


“官兵‘以圈为友’可以增进感情、交流工作体会,没什么不好的。”榴炮营教导员陈洪伟说,他们营经常在一起的4名大学生干部,用3个月时间制作了80多套精品教学课件,并协助团里研制开发“导弹射击模拟系统”、“枪代炮射击模拟器”等13项革新成果的事例。


“‘以圈为友’便于管理。”有些班长认为,战士、班长、干部划清自己的“圈”,有利于分层管理。他们觉得有“距离”才有威信,“太不分大小王了,以后再交待点什么事或布置什么任务,就不怎么认真对待了。”班长师忠楷深有感触地说。


然而,一些变异、扭曲的“交友圈”产生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有的“圈子”忽视条令法规,易发生打架斗殴等违纪问题;有的“圈子”交往中讲排场、比阔气,既消耗了精力,又加重了经济负担。


“‘以圈为友’容易形成一个个独立的个体。”政治处主任林赤清说,“以圈为友”表面上看起来很祥和,实际却蕴藏着相互之间的不贴心。去年有个大学生排长,与连队干部关系相处融洽,却常把战士晾在一边。一次他带战士疏通连队门前下水井,没想到吆喝半天,战士们你看我我看你却没一个人动手,这些战士有意给他“冷场”、“拆台”,影响了任务的完成。


一味拆“圈”并非好办法


基于“圈友现象”的种种弊端,有些干部想尽办法遏制“圈”的发展。有个营明确规定,官兵业余时间严禁“以圈聚友”、“以圈扎堆”。


一石激起千层浪。类似这样的规定引起了官兵强烈反感。结果,“圈子”不但没拆开,反而还影响了官兵士气,阻碍了部队工作。


“一味拆‘圈’并非好办法。”这个团请来的十几位部队专家学者呼吁。他们认为,“圈”是个体活动的空间与范围,人与人之间只要有交往就会有自己的“交往圈”,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应该因势利导、科学管理。在专家建议下,这个团广泛开展了思想上合心、工作上合力、感情上合拍的“三合”教育,下大力做好“融合”的工作。开展“手拉手”、“心贴心”的互学共进活动,有意识地让那些有不同能力素质、不同成长环境、不同思想特点的官兵结成“对子”,拉近了官兵心与心的距离。依据条令条例加强官兵“交往圈”的管理,同时废止了限制人际交往的多项“土规定”,使官兵的人际交往行为得到规范。此外,为防止工作中以权谋私现象,他们坚持管人、管钱、管物重要岗位人员的审计、轮换、监督等制度,消除了“利益圈”的产生土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