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二节 东山观战

罗列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邛都。 依山势而建,在两座山的中间靠后。 城墙刚好延伸至两边山麓。 两座山互为猗角,山上有旗飘扬,当有军队驻守。 山后有便道直接通城里。 这样一座城池,的确易守难攻,难怪秦军蒙婺率二十万大军,打到这里大半年,依然无法前进。 我们从南门入城。 城门口有官员迎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邛都。

依山势而建,在两座山的中间靠后。

城墙刚好延伸至两边山麓。

两座山互为猗角,山上有旗飘扬,当有军队驻守。

山后有便道直接通城里。

这样一座城池,的确易守难攻,难怪秦军蒙婺率二十万大军,打到这里大半年,依然无法前进。

我们从南门入城。

城门口有官员迎接。

当然,主要的是迎接四位将军的。

钟将军是最先到达城门口的。

他在城门口,给我们号令:“虎师兄弟,请唱《出征曲》!”

我们一边唱歌,一边进入城内。

各县或沿途各村庄,是有些荒凉,不过,邛都毕竟是滇国都城。

比俞元郡还是繁华得多,街道也宽阔。

街道虽然宽阔,但是,因为人多,再宽阔的街道也就显得拥挤了。就象小康说的,军队来来往往,百姓难民随处躺卧,难民里多是妇女老人小孩,大多数难民面黄肌瘦。

这些难民、百姓和商人,就象我们在俞元城出征那样,听到雄壮的歌声,都站在街道边看。

“这是哪里来的军队?”

“应该下面两郡的吧。”

“听说是俞元来的。”

“那现在应该能守住都城了吧?”

“我听说,小卜大将军还主张要进攻呢,要把他们赶过江去。”

他们在议论纷纷。


我们虎师被分到守城的东门。

东门建在山下。

上山,就能将整个都城前的战场,一览无余。

我们在东门外扎下营帐。

安营扎寨,整理铺位,冲澡梳洗完毕,已经是深夜。

我们就睡觉了。

一路以来,走得疲惫,没有睡过好觉,所以,一倒在铺位上,就睡着了。

翌日,清晨。

突然听到三声非常急促的牛角音。

周围脚步声大起。

有人高喊道:“警讯!警讯!”

我披衣而起,拿着自己的配剑,赶忙出帐。

人来人往。

我在营地里找到郭启。

郭启已经在大声喊:“集!”

旅队所有人都是匆匆忙忙出来的,很多人衣服都挂在肩上,未及穿上。

“怎么回事?”我问。

郭启说:“我也不知道。”

我赶紧去找钟将军。

帐篷里没人。

我正要转回去。

钟将军从营门外回来了。

他见到我说:“别慌,今天不是大战,还轮不到你们新兵上场。”

“那是怎么回事?”

他没回答我,只叫道:“传令兵。”

“到。”一名兵士站到他面前。

“去通知各旅集合就好,不必慌张。”他说。“另外,告诉各旅,以后睡觉,人不解衣,刀不离手。”

“每天都会有几次这样的事情。只是双方派个将军,带一些人马出来溜溜而已。说文雅一点,叫搦战。主将们打几个回合,也就各自收兵了。”他解释道,“目的是,不让兵士们懈怠!这就是战场。”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但是,你们是新兵,刚好可以出营看看。”他说,“去吧,带你的旅,去城墙上看看。”

我赶紧跑回去。

全旅早已集合完毕了。

兵士们的衣服,早已穿好了。

整齐的方阵。

郭启问我:“打听清楚了?”

“恩。”我说,“不是大战,以后习惯就好!”

我对着全旅说:“兄弟们,以后睡觉,不准脱衣服,兵器要放在手边,随时准备集合!”

“是。”全旅都应到。

“现在,我们上城墙去观战,但是,你们要跟着我们的军旗走,不要乱走乱跑!”我说。

全旅应诺。

我们跑进东门。

其他旅队的兄弟,也集合好了,跟在后面出了营地。

东门上,是很难看到的战场上的情况。

我们又转往北门。

北门城墙上已经到处是人了。

我挤在人堆里。

崔胖子拿着旗子,要跟着我,无奈实在是在人群中挤不动了。

我对他说:“你们就在这里吧。我到前面去一下。”


我在人群中碰到了豹师的东方旅帅。

“陈兄。”

“东方兄。”

我们互相见礼。

“陈兄分到守哪个门?”他问我。

“东门。你们呢?”我说。

“南门。”

“狼师不会守北门吧?”

“他们守西门。”

“哦。现在,战场上什么情形,我这里看不到啊。”我从人缝里往前看了看说。

“我刚才听北门门楼上的兵士说,已经有一个奚将军,带5000兵马出去应敌了。”他说。

“要不,我们去东山上吧。”我建议说。

“好啊。”他说。

我跟郭启交代了一下,让他等一下带队回去,清点一下人数,防止兵士走散了。然后,跟着东方跑下城来,由东门上山。

山道上,有兵士站岗。

“站住,干什么的?”

“我是虎师左卫旅陈抚旅帅,他是豹师中卫旅东方旅帅。”我假借圣旨,“奉小卜将军之命,上山观战。”

“你们刚从俞元来?”

“是的。”我说。

他们看我们的确带有配剑,就相信了。

我们穿过半山腰上的一片营地,跑上东山顶。


东山顶上,早已经有好多人在看了。

站在高处。

所有战场情况都尽收眼底。

真是好大一片战场。

战场上,两军对峙。

两军相隔大约三箭之地。

但是,下面的人,看起来就象蚂蚁一样。

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两军队列的熠熠刀光。

“秦军看起来,黑压压的一片。你估计有多少人?”我问东方旅帅。

“估计有一万余人。”东方旅帅说。

就见秦军蚂蚁群里,先跑出来一只蚂蚁。

蚂蚁还跑得蛮快的,估计是骑马了。

“秦军一个将军出来挑战了!”东方说。

“是不是还会说什么话?”我问。

“那是肯定。一般都会辱骂对方。”东方说。

可惜,太远,根本连他们张没张嘴都看不清楚。

我们军里,也跑出个蚂蚁,迎了上去。

两只蚂蚁在场地中间,打了起来,就见尘土飞扬。

几十招过后,我军那只蚂蚁,先败回了本阵。

秦军那蚂蚁也不追赶。

我军又跑一只蚂蚁来。

两只蚂蚁打不下了百来回合,未分胜负。

“秦军那个将军还真是厉害啊。”东方说。

“我们这边的将军也不错啊。”我说。

这次,秦军那只蚂蚁先跑回了本阵。

不一会儿,秦军撤回去了。

我军也徐徐撤回来了。


“就这样而已?”东方说。

“那你还想怎样?”旁边有个有须的大汉说。“都打了大半年了,双方都基本上知道什么套路了。秦军攻我们,攻不下;我们打秦军,又打不过。也就是这样好耗着吧。”

“耗着?”我说。

“难道你还去进攻他们?他们有二十万人马,粮草也充足,我们呢,只有区区八万人而已,还老的老,小的小,怎么打?”他说。

“请问,您是?”东方问他。

“我是甲军三师右卫旅旅帅,郭强。”他说,“两位是新来的?”

“是啊。我是豹师中卫旅旅帅东方云。他是虎师左卫旅旅帅陈抚。”东方说,“我们刚从俞元郡来,还不知道会编入哪个军呢。”

“昨天,你们入城时,那什么什么歌?”他说。

“出征曲。”东方说。

“对。歌是唱得好,就不知道能不能上战场打。”他说。

我们只能笑笑。

“郭旅帅,您入伍多久了?”我问。

“远了。少说有7、8年了吧。我记得还是王登基时的当的兵呢。”

就知道是个老兵。

“王刚登基那时候,我们还站在江边上呢。”他说,“现在,连江都看不见了。”

“可我听说小卜上将军,想打过江去呢。”我说。

“打回去?说的容易。”他指着北方,说:“看见没有?那山,那山下面有座城,叫长宁,秦军有十万人马守在那;更远一点,靠近江边,是义宾城,象邛都一样,依山而建,易守难攻,秦军的粮草,兵马都在那里中转。就说在从邛都到长宁的路上,也有个石城山,状如覆斗,环列如城,旁边还有个断天崖。什么叫断天崖?懂不懂,就是天都断在那里了。位置很险要。这些地方全部被秦军占据了,我们要攻破哪一个地方都很难。还想打过江去?白日做梦吧。”他说了好长一段话。

不过,得谢谢他给我们介绍了目前了的形势。

当然,也是给我们泼了一瓢冷水啊。

“要是真打不回去,那我们怎么办?”东方说。

“怎么办?等呗。等着秦军来收拾。秦军目前在中原,是势力最大的国家了,等秦王赢政把中原各个国家一一攻占,我们这个小小的滇国,还不是手到擒拿?那时候,就不是这二十万人马了,也许就是百万。”他说。

“百万?我的天。”

他哈哈一笑,“前六国合众,集结军队百万,攻打秦军,后不了了之。你想,六国能集结军队百万,那秦国如果灭了六国,是不是会有比百万更多的军队?”

“也是。”东方说。“这可怎么办呢?”

“能撑到哪一天算哪一天吧。”他悲观的说。

东方也受到了感染,叹了口气。

趁他们说话的时间,我看了看这山周遭。

山下还有两个营地,山半腰上,搭了两个高台,建立了了望哨。

同样,对面西山下,也有营地,也有了望哨。


北门门楼上,传出两短一长的牛角声。

“奚将军回城了!”他说,“我们也下去吧。”

果然,北门开处,大队兵士进城。

于是,我们和他们一起下去了。

下山的时候,兵士并不阻拦。

我问他缘故。

他笑笑说:“只要你跨了把剑,除了王宫,三公府邸,你去哪里都不会真的有人拦你。因为你至少是旅帅级以上人物。”

我说,刚才被他们拦了。

“可能看你们面生吧。怕你们是奸细。”

“都城里,还会有秦军奸细?”我问。

“当然有。他们那里也会有我们的奸细。”

“那我们可以把秦军奸细抓起来啊?”东方说。

“抓谁?谁会在额头上写个奸细,让你去抓?”他说,“再说了,奸细有奸细的作用。有时候,留着他们,比把他们抓净了要好。”

“留着他们还好?有什么好?”东方不解。

“这你就不懂了吧。机密的消息,必须要靠自己人守住;而有些消息,非得要奸细们传给秦军才行。”他说,“比如说,你们虎师,豹师啊,从俞元郡来增援的事情,就是要他们通报给秦军。”

“为什么?”东方问。

“我先不告诉你。”他卖弄起关子来,“这里有门道,你自己慢慢看,等你呆几天,或者,回去问问你们的将军,你就明白了。”

哎。这个郭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