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屡试不爽"颜色革命" 为何对伊朗失灵


台湾《中国时报》18日刊文说,伊朗选举风波怎样收场,可能的结果就是:检查有争议的选票,却不影响整个投票结果。美国及西欧也许曾希望伊朗也发生“颜色革命”,但这是很难的。


文章摘录如下:


伊朗选举风波怎样收场,可能的结果就是:哈梅内伊已下令检查选票,但并非全部选票,而是有争议的选票。验票结果可能让几位挑战者增加若干选票,但却不影响整个投票结果。内贾德仍然是当选有效,风波虽难免留下后遗症,但目前却就此结束了。看看内贾德仍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谈笑风生的情况,就知其自有把握了,毕竟63%这个得票率是很难翻转的。


美国及西欧也许曾希望伊朗也发生“颜色革命”,但这是很难的,群众运动有其必要的条件,在东欧发生的事未必能在这个***国家发生。虽然伊朗这次采取西式选举,候选人公开辩论,宣传与造势也很西式,但仍难以产生像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地的结果。


第一个原因就是伊朗革命后采取的政体很特别,是在神职人员监督下由总统与议会统治,神职最高领袖(目前是哈梅内伊)就等于是国家最高领袖,他的话能控制局面。


第二个原因是,西方非政府组织虽能在东欧扮演煽动者的角色,但这类组织都未能进入伊朗,美国与伊朗没有外交关系,在伊朗没有使领馆,也无法支持。


第三个原因是,反对媒体的造势影响虽然很大,但伊朗缺乏这类媒体,青年组织发动示威的能力也很大,但伊朗也缺这类组织。


美国电视台在报道并分析所谓的“颜色革命方法论”时曾列举颜色革命成功的条件,包括:控制主要的电视台、狂热而无理智的群众、象征物与标语口号、伪造的民意调查、有力的煽动人物。其实,它还漏举了一个重要因素:“虚弱的政权”。


内贾德之所以能得到大量选票,主要系因他在发展核能方面态度强硬不屈,这不仅是宗教最高领袖的意愿,也是伊朗多数人民的意愿,他之得胜等于经过了一次公民投票的认可,对西方压力的顽强抗拒,这便使美国立场非常尴尬了。


现在美国怎么办?如果硬要声援穆萨维,不承认内贾德胜选,则事件平息后,奥巴马政府将更难与内贾德打交道,不但不利于与伊朗改善关系,伊核问题的僵局将更难打破。但如果眼看“颜色革命”不可能成功,即刻承认内贾德胜选则太过示弱。美国不会承认事实,而大概是会等伊朗宪政监护委员会正式发表选举结果后,以失望的心情承认现实。


拉夫桑贾尼的女儿法泽赫和儿子梅迪目前已经被警方限制出境




伊朗FAS通讯社报道说,拉夫桑贾尼的女儿法泽赫和儿子梅迪目前已经被警方限制出境,而且警方很可能会对梅迪发出逮捕令。但在报道中,FAS通讯社没有披露这一消息的具体来源。正当伊朗总统候选人穆萨维呼吁支持者走上大街,哀悼在暴乱中被打死的7名支持者时,伊朗安全部队却在积极逮捕反对派的关键人物。目前被逮捕人士包括前伊朗副总统赛义德-哈贾里安、前外交部长易卜拉欣-亚兹迪、著名批评家、编辑萨伊德-莱拉兹,以及数十位穆萨维的关键支持者。伊朗的政治分析人士推测,这些行动只是***革命30年来,伊朗政治精英权力斗争的一部分。伊朗保守势力准备清洗第一代领导人中的主要对手,要实现这个目标,内贾德总统作为第二代领导人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盟友。



反对内贾德的阵营认为,内贾德损害了伊朗的国际声誉。这些人包括伊朗前总统哈塔米、前议长卡鲁比、战时革命卫队指挥官莫森-里扎夫以及什叶派圣城库姆的大阿亚图拉蒙塔泽里。拉蒙塔泽里曾被选为哈梅内伊的继任者,他对内贾德连任总统的选举结果表示不满,他说,“没人相信这个结果,一个不尊重人民投票的政府,在宗教和政治上都不具有合法性。”一位曾接受西方教育的伊朗分析家说,“现在,我们正在进入革命纯洁化阶段,最高领袖想除去所有第一代革命领导人,内贾德是攻击这些领导人的典型代表。”在此前的“揭底儿”式的总统辩论中,内贾德大曝对手的腐败和无能,包括富有的前总统拉夫桑贾尼。但是自从1979年***革命以来,拉夫桑贾尼一直是伊朗政权的中流砥柱。



穆萨维的支持者们18日下午身穿黑衣,在德黑兰各个主要的清真寺前集聚,并向集会的主要地区霍梅尼广场进发。美国媒体报道称,穆萨维的支持者计划将德黑兰变成一片黑色海洋,但他们将采取“安静游行”的方式表达抗议。由于伊朗政府已经禁止外国媒体外出采访,此次示威的场景多来自目击者的描述。目击者称,游行人数至少有数万人,他们手拿蜡烛参加集会,悼念死者。18日晚些时候,霍梅尼广场上拉起了条幅,写着“我们的兄弟哪里去了”的标语,另一个横幅写着 “为什么要杀死我们的兄弟”。穆萨维呼吁民众继续走上街头的举动,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最近的表态颇为抵触。哈梅内伊曾呼吁各派领导人都要在***信仰下团结起来,不要利用游行示威给敌人可乘之机。



除了德黑兰,在伊朗东南部的法尔斯省首府色拉子等地也爆发了民众示威,期间也传出了有人受伤和有示威者被拘捕的消息。东部的呼罗珊省负责安全事务的负责人沙姆卡迪里声称,有53名暴徒涉嫌在游行中扰乱社会秩序被捕。伊斯法罕省检察官哈比比对媒体透露,“这些人被捕是因为在公共集会上制造动乱,损害了公共利益,甚至还故意放火。”



英报称伊朗最高领袖向穆萨维发出最后通牒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唐娜报道,据英国《泰晤士报》19日报道,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已向温和派领导人穆萨维发出了最后通牒,他要求穆萨维出席他今天主持的祈祷活动,站在他的身边。哈梅内伊将利用在德黑兰大学进行祈祷活动的机会来呼吁实现国家团结,***志愿民兵组织的成员预计将为哈梅内伊的祈祷活动助阵。

穆萨维称,伊朗上周举行的总统选举存在舞弊现象,他本应当在选举中获胜。穆萨维目前将面临决定命运的选择:支持伊朗政权或者被逐出。伊朗官方是在会见三位声称选举存在舞弊现象的候选人代表时提出这一要求的。有关上周五总统选举存在舞弊现象的传闻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穆萨维成为这场大众运动的名义领袖。67岁的穆萨维曾是一位革命派人士,担任过伊朗总理,他想使伊朗政治实现自由化,但从未对伊朗的制度本身提出过挑战。目前还不清楚他将采取何种举动,也不清楚在他作出让步的情况下抗议活动是否会逐步平息。



数万名示威者18日涌入德黑兰的霍梅尼广场,以哀悼那些在与亲政府的民兵武装发生街头冲突时丧生的示威者。来自各个阶层的人士身穿黑衣,头上、腕间缠有象征支持穆萨维的绿色头巾或腕带,他们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悼念活动,一些人手拿着印有遇难者名字或照片的横幅,一些标语牌上写着:“成为烈士的兄弟,我们将找回你的选票。”、“我们不会妥协,不会接受选举舞弊的结果。”当穆萨维和他的妻子拉赫纳娃德来到现场时,现场非常安静。人群随后喊道:“穆萨维,我们支持你。”穆萨维试图在汽车上用扩音器发表讲话,但只有很少的人能听到他的声音。另一位总统候选人卡鲁比也出席了集会。抗议示威活动18日进入第六天,这是抗议示威者首次在较为贫穷的中南城区举行示威活动,这显然是为了反驳有关示威者是亲西方的中产阶层的说法。



由12名高级神职人员组成的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称,它收到了646项舞弊指控。哈梅内伊已要求宪法监护委员会来调查选举舞弊传闻。宪法监护委员会称,它已邀请穆萨维、另外两次候选人前***革命卫队总司令雷扎伊和前议长卡鲁比于20日参加一个由宪法监护委员会组织的会议,讨论有关舞弊指控。它将于21 日作出是否重新计票的决定。没有人认为宪法监护委员会将作出重新计票的决定。哈梅内伊控制着宪法监护委员会,人们普遍认为,哈梅内伊下令宪法监护委员会对选举舞弊进行调查只是为了争取时间。



伊朗内政部13日公布的投票结果显示,总统内贾德共获得62.63%的选票,远远超出主要竞争对手穆萨维的33.75%,其余两名候选人、前***革命卫队总司令雷扎伊和前议长卡鲁比得票率均低于2%。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