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一条山之战——狗吃人把眼都吃红了(图)(

三米之内 收藏 0 415
导读:  一条山,即条山,现甘肃景泰。西路军自虎豹口渡黄河后第一场硬仗所在地。据网络等查到的资料多记载为“再捷一条山,歼敌2000多人,击毙敌副总指挥马廷祥”等对马家军打击消灭的情况,但多未提及西路军伤亡及善后处理情况,并且论调多为西路军占优。   [img]http://static15.photo.sina.com.cn/middle/604f67f2t6c3efdd8190e&690[/img]   我们走访了景泰县城。景泰县城有个人民公园,公园大门里有个照壁,它背面的公园简介上讲1900多名西

一条山,即条山,现甘肃景泰。西路军自虎豹口渡黄河后第一场硬仗所在地。据网络等查到的资料多记载为“再捷一条山,歼敌2000多人,击毙敌副总指挥马廷祥”等对马家军打击消灭的情况,但多未提及西路军伤亡及善后处理情况,并且论调多为西路军占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走访了景泰县城。景泰县城有个人民公园,公园大门里有个照壁,它背面的公园简介上讲1900多名西路军战士牺牲。而离它100米的同样在公园内的西路军烈士纪念碑上却写道:战斗十四天,有近千名战士血陨沙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经过努力,我们找到了更重要的地方:一条山村(一条山战斗的核心地区),双龙寺(一条山战斗的指挥部)!


一条山在景泰县城的西南,一条山并不是山,是个地名,这里没有什么山,至多是高低地势的落差形成看似的小山坡。一条山之战据当地村民回忆上一辈人的描述,战斗核心是在一条山村中的杨家堡和皇爷庙(也有人说是财神庙)。当时的杨家堡现在只剩下西北两道残缺的墙,而皇爷庙更是早被拆除,其所在位置建了一条山小学,两者相距约300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一条山村杨家堡:


……


“这土垛子就是原来杨家堡的墙角,剩下的墙也是原来的,再就什么多没有了。原来就是在这打的。”年长的当地村民讲。


我爬上墙头,残缺的墙依然有近1米厚,墙角的垛子明显要比墙高大厚实许多,从墙的长度依稀能看出来杨家堡子是不到2个篮球场大小的正方。


“这么小?”我问:“当时打的怎么样?”


“那可惨呐!老人们原来讲过,堡子南边是一摆子机枪,不光是在堡子里守,打了好多天,死了可多人”


“老人们说,人抬人把人都抬死了,狗吃人把眼都吃红了”


“那时候村子很小,没这么多房子,人也少,周围也没有树和庄稼,是沙漠!”


“后来就随便埋到村旁了,前几年挪到军队的公墓了(也有说是县公墓)”


“都移去了?”我问


“没有,挪了一小部分,别的都胡乱埋了扔了。”


“现在村旁边的地里有时还能找到呢”


“前两天在梁弯子有几个学生娃还找到个头呢”


……


在一条山小学操场:


……


“当时这里是皇爷庙,西路军就是在这被马家军骑兵围的,打得惨。”一位年纪挺大的老师讲


“这是开阔地,没有什么屏障,西路军干嘛不到山里打?”我问


“听老人们说,是被马家军追着打得,马家军骑兵跑得快” 老师说。


“当时西路军被打死的人就堆在那”老师边指着操场东边的围墙边带我们过去。


穿过操场东围墙的小门,是一条挺宽的土路,但明显很少有人经过,路的那边是绿莹莹的麦田。


老师指着墙外一大片区域说:“文革时候,就是这儿,平整土地时骨头、破衣服、五角星、骷髅多得很,还有手雷子……”


“有1千没?”我突然想到了纪念碑


“那挡不住,肯定多”老师说


我又问:“那挖出来怎么办呢?”


“那能咋样,随手埋了要不扔了,黄河水提灌,平整土地大多就随便填倒地下了”


“那五角星,手雷子什么的现在村上还多吧?”我又问


“那东西怪害怕的,没人留,再说都几十年了。”


“这地方现在晚上都没人愿意来”老师随意的又补了一句。


……


双龙寺,离一条山村约5公里,依土梁裸露的石块而建,周围没人,没有问到什么。但是,这么近的距离,马家军骑兵很快能赶到,那边那么惨,这边怎么没听说指挥部出什么状况呢?


看资料,西路军参加一条山战斗的是三十军第八十八师和八十九师共约7000人,都是西路军的精锐,在西路军中装备也是数一数二的。一仗下来,第八十八师和八十九师光战死的就近2000人,更别说是负伤的了,同时消耗了巨大弹药,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一蹶不振是再所难免的了。如果当时出现狗吃人和把人随意掩埋的情况,那么撤离肯定也是很仓促的。综合看来,这一仗虽然马家军多伤亡了几名军官但因为消耗掉了西路军的主力部队,还应该是是马家军占了上风……


正在思考着双方战事的我,却总是分神:


几只恶犬红着眼睛撕咬着一只手臂发出低嚎……


绿莹莹的麦田下面被子弹洞穿的头骨和折断的腿骨……


月黑风高的梁弯子磷火跳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