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老虎团”如皋遭遇战如何显虎威

hawk12 收藏 1 551
导读:1944年6月下旬,村落密布的如皋中部平原,遍地青纱帐。一支团队,在乡间小路上急行。这是被新四军军部授予“老虎团”光荣称号的第1师第3旅第7团。第7团是第3旅兼苏中四分区的主力部队,车桥战役以后,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粟裕师长决定第7团归建回第3旅,团长兼政委彭德清,副团长张云龙,率队快速行军往回赶。   第7团的队伍,洗浩荡荡,威武雄壮。第3营为前卫,团直、教导队、第1营为本队,第2营为后卫,从头到尾,足有六七里路长。   6月23日上午10时,队伍前进到如皋县的海河滩地区,突然,响起了噼噼

1944年6月下旬,村落密布的如皋中部平原,遍地青纱帐。一支团队,在乡间小路上急行。这是被新四军军部授予“老虎团”光荣称号的第1师第3旅第7团。第7团是第3旅兼苏中四分区的主力部队,车桥战役以后,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粟裕师长决定第7团归建回第3旅,团长兼政委彭德清,副团长张云龙,率队快速行军往回赶。


第7团的队伍,洗浩荡荡,威武雄壮。第3营为前卫,团直、教导队、第1营为本队,第2营为后卫,从头到尾,足有六七里路长。


6月23日上午10时,队伍前进到如皋县的海河滩地区,突然,响起了噼噼吧吧的枪声,一个20多岁的青年人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不好啦,南面有大队鬼子和伪军,正追击我们!”


团首长勒住坐骑,一问,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我地方武装区小队的一名队员,被日伪军打散了,跑过来的。彭团长和张副团长举目一看,可不是嘛,在前面一条东西走向的干渠边上,鬼子伪军人头攒动,已经拥了过来。


这种不期而遇的遭遇战,在战场上很少见,情况突然,也很难对付。更为危险的是,敌人一下子冲到了团部面前,前面的第3营和后面的第2营都在第3里之外,本队第1营也相距两里多路,真是千钧一发!


彭德清和张云龙,沉着冷静,根据敌情,迅速作出决断:命令团部勤杂人员、机关干部,占领民房和有利地形,立即迎击敌人!同时,派人通知第1营从右翼迂回包抄敌人,前卫第3营和后卫第2营也迅速投入战斗


敌人是日军加滕清中队长指挥的一个中队和伪军第26师的一个营,共500多人。他们协同围追新四军一支地方武装,已俘获了十几个人,气势正盛。见我方开火迎击,非但不退,反而愈向前冲,占领了大干渠,进而向我占领的房舍袭来,哇啦哇啦的喊声,已清晰在耳。


情况万分危急!


团教导队队长秦镜带着队伍跑过来:“团长,教导队全部拉上来了!”


彭德清一见大喜,立即下令出击。


秦镜举枪射击,高喊道:“同志们,跟我上,收拾掉这股敌人!”


大个子秦镜,是一员猛将。教导队里百十号队员,都是从各营连选送来的正副班长,作战勇敢,战斗经验丰富。教导队出击以后,因暴露在开阔地上,处境极为不利。但教导队硬是往前冲,在重机枪、掷弹筒的掩护下,战士们甩手榴弹,拼刺刀,前仆后继,终于占领了土堤,与敌人形成对峙状态。


前面激战的枪声,传到距离团部不远的第1营,营长邓若波仔细一听,判断说:“团部肯定与敌人遭遇了,我们从右翼插过去,来个包抄!”


第1营在向敌人迂回,正遇到敌人也在向我迂回。加滕清以为我军是少数地方武装,妄图围而歼之,便命令一个小队以战斗队形从左侧向我迂回。结果,迂回的敌人碰上了我迂回的第1营,当即被第1营打了回去。第1营以密集的火力,从右翼顶住了敌人。


第3营是前卫营,营长陈桂昌带领队伍已疾进到太平庄,距离本队3里多路。听到枪声,他们停止前进,以战斗队形,从左翼向敌人包围过去。副营长吴景安带一个班冲最前面,不一会儿,便与敌人接上了火,敌人拼命往外突,吴景安和战士们英勇阻击。“哒哒哒”,一排密集的机枪子弹扫射过来,吴景安中弹不幸牺牲,吴景安是位老红军,在同志们中威信很高,大家见副营长当场牺牲,都气红了眼,更加勇猛地冲向敌人。




这时,敌人已经完全陷入我军的包围圈,他们像一群被围猎的野兽,西一头,东一头,拼命往外闯,但都被打了回去。彭德清和张云龙抓住时机,命令司号员吹号调第2营第6连。第6连以善于拼刺刀而著称,他们要用这把锋利的尖刀直插进去,分割搅乱敌人。


嘹亮的军号声响起来,第6连连长彭加兴和指导员袁俊,把连队齐刷刷地带过来。彭团长用手指了指敌纵深的一座坟包:“看,那是敌人的指挥部,你们连插进去,捣垮它!那个地方有三四十个鬼子,还有百十个伪军。”


“首长放心,我们6连全包了,完不成任务把我的脑袋送来!”彭加兴斩钉截铁地说。


在我方阵地集中火力掩护下,第6连20几分钟便冲入敌纵深坟地前。100多名勇士,虎胆虎威,100多把刺刀,寒光闪闪,杀得敌人鬼哭狼嚎。伪军见抵挡不住,有人举手投降,鬼子却极力反抗。第6连的态度是:放下武器者,宽大处理;拒不缴枪者,刺刀见红。


一座茅草棚,里边有伪军喊叫着要投降,彭加兴带着几名战士进去缴械,伪军正在缴枪,不料在伪军后面冲出四五个鬼子,端着机枪就扫,站在前面的同志牺牲了,彭加兴也负了重伤。后面的同志在指导员袁俊的带领下,把一颗颗手榴弹甩过去,里面的鬼子大部被炸死。


第6连上去之后,随之第2营的第4连、第5连也投入战斗。全团把敌人分割成好几块,一块一块地吃掉。

在车桥战役中一举成名,被誉名为“飞将军”的第3连战士陈福田,这次遭遇战更是给同志们作出了榜样。冲入敌阵后,与敌展开了殊死的搏斗。从小就灌输武士道精神的日本鬼子,凶残无比,他们以敢于拼刺和善于拼刺为荣耀。英雄陈福田却端着刺刀专找鬼子拼,刺刀对刺刀,杀得难解难分。陈福田的刺刀捅过去,鬼子嗨的一声拨开了;鬼子的刺刀劈下来,陈福田啪的一声架住了,英雄双手一扭,又闪电般刺出去,鬼子开膛破肚,血流如注。


在刺死了两个敌人之后,陈福田的胳膊,胸口、腿、腰,已5处负伤。这时,又一个鬼子端着刺刀过来了,陈福田拼尽全力刺过去,鬼子刺死了,英雄也倒下了,陈福田为抗日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向陈福田学习!”


“为英雄报仇!”


“坚决消灭敌人!”


同志们高声呼喊着,与敌人进行着拼死的决斗。


第6连司号员士黄七,他的职责是用号声传达上级命令,用号声鼓舞战友们冲锋陷阵。在与敌人拼刺刀时,他英勇无畏,一连刺死两个敌人,在刺死第三个敌人时,胸口被另一个敌人刺中,当场英勇牺牲。


太阳已经过午,经过3小多小时的战斗,第7团在当地民兵和群众的配合下,终将日军、伪军全部歼灭。其中毙日寇加滕清中队长以下100余名,活捉日军14名,毙俘伪军营长以下300余名。为老虎团抗日战争的历史,又书写了光辉的一页。




摘自《十大王牌师》 作者:宋晓军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