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士就是这么警觉:拉屎都能抓住越南特工

飒羽临风 收藏 0 1018
导读:那年是89年,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两个从部队上转业的分到我所在的原单位上.其中一个立过功的分来给我爸开小车,人个子不高长得矮胖矮胖的说是汽车兵转业的,刚来开车是很生猛,一副开野车的样子.由于工作上主要是给我爸开车,和我在一起的机会所以很多.那时他还没成家有时还跑来家里蹭饭吃,一来二去关系就很好了.我对他最大的印象就是烟瘾很大,不停的抽.有次夜里去火车站接老爸,天冷得很,他就抽烟,把我在车里熏得受不了.跳下车站外边和他聊天. 我对他抽那么多烟很关心,他说没法,过去在战场上养成的习惯.战场?我本来就喜欢这些,过

那年是89年,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两个从部队上转业的分到我所在的原单位上.其中一个立过功的分来给我爸开小车,人个子不高长得矮胖矮胖的说是汽车兵转业的,刚来开车是很生猛,一副开野车的样子.由于工作上主要是给我爸开车,和我在一起的机会所以很多.那时他还没成家有时还跑来家里蹭饭吃,一来二去关系就很好了.我对他最大的印象就是烟瘾很大,不停的抽.有次夜里去火车站接老爸,天冷得很,他就抽烟,把我在车里熏得受不了.跳下车站外边和他聊天. 我对他抽那么多烟很关心,他说没法,过去在战场上养成的习惯.战场?我本来就喜欢这些,过去还没关心过他是干什的.我又跳回车上听他讲他的过去,他原来是驻陕西的47军的,哪个师我记不得了,好像不是现在济南军区政委刘东东那个139师.他是汽车兵上老山是86年?他说:当时有传说他们部队要上去,他二话没说就跑去要求调步兵作战单位,接果被轰出来了,里边还挤了一大堆人要求上一线的,只好悻悻的跑回去生气

那时我军在老山打越南已完全是控制了战区的主动权,把各军区的主力战斗部队轮番拉上去练兵.已不象14军1军和67军(出了军中赵括粟戎生)那时打得那样惨烈..他们47军打仗打得很好,军长钱树根后来升大官进军委了.网上流传的蓝剑B行动就是他们打的,我2003年有电脑后下载给他看,十多年了他还凑在屏幕前看了一遍又一遍,嘴里还在念叨:妈的,如果老子上去了......在老山轮战他立个二等功,说起立功他自己都在笑:那纯粹是他妈的一个巧合.那天他奉命开车拉了一车战士去换一个军事禁区的守卫部队.车到禁区还有几公里时,他肚子一下痛起来了.遭了,肯定吃到冷东西脏东西了(他说他们开车的平时吃饭无规律,可以在路上随时买东西吃).他刹了车跳下去就往路边的菠萝地里跑,肯定胀慌了的.刚蹲下就风雨雷声一齐响.........正爽得安逸.他警觉的看见不远处有东西.他们在战场上是练出来的警觉,弄不好就没命的.他说他开车时他右侧排挡杆处就挂了家伙那种自杀手雷,那离手最近,下车就取下来挂脖子上.车窗下仪表盘上是枪.车窗是不管多冷从不关的,有事直接把枪伸出去打甩手雷就不用摇车窗了.可能他当时屁股都没搽,提起裤子就跑去看,地上有个包,包是花的少数民族那种,他也没敢拿起来,轻轻用脚拨一下,滚出个手榴弹,他顿时狂呼起来.看见个手榴弹你叫个毛线?我好奇的问.你晓得个铲铲(川话意为:你懂个屁)他激动的说.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现场.那手榴弹是圆的,我没见过.我们平时都用的是木柄的防守型手榴弹.那圆的地瓜弹只有特种兵用.而且我见过不是我看见的那种.特工!我心头一下明白了,肯定是越境过来的特工.聪明,他得意的嚷嚷道:我一喊车上那帮兵都跳下来了.看看花包包周围痕迹还新鲜,很快带队的马上警觉的通知那禁区守卫, 加强守卫同时派人来搜捕.他就没事回车上去了,几小时后战士们抬了两具尸体回来,都要打成筛子了.一身都是洞,穿的瑶族的黑衣服,头上的包头都散了.搜到了一只苏联的小管管枪(我想,可能是AK74)两个包,我没去看.拉死人和战士走了.我好奇的问那禁区是啥子哦?大口径炮阵?他想想:我进不去,车开到岗哨那边有他们的司机来开进去,人货下了又开出来.不是炮阵,路是烂路,路上没载重卡车的轮胎印.这次意外后,那个单位的给他请功,就给了个二等功.运气真好,拉野屎拉出个二等功!当时的二等功很不错的哦!他笑笑,我算运气嘛,还有个战友.....,嘿嘿.一说这里他就笑得很滑稽.以后说吧,哪天喊你见见他.

不久的一天他开车跑到楼下喊我去喝酒,说是他战友来了.我也没事,同时也想和这些当过兵打过仗的在一起听点新鲜的龙门阵.他那战友长得很普通,不高,不过一米七;脸有点白.说话不象开车的这个大声叫嚷,总是细声细语的.坐定后介绍:我战友老乡,xxx师侦察大队的.我一听,他?那样子是师侦察队的?看我眼神开车的笑道:嘿,真的哦.还立过特等功,哈哈哈.说完又怪笑起来.那战友笑笑:你好.握手,手也不是我想的那样粗的象练过铁沙掌嘛.喝酒,酒过三巡,我才晓得他转业时喊他选,随便选在哪个单位上班.市公安局跑去给他做工作,他不去,选了个在乡下很远的科研所(专门研究雷达干扰的) 保卫部.现在过得好萧洒哦.....酒喝的差不多了,我又问:你真的得过特等功啊?那肯定有英雄称号的.他苦笑一下:没有,取消了,给记个二等功,还是师里特批的.我从禁闭室出来还以为要上军事法庭呢.什么?还被关起来了?有意思,他喝口酒想了想:你那么喜欢军事,军事上针对一场战争要想打赢,你是指挥员你会咋做?我不加思索的说:打头!打掉指挥部.中国有俗话,擒贼先擒王嘛.他笑笑:再加一句:知己知彼,百战不怠,然后开始讲他倒霉的经历..........

以下是他说我听的:

那次,部队利用无线侦听和远距通观(通讯观察)相接合,用122群几个齐射打掉了越军一个后勤支援保障队.(我想就是利用有线无线通信技术加强观察,用122榴弹炮打了几个八发速射,一举炸飞了越军一个往阵地上送东西的军工队吧?).师里要想再给越军来一家伙,由我们师侦大队和团侦察连配合摸到敌左后侧,越军可能被炮炸怕了,换了路线去往前沿送东西.敌变我变就在敌人还觉得我们没那么快又来打的时候搞他一下.当时作战参谋和情报科有分歧,情报部门说,越军肯定有报复行动.等一线部队摆平越军的进攻后再派侦察兵过去堵眼子(打伏击).后来觉得机不可失还是去了,当时我们十几个是第三分潜队的.夜里两点过摸过我们的前沿潜伏在越军火力封锁区里,嘿嘿,那里茅草多,离越军主阵地两百米不到,光的,没任何遮挡,一个班的火力如发现我们一分钟不到全部洗白(川话意为:死完)可最危险的地方恰好是最安全的,趴那里不动就安全.越军不敢露头来看,我们背后好多狙击手等着立功呢.天黑了又爬过雷区,雷区早就被队里的探雷手清了条半米不到的路出来,师侦队里的人样样都会都是各团侦察连挑的好兵. 我不是挑的,我原在新兵连里就直接去了(此人会散打,可能看上他这点了?).晚上到了安全地方才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其间路过越军一些山背后废弃的房子, 一个战士提出摸进去看看有没搞头(川话意为油水)分队长不同意说是去了也白去,说是和这穷鬼国家打仗最没搞头,出来搞侦察还要自己带干粮,听说越军还长期过来偷东西吃....妈的穷得那鬼样子还和我们打啥仗哦.设伏完了后,刚睡一下就被我军猛烈的炮击给弄醒.炮火急促而猛烈,炮弹都落在越军阵地后侧,有的炮弹还飞得离他们潜伏地不远炸开,可动也没动.可能是打越军阵地后的预备出发地,打了一阵.炮击区又移向越军前沿打了半小时,耳朵都震聋了,那炮击的威力太恐怖.他们炮团侦察连前观弹着点有次差点被一齐卷进去,吓坏了.炮打了一两个小时,我们没等到越军的后勤保障队,天快到黄昏时才接到命令:任务取消,回撤.我们又只好两手空空的跑回去.在路过那些烂房子时,我觉得我看见什么在那边晃了一下.我当时没跟分队长说一声,队伍在后撤,我就对身边的战友说了句: 我去那边看看,觉得有人一样.悄悄的爬到那几间破房子那面看看,果然有动静,地上有几陀血染过的棉纱还有人轻轻的呻唤声.绕过两间破房子,我看见房间破门坎那边座个人身上头上全是血,正靠门口小声呻唤着.有个小个子年龄不大的越军斜垮着枪在忙着给那座着的人弄伤口.里边还有人在走动,我也没管那么多,用微声冲锋枪把门口的两个瞄上,这时里边又粗来一个没枪的.两人围着坐门坎上那个在忙.看样子坐门坎的那家伙是个当官的.老子一梭子先打光子弹,然后换个弹匣一边爬过去一边往地上还在挣扎的人补射,爬拢面前时才看见三个都被打中活不了啦,他们都在没断气还在翻眼踢脚.我也不敢久呆,翻翻他们身上,就一枝枪,那时心里也很激动很疯狂.我....

讲到这里他不说了.我忙追问:怎么啦?开车的那位笑起来了:他把脑袋给人家割了.他战友笑笑:那时我想我是是疯的,我都不晓得怎么做出那事,本来那越军脖子就受了重伤,那么大的口子.肯定被炮炸的.我用匕首割了他脖子几刀抱着几扭就把脑袋扭下来了.剥了他身上的衣服包起就往回赶,我敢肯定他是军官,回到队友身边他们在远处等我呢,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分队长铁青着脸象要吃人样把我小声的骂了半天,就是我独自离队的事.我没敢开腔,战场上他有权执行战场纪律的.回去后我被关了禁闭,队长还踢了我几脚.可过几天我发现窗外有好多人来围观被关起来的我,从守卫战友那听说,我提回来的人头是个大尉军官,那包脑袋的衣服里有越军的军官牌牌.他肯定是打仗时把军衔摘了放衣服里.被我军炮炸伤了在后送路上被我宰了.哈哈哈,我听了大笑.远气好哦!他懊恼的甩了烟头:本来听说是记特等功,后来只是师里给了个二等功.说我是擅自离队无组织无纪律.另外还有什么..手段过于....唉.我真倒霉.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