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大学的私处----一个挂课者的非条理性思维

danielachu 收藏 0 470
导读:转自: 唐叛 发表在 不拍不快|杂文 华声论坛 bbs.voc.com.cn   题为“偷窥大学的私处”,实则无须偷窥,大学的弊端已由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矜持之势慢慢为世人揭掉那神秘的面纱,使得人人见之以为羞,但这并不能说明大学的不知羞耻,就好比一个人衣服穿得太久了,现在要脱下来就难免窥见藏污纳垢之处。      ※ 我们的考试   作为学生,感触最深的莫过于考试,作为一名文科生,暂且以本专业为例.   本人修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这是一个“如果毕业后想当教书匠都还要比中文教育专业的

转自: 唐叛 发表在 不拍不快|杂文 华声论坛 bbs.voc.com.cn



题为“偷窥大学的私处”,实则无须偷窥,大学的弊端已由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矜持之势慢慢为世人揭掉那神秘的面纱,使得人人见之以为羞,但这并不能说明大学的不知羞耻,就好比一个人衣服穿得太久了,现在要脱下来就难免窥见藏污纳垢之处。


※ 我们的考试

作为学生,感触最深的莫过于考试,作为一名文科生,暂且以本专业为例.

本人修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这是一个“如果毕业后想当教书匠都还要比中文教育专业的学生多考一个教师证”的失败专业(一个老师说的),所以它所教授的课程更无成功可言,而对专业课程的评估考试更是扯淡.

现代文学史、古代文学史、古代汉语、现代汉语等都是中文系学生的专业课程,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作为中文系学生,对这些课程进行学习把握本是应该,但就当前大学的教育现状来看,它们的考试目的却实在令人费解。例如,考试现代文学史时,它让你解释一下“沈从文”的含义或者让你写出巴金生前所著作品的名称,考试古代文学史时,它让你翻译一段上中学时就已经背诵过的文言文,考试古代汉语时,它让你写出《山海经》的作者……而在这些包含着让人哑然失笑的内容的考试开始之前,任课老师已经将各科的考点在书上清清楚楚地标了出来,也就是说,凡是记忆力好的学生,根本无需去上课,只要在考前苦背一个星期,不但能通过考试,而且还有希望拿奖学金.

如果一名中文系学生将中国近现代名家的作品名称都背得烂熟于心,但依旧沉迷于昏天黑地的网络游戏,这其实就与挂羊头卖狗肉差不了多少.如果说考查背诵默写古文名篇是为了让学生感受儒家文化的广博,那某些研习古文的教育者未免就想的太幼稚了.就现今高校风行的对古文囫囵吞枣式的背诵来看,学生之于古文,实则是暴发户之于名著,买回去只是为了家居的布置美观,即使收藏也只是为了在下里巴人面前多一个吹嘘炫耀的借口,或者在文化人面前多一个附和的由头,至于那些名著里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就与他们无关了,不然怎么会有某高校学生在教师招聘会上面对一篇平时倒背如流的古文无法完全翻译呢?甚至有些变态的大学红红火火地搞古文背诵比赛,就象当年搞人民公社化运动一样,最后落下个消化不良的后遗症。(当然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如果人人都能细嚼慢咽,那大学生的涵养和素质应该是另一番面貌。)

这就是我们的大学,我们的考试,最多不过是一项测试记忆力的活动(如果要测试记忆力倒还不如去背诵圆周率,那样更能与国际接轨),与思维无关,与智商无关,只与人民币有关。为了遏止学生的逃课,一些授课水平差的老师只有每上一节课点上十五分钟的名(再强调二十分钟的学习的重要性,等真正开始讲课时,只听见下课铃声已经响了),把逃课的同学记录下来,等到期末考试时,无论这些学生的试卷答得多么完美,老师也不会让他几个通过的,顶多给上一个59分或者58分这样恶心的分数,第二学期开学时,这些学生要么大包小包地去“拜访”这些老师们,要么被补考费和重修费折磨得面黄肌瘦,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得不老实了。

当学习与思维无关,当教育与世俗协调,当考试与商业挂钩,大学考试,只有作弊成其唯一“有意义”的动作,最起码有其经济意义。某位教育者如是说,现在中国的教育情况是:小学生学初中的内容,初中生学高中的内容,大学生学小学的内容。试看当今大学校园里那些趾高气扬蛮横无理懦弱颓废碌碌无为的“天之骄子”们,当小学生能在老师的督促下把初中的内容运用自如的同时,我想他们也该学学怎么说“请、谢谢、对不起”了吧。


※ 我们的教授

古人云:大学者,大师之学问也(大意)。但现今中国的所谓大学俨然成为人尽皆知的商场闹市。教授嫖娼可以叫嚣为“解放妇女”,老少联姻可以被粉饰为“人性的光辉”,考研泄题只为与女学生的一夜激情,……一切的一切只因为他们的主角都是“教授”,只因为他们都身披文化的外衣,而嫁于大学的则是一种强暴式的承担。

这样的教授,这样的师表,我们应该尊重还是唾骂,这无须考虑。至于“教授”这样一个光彩夺目的头衔,他们究竟是怎样窃取的?这是一个问题。国内某知名杂志曾这样报道过,某高校一资深物理老师去世,据学生称,该老师精通电路,育人无数,但因为生前未曾发表过一篇学术论文,所以他仍然只是一名讲师,他的学生为他写过这样一道挽联:但愿天国也有电路。至此,那些依靠学术论文而评上“教授”的先生们理应感到羞愧,可惜的是,任何学术成就都要依靠一堆涂满专业符号的纸片去证明。文字的功劳真是无法不伟大!回头看看前面提到的那些教授,再看看这位抱憾而终的讲师,我们不情愿但又不能不遗憾地认为,所谓的学术论文只是教授们茶余饭后剔牙的竹签,攀爬名利的高梯,一纸唬人惑世的空谈。因为学术论文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捧上云端奉若神明,所以才有了中国人民大学某教授抄袭学生毕业论文这样让人匪夷所思的丑闻。

学术论文蜕变成为谋夺虚荣的傀儡。


※ 我们的大学生

日前,国画大师陈丹青向清华美院请辞,理由是太多优秀的学生因为部分文化成绩不合格而被拒之门外。这也就说明近年来各个领域为什么愈来愈多的人才出之于“林野”,作为一名美术专业的学生,文化成绩的确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也许,这是一个出偏才的时代,但因为现实的“求全责备”,使得六个农民的收入才能负担的一个大学生,毕业之后只是为社会增加一个失业人员,为公民增添一个安全隐患。从此,在以成绩论英雄的教育制度下,大学生中悲剧不断,云南大学某学生因与室友发生口角而杀死四位同学,北师大某学生毕业后三个月未找到工作而跳楼自杀,某医科大学学生毕业五年后未找到工作而疯癫在家,重庆一非法传销案告破,而牵入其中的受害者多是北大、清华等名校的应届毕业生……

当这一幕幕悲剧在我们周围悄无声息地上演时,我想谁都很难接受,而在悲悯者眼泪还未拭去的同时,世俗的目光则不由自主地将一名中专生的月薪与一名大学生进行残酷的对比,致使大学生已快沦为时代的弃妇。


大学应该反省,教授应该反思,大学生应该反躬自问!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