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9987.html


正当罗猛待要反唇相讥之时,外面放哨的兄弟跑过来道:“张队正回来了,还带着几个人挑着吃的!”

大家一听张世平回来了,那个激动劲!纷纷争先恐后的蜂拥而出,不知道的还以为来的是“张学友”呢!哈哈。

张世平一见这么多人从树林内冲出来迎接自己,再看着众弟兄们那火热激动的眼神,不由得暗自感动:

“看来这帮兄弟是担心自己出事情,一听自己平安回来了,个个都是那么的激动。我定不负这些弟兄们,一定要跟这帮弟兄们永远生死与共、永不相弃!”

想到这里,他快步上前迎着奔向自己的好兄弟们,就要表达自己的一番热血喷涌的心情!

可是,这些好兄弟们却是-----“刷”的一下,一个人冲过了自己的位置,奔后面而去。“刷”的一下,又一个人超过自己又奔身后而去。

接着就听耳边一阵刷、刷、刷衣襟破风之声传来,这帮好兄弟们都用无比过人的轻身功法越过自己。待他大惑不解的转身望去的时候,不由浑身热血瞬间凝固到了的极点!

只见一个个疯狂般的大肆抢夺挑篮里的吃食,根本没有了所谓的形象。只是在这如此寂静的夜晚疯狂的制造出“呼哧、呼哧外带哏嘎”的瘆人动静!

张世平看着这帮所谓的好兄弟,不禁摇头苦笑不已。大叹,交友不慎啊!

韩宇一边狂啃手中的面饼一边看着张世平问:“我说大哥,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呢?弟兄们想你想的都快疯了!”接着一个响亮的“嗝”把他噎得直翻白眼,大叫拿水来。

张世平引一人走到大家跟前道:“各位兄弟,此乃我家族弟,张奋、字仲继。”又跟张奋把我们一一介绍了一遍。

眼前的张奋年纪约十八、九岁,长相到也平常。头戴伦巾身穿一袭因天黑看不出什么颜色的长袍,掩盖在干瘦的身躯上。

张奋一拱手道:“今日得见各位英雄,仲继甚幸。因时间匆忙,故只带些干饼为各位充饥,实仲继之过也!”

韩宇,龙云不舍的放下手中犹带着豁口的饼赶紧拱手还礼道:“英雄愧不敢当也!如今能相识仲继兄亦我等之幸!”

几个人寒暄了半天张世平才插言道:“我等人数众多,目标太大,为免不必要的麻烦为兄才去找来仲继。仲继有大屋在郡城之外,正可暂时为我等安身,不知你们意下如何啊?”

龙云拱手正要说话时,韩宇那肥胖的身躯却上前一步,吸引住其他人望向龙云的视线。

韩宇挥动着肉嘟嘟的胖手对张奋道:“如此搅扰,实在是我们兄弟的罪过,还望仲继不要见怪才是?”

“何来搅扰之说?你们既是我兄长世平之友,便就是我仲继之友也!为朋友做些举手之劳之事,实不足挂齿也!既然各位没什么意见,那我们就去我家大屋吧,那里离此尚有十数里!”张奋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路无话,十数里转眼即到,一片极大地庄院出现在面前!

韩宇龙云等纷纷感慨:“大哥,看来你家族弟是个大户啊!连闲置的房子都这么大一片,那你怎么那么穷呢?”

张奋闻言不禁哈哈一笑道:“非也,世平家境比仲继亦不惶多让,只是世平兄心中装有大志故而不愿提也!”

看着我们这些人听了张奋的话目瞪口呆、兼带怀疑的目光,张世平故做怒状:“休要乱谈,还不去把这些兄弟们安置一下!”

张奋嬉笑着打马向前叫开了庒门,便引着一干弟兄径自去安排。

看着大家消失在视线之内,龙云一把抓住张世平的衣袖诞着脸道:“好啊,大哥!你竟然敢对这些兄弟有所隐瞒。速速从实招来,免得本官对你大刑伺候!”

张世平见一帮人默许了龙云的行径只好无奈的道:“非是我刻意隐瞒,只是我羞于提及家中之事罢了!”于是张世平的身世在韩宇龙云的刻意胁迫、引导之下向我们娓娓道来。

没想到张世平竟然是吴郡张家——历史上东吴重臣张昭、张子布之长子张承、张仲嗣是也!

而张昭绝对是整个一牛人啊,史书上时这样说的:

张昭(156年-236年),字子布,出生于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是东汉末年三国时期孙吴的重要的大臣。在《三國志》中张昭排列在吴国所有大臣之首,与化解孙策之死危机的张纮并称“二张”。

孙策临终前将弟弟孙权托付给两名重臣张昭和周瑜。孙策嘱咐张昭说:“若仲谋不任事者,君便自取之。正复不克捷,缓步西归,亦无所虑。”

《三國志》对张昭的评价是“昭容貌矜严,有威风……举邦惮之。”

孙权曾经说:“孤与张公言,不敢妄也。”又曾在争执时对张昭说:“吴国士人入宫则拜孤,出宫则拜君,孤之敬君,亦为至矣。”

以上所述不过是张昭之一角,历史上对他的评价多如牛毛!足见张昭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