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露天电影——曾经的乡俗之二

沧浪无疆 收藏 0 70
导读:流传下来的是传统文化,消失的了呢? ——题记 如今的电影院发愁没人看电影,有不少已经改作其它营业场所了。但在我小时候的农村,看电影就如同一个盛大的节日。   最早的时候,一个县才有一个放映队,每个村子一年能轮上一次就不错了。所以,一个电影不知道要看上几遍。为什么?因为只要在10里地的路程之内,年轻人绝对会一直追着放映队看下去,到最后,连台词都能记住大半。那时的电影估计很多人还记得,不外乎什么样板戏和三战之类的。我们村的地理位置好,在两县交界处,所以,能看到电影的次数就多了一些,好多年轻人练就了一

流传下来的是传统文化,消失的了呢? ——题记

如今的电影院发愁没人看电影,有不少已经改作其它营业场所了。但在我小时候的农村,看电影就如同一个盛大的节日。

最早的时候,一个县才有一个放映队,每个村子一年能轮上一次就不错了。所以,一个电影不知道要看上几遍。为什么?因为只要在10里地的路程之内,年轻人绝对会一直追着放映队看下去,到最后,连台词都能记住大半。那时的电影估计很多人还记得,不外乎什么样板戏和三战之类的。我们村的地理位置好,在两县交界处,所以,能看到电影的次数就多了一些,好多年轻人练就了一身夜行的本领。不过,有时候也会被喜欢恶作剧的人骗得白跑腿,但第二天,被煽乎的人一准把那小子逮住给他来个“老头看瓜”!

村子里一来放映队,最高兴的是孩子们,因为放了学不用再去割草,老师也不会再留作业(其实,那时作业本来就很少)。孩子们只有一个念头,占一个离摄影机近的好地儿,那可是第二天上学后吹嘘的资本,告诉离得远的伙伴们那片子怎么换的,从小镜头看那人都是倒着的……。为了占上好地儿,中午一放学孩子们就跑到放映的场院拿着砖头在地上划好各自的“势力范围”,很多时候因为前后脚的问题为了一块“宝地”动起拳脚!“战败”的一方必然会一路高声哭骂着“问候”着对方的娘回到自己家。等到了晚上,家家户户只要能走得动的必会来到场院看那“白帐子上会动的人”,连瞎子都去的——听听动静也算过瘾呢!等到电影开始,银幕前后都会挤满人。

我那时可是一个十足的好事的影迷!大概四、五岁的时候吧,一听见哥哥们说要去外村看电影,便执拗要跟着去。他们自然是不肯带我这个累赘,一是走不得远路,二是说不定刚看就会闹着回家找娘或者睡着了。不带我?那我就哭,躺在地上打滚,但每次都不能奏效!

但就在六岁那年,终于取得了一次胜利,不过,不是在哥哥们那儿,而是在爹那儿。那天,听说只有二里地的村子有彩色电影。“嘿,听说彩色的电影里面的人和真人一样!”听了这话我心里更是痒痒得如有蚂蚁在爬。吃晚饭时便紧紧盯着哥哥们,一见他们往外走,我放下碗就追,但那俩小子出门就跑,又把我甩了!哼!我哭,我躺地下哭,扯着嗓子哭,哭得声嘶力竭,哭得天昏地暗!哭得爹坐不住了:“好了,爹带你去!”出村子不远,便看到一团明亮的灯火,比手电还要亮呢!生怕赶不上看开头,一边加快了两条小短腿倒腾的步伐,一边催促爹也快点走。爹不吭声,只是不紧不慢地走在我身后,但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便再也挪不动双脚了。“小子,心急吃不得热豆腐,走路啊,要悠着点!”爹把我背了起来,趴在爹的肩膀上,不一会儿就到了!场子是个打麦场,已经聚集了黑压压一大片人。前面挂着一块大白帐子(数年后才知道叫银幕),中间的地方亮着一盏灯。“真亮!”“那是电灯傻小子。”“电灯点的什么油啊爹?”“哈哈,它不烧油,用电。听见那‘突突’的声音了么?那是发电机。”曾经多次去过城里的爹就是比别人知道得多!那盏灯熄灭了,一道光束射向那块白帐子,原本嘈杂的人群像集体吃了哑药一般鸦雀无声了。但是,我跳着脚也看不见白帐子有什么玩意儿,于是又哭。爹弯下腰,让我骑到了脖子上。哈!白帐子上花花绿绿的,好看!哈!周围的人们都张着嘴,伸着脖子,直勾勾地看着那动来动去还咿咿呀呀唱着的白帐子上的人。那上面的人一会儿大一会儿小,蹦蹦跳跳的!其实,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演的什么东西,白天已经疯跑了一天的我这小屁孩儿困得说了一声“爹,困了”之后就再也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已经是大天亮,在自家的土炕上。这是记忆里第一次看电影。后来听爹说,那晚上演的电影是唱戏的《智取威虎山》,还是战斗片。没看完,很遗憾,但毕竟看了,让我在小伙伴中间自豪了好长时间!

到我八、九岁的时候,公社也有了放映队,看电影容易了一些。这时也开始能跟得上哥哥们的脚步了,只要一听到电影的消息,晚上一准儿跟着跑。最多的一次一直转了好几个村子,等到了确切的放电影的村子才知道,这个村子还是第二场。那时的乡放映队可没什么摩托车跑片,再说了,就一台放映机也没法跑。没办法,等吧,这一等一下子就到了半夜。那个电影的名字是《朝阳沟》,大概还是刚刚解禁不久的吧。后来这部片子在我们那一带很受欢迎,不少人都能哼上几段。但第二天早上可就起不来了,娘喊我去上学,但刚刚坐起来,骨碌一下又趴在了炕上。幸亏那时学习好,吃罢早饭后去上学,老师不但没有责罚,还饶有兴致地问了半天电影。嘿嘿,老师也是豫剧迷呢!

当电视机开始普及,电影,不但城里人(除了恋爱中的少男少女)不看了,农村人也不稀罕了。放映队的机器估计早就烂掉了吧!

“小子,心急吃不得热豆腐,走路啊,要悠着点!”但爹的话还一直记在心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