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孙大炮这个绰号的由来

吴下的阿蒙 收藏 3 1684
导读:一直以来,许多人都知道孙中山有个绰号叫「孙大炮」,但是这个绰号的由来却是有许多不同的说法。最常见的就是版本,就是指这个绰号是袁世凯取的,用以揶揄孙中山爱讲大话,政治主张充满理想性,却不切实际。但是事实上这个说法在历史文献中并无可考,反而泛见这个说法于各种为孙中山美化吹嘘的文献史料中。但是事实上,另一个绰号来源的说法,除了更合情合理外,更有坚实的史料基础,不止揭露当时政争的丑恶,更戳破了台湾的中国近代史教科书里,孙中山的完人形象。 一直以来,最后与孙中山决裂的陈炯明,都被形容成毁弃革命理想,意图取代孙中

一直以来,许多人都知道孙中山有个绰号叫「孙大炮」,但是这个绰号的由来却是有许多不同的说法。最常见的就是版本,就是指这个绰号是袁世凯取的,用以揶揄孙中山爱讲大话,政治主张充满理想性,却不切实际。但是事实上这个说法在历史文献中并无可考,反而泛见这个说法于各种为孙中山美化吹嘘的文献史料中。但是事实上,另一个绰号来源的说法,除了更合情合理外,更有坚实的史料基础,不止揭露当时政争的丑恶,更戳破了台湾的中国近代史教科书里,孙中山的完人形象。


一直以来,最后与孙中山决裂的陈炯明,都被形容成毁弃革命理想,意图取代孙中山的野心军阀。就这一点,辜且不论谁是谁非,但是当时陈烔明与孙中山皆有政治野心,是不争的事实。而陈炯明手握兵权,更让孙中山有如芒剌在背。两人的恩怨矛盾极为复杂(注一),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简而言之,陈炯明对于孙中山的政治主张本非十分赞同,加上孙中山急欲独揽军权,更让陈炯明极为不满。两人的矛盾在1921年底,就已经由台面下的暗斗转为公开互呛,陈炯明开始拒绝执行孙中山的部份军令,孙中山更公然表示已经无法再与陈炯明进行合作(注二)。1922年3月21日,两人的冲突来到最高点,因为当天陈炯明的心腹亲信邓坚,从香港回到广州市时遭到暗杀(注三)。照例两方互相指控对方为凶手(注四)。同年4月9日,孙中山以陈炯明不愿配合北伐,而将陈炯明解职。但是陈炯明并非一般政客,而是拥有军事实力的军阀,遂开始纠集手下军官,准备进行反扑。其中属于粤军系统的叶举,率领六十营的部队开入广州市区,并且包围手上兵力只有二个营的孙中山,意图以武力威逼,使孙中山屈服。


而在叶举指挥粤兵进逼孙中山不久后,孙中山亦面临另一个政治危机。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北方的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在稍后的6月2日,宣布辞去总统一职。在这之前,孙中山为了政治算计与自表不恋栈权位,曾经通电全国,只要徐世昌辞职,孙中山自己愿意一起下野,平息南北政争。这下让孙中山完全措手不及。特别是隔日,全国知识分子由蔡元培胡适等人,联名发表声明,请孙中山实现承诺,一起下野,解散军政府,平息政争。这让孙中山想要独揽军权的计谋,更处于不利的地位。而陈炯明逮到这个社会舆论逼孙中山下野的机会,更觉得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虽然陈炯明托言隐居惠州,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场广州市区里的军事危机,当然是由陈炯明在背后主导。孙中山更三度拍电报给陈炯明,要陈炯明出来协商,并收拾残局。但是陈炯明辩称粤军为自发行动,他无力管束。但是一方面又利用社会舆论逼孙中山下台的机会,发动广州与香港地区的报纸攻击孙中山恋栈权位,私心自用。当时广州、香港一带的报纸,几乎口径一致的指称孙中山未遵守自己提出的政治承诺,与徐世昌一同下野。这让原本就处于军事实力较弱势孙中山,更面临舆论的强力围剿。


平心而论,陈炯明是希望藉由兵不刃血的手段,除了施加军事压力外,同时策动舆论讨伐,逼孙中山下野。说叶举所部的粤军与陈炯明无涉,那未免太过欺世盗名。而孙中山在徐世昌辞去总统一职后,没有遵守政治承诺一起下野,也让他成为了当时舆论的箭靶。失去了舆论的支持,孙中山就只能选择武力摊牌,但是由于在陆上的兵力无法与叶举所率领的六十营粤军抗衡,孙中山准备策动他当时仍可以掌握的海军舰队进行反制。同时藉由报纸放狠话,给予陈炯明最后的警告。孙中山在6月12日邀请当时广州市的报纸记者进行茶会,在茶会中,他表明不惜一战的决心。在事后[申报]于1922年6月19日的报导记载,孙中山当时说「我下令要粤军全数退出省城30里之外,他若不服命令,我就以武力压服他。人家说我孙文是车大炮(俚语,指只会讲大话吹牛的人),但这回大炮更是厉害,不是用实心弹,而是用开花弹,或用八英寸口径大炮的毒气弹,不难于三小时内把他六十余营陈家军变为泥粉。但残害六十余营的军人,且惊动全城的居民,不免过于暴烈,但我不如此做去,他们终不罢休。我只望报界诸君,主持正义,十天之内,做足工夫,对于陈家军,加以纠正。陈家军若改变态度,即不啻如天之福,万一无效,就不能不执行我海陆军大元帅的职权,制裁他们了。」


当然孙中山对记者们的放话,马上传到了叶举与陈炯明的耳朵里去了。粤军将领在6月15日深夜于郑仙祠,紧急召开作战会议,最后决定先发制人。几个小时候,也就是6月16日凌晨,粤军进攻在广州市观音山的总统府,包围了里面的守军,并要求守军弃械投降。但是总统府内的守军顽抗不出,粤军部队遂以火炮轰之。这就是后来所谓的「陈炯明炮轰观音山」。孙中山趁粤军一开始包围观音山的总统府,威胁若不投降将以炮火向相时,就已经逃跑。当然,另一说是指粤军内有人不愿彼此结下不解之仇,而在炮击前就先通风报信让孙中山离开。但是不论当时原因是什么,孙中山在6月16日就已经离开观音山,并于隔日6月17日登上泊于内港的海军舰队,这个由永丰舰为指挥旗舰的海军舰队,共辖有七艘军舰,在孙中山登舰后,宣布与粤军开战。当天孙中山就实现之前诺言,用舰上火炮,炮击广州市区数个地方,其中包括人潮稠密的市区广九火车站,只因为粤军当时的一个指挥部临近这个交通要道。造成民房损毁与平民百人死伤,广州市民四处走避逃难。从此「车大炮」就成了「孙大炮」。


孙大炮后来借滇桂军之力,逐走粤军。但是孙大炮却仍然没有实现与徐世昌一同下野的政治承诺。继续在广州一带当他的大总统。广州市民当然不会忘了他大炮的威力,背后均以孙大炮称之。而且不久之后,广州更爆发「商团事件」,广州市民将会见识到孙中山不止会用火炮,还会机枪扫射与纵火焚城。不过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有空再谈。国民党版的教科书称这个事件为「(空一格)国父永丰舰蒙难」,当时蒋介石赶来协助孙中山指挥调度军队,开始在历史舞台上展露头角。永丰舰后来改名为中山舰,也就是后来蒋介石所发动的「中山舰事件」主角,蒋介石在「中山舰事件」中驱逐党内政敌,开始全面掌控国民党党机器。


注一:关于两方的恩怨情仇,在读完国民党版的历史后,也许可以再读读由陈炯明之子陈定炎与高宗鲁所合着之「一宗现代史实大翻案—陈炯明与孙中山、蒋介石的恩怨真相」。


注二:孙中山于1921年10月29日于梧州公开说「我已发誓不与竟存共事,我如不杀竟存,竟存必杀我」。竟存为陈炯明的字。


注三:邓坚遇刺后,并未马上死亡,据「革命先烈邓公仲元传」指出,邓坚遇刺后,马上令车子开回当时的省府办公署,并请人通知陈炯明与他的家人,他遇刺的消息。并且向当时在场的左右亲信表示,他知道凶手是谁。后世学者据此分析,刺杀邓坚的主谋者不会是陈炯明,否则邓坚遇刺后,不会要车子开回陈炯明办公处的省府办公署,更不会在第一时间通知的是陈炯明。(注三之附注一:很有趣的一点在于,在国民党版的近代史中,被刺者都会第一时间通知「凶手」,自己已经遇刺,宋教仁遇刺后第一时间打电报给孙中山指称的凶手袁世凯,邓坚遇刺后第一时间通知孙中山指称的凶手陈炯明。)


注四:孙中山在三民主义的民权主义第一讲里,提到陈炯明的野心时,再三指出陈炯明杀了革命党人邓坚。而陈炯明一方亦指控孙中山才是刺杀邓坚的幕后凶手。这个罗生门并未随着时间而烟消云散。其后国民党版史料,均以孙中山所指称,认定陈炯明就是刺邓的凶手。而陈炯明之子陈定炎与高宗鲁所合着之「一宗现代史实大翻案—陈炯明与孙中山、蒋介石的恩怨真相」,则指证孙中山才是杀邓坚的主谋。有兴趣者可以参考该书。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