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价值体系的冲突

梦想0787 收藏 34 320
导读:两种价值体系的冲突是一个客观存在。我们现在实际上是生活在一个资本主义的价值体系相当强化的环境中,它操控着社会生活过程朝着自我毁灭的方向前进,在此过程中,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官场的腐化、社会生活的黑恶化和生态环境的恶化,都是一个自发的过程。 在这种环境中生活,是极其危险的。邓贵大很危险,邓玉娇也危险。相比较而言,做官的人更危险,是高危行业。如果人们不具有可以与其拥有的财富和官责相应的智慧和德性,如果做了官就要注定会被权势冲昏头脑,死于非命。因而干部队伍里的人都应关注这个问题,出于个人的利益也必须关注这个

两种价值体系的冲突是一个客观存在。我们现在实际上是生活在一个资本主义的价值体系相当强化的环境中,它操控着社会生活过程朝着自我毁灭的方向前进,在此过程中,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官场的腐化、社会生活的黑恶化和生态环境的恶化,都是一个自发的过程。


在这种环境中生活,是极其危险的。邓贵大很危险,邓玉娇也危险。相比较而言,做官的人更危险,是高危行业。如果人们不具有可以与其拥有的财富和官责相应的智慧和德性,如果做了官就要注定会被权势冲昏头脑,死于非命。因而干部队伍里的人都应关注这个问题,出于个人的利益也必须关注这个问题。执政权力就在自己的手上,不能指望别人。而其他人则都想利用你们手中的权力来达到他们的目标,奸商不仁,以贪官为刍狗,这是他们的本能。在这种本能的驱使下,他们千方百计地把官员们纳入其价值体系,变成他们的刍狗,用过后就扔掉,享受着由落马官员们的痛苦所酿成的财富,然后再骂官员们笨蛋。


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是官员们自我保护的唯一途径,这同时也是保护人民的唯一途径。共产党人之所能能够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并非仅仅是因为通常所说的大公无私,而是因为他们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一致,而且他们自己处在风口浪尖上,因而更为危险,为了保护自己,他们就不得不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价值体系是当今时代的紧迫问题。是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来改造世界,还是用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改造世界,这是前进与倒退、生存与毁灭的关键问题。在这个基本问题得到解决的情况下,人们才能进一步讨论民主法治、政 治 体 制 改 革等等话题。比如说坚持改革开放的方向不动摇,对这句话就应当问一下价值体系的方向问题,是推动社会向和谐稳定的方向改革呢,还是向堕落毁灭的方向改革?民主政治建设也是这样,必须在一个新的问题框架中来认识问题,然后才能找到答案。必须从价值体系的高度来看问题,才能找到问题的正解。正如南辕北辙的寓言所告诉我们的,先把方向问题解决了,再来考虑车与马的优劣问题,才是正确的程序。


如果我们把价值体系问题扔在一边,它仍然是一个客观存在,必然要表现自己。在价值体系没有得到妥善解决的情况下,资本主义价值体系便会自发地发展起来,制导着社会生活走向堕落毁灭,在此过程中,腐败现象的蔓延滋长就是必然的,两极分化也是必然的,违法犯罪现象就要在数量上增长,在质量上创新,洗头、洗脚、按摩、推坐、裸聊、嫖幼等下三滥的现象就会不断创新成长起来,成为一种“文化”。在这种大趋势之下来讨论民主法治、政 治 体 制 改 革等等话题,其程序就不对,所以就必然要误入歧途。不仅治疗不了这些疾患,其自身也会沦为笑柄。

从这次野三关命案及其查处过程来看,由于社会价值体系的堕落,我们这个社会正陷在与“下三滥”的纠缠之中。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有了这种雄风城、异性洗浴,就要有人来消费。而一旦这种供求关系运行起来,自然就要寻求政治层面的保护,必然要带来干部队伍的堕落,这是一个自组织过程。由此而形成了一种新的游戏规则,由于邓玉娇不服从这种规则,所以便引起了这起命案。从官员们查案审结的过程中,可以看到两种价值体系的冲突。是维护雄风城的游戏规则,还是维护法治的公平正义,最后的判决是一种妥协,大家都不满意,又都认识到只好如此。


现在,邓玉娇的家长已经认识到,不能让邓玉娇再到那种“下三滥”的地方去。但是,仍然还有其他一些女孩为了谋生而不得不在那种“下三滥”的地方,还有一些干部自动地奔向那种“下三滥”的地方,谁来保护她们和他们?我们这个社会如何摆脱“下三滥”的纠缠?这是我们必须关注的大问题。


中华文化已经被堕落的价值体系改变得面目全非了,蓦然回首,真令人有不知今夕何夕之叹。穷则思变,现在应当是时候了。



转自强国论坛

本文内容于 2009-6-19 14:06:32 被梦想0787编辑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