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花 正文 第六十六章:卧虎滩剿匪

疏梅淡影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2.html[/size][/URL] 小裁缝在牡丹江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这家伙不慌不忙的出了城直奔牡丹峰而去。于路上小裁缝走走停停,不紧不慢的走着,时不时的回头看看后面,生怕有人跟在他身后。 约摸走出去有十几里路,小裁缝找了一棵路边的大树,靠着树坐下歇着。自己还不住的嘟囔着:“他妈的,这鬼天气,能冻死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2.html



小裁缝在牡丹江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这家伙不慌不忙的出了城直奔牡丹峰而去。于路上小裁缝走走停停,不紧不慢的走着,时不时的回头看看后面,生怕有人跟在他身后。

约摸走出去有十几里路,小裁缝找了一棵路边的大树,靠着树坐下歇着。自己还不住的嘟囔着:“他妈的,这鬼天气,能冻死人,枪栓都拉不开,还他妈打什么抗联啊?真他妈是放着好日子不过,瞎他妈折腾!”

“你一个人在这瞎嘟囔什么呢?”一个人的说话声把小裁缝吓了一跳,小裁缝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回头去看,见是老站杆和雪地鼠二人站在自己身后。小裁缝摸着胸口骂道:“你们他妈的诈尸啊?吓我一跳,你俩玩意咋跑这来了呢?”

“你小子不和大烟灯在一起怎么自己跑回来了,还他妈问俺俩?”老站杆说。

小裁缝看看他俩笑着说:“大烟灯,大烟灯还他妈傻呵呵的在卧虎滩等着呢,俺这不是回来报告吗,大当家的不是说让俺们一个人回来报告吗,这不,俺回来了!你们俩咋也回来了?”

“俺俩的事情都做完了,不回来,还他妈死在外面啊?你说那个屁话,那你不赶紧的麻溜利索的在这磨蹭什么呀?”雪地鼠看了看他说。

“俺他妈歇歇脚不行啊,这大冷天的,快把俺冻死了,正好遇上你们俩,那咱三就一起走吧?”小裁缝笑了笑说。

三人手抄在袖口里,缩着脖子猫着腰继续向前走。没走出多远,老站杆眼睛尖,先看见了前面的人,老站杆笑着说:“你们看啊,是大当家的他们来了,哈哈!是大当家!”

小裁缝和雪地鼠顺着老站杆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血海棠骑在一匹白马上,身边跟了一群人,正向他们的方向而来。小裁缝急忙跑了两步喊着:“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俺们在这呢!”

血海棠在马屁股上抽了两鞭子,来到三人面前,看看他们问道:“安排你们的事情都办完了?怎么样?”

“那帮家伙说都听您的,十天之内肯定到咱牡丹峰上…..”老站杆的话还没讲完,雪地鼠就抢着说:“现在他妈的有钱人都跑了,俺没找着几个,他们一听是您,就害怕了。估计会…….”

小裁缝也跑过来,把雪地鼠拉到一边,来到血海棠的马前腆着脸说:“大烟灯在卧虎滩等着呢,抗联都在卧虎滩,他们还不知道咱们要去收拾他们呢,大当家还是快走吧,大烟灯该等急了!”

“什么他妈乱七八糟的,你们不能一个一个说啊?”血海棠骂了一句回头冲着土匪队伍喊着:“都快一点,争取晚上感到卧虎滩,你俩的事回来再说吧,先收拾了这伙抗联再说!给他们一人一匹马,马上走!”

众土匪在血海棠和马飚的带领下,催马扬鞭在林子里跑起来,马蹄溅起的积雪被风一吹,弥漫了老林子,转眼间,这伙土匪就消失在茂密的丛林里。

陶勇把队伍分成了三个小组,每一组三十多人,分别守在卧虎滩的两翼和滩前的老林子里。陶勇看看大伙说:“估计这伙土匪今天晚上会赶到卧虎滩,只要他们一道,咱们不管他们是不是先动手,给他来个先下手为强,打他个措手不及,趁着天黑,彻底消灭了这伙土匪,能活捉的活捉,不能活捉就地消灭,争取一个也别让他们跑了,尤其是那个血海棠和马飚,还有他那什么四大金刚,现在还剩下三个了!”

常远山摩拳擦掌的看着陶勇说:“队长,你就放心吧,俺肯定一个都不让他跑了!”大伙也都跟着说:“队长,你放心,来一个抓一个,来十个抓十个,哈哈!”

陶勇看看众人笑着说:“早吃饭,吃晚饭各自进入自己的地方,隐蔽好了,等着这帮家伙自己送上门来,山爷,你吧那个大烟灯看好了,到时候还要用他!”

山爷点点头说:“放心吧,他跑不了!”

天擦黑时分,血海棠的人马就到了卧虎滩外围了。血海棠让土匪们下马,把马全部拴在树上,血海棠有嘱咐了一遍说:“一会从林子进去,直插到卧虎滩的正前面,看见大烟灯的信号就开火,给老娘一个个都精神点,别他妈像死了娘似的,等打完这一仗,老娘让你们一个个都下山好好玩几天,没人三块大洋外加大烟膏!”

重赏之下有勇夫,土匪们幻想着抽着大烟花着大洋,搂着漂亮小娘们的美好时刻,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稀了呼隆的散满了林子里,一个个撅腚猫腰端着枪瞪着眼睛就等大烟灯的信号了。

土匪们刚一到林子外围,小赵就发现了,他快速来到陶勇面前把情况向陶勇作了汇报,陶勇笑笑对身边的雪里飞说:“这帮家伙来了,现在该是用那个大烟灯的时候了,你让山爷把他带来!”

一会功夫,山爷押着大烟灯来到陶勇面前,陶勇看看他问:“你是想活?还是想死?”大烟灯看着陶勇拼命的点头,陶勇把他嘴上的布条拿出来,小声说:“你现在出去,叫他们进来,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耍花样,看见没有,我就一枪先撂倒了你!你以为你能跑过枪子吗?还有,你看见这条狗了吧,你敢跑,我就让他把你撕成碎肉,你明白?”大烟灯看看陶勇,再看看呼哧呼哧在一边喘着气的虎子点点头。

陶勇说:“你现在出去吧,把他们都叫进来!快!”

大烟灯答应着,慢慢挪动着脚步走出来,边走边小声的喊着:“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俺在这,在这呢!”

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土匪,终于听到了大烟灯的声音,土匪们一起骂道:“你他妈的死哪去了?这么久才出来,你妈的,不会是还没提上裤子呢吧?哈哈!”血海棠看看土匪们骂道:“都给我小声点,妈的,瞎嚷嚷什么?”

血海棠看着远处的大烟灯问:“你看见抗联了?他们现在都在干什么呢?”大烟灯看着血海棠吞吞吐吐的说:“看见了,看见了,他们都在吃饭,吃……”血海棠从大烟灯的说话和表情上立刻感觉出不对劲,他回头看看马飚,马飚小声说:“告诉兄弟们,赶紧撤!”血海棠看看大烟灯骂道:“你他妈的敢出卖老娘!”大烟灯这时突然跑了起来,边跑边喊:“大当家的,快撤,有埋伏!”

血海棠气的挥手就是一枪,几乎在这同时,陶勇的枪也响了,大烟灯前后胸各挨了一枪,一枪是陶勇打得,一枪是血海棠打的,大烟灯身子歪了歪一头栽倒在雪地里。

枪声一响,整个林子就炸了锅,寂静的山林里枪声响成一片,树上的积雪扑簌簌的抖落下来。土匪们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东奔西跑,没头没脑的乱窜。血海棠挥着手里的枪大声喊着:“不要乱,不要乱,给老娘顶住了!”可是任凭她喊破嗓子已经没有人再听她的了。

常远山、苗枫雪里飞等人,从左面,大老李他们从右面向土匪包抄过来,陶勇在正面,几挺机枪同时开火,四散奔逃的土匪被撂倒了一大片。老站杆和雪地鼠看看眼前的情况跑过来拉着血海棠说:“大当家的,这样不行啊,他妈的他们的喷子太厉害了,兄弟们顶不住啊,还是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小裁缝躲在一棵树后,手里拿着枪,瞄准了正在咬住一个土匪在地上翻滚的虎子,常远山老远看着小裁缝急的他冲着虎子大叫着:“虎子,快躲开啊!”苗枫这时也看见了,虎子仍然和土匪纠缠在一起,小裁缝刚要扣动扳机,苗枫的刀就飞了出来,正扎在小裁缝的手腕上,小裁缝叫了一声,枪掉在地上,常远山接着抬手一枪撂倒了他。

马飚在混战中,被打中了左臂,他捂着受伤的胳膊来到血海棠面前,这时的血海棠像疯了一样,谁也拦不住,拼着命往上闯,老站杆和雪地鼠看着这情况,二人相互看了一眼,悄悄的钻进了林子,血海棠打完几枪再回头时,已经看不见这二人了,血海棠大声的骂着:“老站杆,雪地鼠,你们他妈的还是爷们吗?你们给我滚出来!”马飚过来一把拉住她说:“不能再打下去了,赶快撤,再不撤我们就让抗联全给报销了!撤吧!”

血海棠看看他,急的掉下眼泪来,马飚拉过一匹马,扶着血海棠上了马,自己也跟着骑上去,血海棠拍了拍马脖子,马嘶叫着跑出了林子,沿着大路狂奔下去。

短短的三十几分钟,陶勇他们就结束了这场战斗。队员们毫发无损,土匪们除了被打死的,几乎都成了俘虏。陶勇让雪里飞和小赵等人清理战场,查找血海棠和马飚以及老站杆等人。最后是一个土匪报告说:“血海棠和马飚早就骑着马跑了,老站杆他们钻了林子不知道跑哪去了!”

陶勇看看大伙说:“把这些家伙都押回去,另外马上派一批人在林子周围展开搜索,寻找老站杆他们!”

回到卧虎滩,陶勇就把雪里飞和大老李叫了来说:“这个血海棠不能让她跑了,我们马上分成几组分头去找,一定要找到他们,这次绝不能再放虎归山,要是那样可就不好再找机会收拾他们了,我估计,他们是投别的绺子去了,暂时不会回牡丹峰,老白,你熟悉这一带的各个土匪绺子,你带一伙人,大老李带一伙人分头行动吧!”

雪里飞答应着,叫上常远山苗枫等人连夜离开了卧虎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