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应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小黑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冲到宿舍里,一脸很愤怒的样子。这色狗,我现在彻底开始鄙视它了。搁在抗战时期,这小子准是一“汉奸狗”!小日本一旦使点“美狗计”,估计这小子变节的速度不比汪精卫慢多少。

小黑冲到我身旁,晃着脑袋又开始冲我邀宠邀功了,大脑袋不停地在我裤子亲昵着。估计这色狗真把小洁当成女主人了,保护地还分外用心,把我这个老大都给扔一边去了。

一听到小洁那声恐惧的“惨叫”,立即迅速前来护主,这速度绝对高于平时跟在我屁股后面的速度。

狗通人性,一点不假!这家伙估计早早预感到小洁和我的事情,自打一开始就开始先和小洁拉关系。这家伙还真不可小视,颇为精通人类社会的关系学说啊。

小洁在我的“谆谆教导”下从迷糊逐渐开始清醒,也慢慢明白了怎么回事。

尤其在明白了可能有真的海盗会来这个地方之后,吓得眼泪又开始如梨花带雨,让我又是一阵心焦。

女孩子,永远都胆小,小洁也不例外。

在经历了从害怕恐惧到得到我的保证值之后,小洁变得异常乖巧听话。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男人原来是可以这么个样子和女人说话,当然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否则可能还是女人更牛一些。

具体的计划我已经设想好了。我把武器弹药和食物淡水及小洁安置在地道里靠近山顶的地方,其他的所有地道口我从里里面锁死。我得在外面,还得照看灯塔监视海盗以及向上级通报敌情。这是命令,绝对不能儿戏。

时间紧迫,一切从简。

对于我而言,全服武装的时间不需要用分钟来计算,40秒足够了。小洁却慢了太多,直到我急得用拳头直砸墙的时候,小洁才整理好衣服,外加一床军被,她说地道里肯定潮乎乎的。

女人永远都是这样,越是危急的时候越是没有了分寸。

我连拖带拽把小洁弄进地道,然后我把卫星电话直接背到身上。

子弹我全都带上了,尽管分量不轻,可我却不想自己在最要命的关头发现子弹没了,那是真的会要命的。或者是长期担任机枪手的习惯使然,总觉得子弹愈多愈好吧。

95军刺给了小洁一把,战术手电筒我给了小洁,我想如果没有任何光线,让她一个人加上一条小黑独自呆在地道里,估计她大喊大叫还是小事,甚至会发疯的。

毕竟,地道是连我都会感觉到恐惧的地方。

发电机组我已经关掉了,只是依靠电池供电,门我用了两把锁锁上。所有的食物我都搬进了地道,就连值班室的那些设备我都搬到了地道,坚壁清野,这在中国就连半大的孩子都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既然是敌人,那就不能有丝毫的仁慈了。

希望我不会对敌人手软,毕竟对于我来说,这一次可能碰见的是真的敌人。

宿舍的电源设备我彻底关掉了,发电机房的总控制开关的弱点控制器我也死锁了。这些以前刘班长都教过我,本来刘班长一再告诫我可能遇到的是对岸的那些特殊兵种,现在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死海盗却来了。

管他什么鸟毛,管用就行。这是副指导员郭四海的经典名言。

所有刘班长、郭四海以及我的皇甫班长交给我的技能,这次能用的一个没拉。

陈参谋的语气能变成那样,给我的压力真是够实在的。可不管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这次得拼了!

穿着军装,我没办法,总不能自己一直躲在地道里,万一海盗们为躲避海警追击把灯塔给毁了,那我可就真得失职了。

再说,小洁在这里,我不想任何人伤害她。

带着小洁,我不得不在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再加上小洁那不时的尖叫声所带来的心惊。小洁在地道里还像未醒似的,动不动就会和石壁亲密接触一下,然后那种令我心跳剧烈的尖叫声就会从她那张樱桃小嘴里发出来。

磕磕碰碰,我终于带着小洁来到靠近山顶出口处不远处的一个比较隐蔽的凸出部,把她安置在那里,小黑陪着她。

我把食物淡水以及战术手电筒交给小洁,然后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让小洁抱着被子坐着。

我把95军刺如何使用的方法和小洁说了一编,又嘱咐小洁安心等我,不要害怕,千万不能乱叫,否则海盗们可能会听到。

现在是夜晚,尽管海浪冲击礁石的声音足够大,但还得小心为妙。

我往口袋里装了一包压缩饼干,开始整理自己的装具。小洁打着手电。小黑像个雕像一样,不吭不哈地注视着我。

弹夹五个,另外的子弹我全部背在战术作业包里,捆绑在腰上。M9军刺依旧绑在腿上,还是这样方便。

微光夜视镜我简单调整了一下,熟练地安装在95式的导轨上,并认真地概略调整了一下。

现在这个时候,我想自己不可能有时间校枪了,更不用说这支枪压根就没有校过。

地道里这个时候非常安静,只有小洁、我和小黑的呼吸声交错着,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电台我背负着,让小洁帮我加固一下,天线我收了起来。现在的单兵卫星电台不错,起码重量和尺寸比原先的无线电台小了很多,背在身上也不占多少分量。

一切完毕,我紧了紧裤腰带和鞋带。我不理会小洁害怕的表情,对小小洁叮嘱道:

“小洁,你别害怕!这里有我呢!等着我,我一定会保护你!”

小洁点点头,扑到我怀里,也不说话。眼泪无声地留下了,这次小洁没有哭,只是眼泪在流,打湿了我的迷彩服。

拍了拍小洁肩膀,我猛地推开小洁,转身向外山顶方向走去。

身后传来小洁带着哭腔的叫喊声:“我爱你!我等你!你千万别死,否则我就自杀陪你……”

听着小洁的话,我不知道为何,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从地道出来,我努力平静一下紧张的心情,忍不住自语:

“这世道怎么回事啊?看来我爹给我起的名字还真起对了!以前两头不露尖,在别人和自己眼里就是一傻兵!”

“现在倒好!一来到这个岛上,老天还非得逼我做烈士啊!不做还不行!”

是啊!这种“风云突变”实在让我无法承受,有点想哭的冲动。默默地行走在山路上,我觉得太累了,好像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地睡上一个安稳觉。

夜色微暗,夏天的夜晚天色黑的慢。月亮已经挂在空中,像个穿着睡衣的女人,朦胧性感。海风中夹杂着的暖意,轻抚着这里的一切;海浪轻声呢喃,情人般体贴温柔。此时,大海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今天这中平静给不了我丝毫惬意,只是让我感觉到无边的压力,好像在预示着暴风雨可能会来得更加猛烈!

来到灯塔旁边的观察所里,我点了一支烟,狠狠地抽了一口,尼古丁狠狠地刺激着肺部,好不容易让陷入混乱的大脑稍微减了点速。

海盗,一个古老的字眼,我知之甚少更没有亲眼看到过,只是电视电影以及网络让我海盗有了一些了解。

“鲜红的夕阳,漆黑的骷髅旗,沾满血污的战刀以及成堆的让人睁不开眼的黄金。”

这是一门相当古老的犯罪行业,自有船只航行以来,就有海盗的存在。特别是航海发达的16世纪之后,只要是商业发达的沿海地带,就有海盗出没。此犯罪行业的主要特点是:海盗者多非单独的犯罪者,往往是以犯罪团体的形式打劫。

海盗行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3000年前,但海盗行为的准确定义必须联系到“海盗”这个词。在英文中,海盗行为这个词有很多不同的意思,而在今天这个词本身的一些意思已经几乎用不上了,海盗行为这个词最早的使用是在17世纪之前。而海盗pirate(peirato)这个词则是在大概公元前140年被古罗马的史学家波利比奥斯第一次使用。希腊的史学家布鲁达克在公元100年左右给海盗行为下了最早的明确定义。他形容海盗为那些非法攻击船只以及沿海城市的人。海盗行为最早出现在荷马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中,在之后的很多年里海盗行为这个词仍然没有统一的定义。公元9世纪到11世纪的挪威掠夺者不被称为海盗,人们叫他们“丹麦人”或者“维京人”,在中世纪英格兰这个词另外一个比较流行的意思是“海贼”。与现代词汇连接最紧密的海盗解释出现在在18世纪,即为“歹徒”;这表示即使你不是军人也可以随时杀死他们。最早的国际法中也包括了关于针对海盗的法令。这是由于大部分海盗都在所有国家的国界之外活动。

有时政府赐予海盗代表本国参战的权利。最流行的形式就是颁发给私人船只的所有者一个许可,他们可以代表国王攻击敌方船只——也就是私掠者。但事实上很多私掠者在被敌国俘虏之后都会无视他们拥有的许可而被作为非法的歹徒审判。

在世界上有相当多的典籍记载海盗的行迹。也因此有许多古老的字专称某一时期的海盗,如中文的倭寇,英文的“buccaneer”尤指17世纪与18世纪在西印度群岛掠夺西班牙船只的海盗(一般译成“巴肯尼亚海贼”)。

在1691年至1723年这段时间,被称之为30年的海盗“黄金时代”,成千上万的海盗活动在商业航线上,这个时代的结束以巴沙洛缪 罗伯茨的死为标志。

此外,有许多伟大的政治家,探险家也都出身于海盗家庭。如台湾郑氏王朝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原是海盗,英国探险家法兰西斯 德瑞克,10世纪的丹麦国王哈拉尔德(Harald Gormsson)等。

现代著名的海盗民族是菲律宾的摩洛人。在印度洋的马来西亚一带的马六甲海峡是海盗出没最多的海域。

记得看电影《加勒比海盗》时了解到以前的海盗亦有其规则,与一般人想象中不同,海盗船上纪律严格,而且颇为民主,人人都要遵守规则。船长要跟自己的手下讲清规矩,犯规的人要受严惩。以下是流传比较广的18世纪一条海盗船上的行为守则。英文原文佶曲聱牙,可能是当时的文法,也可能是追求所谓法律上的严谨,但是反映了海盗生活的有趣方面,堪称纪律和民主的典范。翻译过来大致是这样的:

1、 所有重要的决定都要经过投票;

2、 任何人要是偷窃,被抓住就要放逐到荒岛上;

3、 所有刀枪要保持干净;

4、 女人不得上船;

5、 战斗中任何人弃船都要被处死;

6、 船员之间的所有争执都留待上岸解决;

7、 船长和舵手各得到两份战利品,军械官和水手长各获得一份半,其他军官得到一份零四分之一,其他人得到一份;

8、 受伤者获得补偿。任何人在作战中失去肢体,都分得额外的战利品;

各条海盗船的规则可能互有区别,但是大同小异,有的在分配比例上有所不同,有的特别强调了不得偷盗、赌博、欺侮妇女,有的订了很具体的奖惩规定,例如这样的条款(以上是著名海盗 巴赛洛谬 罗伯茨 海盗团的规矩 并不代表其他海盗团也是这个规矩):

要是有人逃跑,或者对其他人隐瞒秘密,就要被放逐到荒岛上,只给一瓶水,一件小武器和一发子弹。

任何人要是在团伙内偷窃或者赌博,其价值超过一个西班牙银币,就要被放逐或者枪毙。

任何人执行任务时失去一个关节得到400个银币;失去一个肢体得到800个银币。

任何时候你要是遇到一个妇女,未经她同意就和她乱搞,要被当场处死。


现在的海盗呢?不知道还有没有规则?

我记得陈参谋通报的是,这次被袭击商船上人员伤亡情况不明。

我内心中希望这次的海盗有点规矩,就像武侠小说里说的那样,“盗亦有道”!

不知道我这样想是不是应为害怕还是别的,不知道!

我一个军人怕海盗?笑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