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醉后寒假 102 一见就散

枪通条 收藏 8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康饶生!康饶生!”康饶生的妈妈在门外不停地叫着康饶生的全名,康饶生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平时很严肃的老爸却总以山城人称呼小孩的爱称“阿妹儿”叫他,而平时很慈祥的妈妈却总是叫他的全名。 “干嘛呀,才两点!”下午的太阳从窗口射日,暖洋洋地照在康饶生床上,怪舒服的,他看了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康饶生!”康饶生的妈妈在门外不停地叫着康饶生的全名,康饶生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平时很严肃的老爸却总以山城人称呼小孩的爱称“阿妹儿”叫他,而平时很慈祥的妈妈却总是叫他的全名。

“干嘛呀,才两点!”下午的太阳从窗口射日,暖洋洋地照在康饶生床上,怪舒服的,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不满妈妈这么早就来叫他。

“乌鸦打电话来!”听到康饶生已经醒来,康妈转身走开了。

“喂……”康饶生迷糊着眼,走到会客室抓起话筒,不满地喂了一声。

“春子,你个叼毛,到家也不来个电话!”乌鸦在电话那头叫着康饶生的外号。

“早上五点到的,打电话给你不给阿姨骂死!”

“睡到现在?你个死猪!”

“靠,起来吃了午饭的!什么事?”

“下午有空不?”

“没,晚上吧!”

“好,哪里?”

“你定,老二他们应该也到了吧?”

“老二下午到,我去接他,颠鸡他们也是昨天晚上到的,几点有空?”

“十点左右吧,到时电话联系!”

“好,你去载颠鸡,晚上老地方见,不见不散!”

“一见就散!”两人异口同声,“叼毛!”

放下电话,康饶生倒了杯茶,咕嘟咕嘟灌了一大杯。

“康饶生,到杂物间来!”

“来了!”康饶生挠着稀松的头发,故意把le说成liao,来到杂物间。

“继续睡吗?”康妈一边往地上的袋子里装东西,一边问。

“不睡了!”

“那去各家走走吧,顺便帮我把这些东西送过去!”

“恩,洗把脸先。”康饶生洗完脸,往脸上涂了厚厚一层雪花膏,挖了一陀发胶在手上,对着镜子一点一点地弄着头发。

“臭美什么,走亲戚又不是叫你回娘家!”康妈从卫生间门口走过,看到康饶生正在对着镜子认真地弄着头发,“手脚麻利点!”

“爸呢?”康饶生终于弄好了头发,把搭在楼梯扶手上的外套拿起套上,一屁股坐在楼梯台阶上,绑着鞋带。

“在天台弄鸽子!”这鸽子是老康家生活费的主要来源。

“哦!”康饶生穿戴好,走到杂物间,看着地上一排的袋子,“妈,哪些是哪家的?“

“每家一样的!骑车小心点!“康妈一边应着康饶生,一边往门外走,“我去菜地!”

“恩!”康饶生把车推到门口坪上,再把装着年货的袋子拎出来,绑好袋口,往车上堆。

“准备出去了?”老康儿从天台探出半拉身子。

“恩。”

“把帽子戴上!”老康儿见康饶生光着个头,坐在摩托车上准备打火,命令道。

“哦!”康饶生只好把车架好,折回屋内,挑了一顶没那么难看的安全帽套在头上。

“把带子系好!”老康儿见康饶生胡乱地把帽子套在头上,明显就是糊弄自己,又命令道。

“哦!”康饶生只好把安全帽扶正,又带子系上,打着了火,“爸,我走了!”

“恩,骑慢点,路上小心!”说完,老康儿的身子一闪继续弄鸽子。

康饶生平稳地起步,然后以20迈的速度匀速行驶,刚拐出村口,他就把摩托车停下,把帽子给取了下来放在脚下,对着倒后镜重新把头发顺了顺,接着从上衣口袋里面摸出一包烟,潇洒地弹出一支,点上,贪婪地深深地吸了一口,让浓浓的尼古丁强烈地刺激完肺部,然后吐出一条长长的薄纱,终于把烟瘾稍微地压了下去。抽了几口后,康饶生怕村里出来人看见,把剩了小半截的烟一弹,后门一轰,把车子迅速提到40迈,拐上公路,然后又提到80迈。

……

“嘀……嘀……”

“妈,开门!”康饶生坐在没有熄火的摩托车上,用脚点地支撑着车子,一边按着喇叭一边朝屋里喊。

“来了来了!”老康儿正好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把门打开,“这么快?”

“恩!”康饶生稍微轰了轰油门,把车子直接开进了屋里,靠墙边停好,把安全帽取下来放在杂物间的窗台上。

“全部人家都去过了?”康妈从厨房探出头问。

“去了!要不要帮忙?”康饶生走进厨房,边洗手边问。

“去煲饭!”

“恩!”康饶生拿起淘米的勺子,走到餐厅打开电饭锅,看到还有剩饭,“妈,有剩饭!”

“那个留着,我等下拿上去喂猫,下两杯米。”

“哦!”康饶生走到杂物间,打开米桶,看到米上那只白色的暖水壶上的小杯子,笑了,这玩意估计得和自己差不多少年龄了,打了两杯米,回到厨房。

“大姑家怎么样?”康妈边摘菜边问。

“恩,大姑他们都在家。”康饶生把水龙头打开,往勺子里注水。

“别开那么大水,弄得到处都是!”康妈见康饶生把水龙头开得大大的,弄得水花飞溅,嗔怪了一句,又问,“没说什么吧?”

“没,大姑挺高兴的!”康饶生把水关掉,两手伸进水里,不停地搓着米。

“表弟店了去了没?”

“去了,二姑也在,人多,坐了一下就走了。”

“二姑丈没在?”

“恩,去出货没回来!”

“大姨家呢?”

“没去,直接去姨丈的店里!”

“你姨丈高兴吧?他最喜欢你去看他了!”

“高兴呢,牙齿都要笑掉了!”

“生意好吗?”

“挺好的,把客人都哄得团团转!”

“见到大姨和表妹了吗?”

“见到了。”

“没多坐会?”

“都忙呢,我也帮不上忙,喝了杯茶就走了!”

“小姨在家打麻将?”

“恩,两公婆都在大战,表弟在家,和他聊了几句就回来了。”

“舅舅在家吗?”

“在,舅妈和表妹出去逛街买东西了!”

“呵呵,她们两母子比较喜欢逛街。”

“女人都喜欢。”

“阿婆欢喜吗?”

“欢喜,欢喜地直叫我吃东西。”康饶生指了指被各种零食撑得涨涨的肚子。

“那是,单独带了你五年呢,不欢喜?”在外家,康饶生是最大的孩子,整整大了排在第二的表妹五岁。

“阿婆没留你吃饭?”

“说了,舅舅和阿公都留了。”

康妈摘完了菜,见康饶生还在那里玩米,“米都让你洗烂了,农家米不用洗那么久,好了,去下锅!“

“呵呵……”康饶生到餐厅把电饭锅的锅胆拿到厨房,“饭装那里?“

“弄到地上那个盘子!”康妈指了指厨房门边的盘子。

“恩。”康饶生把锅涮了涮,把米倒进去,注水,伸出小指插进水中,米到水面的深度刚好一个指节,完全老康家的标准,于是用抹布擦干锅底,放回电饭锅里,盖上盖子,按下煮饭按钮。

“中午的剩菜怎么处理?”康饶生看了看已经被康妈全部折到一个盘子里的剩菜。

“等下用微波炉转一下!”

“哦!”

“把大蒜洗干净,冰箱里有五花肉。炒一炒!”康妈一边交代一边往外走,“蒸锅里蒸着腊肠、蜡肉、烧蜡,差不多的时候把冰箱的鱼放进去蒸,我去下纸折店。”

“哦!”康饶生把大蒜从水池里捞出来,换水,过了几遍,放到篓子里,把水漏干。

“哎呀,儿子做饭呀?”老康儿从会客室踱到厨房,“还会不会呀?”

“炒个大蒜而已!”康饶生头有没回,继续切五花肉。

“把肉爆一爆,爆干,加点花生油,不要太多,先把蒜杆炒软再放蒜叶!”老康儿明知道康饶生是会做简单的菜的,还是不忘罗嗦几句,“我去下老屋!”

“哦!”康饶生切好肉,打开蒸锅,用筷子插了插里面的蜡味,感觉不出熟度,只好夹出一块,试了试,觉得差不多了,在上面加了层铁架子,把灶台上康妈弄好的鱼放了进去,盖上锅盖。

“OK,休息下先!”家里就剩康饶生一个人,肆无忌惮地又弹出一支烟,点上,“真舒服呀!”

直抽到只剩烟屁股,康饶生才把烟扔进马桶,冲走。

“开工!”康饶生用擦锅的布把锅擦干,打开煤气炉,待锅开始冒热气的时候,把五花肉倒进锅内,用锅铲把肉均匀地摊开,一时间肥肉里的油就“哧!哧!”地冒了出来,瘦肉开始慢慢焦黄。

“真香!”康饶生忍着口水,把肉翻了几翻,让肥肉里的油都榨干,让瘦肉部分都均匀地变焦黄,往锅里又加了点花生油,然后把蒜杆扒拉进锅里,伴随着“chua!chua!”地响声不停地搅动着锅铲,又把蒜叶也倒了进去,加了点盐,翻动,直到叶子全部软了下去,加上点水,盖上锅盖,这叫五花肉焖大蒜。

不几分钟,康饶生把锅盖打开,一股肉香伴随着蒜香就串进了他的鼻子,锅里不停跳动的嫩绿的蒜叶让康饶生吞了几口口水,又加上盐,翻动,试了试味道及熟度,刚刚好,关火盛盘上菜。

把菜放好,盖上盖子,回到厨房把炒锅涮干净,热好花生油,把灶台上康妈切好的姜蒜放去进锅里,直爆地变成金黄色,浇上酱油,晃动了几下锅,让酱油充分受热及融合。

然后打开蒸锅,见鱼已经蒸好,于是关掉煤气炉,戴上手套把鱼取出放在灶台上,浇上调料,一样一样地把菜全部上好,又把剩菜放进微波炉里,按下一分半钟的时间。

“爸,吃饭了!”康饶生给老康儿打了个电话。

“恩,马上回来,给你表妹打个电话,她说回来吃饭的!”

“哦!”康饶生放下电话,又给表妹打了过去。

“猪头妹,到了没?”

“你才猪头!”康饶生只听到门外和话筒里一起传来表妹的声音。

“浪费电话费!到了不会关掉啊!”

“呵呵……”表妹一个劲地傻笑,扑到康饶生身边,一个劲地捏他的脸,“让我看看,肥了没,哈哈哈……”

“靠,就知道傻笑,别搞,去隔壁叫你舅妈吃饭!”康饶生挣脱表妹的魔爪,摆好桌椅,放好碗筷,从微波炉里取出热好的剩菜,放到自己座位面前,就听到老康儿从后门回来了。

“爸,吃饭!”

“好,你妈和你表妹回来没?”

“大舅妈,吃饭啦……啦……啦……”不用康饶生回答,表妹在大门口使劲的拖长了声音的叫唤就是最好的回答。

“你个死丫头,叫什么叫,走两步路会死啊!”康饶生一脚踢过去,正中表妹的屁股。

“哎呀,大舅,生哥踢我!”表妹知道打不过康饶生,只好又大叫。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象小孩子!”老康儿其实很高兴康饶生能和表兄妹玩得这么亲,亲情比什么都重要。

“大舅妈!”

“哎呀,阿兰儿回来了呀!”康妈见到表妹,一边在门口换着鞋子一边高兴地说,“赶紧洗手吃饭了!”

“阿爸阿妈,吃饭,猪头妹,吃饭!”

“嘿,怎么说话呢,没个正型!”老康儿故意装做生气地对着康饶生说。

“哈哈哈……”兰妹儿一个劲地乐。

“开动!”康饶生吐了吐舌头,见老康儿已经吃了一口鱼,也动起了筷子。

“什么时候放假?”老康儿问兰妹儿。

“年二十九!”兰妹儿和康饶生一样,对于老康儿都是很惧怕的,每次也都是一问一答。

“车票买好了吗?”

“恩,叫二姨买好了!”兰妹儿口中的二姨就是康饶生的二姑。

“哦,回去的时候,把你舅妈给小舅和你家的东西带回去。”

“不用啦!”

“什么不用,让你带就带!”

“哦!”

“吃肉,使劲吃!”

“哦!”

“阿妹儿,晚上有活动?”

“恩,约了乌鸦他们!”

“别那么早出去,可能会有亲戚朋友过来!”

“知道了,我十点出去!“

“多吃点,不要光吃饭!”老康儿一边招呼兰妹儿,一边把面前的鱼给移了过来。

“就是,使劲吃,不要说到舅妈这里没吃饱哦!”康妈给兰妹儿夹着肉。

“切,你看她吃相。”康饶生见老康儿瞪了自己一眼,吐了吐舌头继续埋头苦干。

“舅妈,我自己来,够了够了,我减肥!”

“是要减了,肥得跟猪一样!”康饶生忍不住又挤兑了一句,兰妹儿在老康儿面前不敢太放肆,只好在桌下给了康饶生一脚,没想到康饶生常年踢球,脚硬得跟铁似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痛得自己直咧嘴。

“痛吧?哈哈哈……”

“兰妹儿,晚上住这里还是回宿舍?”老康儿已经吃完两碗饭,边喝汤边问。

“回宿舍,明天上早班。”

“阿妹儿,等下你送一下。”

“哦!”

“不用,有人来接我啦!”

“男朋友哦!”康饶生调皮地对兰妹儿挤了挤眼。

“不是啦,同事来的!”

“哈哈哈……我吃饱了,你们几个慢慢吃!”老康儿也不搭话,径直去会客室泡茶。

“爸,等我来泡吧!”康饶生放下碗筷,起身要去给老康儿泡茶。

“不用,你陪兰妹儿吃。”

“不用管你爸,他自己会泡,急得泡好茶等人来打麻将呢!”

“哦!”

“我吃饱了!”不一会儿,康饶生挺了挺肚子,打了几个饱嗝。

“我也吃饱了!”兰妹儿放下还有小半碗饭的碗,也跟着喊。

“我去会客室喝茶。”

“我去玩电脑!”

留下康妈一人收拾餐厅。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