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四十五 晚上我们一家人都很高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在白兰家我玩到快四点才走,白兰也没敢送我,只是在临出门前叮嘱我道:“下周三早晨你一定要来让我看看你啊,不然我心里不踏实,这一走再见面就不知道是哪天了!”说完,白兰眼圈就显得有些发红,那眼泪好像说流下来就能流下来。

我急忙信誓旦旦地做了保证:“白兰,你就放心吧,下周三早晨我一定来!”

看我说的非常肯定,白兰轻轻地握了握我的手:“那你就赶紧回家吧,有时间就看看书,别总出去到处逛!”她潜意识的意思没说出来我也明白,点点头后我转身就要向外走,白兰一把拉住了我,满脸通红地小声说了一句:“韩永,我爱你,永远爱你!”

我激动地看了她一眼,白兰羞的低下了头,伸手拉开门她探头向外看了看,随后对我道:“外面没人,你走吧,记住咱们俩的话,千万不要让我再失望!下周三早晨我等你来送我!”

我点点头,抬腿走出了她们家的家门。

一路上因为很好地解决了我没考上市一中的事,又商量出以后和白兰见面的方法,我心里很高兴,遇到几个熟人时我都很热情地和他们打了招呼,而让我更高兴感到意外的是,在路上我还遇到了好久没见的土六子,他当时正领着一大帮人在街上闲逛。离着老远他一看见我就大声招呼我:“韩永,过来,最近忙什么呢?!也不去六哥那儿了?!”

我一看是土六子,心里也很高兴,赶紧快步走了几步走到了这些人面前,笑着朝土六子喊了一声:“六哥!”

土六子看了看我,拍了拍我的肩膀,显得很热情:“怎么样?韩永,最近这半年多一直没见着你,问了别人几次都说你一直不怎么上街,是不是有了婆子给拴住了?!”

跟着他的那些人一听,有几个人就跟着笑了,我瞪了那些人一眼,朝土六子解释道:“没有啊!六哥,我们不是要中考吗?!所以这半年一直都在忙着学习,每天要上八节课,哪有功夫出来玩?不像你们,不用上学真挺好的!”对土六子,我一向都比较尊敬客气,毕竟他帮过我好几次,所以他就是对我开一些我认为过分的玩笑我也从不在意。

土六子点点头,掏出一盒烟,抽出来一支递给我,自己也取了一支叼在嘴上:“兄弟,现在中考完了吧?有时间去我那里坐会儿,这街上你们这么大的,我最欣赏的人就是你,上次你和金泉的事,六哥实在是没办法,不然说什么也帮你铲了!这里面有我和宝泉面子的事啊!”

我一边掏出火柴给土六子点上一边跟他说道:“六哥,我的事你一直没少帮忙,兄弟真挺感谢的,我和王金泉的事上回也是多亏了你,不然那天真的很难收场!”

土六子吐了一个眼圈,乐呵呵地问我:“你这是干嘛去?再过一个多钟头就该吃晚饭了,咱们哥儿们找个地方喝点儿去?!认识你这么久,咱们哥儿们真还没在一起喝过酒!”

土六子话说的很诚恳,但我要赶着回家去做饭,所以连忙拒绝道:“不了,六哥,有时间还是我请六哥,今天是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做饭,不然我爸我妈回来看不见我该说我了!”

土六子见我如此说也没勉强我,道:“那你就先回家做饭吧,有时间到我们家去玩儿,最近我也在学习看书呢!哈哈!”他把话说完,哈哈地坏笑了两声。

我没明白他说看书学习的意思,敷衍着回了一句:“好的,六哥,有时间我去家里找你玩!”说完我又和这群人里认识的人打了一个招呼,转身向家里走去。


到了家里,韩峰已经把晚上要做的菜准备好了,一个人正在揉面,看见我回来就兴奋地问我:“三哥,你的录取通知书拿到了没有?快给我看看,让我看看是啥样!”

瞧着韩峰高兴的样子,我把录取通知书笑着拿出来:“就一张纸一个信封,有什么好看的?!以后能拿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才是好样的,那才真正好看!”

韩峰看我把录取通知书拿出来,顾不得把手上的面揉下去,一把夺过去就看了起来,我急忙叮嘱道:“小心点儿,晚上爸妈回来还要看呢,你别弄脏了!”

“弄脏不了!”韩峰笑着回了一句。

我低头一看韩峰和的面,差不多也快和好了,就一边去脸盆里洗手一边对韩峰道:“看完录取通知书你就去洗手吧,馒头我来蒸,晚上没你事了!”

韩峰眉开眼笑地盯了一句:“真的?!”

“真的,我还能骗你?!”

“那好,那我就出去找人玩一会儿,吃饭前肯定回来!”韩峰一听真没他事了,把我的录取通知书随手就往桌子上一放,随便去脸盆里洗了洗手,笑着就跑了出去。

“千万别忘了回来吃饭!”瞅着他的背影,我又叮嘱了一句。

“忘不了!”韩峰答完这话人已经跑出了我们家的院门。


六点多钟,我爸妈和两个哥哥陆续下班回来了,他们看到我的录取通知书都很高兴,母亲更是拿着通知书连看了两遍,只有父亲为我没能去市一中读高中而感到很遗憾:“韩永,都是咱们家的条件差,不然你去市里读书该多好,我在单位里和同事们一聊,这人们对能去市一中读书都羡慕的不得了!咱们家没能力让你去市里读书,对你来说真是太可惜了!”

“爸,您别这么说,这去不去市一中读高中对我来说都没什么,我觉得只要我努力,在白沙上高中跟去市里上高中都一样,以后我一定好好努力就是!”

母亲看我如此懂事,叹了一口气:“这要是再容我们个两三年时间就好了!”

父亲瞧了母亲一眼:“你这不是都是没用的话吗?事情就是这样,哪有时间容咱们?!”

我怕这晚上大家再说出什么不高兴的话,赶忙岔开了话题:“好了,爸,妈,饭菜都好了,咱们先吃饭,现在我在白沙上高中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咱们还是先吃饭吧!”

这时二哥韩诚已经洗好了手,望着一桌的饭菜也是笑着对爸妈道:“爸,妈,韩永说的对,这满桌的饭菜不吃就凉了,今天韩永拿到录取通知书是高兴的事,咱们还是先吃饭吧,我看我爸还应当喝两杯,那样才显出来是高兴!”

我爸一听喝酒乐了,他放下手里我的录取通知书笑着对全家人道:“我那酒说戒了就戒了,以后真再也不喝了!何况我也没那瘾了!”

韩诚听父亲说真不再喝酒,插科打诨道:“爸,别介,我这就给您拿酒去!”

我也在一旁劝道:“爸,今天高兴,您想喝就喝点儿吧!”

我母亲望着我们说了一句:“你爸好容易才把酒戒了,我看你们就别再劝他了!”

我爸这时也指着往日放酒瓶的碗柜笑着道:“那酒瓶早让你妈卖了破烂啦!”

这一句话,引得屋里人全笑了。

等大家全笑完了,大哥韩军问我父亲:“爸,您真是不喝那酒了?!不喝就不喝吧,酒喝多了也没什么好,我看您不喝酒了气色还更好了呢!”

我母亲马上也适时地紧跟了一句:“我看也是!”

父亲看母亲和大哥都不支持他喝酒,就自我解嘲道:“我说也是,这一阵我自己也是感觉身子轻松了许多,看来那酒喝多了是没什么好处!”

母亲看父亲听从了家里人的意见,笑着对父亲道:“你早就该听听我们的,这回要不是因为韩永的事,我看你还下不了那个决心,你那个酒早就该戒了!”

父亲洗完手坐在了桌子边,瞅着一家人笑道:“那看来还该给韩永记一功?”

母亲疼爱的看了我一眼,对父亲道:“这一功该不该记你自己瞧着办,反正你这酒既然已经戒了就不能再破,否则我们大家都不依你!”

父亲拿起筷子笑着问母亲:“为什么?”

母亲双手一摊面对大家道:“这不是明摆着嘛?!哪有当老家儿的说话不算数的?!那让孩子们怎么看你?我看你啊,还是想喝那个酒!”

父亲一听这话,看了看一家人,笑道:“得,就冲你这话,我这辈子说什么也不喝那酒了,不然你该说我不给孩子们做好榜样了,现在咱们是说到做到,这酒是说什么也不喝了!”

看父亲被母亲几句话盯得再次承诺永远不再喝酒,我们几兄弟是呵呵大笑。

等吃过了晚饭,大哥、二哥和韩峰都出去找朋友玩了,我把碗刷完,看父亲还坐在饭桌那里好像在想什么,就走过去问道:“爸,您不出去走走?在想什么呢?”

父亲抬头看了看我,轻轻说道:“来,韩永,你坐下,咱爷儿俩说说话!”

“是!”我顺从的应了一句也在饭桌边坐下了。

瞧我在桌边做好,父亲轻轻叹了一口气:“韩永啊,说心里话,我真的挺想送你到市一中读高中,一是那里的教学质量高,学习空气浓;二呢,我也很想你离你这边的那些朋友远点儿,没有了这种环境,我想你可能会少给家里惹点儿事,可家里却没有这个条件啊!”

看父亲说出了心里话,我心里一紧,忙笑着道:“一样的,您看我这半年多惹事了吗?!我这半年没惹事,保证以后也不惹事,爸您就放心吧!”

父亲瞧了瞧我道:“你这半年没惹事,我和你妈都挺高兴,但知子莫若父啊,平时从你的言行里,我能感觉出你对哥儿们义气那一套看的很重,说你你也还不承认,这大半年你没惹事,我看是和学习紧张,你没时间去瞎跑有关,所以我真想你每天学习都那么忙!”

听着父亲这一套话,我心里暗自笑了,但我嘴上却说:“爸,您放心,我这段时间没惹事,保证以后也不再惹事,而且我以后要努力读书,好准备考大学!”

父亲点点头:“我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好好读书,远离你那些两肋插刀的朋友,孩子,你要记住,这哥儿们义气有时会害死人的,你爸爸比你多吃了几十年的咸盐,有许多事要比你看得明白透彻,盲目讲那些江湖义气,对大家是没有好处的,咱们有事还是要遵守法律,不要动不动就去打架,那样做对将来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父亲罗哩罗嗦讲了足有十多分钟,但他的那些话有很多我都不爱听,觉得他的许多话都不合我的口味,但我还不能不敷衍他:“爸,您的话我记住了!”

父亲对我的话感觉有些将信将疑,但他还是希望我能向好的方面发展,所以他信任地对我点了点头:“你的话爸爸也记住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让我们着急生气,这两年你要好好学习,关于以后上大学需要的费用,我和你妈会尽量帮你多攒些!”

这时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缝补着衣服的母亲搭了言:“韩永,现在你两个哥哥和韩峰都没在,我和你爸跟你说句心里话,你们几兄弟里边,我们俩其实最偏向你,也希望你以后有个好出路,以前我和你爸都希望你能去参军,可这两年看你的志向也不在那里,所以你说你想去考大学,我和你爸及全家都支持你,这次你因为咱们家经济条件差没去考市一中,我和你爸心里都明白,你能为全家牺牲你自己,我这当妈的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我知道你作人仁义,所以也怕委屈了你,我和你爸的话一样,这两年你就只管好好学习,以后上大学的费用不用你操心,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支持你上大学!”

“妈,”父亲和母亲的话着实感动了我,“您们放心,学习这方面你们不用操心,至于和外面的那些人,以后我也会少和他们联系,您们就放心吧!”

父亲和母亲都点了点头,父亲道:“你这么说我和你妈都很高兴,希望你能和我说戒酒一样,说到做到,那样才算我和你妈没白养你!”

“是!”我痛痛快快地答了声是,父亲和母亲都又满意的点了点头,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满意满足的笑容。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