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二章 穿越 第十二节 改编

我爱奇奇 收藏 9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第二天早晨,李琮叫醒了刘进、张宏、黄东、吴德宝,集合了所有人员,准备开始他的第一次训话,所以,一定要郑重其事一点,自己老大的位子是否能坐稳,就看今天的了。 集合在一起的乌合之众们,乱哄哄的挤在一起,土匪们一边说还一边对立李琮评头论足。虽然昨天晚上李琮好吃好喝的招待了大家,但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第二天早晨,李琮叫醒了刘进、张宏、黄东、吴德宝,集合了所有人员,准备开始他的第一次训话,所以,一定要郑重其事一点,自己老大的位子是否能坐稳,就看今天的了。

集合在一起的乌合之众们,乱哄哄的挤在一起,土匪们一边说还一边对立李琮评头论足。虽然昨天晚上李琮好吃好喝的招待了大家,但是土匪们还是对李琮还充满着好奇,都想看看这个新来的老大第一课会上什么内容,弄得李琮感觉自己像一个站在台上准备表演的小丑,显得有点尴尬。不过李琮毕竟经过了大场面,这点小情况很容易就应付了,李琮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妈的,老子又不是动物园里的大猩猩,有什么好看的?以后得好好收拾收拾这帮子混球。

李琮清了清嗓子,看了看地下的人群。下面的土匪们知道李琮要讲话了,立刻安静了不少。之间李琮笑容可掬的说道:“弟兄们,蒙大家看得起我李某,让我做了这里的瓢把子,我首先得谢谢大家。我也是个粗人,没别的话说,只有一点儿,那就是请大家放心,今后有我一口吃的,就有大家一口吃的,今后我和大家共患难、同享福,绝对不会你们喝粥,我吃干的,要是违背了这一点,你们随时都可以摘了我的脑袋。但是,在这里也必须要立一些规矩,第一,不准祸害老百姓,第二服从命令听指挥……(人民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被李琮剽窃到了这里)。我的规矩就这么简单,都听清楚了吧。能做到的就在这里呆着,不能做到的你现在就可以走人,当然我会给你发十块大洋作为路费,咱们好聚好散,现在有没有人想走啊?”

土匪们一时被李琮的新政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了:哪个当家的不是拼了命给自己招人,甚至强拉民夫,也要让自己的队伍不断壮大,可是这位当家的,不但不拼命的拉人、留人,还隐隐有点鼓励似的让人离开,还给发路费,真是让人搞不懂?这位当家的脑袋不会坏掉了吧?

土匪们你看你看我,我看看你,就连黄东和吴德宝也投来责备的目光。

尽管十块大洋已经不少了,但是,相对于山外面来说,谁也不敢贸然领取路费下山回家,毕竟,谁也不知道回家后是福是祸,不知道自己能否有口饭吃,与其那样选择一条不确定的路,还不如留在山上,至少不会饿死。

过了一会,没人来领取这十块大洋。李琮心里也洋洋得意:老子吃定你们了,这情景老子早就猜到了。看来下山还没有在山上呆着好,这年头有口饭吃不容易,谁也不想丢了自己的饭碗。更何况,昨晚,自己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跟着自己就会吃香的喝辣的,自己不过是用前人的钱来封住了众人的嘴,略施小恩小惠就让大家已经产生了跟着自己走的动力。

土匪们心里也盘算过:新来的这个头看样子还不错,至少比前任好多了,一来就请我们吃了顿油水多的,就冲着这顿饭,咱们也要在干下去,不然就显得没义气了,俗话说得好“吃人的嘴短啊”,再说,目前而言土匪这个职业对在场的人来说还是很有前途的。

看见没有人想走,李琮心里暗自窃喜,没人走最好,老子现在最缺的就是兵源,要是*了,老子还在这里混个屁啊。

于是李琮见好就收,赶紧让人收起大洋,说:“好,既然大家没有人想走,那我现在就宣布,从今天起,我们这支队伍就正式改名叫——二龙山人民军。”

一石激起千层浪,土匪们面面相觑:二龙山知道,就是现在养活自己的地方,可人民军是个什么东西?好像没有听过,不过这个“军”,土匪们大都明白是什么意思,就是军队呗,看这意思,好像这个新大当家的要改弦更张,换换旗号,不过这个名字实在是没有听过,以前,土匪们绺子的名字一般都叫什么“聚义厅”或者“忠义堂”之类的,我们却叫什么人民军,不知道以后其他的绺子听见后,会不会笑掉大牙?

不过,不乐意归不乐意,土匪们的心态都比较好,虽然不知道李琮想干什么?也不想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有一条土匪们认得最准,那就是谁给我饭吃,我就跟着谁,没办法,都是这世道逼得,在生存压力的面前,很少有人会主动去面对死亡的威胁,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活下去,所以,土匪大部分的人才懒得管他叫什么人民军还是土匪军呢,只要有口饭吃,他就是叫人民爷爷军,也没人反对。

但是,对于这个新叫法,土匪们还是显得很有新鲜感,纷纷交头接耳,对李琮的的“讲话精神”进行着热烈讨论,李琮一看着热闹的场面,心理洋洋得意,深为自己的口才而感到骄傲,还以为大多人都很赞同自己的主张呢,其实土匪们只是在议论,人民军是个什么东西?

李琮简单的讲人民军的宗旨介绍了一下,那就是一句话——为人民服务!为中华之强盛而努力!

土匪们的心里更加难以接受了:叫什么人民军没关系,但是,还要为人民服务,那简直是扯淡,人民是什么?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没有吃的,没有用的,没有穿的,就会直接去找人民索取,就是明抢,老子们是什么?是土匪,土匪就是干这个,不让我们去抢了,我们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这位当家的真是异想天开,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老天啊,还以为走了一个刻薄无能的老大,会来一个英明神武的老大,没想到却来了一个连脑袋都不正常的老大,我们怎么就这么命苦呢?摊上的老大都这么不让人待见,早知道,还不如去投奔别的土匪,或者刚才拿走那十块大洋回家,说不定还活得更好啊。许多的土匪已经开始怀念起前任老大和刚才的路费了。

土匪们的不满已经升华到了顶点,黄、吴二人也已经十分的不满了,那句老话说的对,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终于有个土匪忍不住了,他要为广大土匪的利益振臂一呼,他站出来义愤填膺的说道:“大当家的,你要改名字,我们无所谓,反正都是土匪,叫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你不让我们抢钱,我们怎么活下去?我们是土匪啊,哪里有土匪不抢钱的道理啊,我们不抢,我们哪里有钱去买吃的、买穿的?这样下去,我们干脆饿死算了。”

这个土匪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土匪们纷纷叫嚷起来:“说的对,不让抢了,我们都喝西北风去。”:“对,我们一定要抢。”

听着土匪们的叫喊,看着土匪们不满的情绪,李琮显得胸有成竹,他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大家静一静,我的话还没说完。”

听见李琮的叫喊,土匪们的声音慢慢安静了下来。

李琮等大家都安静了一些,环视了一周,带着略显凌厉的眼神看着土匪们,霎时间,土匪们觉得浑身被一道寒光扫过,有些胆小的土匪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李琮带着不怒自威的表情,慢慢说道:“刚才那位弟兄说的对,大家都是被逼上山落草为寇的,但凡有口饭吃,你们之中有谁会愿意干这个被亲人、朋友唾弃的行当?干这个,就是为了有口饭吃,可是我们不种地、不仅经商,我们凭什么吃饭?凭的就是我们能去抢别人的钱来养活自己,靠别人的钱活下去。对不对?”

土匪们一听这话纷纷点头。

李琮接着说:“可是,有一个问题你们想过没有?我们抢钱抢谁的呢?抢那些有钱人的?这说好听点叫劫富济贫,可是,那些有钱人是那么好抢的吗?他们大多数都有护卫,抢他们的钱,不仅会有一场恶斗,弄不好就丢了性命,成了有命抢钱、没命花钱。抢那些穷人的?那是好下手些,可是穷人有多大油水呢?大家比我清楚,再说了,穷人的钱都是救命钱,咱们抢了他们的钱,就断了穷人的活路,等于是咱们逼死了他们,这就是谋财害命,是有损阴德的,死了以后会被阎王爷打入十八层地狱的,下辈子托生也会变成畜生,你们也都是贫苦人家出生,应该了解他们的苦处,你们说说,你们这么做还有什么良心?这不落好处的事,谁愿意干啊?”

李琮说的在理,再加上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的点缀,土匪们也认真思考起李琮的话来:原来大当家的也不是没打过山下有钱的人的注意,可是自己的实力不比别人家的家底厚实,就凭这几个人、几支枪,往往抢劫的成了挨打的,损兵折将、被别人打的鼻青脸肿不说,面子更是大大的受损,成了别的土匪们的笑话,所以,长期以来,只好柿子就挑软的捏,经常打劫一些过往的客商和附近的中小地主、贫苦人家,好在,这一带是哈尔滨的要道,来往客商和人口众多, “收成”也还可以,除了日子过得紧把一点,混口饭吃是没问题的。刚才听了这位新当家的一席话,自己还真没想过,只是觉得土匪就应该打家劫舍。看来,自己要是做尽了坏事,死后真的就成了问题了。想到这里,有些土匪开始计算起自己下辈子会变成什么。

半响,才有个土匪颤巍巍的问:“当家的,你说的在理,可是我们不抢钱,我们吃什么?”

李琮很高兴终于有土匪问到正点上了:“问得好,这位弟兄问答得好,不抢钱,我们确实没办法活,但是,要活下去,却不一定要抢钱,我们可以有很多办法赚到钱,来养活大家,至于是什么办法,我这里暂时不说,以后大家会知道的。你们所要知道的就是,现在,我们既然已经是人民军了,你们要做的就是当好人民军的战士,然后每月领取军饷就可以了。明白了了?我们现在是军队,不是土匪,你们都是军队的战士,每月可以领到军饷,不用再打家劫舍了。”李琮将这个意思强调了两遍,生怕有的土匪没听清楚。

这些话带给土匪们的就是震撼了:这只土匪队伍转眼就变成军队了,我们这些土匪就变成了军队的人了,每个月还能领取军饷,这真是天上掉馅饼,做梦都碰不到的好事。咋就让我们赶上了?不用成天在外拼死拼活,不用到处奔波去抢钱,不用顶着土匪的恶名下地狱,只用每天出出操,然后领饷银就可以了,这好事谁不愿意?

土匪们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优势”在这个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在 “不劳而获”和金钱的刺激下,土匪们根本不考虑军队是用来干什么的?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和敌人拼死拼活建立的,可是这个时候,没人再考虑下这个问题了,只要有银子赚,管他是干什么的。

李琮的话得到了土匪们的热烈响应,与其说,大家以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是对李琮表达着衷心的敬意,还不如说是对李琮许下的美好诺言高兴。总之,土匪们在多年来第一次出人意料的达成了一致,通过了李琮的提议。

黄东和吴德宝两人一看,心里知道:完了,这支队伍现在是被李琮的“花言巧语”完全控制住了。自己要是想再从中作梗,恐怕就是与全体“正义”的群众为敌了。两人只好跟着大家伙儿一起以热烈的掌声和吆喝声表现对李琮的赞同。

土匪们的反应很让李琮满意,他看着这些即将成为人民军战士的第一批军队成立的见证者,心里十分感慨:这时候的人就是纯朴,一听说要为老百姓服务,不让抢了,还白给钱,就很高兴的、也很满意自己的做法,看看大家热烈的掌声,应该假不了。现在真可谓是“天下归心”啊,不过这也亏了自己刚才的用心良苦的 “周公吐哺”。刚才,这帮兔崽子还不满意,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子要解救他们脱离土匪这个苦海,他们反倒不领情,土匪这个职业迟早会消失,总不能干一辈子吧,老子既然成立了军队,就是让他们成为军人,是为了他们好。看来自己以后要深深扎根于人民群众之间,这样才能带领人民军从胜利走向胜利。

李琮接着热情洋溢的鼓励大家:“以后大家都是军人了,不再是土匪,因为是军人,所以从今以后每个月大家都有军饷拿,战士每人每月1个大洋,军官按照职务的大小,向上逐步递增,军饷按月发,决不拖欠。”李琮在此深得后世不拖欠农民工工资做法的心得,这是构建和谐团队的必要基础。

此话一出,福利制度清晰明确,顿时博得在场所有人一致好评,大家面露喜色,不少人开始兴奋得交谈起来,这个新头就是好,一来就给大家谋福利,看来跟他是没错的。

许多人已经开始盘算一个月拿1块,一年12块,干上三年是多少啊?只见大家伙皱着眉头,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手指头不停的合起来又打开,计算着自己一年能拿多少饷银,只是很多人到最后都在唉声叹气,不是因为李琮的新政策不好,而是帐还没算明白,一时心急如焚,痛恨爹妈怎么不多给自己生几个手指头,看看,到这关键时刻,指头不够用,这账就没办法算明白,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说不定有人已经脱了鞋袜,掰着脚指头算了。

有些脑袋聪明点儿的,已经开始盘算自己是否能混个一官半职当一当,一则可以光宗耀祖,二则可以多领军饷。

大家都在憧憬着,干上几年,到时候就可以拿着饷银回家买地、娶媳妇了,那句古语怎么说来着,“一亩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老祖宗的话总是没错的,中国人自古也就喜欢这样的生活,土匪们仿佛看见了小康的生活已经在向他们招手了,眼前出现了一片待种的土地,一个灰头土脸的婆娘,一群四处玩耍的孩子,和一个叼着烟袋锅子、乐呵呵的自己。

看着底下一片交头接耳,嗡嗡乱响,李琮心里一边感慨这时候人的淳朴,轻轻松松就让自己拐上了道,一边想着怎么样让这群乌合之众尽快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