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可乐,一所大学

wr73 收藏 1 246
导读: “将‘可乐’和‘大学’通过某词语联系到一起。”你可能以为这是《开心辞典》里的一道题,但不想竟出现在现实世界里。 主角即是四川地震中的“可乐男孩”薛枭和国内财经名府上海财经大学。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薛枭和全国抗震救灾小英雄奥运火炬手、德阳东汽中学女生马小凤目前已分别被免试保送到上海财经大学和复旦大学。 有意思的是,两所高校的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学校看重的是两位小英雄面对艰难时局时的乐观精神。我仔细研读了部分采访话语,倒觉得上海的两所学校“外交辞令”保持得相当一致

“将‘可乐’和‘大学’通过某词语联系到一起。”你可能以为这是《开心辞典》里的一道题,但不想竟出现在现实世界里。




主角即是四川地震中的“可乐男孩”薛枭和国内财经名府上海财经大学。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薛枭和全国抗震救灾小英雄奥运火炬手、德阳东汽中学女生马小凤目前已分别被免试保送到上海财经大学和复旦大学。




有意思的是,两所高校的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学校看重的是两位小英雄面对艰难时局时的乐观精神。我仔细研读了部分采访话语,倒觉得上海的两所学校“外交辞令”保持得相当一致,不管是财大搬出所谓的校训与抗震救灾的伟大精神相吻合,还是名气更大的复旦为特殊背景下的录取释疑,都表现出我们的高校对于精神方面的追求志向远大,实在是可歌可泣。




这没有什么不好,我们重建“大学精神”的口号喊了几十年,虽然争创国际一流学府仍然让人有雾里探花之感,但是,我们的高校这些年可是切切实实地在“办事”:从论文剽窃到导师亵魂,从招生违规到大门扩建,从校园翻新到行政腐败……唯独不见精神方面的革新。本以为类似于破录三轮车夫这样的“壮举”给其带来一抹亮色,我在以前的文章中也表扬过复旦,但不料我们的大学真是经不起夸,一夸就飘,一飘就漂,把自己漂得毫无惧色,好一张洁白无暇的脸啊!




现在我甚至怀疑此前复旦录取蔡伟那次是不是在“装”,以显示他们的心胸有多宽广,宽广得足以超越“洋河蓝色经典”,我实在弄不明白复旦保送马小凤的道理何在。如果说,只要是有精神、有追求的少年就可以入读著名学府,那么,我想全中国符合这样条件的应该不少。而且,我以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惨绝人寰的汶川大地震“造福”了一批人,林浩现在变得家喻户晓,他甚至可以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和姚明作为中国的国家形象出现,他还可以接到一些广告;一些人在地震中得到了荣誉,却以此当做步步高升的金字招牌,又比如现在的可乐男孩和马小凤,他们可以仅凭一点精神被保送……




其实,我无意怪罪这些在地震中逐渐为人所熟知的英雄,他们也的确配得上“英雄”的称号,但正如一位网友说的那样,我以为地震为某些人提供了一次华丽转身的机会,让一些人可以“不讲理”式的被特殊照顾,这是种悲哀。我觉得网友没有讲错,就像,英雄杀了人在法律面前还是人人平等一样,法制社会并不因为某些外在因素而受到掣肘,当然考虑到曾经有功酌情处理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想这里面有个度的问题。试想,英雄以功要挟劫持法治那该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所以我们尊敬英雄,更敬畏公平。




再谈两所大学保送两位小英雄的事,还应当对录取的程序提出质疑。当然,两所大学都拥有自主招生的权利,这点可能连教育部都无权插手,这是件好事,类似于公权蛮横压制下级的事我们见得太多,不过,自主招生并非意味着违规招生。在我的印象中,百年来大学自主招生从未以精神的“特长”为录取依据,我们曾感慨清华校长慧眼识珠力招钱钟书;我们曾感慨北大力举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梁漱溟执起教鞭;我们也曾感慨复旦收编三轮车夫是历史的进步……但这一切都与他们的造诣有关,与人品固然有联系,却不是主要的考核标准。




再看复旦和财大玩的又是哪一出,如果精神面貌佳就可以来就学,那么我想,最有资格进来的应该是十大杰出青年、劳动模范、甚至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到时不知会不会引发高校的“精神慌”,呵,一群人格高尚的人在一起读书写字画画,怎么看都像是社科院的。




所以我把此类事件定性为,一罐可乐,一所大学,两罐可乐,两所大学……不依次类推,真的很可乐噢。




PS:有朋友或许想骂我,你丫的还有没有人性,人家地震中受了那么多的苦?我不想再从法理上谴责这些人,我只想问一点,倘使今年复旦大学有两个保送生名额,最后一个本来是你家孩子的,但不巧马小凤“横刀夺爱”,你作何感想?说到底还是个公平性的问题吧。




再PS:没看文的就不要评论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