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十四章:打劫

蒺藜 收藏 6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十四章:打劫 镇上的药铺刚刚拆下门板,招牌还没有来得及挂上,崔命硬和牛全忠就一头汗水地闯了进来。 “谁是郎中?那个是郎中?”崔命硬一进门就急火火的冲着药铺里几个伙计嚷道。此时街道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两边的店铺大多都开了张。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他心里有些着急起来,得赶紧把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十四章:打劫

镇上的药铺刚刚拆下门板,招牌还没有来得及挂上,崔命硬和牛全忠就一头汗水地闯了进来。

“谁是郎中?那个是郎中?”崔命硬一进门就急火火的冲着药铺里几个伙计嚷道。此时街道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两边的店铺大多都开了张。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他心里有些着急起来,得赶紧把伤口处理好,一会还得干大事情哩。柜台上的坐着一个老头,听到嚷嚷声他把眼皮抬了一下,从老花镜里瞅了一眼浑身上下穿着破烂的崔命硬,没有吱声,低下头继续拔弄着算盘发出一阵劈劈啪啪的声音。

“哪个是郎中?麻烦给俺哥瞧一瞧,拜托了。”牛全忠一看几个伙计忙着跑前跑后,没人理崔命硬,立即赔着不是说道。

“咳咳!”柜台里的老头干咳了两下,把目光重新投向了他俩。崔命硬一看有人答腔,赶紧凑了上去,脱光了棉衣露出了半个膀子。老掌柜放下手里的算盘,用手托起受伤的胳臂仔细看了起来。只见崔命硬的胳臂上一团血肉模糊,血水正不时的往外涌出。老掌柜慢悠悠的抬起头,用一种庆幸的口气说道:“年轻人,这可是枪伤啊。不过你真是命好,这一枪虽然打得深但没有伤到骨头。要是伤到骨头,你这条膀子算是废了!”然后,抬起头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崔命硬。

“不瞒你说,昨天晚上在路上遇到强盗了。要不是跑的快,俺这条命保不齐也丢了。”崔命硬一脸平静地回答着,“这兵荒马乱的年月,强盗也想过年哩”。

“哦,”药店帐柜听他这么一说,不再言语。这个世道乱得很,地主豪绅、强盗土匪、官兵散勇,那一样不祸害人呀,眼前这小伙子能遇到这事也就见多不怪了。老掌柜让伙计从后堂端来了一盆清水,给他洗起伤口来。不一会,一盆的清水就变成了黑红红的颜色。老掌柜看着伤口已经洗的差不多了,便站起身从身后的药架上拿出了一瓶药粉,打开盖将药粉涂在了伤口上。突然一股钻心般的剧烈疼痛从胳臂上传来,疼得崔命硬脸上一片煞白,邹紧了眉头,额头上也渗出了一片汗水,但他咬紧了牙始终没有吭一声。老掌柜用白布小心的包好伤口,抬眼看了他一眼,感慨地说道:“象你这样的汉子还真不多见哩!我再给你拿点药,隔三、五天换换,不出个把月,保准你象住常一样活蹦乱跳。”

“谢谢”!崔命硬看见伤口已经包好,赶紧穿上了衣服,感激地对老掌柜鞠了一下躬。旁边的牛全忠从一名小伙计手里取过药,随手付了钱。


今天是农历大年二十八,是年前最后的一个大集。大家伙都想在年前的这最后一个集市上置办些年货,好过个象样的年;而各个小商贩也想利用这最后的机会多卖点货,捞回本钱。所以,整个镇上热闹非凡,男男女女,老老小小,人来人往,各种叫买叫卖声不绝于耳。崔命硬和牛全忠在当街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摊,每人要了一碗老豆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但眼睛却不时地向四周的店铺扫视着。天已经接近半晌,但街道上依然人头攒动,拥挤不堪,丝毫没有退集的意思。

“狗剩哥,”牛全忠忽然用手拉了一下他的破棉袄,眼神向对面街道上一家店铺瞟了瞟。透过密集的人群崔命硬看清出了这是一家当铺。当铺位于街道的中间,铺面很大,门外两边垂下的白布招牌上书写着一个大大的“当”字。门口上方的匾额上刻着四个镏金大字:徐-纪-当-铺。透过四敞的屋门,里面高高的当台上一个伙计正在悠闲着打着盹。

“好,就是它了。”崔命硬说完把碗一放,付了账,两人一前一后地向当铺走去。

“伙计,把你家掌柜找来。俺要当东西。”崔命硬一进当铺的门槛,就仰头对躲在铁栅栏后面正做白日梦的伙计嚷了一嗓子。

“就你?还想叫掌柜?什么破烂东西先拿来让俺看看。”里面的伙计迷迷迷糊糊睡得正香,被崔命硬一喊,倒是吓了一大跳。他从栅栏后面探出半截身子瞥了崔命硬一眼,不屑一顾的说道。崔命硬本来穿得就不咋样,经过昨天晚上一折腾,浑身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身上还有血迹,也难怪伙计拿狗眼看人。

“这个,你看能当多少……”崔命硬没有理会伙计的挖苦,反而从怀里小心地掏出了一块红手帕,慢慢将它打开,里面立马露出了一只精美绝伦的翡翠镯子。站在旁边的牛全忠也被眼前这只精美的镯子吸引了,只见它浑身碧绿,没有一点瑕疵;光泽圆润,透着一股天然的灵气。

“是个好物件!好东西!”伙计接过崔命硬递上来的镯子,仔细端倪了一会。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容,嘴里一个劲的叫好。刚才脸上那一股高傲的神情立即被一副奴才嘴脸所取代。

“客官您稍等,俺这就去请大掌柜。”说完,伙计拿着镯子转身向后堂跑去……。


“是哪位客官要当镯子?”不一会,一个戴着眼镜、穿着马褂的老头从里面慌张地走了出来,边走边着急地喊了起来,后面紧跟着刚才的那个伙计。

“是俺!”崔命硬把狗皮帽子往下压了一下,冲着来人回答道。

“失敬,失敬,不知客官您想当多少大洋?”老头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崔命硬,手里捧着镯子爱不释手地问道,脸上堆满了笑容。

“你说了算吗?俺要见你们的大掌柜!”崔命硬说着伸手就要取回老头手里的镯子。

“你有眼不识真人,这就是俺们徐记当铺的老板。”老头身后的伙计见崔命硬口气这么大,可能因为老板在身边有仗势,也可能为刚才打搅了自己的好梦怀恨在心,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奴才样,站在一旁气呼呼的说道。

“鄙人不才,就是徐记当铺的老板徐万贵。不知客官想当多少?”老头一看崔命硬非要见掌柜的,心里也不惊奇。凭多年的经验但凡贵重的物品当家不见到掌柜是不会轻易出手的。所以,他不紧不慢的自我介绍起来。

“这个……,让俺再好好想想。”说着,崔命硬伸手从徐掌柜手里要过了镯子,小心地揣进了怀里。

“客官,你这是干啥?您只管说个数,我徐某人决不还价!”徐掌柜看崔命硬还没出价,就收回了镯子,立即着急起来。其实徐掌柜在后堂就从伙计的嘴里得知了崔命硬和牛全忠的打扮穿着,他心里早就有了数。象崔命硬这种穿着破烂,还浑身沾血的主,不是强盗就是惯偷,前来当贵重东西无非是来销脏。他正想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狠狠的宰它一笔,来个人货全收……刚才在后堂已经派人去警察局报信了,难怪刚才伙计的态度横了起来。没成想崔命硬却收回了镯子。他岂能白白丢掉这到嘴的肥肉?

“你看这个值多少钱!”正当徐掌柜着急上火的时候,旁边的牛全忠忽然从腰间的短袄里拔出了盒子枪,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他的脑袋。

“不许出声,如果敢出声老子就一枪嘣了你!”牛全忠的脸上一下充满了杀气,瞪着一双豹头环眼恶狠狠地说道。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开枪!”徐掌柜虽然也见过世面,但平时只会欺负当家,低买高卖,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奸商。他哪里见过这个阵式,立即吓得面如土色,呆呆地站在栅栏后不知所措。身边的伙计更是吓得浑身发抖,坐到在地上。

“俺只有大洋,不要命!知趣的,快点装钱!”牛全忠说着将早就准备好的布袋递了过去,并用盒子枪敲打着铁栅栏,恐吓道。崔命硬由于胳臂上刚刚上了药,行动不便,只好躲在门旁当起了警戒。门外有几个想典当东西的客人刚跨进门栏,立即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调头就跑……

“是,是……”徐掌柜本来就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主,现在一听牛全忠说只要大洋不要命,赶紧接过布袋,打开柜台下面的钱箱装起钱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