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十三章:悬赏

蒺藜 收藏 5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十三章:悬赏 天快亮的时候,刘仕达和他的老婆、牛志起的大女儿牛桂花在一队人马的护送下耀武扬威地赶到了牛家大院。早就在门口等候多时的牛志起和众姨太一看救星到了,赶紧迎了上去。 “仕达!你可要给我做主啊……”牛志起看到在县城当保安团长的女婿,好象受了多大的委屈,话还没有说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十三章:悬赏

天快亮的时候,刘仕达和他的老婆、牛志起的大女儿牛桂花在一队人马的护送下耀武扬威地赶到了牛家大院。早就在门口等候多时的牛志起和众姨太一看救星到了,赶紧迎了上去。

“仕达!你可要给我做主啊……”牛志起看到在县城当保安团长的女婿,好象受了多大的委屈,话还没有说完,眼泪就不争气地哗哗地流了下来。

“岳父,不要伤心过度,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福财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会安排的。”刘仕达缩着脖子,把披在身上的黄皮大衣用力的裹了一下,急忙走上前安慰起来。一路上,牛德旺早就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禀报了他。所以,不用牛志起开口,他心里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老爷,别冻坏了身子。再说,刘团长大老远的赶来一路上也冻坏了。有话,咱们进屋再说。”旁边的四姨太看到牛志起大冷天的站在门口哭了起来,急忙从青底碎花旗袍的胸襟上掏出一块手帕递给了他。

“对,对,进屋,进屋。”牛志起用手帕拭了一下眼角,赶紧招呼刘仕达一行人进了屋。众人进了屋,纷纷落了座,丫环们急忙端上了热气腾腾的茶水。刘仕达也不客气,把身上的黄皮大衣一脱,交给了身后全副武装的副官,然后一屁股端坐在了迎门的上座太师椅上,翘起了二郎腿。副官手里捧着大衣,挺胸抬头地站在了他的身后,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

“仕达啊!你可得给福财报仇啊!我和二姨太可就全指望你了……我的儿呀,你死得好惨啊……”牛志起坐在对面的八仙桌旁,刚想对刘仕达诉苦,话一出口却一下又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儿子,眼角再次流下了泪水。此时,旁边的二姨太更是双手掩面,委屈地哭出了声。其他的几个姨太太也悄悄地低下头,偷偷地抹起了眼泪,大堂上顿时一片哭声……

“我的弟弟啊,我的亲弟弟呀,你死的好惨啊!刘仕达,你听好了!你要是抓不住这个挨千刀的,你就别回来了!”牛桂花看看时候差不多了便停住了哭声,怕耽误了自己此行的正事。她用手帕擦拭了一下干巴巴的眼角,从旁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冲着刘仕达大声嚷嚷道。刚才还哭天抹泪的众人,一下子被她这一嗓子给镇住了,于是都停止了哭声。整个偌大的厅堂上立即安静了下来。

“是,是。请岳父大人放心,我就是把章丘城翻个底朝天、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这个杀人凶手,将其绳之以法,为民除害!” 刘仕达看厅堂上都安静了下来,这才抬起了头看了看了大家,然后拍着瘦弱的胸脯对牛志起信誓旦旦地说道。

“哎哎,这就好,这下福财的仇就有报了……”牛志起看到女婿打了包票,心里多少宽慰了起来,眼睛里充满了期望的目光,仿佛崔命硬的人头就摆在了自己面前。

“爹,你放心好了,仕达说话一向是算数的。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呀。”牛桂花说着扭动着花枝向牛志起走去……却把脸转向了刘仕达悄悄地给他递了个眼色。刘仕达立即心领神会,赶紧放下了手里茶杯。

“岳父大人,天也快亮了,不如就此告辞了。我回到县城以后,一定抓紧调动人马,张贴布告悬重赏缉拿要犯。只是……”刘仕达把话说了一半就不再吱声,低下头用手一个劲地挠起脑袋瓜子来。

“只是什么?你只管重赏就行了!爹还能亏了你!只要能抓住这两个挨千刀的给福财弟弟报了仇,爹就是倾家荡产也心甘情愿!你说是不是,爹?”牛桂花赶紧接过话茬,挥舞着手里的丝帕,在他爹面前扭动着腰身大声地嚷嚷道。

“对,对!只要能抓住凶手,钱不成问题!管家快到帐房领二千块大洋来。”牛志起刚才一直沉浸于丧子的悲痛之中,竟忽略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最条基本的道理。现在经女儿牛桂花一提醒,才如梦初醒,赶紧拍着脑门对站在门口的管家大声吩咐道。

“是!”管家屁颠颠地跑了出去。

“儿呀,你死的好惨啊!你走了,娘亲可怎么活呀!……”二姨太一看管家出去了,心里不禁心疼起那二千白花花的大洋来,又觉得宝贝儿子的仇有了盼头,两情相交心里一阵难过,忍不住在一旁又痛哭了起来。

“姨娘,你放心吧,仕达一定会将凶手捉拿归案!把这些个强盗千刀万剐了给弟弟报仇!你也要节哀顺变呀!”牛桂花连忙走到她的身边,用手里的丝帕替二姨太擦拭着脸上的泪水,轻声安慰起来。二姨太听了她的话,反而哭得更伤心了。这也难怪,在牛府这么些年来她只知道别人有求牛家,哪里见过牛家求过别人办事?再说就是求人办事也是求得自家的亲生女儿女婿,哪有掏银子的道理?她感到冤枉,但又不能明说,只能打掉牙齿往自个肚子里吞,所以没有领牛桂花的情,哭得更厉害了。她这一哭,牛桂花不知道其中实情,还以为是二姨娘因为死了福财而痛哭,只好在一边陪着掉了几滴眼泪。在牛志起的这三房姨太太中,就数二姨太跟牛桂花最亲。牛桂花的亲娘,也就是牛志起的正房太太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牛桂花从小就没见过亲娘,更别说得到过母爱。二姨太进门的时候她才三、四岁多,还是个吃奶不记事的小孩子。那时候,二姨太刚进门地位还不稳,加上进门的头几年一直没生育,为了讨得牛志起的欢心,对待牛桂花特别上心,就象已出一样。所以,在牛桂花童年的印象里二姨太就是自己的亲娘。今天这事要是搁在别人身上,凭牛桂花优势欺人的格性,早就吹胡子瞪眼六亲不认了。

“老爷!”正在这时候,管家牛德旺提着一只木箱从外面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仕达,这钱你先收着。等拿住了崔命硬爹还有重谢”。 牛志起一看钱拿来了,急忙冲着站在大堂上的管家使了个眼色,让他把钱提到刘仕达的身边。

“岳父大人,那怎能使得?你我都是一家人这不见外了吗?这钱还是您自己留着吧……”刘仕达连忙起身,摆了摆手,假装推辞道。

“哟,你跟爹还客气啥!反正都是一家人,这钱爹让收下你就收下呗。再说,这钱也不是你要,是替手下的弟兄收的呀!是不是,爹?”牛桂花嗲声嗲气地说完,撇下还在抹眼泪的二姨太,挥动着丝帕朝刘仕达走去。

“尊敬不如从命。那,那我就不客气了。”刘仕达用手挠了挠后脑勺,接着扭过头对旁边的副官说道:“李副官,赶紧收下牛老爷的一片心意。”旁边那名全副武装的副官也不客气立即从管家手里接过了木箱,放在了刘仕达的脚下。

“岳父大人,时候不早了,小婿告辞了!你放心,不出一个月,我一定将崔命硬及同党的人头给你带回来!我倒要看看,他崔命硬的命有多硬!”刘仕达呼的一下站起身来,抬手拍了拍腰间的手枪,怒气冲冲的嚷道。牛志起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随声附和着,脸上露出了宽慰的表情。

“爹,你的身子骨要保重啊。时候不早了,我也得走了,仕达一个人在城里我也不放心呀!爹,你放心,仕达一定会将姓崔的小子抓住的。”牛桂花赶紧晃动着水蛇腰走到了刘仕达身边,用手挽住了他的胳臂。她这次来的目的达到了,才不愿留在这个是非之地呢,巴不得早走。

“好!爹在家就等仕达的好消息了!你们路上当心啊,爹就不远送你们了。”牛志起将女儿、女婿送到了房门外,小心地嘱咐道。

“爹,你回去吧!”牛桂花向后招了招手,跟刘仕达出了房门。一出大门,牛桂花就拽紧了刘仕达的胳臂,两人默契的相互一视,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在他们身后,是提着沉甸甸箱子的李副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