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盖头 第二季 步兵战 最新的士兵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2.html


班长虎着一张脸坐在那里,瞪着我们每个新兵惶惑的面孔,问我们:“你们为什么当兵?”

这是我们到部队后开的第一个班务会。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说,军队都是一样的,士兵是不同的,当兵的理由更是五花八门。但班长真的问我们了,理由又非常相似了,有的说,我当兵是为了保家卫国;有的说,我当兵是为了依法服兵役。我说,我当兵是为了更好锻炼自己。这也许是真的,但还有一个原因我没告诉他,我当兵更多的是为了米小阳。

我其实最喜欢的还是米小阳。

我本来一点也不关心高考的事。我出院以后,有半年左右的时间,没有和中学时的同学有任何交往,我不想再看到他们。我以为米小阳已经上大学走了,那年十月份,有一天我正低着头匆匆地在县城肮脏的大街上走着,我现在已经忘了我要去干什么,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抬起头,这时就看到了米小阳,那个我其实一直装在心里的女孩子。她正站在马路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踮着脚朝我挥手。我愣了一下,忙走了过去,她看到我好像很高兴,笑眯眯地看着我。我有点反应不过来,惊愕地问她:“你怎么没去上大学?”

她脸微微地有点红了,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常成绩还可以,这次却考砸了,差了几十分呢。”

我呆了一下,心里突然很难受,像我和宋高丽这样的差生,没有考上大学,我觉得这完全合情合理,谁也不怪,只能怪我们自己,但像米小阳这样的好学生也没考上大学,这就有点过份了。从这一点来说,高考的确是个没有人性的东西。我知道她一直想考上大学,一直想离开这个破烂的小县,但这一切都破灭了,这比我自己落榜了还让我难受,我的眼圈可能有点红了,我伤心地说:“这太不应该了,这太不应该了,我没想到,我真没想到……”

米小阳眨了眨眼睛,她也不笑了,声音也低了下去:“你不要替我难过了,这没什么,就当我是走路摔了一跤,爬起来再走就是了。”她说得很轻松,但我也能听出来,她的声音里有点颤音,她在竭力地控制着自己。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按照我的想法,我真想把她揽在怀里,让她靠在我的胸前,想哭就好好地哭一场吧,然后擦干眼泪,继续上路。我当然不能这么干,我像一个懂事的正人君子严肃地问她:“那你还准备复读吗?”

她摇了摇头,忧伤地看了看人来人往的大街,说:“我不想复读了,我上学也上够了……我爸让我当个代课老师,我今天就是来教育局办一下手续的。”

我长长地松了口气,觉得这挺好,她的理想本来就是当一个老师。我们那里就是这样,地方太穷,考出去的大学生没有人愿意回来,老师很缺,即使这样,一般人也很难当上代课老师的,好在她父亲是个镇长。

我很替她高兴:“这个工作也很适合你,将来有机会了,说不定能转成正式教师呢。”

米小阳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我,很关切地问我:“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我就告诉她,我想当兵去,离开这个地方,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一切从头开始。我看着她,又加上了一句:“我会干好的。”说完,我的脸就有点红了,我这好像是在向她保证什么似的,实际上她根本就没和我怎么交往过,我和宋高丽的那些事情说不定她都知道,还有可能她还看不起我呢。

她笑笑地看着我,好像是在鼓励我:“你到部队好好干。”

我说实话,那时我说我想当兵,只是一个朦朦胧胧的感觉,可有可无,一切都不确定,但就是米小阳的这句话,一下子让我坚定起来:我就当兵去!

那天我们分手时,互相留了手机号。过了两天,我试着给她发了一个短信。我本来以为她不会回我短信的,像我这样一个坏蛋,她那样好的一个女孩子,心里肯定会看不起我的。但这一切都没有,我发给她一个短信,她就回我一个。我们那段时间经常发短信,有时一天会发三四十个,什么都讲。我报名当兵那天,她还特地从那个小镇赶来了,说是为我送行。我笑着说:“还有一个月才走呢。”

她也笑了:“到那时我再来送你,不行吗?”

我忙说行行行。后来我们就转着去了大青山,坐在一颗松树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我很喜欢她,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欢我。我们聊着中学时的事情,但我的心思不在那些事情上,全在她身上,我该做些什么呢?我要不要告诉她,我一直都很喜欢她?或许我应该握着她的手?我刚这么想着,她的手好像有了感应,本来在腿上放着,这会儿抬了起来去捋头发。我脸有点红,忙抬起头去看天上很没意思的云彩。过了一会儿,我又侧着脸看了她一下,她正好在看我,我们都有点慌了,急忙把头扭向了一边。一直到下午三四点时,我们都没有任何动作,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气氛有点诡秘。我们只好站起来,准备回去了。

我有点失望,喃喃地说: “再过一个月我就要当兵走了。”

米小阳的目光躲躲闪闪的,她有点不安地看了看我,说:“是啊,那时再见面就难了。”

我皱着眉头看着她,有些话现在不说,可能以后就没机会说了,我咬了咬牙,红着脸说:“你一定要等我。”说完,忙把脸扭到了一边。

我听到了她的呼吸,细微的像花一样香的呼吸,我也知道她正静静地站在我身边,她的目光比月亮还要美丽,但我就是不敢看她,心里既慌张又痛苦。我这话说得太露骨了,谁知道她对我有什么看法呢,要是她根本就对我没有那个意思,我不但是自讨没趣,而且还有可能失去这个朋友了。但我要是不对她说,我就可能永远失去她,她就是拒绝了,这对一个男人来说,又有什么呢?你总不能让人家先开口,把被拒绝的危险留给一个女孩子吧。她要是不高兴了,想骂我就骂我吧,谁让我是这样一个烂人呢?

时间就像河水停止了流动,风儿也停了,周围静得都像让人想哭了。她一直都没动静,我有点不安地回过头,一下子愣在那里,她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脸上的泪水却慢慢地流了下来。我有点慌了,忙问她:“你怎么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说……”

她冲过来,用小拳头捶打着我的胸脯,叫了起来:“你太坏了,你太坏了!”

我把她抱在怀里,她肩膀颤抖着,空气里飘满了花开的香味,浓浓地包围着我,我有点头晕。她抬起头,喃喃地对我说,其实从那天晚上我帮她们把陈小刚赶走开始,她就喜欢上我了,她觉得一个真正男人就应该像我那样敢作敢为。她还说,就是没想到我原来还抽烟喝酒什么的,后来还和宋高丽谈恋爱,她挺失望的,心里很难受。尽管这样,但她还是爱我。

我的泪水缓缓地流了下来,把她抱得更紧了:“我爱你,我一直都在爱着你。”

她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我,睫毛微微颤动,像一个梦。她喃喃地说:“你不会骗我吧?”

我的眼睛红了,我向她发誓,我决不会骗她。我抚摸着她的长发,泪水再也抑止不住地哗哗地流了出来。我做梦都没想到,我居然会和米小阳谈起恋爱来了,我一直都很喜欢她。我甚至都有点迷信了,属于你的看来真的就是你的。我是应该感谢她,还是感谢上天?就是冲着她,我也应该当兵去,去当一个好人,去做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