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 第二章 该来的总会来 3

铁血姑娘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size][/URL] 顺溜连忙点头:“我保证又快又准、指哪打哪!”   排长见无法说服顺溜,只能长叹了口气说:“唉,陈二雷,统治阶级把人划成三六九等,你也把战友划成三六九等!你这人太骄傲了……”   顺溜不服气地梗起脖子:“排长干嘛老说我骄傲啊?我一点儿不骄傲!我只是实话实说!”   见两人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8.html


顺溜连忙点头:“我保证又快又准、指哪打哪!”

排长见无法说服顺溜,只能长叹了口气说:“唉,陈二雷,统治阶级把人划成三六九等,你也把战友划成三六九等!你这人太骄傲了……”

顺溜不服气地梗起脖子:“排长干嘛老说我骄傲啊?我一点儿不骄傲!我只是实话实说!”

见两人争辩起来,陈大雷连忙插嘴道:“好了!骄傲不骄傲,战场见分晓。干活!一排长记得给他三支枪。还有,陈二雷,战斗结束后再跟你算账!”说罢,转身向村外走去。


村外大道上,伪军们如同蚂蚁一般,端着枪缓慢的向前挪动着,看着前方庄口越来越近,众人的行动也变得愈发迟疑起来。

一直走在队伍前头的吴大疤拉此刻早已经下马,乖乖得藏在队伍后面,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着。

在他身边,副官警惕地四下张望了几遍,慌忙凑过来说道:“司令,万一陈大雷不在大黄庄,恰恰就藏在小黄庄里,那可怎么办?”

吴大疤拉用枪口顶了顶自己的钢盔,嘲笑道:“你小子害怕了?”

副官点了点头,随后又艰难地摇了摇头道:“司令你可是说过,那家伙诡计多端。我们以为他远在天边的时候,他往往就在眼皮子底下……”

听到副官的话,吴大疤拉生气地用枪口戳了戳对方的胸口说道:“我让你安排人在村口放枪,又故意放慢了进军速度,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副官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为什么?”

吴大疤拉生气地骂道:“蠢货!就是让姓陈的远远看见我们,早早逃命!所以,他即使藏在庄里,这时候也该跑了。”

副官恍然大悟点了点头,称赞道:“哦……在下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哎呀司令,您看,皇军停止前进了,他们把枪口对准了我们。”

吴大疤拉一惊,回首观望,立刻发现,坂田等人不知何时已经登上一片山坡,指挥着众日军迅速架起机枪、钢炮,瞄向伪军方向。

战战兢兢下,吴大疤拉挥了挥手中的王八盒子,招呼着众伪军向前挪去。

“哎?小黄庄为何死气沉沉,看不见人影?”没走两步,身边的副官忽然诧异地提醒道。

“停止前进!”听到提醒,吴大疤拉也察觉到了某种令人不安的气氛,连忙招手命令道。

听到命令,众伪军纷纷停住脚步,不断的左右张望着,显然眼前的平静让所有人都感到紧张。

吴大疤拉狐疑地打量着不远处的村庄,心里盘算着可能出现的状况,身边,副官看透了他的心思,连忙低声建议道:“司令,要不,派人侦察一下?”

吴大疤拉犹豫着点了点头,就在转身准备命人进村时,庄内忽然传来一声狗吠。一个放羊娃赶着几只羊慢悠悠的从村口出现,三摇两晃地向他们走来。

见有来人,吴大疤拉一直悬着的心多少放了下来,连忙向副官命令道:“喊那小子过来。”

副官听到命令,立刻大声吆喝道:“嗨!小子,你过来!”

放羊娃听到召唤,才察觉到自己面前竟然多出这么多伪军,立刻惊慌失措地赶着羊向村内跑去。

他这一跑,顿时令副官胆气十足,忙骂骂咧咧地追了上去。

羊倌跑得甚是慌张,两三步之后,竟然一失足狼狈地跌进沟里,副官见状忙追上前,一把擒着他的破棉袄,把他拎到吴大疤拉跟前。

“老总呵,大爷呵,我是良民啊,你饶了我吧!”被一把掷在吴大疤拉面前的羊倌,索性不起身,头如倒蒜地哭着告饶。

见对方如此不堪,吴大疤拉多少放下点担心,装出一副官老爷的样子,打着官腔问道:“庄里人都到哪儿去了?”

羊倌擦了擦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木讷地回答道:“在呀……在庄里啊。”

吴大疤拉追问:“那怎么没人影呢?”

羊倌呆痴地说:“怕呗。才有人听见枪响了,说是太君要进庄。家家吓得关门闭户,谁还敢露面哪……”

吴大疤拉立刻追问:“那你怎么出来了?”

羊倌胆怯地说道:“我、我想把羊赶山里去。要不,你们就……”说着留恋地看了看身后那几只干瘦的山羊。

副官伸手打了羊倌一巴掌,喝问道:“庄里有新四军没有?”

“没。”羊倌被打得莫名其妙,连忙回头答应。

副官再次问道:“那有陌生人没有?”

“陌生人,啥是陌生人?”羊倌不解地问道。

“笨蛋,就是你们不认识的人!”副官作势再打,羊倌吓得连忙缩起身子。

“没呵。都认识,乡里乡亲的,好几十年的邻居,哪有什么姓陌生的。”羊倌连连摆手道。

“行了,一个乡野村夫,和他废什么话,赶快让这小子带着进庄。”另一边,吴大疤拉不耐烦地催促道。

听到命令,副官立刻拉起羊倌喝令道:“起来。领我们进庄。”

这边,仿佛要被送上屠房的山猪一样,羊倌拼命地挣扎起来,不断地哀求道:“大爷们自个儿进去吧,饶了我吧,我家的羊是俺娘留着准备给俺娶媳妇的。”

“哪儿他妈那么多废话,赶快给我起来。”副官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拉起羊倌,随后一脚踹上去,推推搡搡地押着他向村内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