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7.html


(6)


“你脱了这身军装,说不定也比我强不到哪儿去。”鲁高扬回味起二撸子这句话的时候,禁不住乐了。真是龙游浅滩遭虾戏,没想到在这块小天地里,连二撸子这样的小角色都敢小看我。当然,二撸子这话也只是个假定句,事实上我穿着军装呢!而且,我还要签上三期合同,还要穿上很多年军装。

鲁高扬这会儿很想给凌丽打个电话,把刚到这里半天来遇到的事情给她讲讲,可是身边却没有通讯工具。部队曾想为农场申请一部电话,因为距小镇偏远,没有线路,专为一部电话架设一条线路电信局觉着不划算,虽然答应看情况再定,但一直就这样没有情况。如需要与部队联系,都是跑到镇上去打公用电话。

当初凌丽就提议为鲁高扬买部手机,打打电话或发发短信,联系起来方便。鲁高扬说,还是不要买吧,部队前几天开会的时候领导还重申了纪律,战士是不许用手机的。凌丽说,你在那儿天高皇帝远,用了手机谁知道?!再说,你那儿也不是重要的军事基地,几颗萝卜大白菜还怕泄露军事机密咋的?

鲁高扬一脸苦笑。鲁高扬说,我这不是还穿着军装吗?前几天一个干事偷偷地用手机在操场上给女朋友发短信,结果政委站到了他身边竟没有察觉到。

“那政委说什么了?”凌丽好奇地问。

“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那干事自己当场把手机摔成了八瓣,然后蹲在地上把碎片拾起来扔到垃圾箱了……”

“哦。”凌丽啧啧嘴。

“就是这样,事后政委还是找他谈了话,差一点背上个处分。”鲁高扬没提许有发喜欢告状的事儿,只是对凌丽解释说,“我正在签三期合同的节骨眼上,可不能因小失大,手机就算了,到那儿我会写信给你的。”

“成。”凌丽抿起嘴唇,勉强地点了点头,“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

“鸿雁传书嘛,咱也浪漫浪漫!”鲁高扬笑着对凌丽说道。

“晕,亏你想得出,不过,我可声明,本姑娘从来没有写过信。”

“没事儿,我写给你,一天一封,你想回就回,不过,一周你至少要写两封信给我吧?”鲁高扬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又补充地说道,“要是有空,我还会上街打电话给你。”

“这还差不多。”凌丽从小包里掏出一张纸巾递给鲁高扬,“你说的啊,一天一封。”

“是!”鲁高扬啪地一个立正,把凌丽逗乐了。

这会儿鲁高扬后悔自己的许诺有点轻率。如果一天一封信,那就意味着每天都要去镇上的邮局。看来,改天还得去镇上先给凌丽打个电话,把这儿的情况给她介绍一下,争取她的谅解才行。

早知道让许有发在街上带些信纸信封回来就好了,鲁高扬忽然记起自己连一个信封都没有带来,暗自不叫苦不迭。难怪战友们说这儿是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办事还真不方便。鲁高扬抬头放眼往四周看了看,才发现农场像一个孤零零的小岛。

对,看看农场的几个人有没有用手机的,话费我来支付就是了。如果他们没有,就建议他们买一个,哪怕是自己出钱也行。名义上是他们的,其实归我使用,这样部队领导发现了也合理合法。

鲁高扬为自己这个聪明的发现而兴奋不已。这会儿只有马得水在家,不妨先去看看。想到这里,鲁高扬差一点跳了个高儿,打了个响指,向位于农场西北角的那处鸭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