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日狂神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报仇

身后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URL] 南云浩,日军上尉,现年三十一岁,日本帝国大学毕业,为人沉稳,处事冷静。昨天他接到命令,立刻赶赴西土城据点,接替那个吉村大界,担任据点指挥官。今天,他搭乘从丰宁县到西土城据点运送补给物资的卡车前去赴任。 丰宁地区的地势有一半属于“坝上”。“坝上”是一个地理名词,特指由草原陡然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南云浩,日军上尉,现年三十一岁,日本帝国大学毕业,为人沉稳,处事冷静。昨天他接到命令,立刻赶赴西土城据点,接替那个吉村大界,担任据点指挥官。今天,他搭乘从丰宁县到西土城据点运送补给物资的卡车前去赴任。

丰宁地区的地势有一半属于“坝上”。“坝上”是一个地理名词,特指由草原陡然升高而形成的地带;又因气候和植被的原因形成的草甸式草原。丰宁县城位于坝下,西土城据点位于坝中,中间隔着一座名为“南大梁”的山峰。三辆三菱卡车费劲地沿着南大梁的简易盘山公路爬到了“南大梁”的顶部。然而,一根圆木横在了路当中。车队不得不在圆木前面停了下来。一群黑衣人包围了这个车队。押车的日军知有一个班的兵力。他们知道碰上了“闪电突击队”,也都知道“闪电突击队”的名气,这群人刀枪不入,手段狠辣,即使是作战部队遇上了他们也只能就范,何况他们只是后勤兵。今天既然遇上了他们,那么就是自己的死期到了。武士道精神不允许他们弃械投降,然而反抗却又是徒劳的。战斗进行了两分钟就结束了。

南云浩是我们的意外所得。飞刀和鞭子两大高手照顾他,所以最后就只有他完整地落在了我们的手里。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我用催眠术对他进行了一下加工,现在他已经是我们的“长官”了。

汽车行驶到西土城据点门口。这个据点从外面看就如一个城堡一样,外围是两丈高的城墙,里面的各碉堡、炮楼之间也都有城墙相连接。两个暗堡在门口,两个碉堡错落分布在其后,四个炮楼呈等腰梯形在据点的最里面,也就是断崖顶上。

汽车通过哨兵的检查后驶进了处于据点中心地带的仓库地区。我们则被安排到餐厅吃饭休息。南云浩带着两个卫兵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两个卫兵告诉据点里负责接待的军官,南云长官最近身体不太好,再加上今天一路劳顿,所以现在需要休息。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南云长官会和所有的军官一起用餐。他还特意给大家带了两坛陈年的“九龙醉”,这可是当地的名酒。

晚上的聚餐会热闹非凡,所有曹长以上的军官都来了。南云浩队长带头举起了斟满陈年美酒的酒杯。第一杯敬天皇,第二杯南云队长敬全体军官,第三杯是据点里的全体军官回敬他们这位体贴下属的长官。三杯酒下肚后,没过多久,在场的人突然都感到腹痛难忍。酒中有毒!他们都明白了,然而已经晚了。有两名士兵进到餐厅的里屋送菜,此时有的人还没咽气,在地上痛苦地翻滚。这两人推门进来后一见此情景大吃一惊,一个人一边高叫着:“不好了,快来人!”,一边跑出去找人帮忙;另一个人迅速跑到还活着的人跟前,看看是否还能拯救他们。不一会儿,外面正在用餐的大批士兵跑了进来。不过此时,自南云浩中尉以下共二十二名军官全部中毒身亡。

据点里没有了军官,所有士兵都乱作一团。突然一个士兵大叫:“哎呦,哎呦,我肚子疼死了。辛苦各位一下,我要离开一会儿。”他的话音还未落地,其他几个士兵也叫了起来,更有的士兵当时就忍不住拉在了裤裆里。霎时间餐厅里恶臭熏天。再看据点里的茅房,此时已经是人满为患。很多人并不知道他们的长官已经全部毙命,还嚷嚷着要去报告长官,查处炊事班,追究他们的责任。士兵们腹泻症状相当严重,有的人甚至一小时就拉十五六次,很多人都虚脱了。

有些士兵还有些医药知识,拼命喝水,想以此来补充身体流失的水份。然而,据点里用来储水的大缸竟然全部碎裂,只有两个水窖中还有水。不过水窖里的水越喝肚子越疼,腹泻也就愈频繁。又有一批士兵虚脱过去。

突然,据点外面枪声大作。还能懂得士兵强忍肚痛,返回自己的岗位。然而,由于连续的腹泻,这些人的脚都软了,连楼梯都爬不上去。两个暗堡首先被炸飞,两个碉堡不一会儿也被塞进了集束手榴弹。现在就剩下了四个炮楼,余下的五十多名分士兵分散在这几个炮楼中,而且大部分集中在炮楼的一层,只有少数人还能勉强爬楼上。

炮楼外面的枪声更加激烈,游击队员们都已经突入到据点内部。此时我们闪电突击队已经脱下了日军的军装,全都换上了我们自己的装备。金箭和银箭干掉了楼顶上的两个火力点之后,这四个炮楼就再也没什么威胁了。突然,前面的一个炮楼内部哄地发出一声巨响,一颗手榴弹在里面爆炸了,队员们乘势冲了上去占领了这个炮楼。原来,一个日军士兵想向外投一颗手榴弹,没想到他拉的脚软手也软,手榴弹正要出手,一阵疼痛袭来,手榴弹竟然掉在了地上。

半小时以后,,剩下的三个炮楼也被攻克。据点里的所有鬼子全部被杀,活着的兴安军则被教育后释放。我命令将所有日军的脑袋全部割下,然后把据点里的所有财产都装上了汽车,装不下的一些武器则随身携带,将所有炮楼以及明暗碉堡炸毁后迅速撤离。吉鸿昌目睹了此战的全过程,先是由闪电突击队潜入据点,然后在酒菜中下砒霜,在饮水中下巴豆,然后是大部队隐蔽突击,一百多敌兵驻守的天险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拿下。敌一百四十四名守军被全歼无一漏网,而且我方投入的兵力仅六十一人,战后伤十二人,阵亡七人。吉鸿昌从军多年却从没见过这样打仗的。我们的战力令他吃惊不已。

我们先来到了花百村。村里幸存者以及提前赶来的附近村子的民众在打谷场上搭了一个简易的灵堂,灵堂里供着一个全体遇难村民的大牌位。我们将带来的日军头颅摆在全村死难者的灵位前,接着全体队员鸣枪三声,祭奠这些死去的冤魂。吉鸿昌已经知道了花百村民们的遭遇,这位久经沙场的将军也泪流满面,失声痛哭。他的这一表现使我对他大增好感,决定救他一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