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五十六章 选拔

wenphon 收藏 8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934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这一个月来,白天,王辰龙忙着训练兄弟们;晚上,给兄弟们上完两个小时的课后,就回到颜玉娇的小木屋写一些训练大纲,当然,都是用简体字写的了,还被玉娇等人取笑了几回。

这一忙,王辰龙就没时间疼爱她们了。至今,金紫萱,春梅,小倩,香草都还是女儿身。本来,4月19日是陈秀年满16岁的生日,在吉林城时,王辰龙答应给她好好过个生日的,因为忙,只是草草了事,送了一对玉镯给她当生日礼物。当然,人人都有份,那最大的黄金钻戒给了颜玉娇,还有那串东珠项链;那枚30克拉的钻戒则给了金紫萱,谁叫她长得像后世的“亚洲大众情人”呢?而那枚20克拉的钻戒则给了艾紫,因为她是王辰龙到这个世界来以后的第一个女人。由于戒指不够,王辰龙答应她们,等去了北京,一定给她们买。

今天是公元1923年5月10日,夜里10点了,王辰龙还在颜玉娇的炕上写着东西。颜玉娇,早就被王辰龙推到春梅她们的炕上去了。原本,王辰龙打算和兄弟们住在一起,好对他们进行紧急集合训练,可是,条件不允许,王辰龙只好放弃,日后再训练。不过,王辰龙給他们下了死命令,早上6点,必须在半山腰的小操场集合完毕,否则,嘿嘿嘿……他会让大傻撵着迟到的人满山跑一个小时,一刻也不准停,否则,大傻的虎尾可不饶人啦!你说说,有大傻在,谁敢迟到啊?

“龙哥,还在写这些东西?”颜玉娇端着一杯热茶进来,放在炕上的小桌上,搂着王辰龙的腰,脸贴在王辰龙的背上说道。

王辰龙放下笔,侧身搂过颜玉娇,无奈地说道:“玉娇,我知道这一个月来冷落了你们姐妹,对不起呀!可是我也不想,我只是想快点训练好兄弟们,好让他们早一点上轨道,时不我待呀!兄弟们的文化底子差,还好大部分人都识字,都是老爷子有先见之明,空闲的时候,让吴四爷和马大哥教大伙识字。要不然,我会更累的。”上军事课,王辰龙还好点,给他们讲讲浅显的政治课,从土豪恶霸,到军阀,再到什么是阶级,帝国主义等等,王辰龙头都大了,总之,这政治指导员的差事,还真不好干。王辰龙才明白,后世在部队里的那些指导员,是多么的不容易。

“那是,空闲的时候,义父为了不让他们下山惹事,就让四宝叔和马快教他们认字。义父也说过,咱们虽是胡子,但也得做个有学问的胡子,让世人看看。”颜玉娇没想到,当初老爷子的举动,现在帮了王辰龙一个大忙。

“玉娇,不早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去吧,等忙完了这阵,我会好好疼爱你们的?”王辰龙吻了一下颜玉娇的额头说道。

“怎么?看不起我们姐妹?以为我们一个个都是深闺怨妇?”颜玉娇捏着王辰龙的鼻子说道,“龙哥,我们都明白,你是要做大事的人。温柔乡是英雄冢,我们可不想你沉迷在温柔乡里,只要在你心里,能时时刻刻惦记着我们姐妹,我们就心满意足了,我……唔唔唔……”

王辰龙没等颜玉娇说完,已经吻上了颜玉娇,龙舌勾住了她的小丁香,含到自己嘴里,尽情地嘬着颜玉娇的小丁香。

“嘤咛”,颜玉娇搂紧王辰龙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

“呼……”王辰龙松开了颜玉娇的嘴。

“龙哥……”颜玉娇娇声腻人,红着脸,满眼含春,像熟透了的苹果,等待着王辰龙的采摘。

“玉娇,去休息去吧!”王辰龙握着颜玉娇的柔荑说道。

“讨厌……你也早点休息吧!”

第二天一大早,半山腰小操场上。

王辰龙的脚下放着两箱弹药,众人看着两箱弹药,都是眼睛一亮:看来,今天要实弹射击了。要知道,以前山上弹药稀缺,很少有机会打实弹的,现在,子弹多了,可以过过隐了。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王辰龙比较满意现在的情况,大伙见了弹药箱,只是眼睛一亮,没有窃窃私语,很好,这一点,王辰龙很满意。这说明,他们都纪律性都很强了,王辰龙不发话,他们不敢吭声。“兄弟们,今天,是想让大伙打打实弹,熟悉一下新枪,找一下感觉,每人20发子弹。”

“姑爷,是真的吗?”既然王辰龙先发话了,那下面的人,自然可以发言了,有个兄弟忍不住问道。

“当然,从今天开始,每人每三天就有20发子弹的实弹射击。当然,成绩好的,会有更多的机会,每天都有。”王辰龙很想天天让他们实弹射击,可惜,步枪子弹不是很充裕,30万发,一人一天20发,也撑不了多长时间,王辰龙还要培养重机枪手呢?“待会,打完了20发,会有一场比试,我要挑出枪法出众的兄弟,亲自训练他们,挑中的人,子弹让他打个够。”

“兄弟,咱山上的兄弟,好多都是猎户出身,枪法好的,多得去了,现在就比试吧?俺刀三疤子的枪法也不耐。”刀三疤子嚷嚷道。

“是呀,姑爷,俺是猎户出身,枪法好着呢。”

“俺也是。”

“俺也是。”

“三哥,你的短枪还行,长枪,就差了。”有人揭刀三疤子的短了。

“谁说的,給老子站出来,比比?”刀三疤子扭着头大叫道。

“……”

“弟兄们……”王辰龙罢了罢手,众人都安静下来了,“既然这样,那,咱们现在就比试枪法,你们看……”

众人顺着王辰龙手指的右前方看去:大约500米开外的一个小山头上,插着两根木头,间隔十来米,木头间拴着绳子,绳子下的细绳都吊着个酒瓶,一排排,正被风吹得摇晃个不停。那是王辰龙一大早就弄好的。

“看见了吗,那有十二个酒瓶,只要有人一枪能打破瓶子,就算合格了。当然,要是能打中栓瓶子的小绳,就更好了。”王辰龙说道。

“兄弟,还是算了吧,哥哥我放弃,太难了。”刀三疤子主动放弃了。500米外被风吹得晃来晃去的酒瓶,一枪就要求打中,刀三疤子知道自己做不到。

“想一试身手的兄弟,请大胆地站出来?”王辰龙叫道。

“俺来试试。”

“俺也来试试。”

“还有俺。”

……

不一会,就站出了一百多个人。这可是在兄弟们面前大大露脸的机会,谁不想试一试,露他一手。虽然困难大了一点,也是个机会。

“兄弟们都是猎户出身?”王辰龙问道。

“是的,姑爷。”众人齐答道。

“不错,很好。我相信,你们以前打猎时,很少打500米开外的猎物,所以,这一次的难度很大,你们只有一次机会,希望能好好把握。”王辰龙知道,他们以前打猎的枪几乎是打不到500米外的,即使可以,也没什么杀伤力了。“好了,你们自己组队,十二个人一排。至于其他兄弟,可以看看。”

“哦……”

“呼呼呼……”

王辰龙撬开弹药箱,拿出两盒子弹,叫过小狗子和狗娃,给他们一人一盒,分给比试的兄弟,一人一颗。王辰龙则画了一条线,以此为界。

一切准备就绪后,王辰龙开始发话了:“第一组,准备--”

第一组十二人齐步走到画的线跟前,站定。

“举枪,瞄准。记住了,我给你们三分钟瞄准的时间。”王辰龙看着手腕上的欧米茄手表说道,那是他在吉林城买的。

三分钟后,“射击!”

“啪啪……”一阵排枪响过。

“哦……”没有一人打中,看热闹的人起哄了。

“收枪。不要灰心,你们现在还没有完全熟悉你们自己手中的枪,要是让你们多打几枪,你们当中一定会有人打中的,以后多加训练,你们有的是机会。”王辰龙对于这样的情况早就预料到了,一百多人中,有三四个就不错了。即使如此,还得鼓励一下他们。

“是!”十二人退下。

“第二组,上前--准备--瞄准…………射击!”

……

直到第四组射击时,才有两人打中瓶子。

“叫什么?多大?”王辰龙叫过两人问道。

“报告姑爷,俺叫韩一枪,23岁。”王辰龙没给自己搞个称呼,所以,兄弟们喊报告时,就直接称他“姑爷”,王辰龙也默认了。但是告诫他们,只许在山上称呼,下了山就不行了。

“报告姑爷,俺叫莫熊,21岁。”

“韩一枪,你爹怎么会給你起这么个名?”王辰龙问韩一枪。

“报告姑爷,俺爹以前打猎时,打的猎物从不用第二枪。俺娘生了俺,俺爹就给俺起了这个名,希望俺以后和爹的枪法一样好。”

“不错,很好。你们两人,站到我身后。”

“是!”

“再吊上两个瓶子。”王辰龙冲着小山头喊道。

很快,一个小身影从一块大石头后面出来了,手里拿着两个酒瓶,开始系在被打掉的酒瓶的细绳上。看身形,应该是个女子。不错,那是王辰龙吩咐陈秀那丫头守在那,准备随时换掉被打碎的酒瓶。很快,两个酒瓶重新换好了,小丫头一闪身,又躲在石头后面。

“第五组,上前--准备--瞄准…………射击!”

“啪啪……”一阵排枪。

有一个打中了。

“叫什么?多大?”

“俞大壮,20岁。”

“嗯,够壮实的,站到我后面。”

“是!”

……

“最后一组,第十三组,上前--准备--瞄准…………射击!”最后这一组,只有三个人。

“啪啪啪”。

三人都打中了,两个打中了瓶子,一个打断了细绳。

“哦,好样的,牛郎。”有人欢呼道。

“耶耶耶……”

“扑哧”,靠,牛郎,还有叫这个名的,王辰龙心里一乐。还好,大伙还不知道牛郎在后世的意思。王辰龙唤过三人,前面,已经挑出了五人,都是打中瓶子的。“叫什么?多大?”

“刘朗,28岁,不是牛羊的‘牛’,是刘备的‘刘’,朗朗上口的‘朗’,姑爷。”刘朗庄重地说道。

“有织女在身边吗?”王辰龙笑着问道。

“哦?织女?报告姑爷,俺还没娶媳妇。”刘朗不明白姑爷为什么问他织女,转头一想,兄弟们平时都叫他牛郎,牛郎织女的故事他是知道的,这才明白姑爷问他有没有媳妇在身边。

“这样,中午吃完饭后,你就在五个高丽女子中挑一个,送给你做老婆,作为对你的奖励。”王辰龙拍着刘朗的肩膀说道。那五个剩下的高丽女子,王辰龙一直没有分给兄弟们,他有他的打算。他打算把那五个高丽女子作为奖赏,赏给五个训练中最出色的兄弟,以此来更好地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也为了收买一下人心。不过,他一直没有公布出来。

“啊?”刘朗没想到王辰龙会赏给他一个老婆,整个人呆了。

“怎么?不乐意?”

“牛郎,你姥姥的,你走牛运了,还不快谢谢姑爷。”见刘朗还在发呆,有人叫了。

“牛郎,你不要,可以让给俺,俺现在还没媳妇呢?”

“牛郎,你狗日的,还不答应,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寨里好多兄弟还没婆娘呢,还不赶紧答应姑爷?你狗日的,脑子被驴踢了?”

“姑爷,啥时候给俺也一个媳妇?”

……

“牛郎,你要是不乐意,我可是要给其他兄弟了?”王辰龙声音拉得老长。

“乐意,乐意,俺刘朗,替俺爹俺娘谢谢姑爷了。”说着,刘朗就给王辰龙跪下了。

“兄弟,你这是怎么啦,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哪能随便下跪呢?”王辰龙一把拽起刘朗。

“姑爷,你不知道,俺爹当年用两张狼皮,给俺说了一门亲,成亲的时候,村里的大恶霸侯扒皮的儿子看中了俺的媳妇。拜堂的时候,那侯扒皮的儿子带着一帮子狗腿子到俺家抢亲,他们打死了俺的爹娘,抢走了俺的媳妇。爹娘临死前让俺一定把媳妇给抢回来,給俺刘家传宗接代,俺可是家里的独子,不能对不起死去的爹娘,不能对不起祖宗。俺当晚就去侯扒皮家救出了媳妇,一枪就给侯扒皮的儿子开了瓢,逃走的时候,俺媳妇给他们打死了。侯扒皮为了抓俺,给他的儿子报仇,侯家的狗腿子们和官府的人四处抓俺。俺是没得地方逃了,才上的山。六年了,俺都没娶个媳妇,为刘家延续香火。俺当了胡子,寨里有规矩,不能下山抢良家妇女当媳妇,俺明白。要是那样的话,咱和那侯扒皮家就没啥两样了。俺们都是胡子,哪有良家妇女愿意嫁给俺们胡子当媳妇的,现在寨里好多兄弟都打着光棍呢。姑爷,您现在给俺一个媳妇,俺爹俺娘,地下有知,都会感激你的。这个头,您一定得接受?”刘朗非得要给王辰龙磕头,可王辰龙把他拽得死死的,无论他使多大的,劲就是跪不下来。

“兄弟,我不是说了吗,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能随便给人下跪。你要是个爷们,就给老子站好了。”我靠,不就是个高丽娘们吗,至于吗?王辰龙不明白刘朗为什么非要给自己下跪。其实,王辰龙还不是很了解,这时期的男子,对于传宗接代,是多么的重要。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呀!

“弟兄们,只要你们好好训练,我,王辰龙,保证给你们一个个都娶上老婆。但是,现在还只剩下4个高丽女子了,肯定是不够分的。所以,剩下的4个,我会从你们中间挑出4个训练最优秀的出来,给他当老婆。想要那4个高丽娘们当老婆的,你们之间就得给我相互竞争,敢不敢?”王辰龙对着一脸羡慕的众人说道。当然,那些有老婆的,是不会羡慕的。真的吗?那可不一定哦?

“要是有婆娘的被挑中了,还给不给?”有个兄弟问道。

“山鼠,你这狗日的,你小子已经有婆娘了,还有一个4岁的儿子,还不满足。好多兄弟还没娶老婆呢?”有人开骂了。

“妈拉个巴子的,你要是敢和那些光棍兄弟抢,老子和你没完?”

“哟哟,瞧你那身子骨,还想左拥右抱的,你行吗?”

……

“大家安静。”王辰龙大喊道。

顿时,下面安安静静的,每人吱声了。

王辰龙接着说道:“那位山鼠的兄弟说得有道理,要是万一真的有娶了媳妇的兄弟,被挑中了,咋办?男人嘛,哪个不想三妻四妾的,你们姑爷我,不是也有八个女人?”

“哈哈哈哈……”众人都笑了。

“但是,咱山寨里打光棍的兄弟太多了,本来就是狼多肉少的,你这有肉的再分去一点,对得起兄弟们吗?这样,要是万一有娶了媳妇的兄弟被挑中,本姑爷就奖给他500大洋,行不行?”王辰龙有的是钱,现在只得用钱说话。

狗日的王辰龙,还知道狼多肉少,自己就占了8个。

“行,行,听姑爷的。”众人吼道。

“你叫什么?多大?”王辰龙又转身问最后两人。

“俺叫游大同,24岁。他叫游小同,是俺弟弟,20岁。”叫游大同的答道。

“不错,还是两兄弟,很好,站过去。”王辰龙指着挑出来的六人说道。

“是,姑爷。”两人給王辰龙敬了一个军礼。

“秀儿,不用了,你可以走了。”王辰龙又冲着小山头大喊道。

“知道了,龙哥。”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

王辰龙从打开的弹药箱里拿出小狗子和狗娃没分完的子弹,十二发。王辰龙給大同两兄弟一人五发子弹:“把子弹装进弹仓里去。”

“是。”两人接过子弹,去下毛瑟步枪,开始装弹。由于没有桥夹,子弹只能一颗一颗地压进去。

“报告姑爷,装好了。”两人拿着装好子弹的步枪说道。

“跟我来。”王辰龙一勾手,说道。

“是。”

王辰龙来到画线处,手一伸:“枪。”

大同把自己手中的枪递给了王辰龙,王辰龙接过枪,“咔嚓”,上膛,举枪就打,“啪”地一声。“哦!”

“咔嚓”,“啪”。“哦!”

“咔嚓”,“啪”。“啊!”

“咔嚓”,“啪”。“啊!”

“咔嚓”,“啪”。“好准的枪!好快的枪!”

王辰龙开枪的动作非常快。

“接着,把这两颗子弹给装上?”王辰龙把枪交给大同,又给他两颗子弹。

“是。”

“枪。”王辰龙又伸手。

“是。”小同递上了自己的枪。

“咔嚓”,“啪”……五发子弹又很快打完了。

“枪。”王辰龙把空枪丢给小同,伸手又去接大同的枪。

“咔嚓”,“啪”。

“咔嚓”,“啪”。

十二声“咔嚓”声,十二声枪响,十二个酒瓶掉到地上,摔碎了。十二根细绳被王辰龙打断了,他几乎没有瞄准,举枪就打。

“兄弟,们想到,你的枪法这么准?”刀三疤子瞪着眼睛说道。他知道王辰龙懂枪,没想到,王辰龙的枪法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姑爷神威!”一个兄弟见了王辰龙枪法后,喊道。

“姑爷神威!”所有的兄弟都跟着喊起来。

“姑爷神威!”

“好了,兄弟们,今天上午,你们就好好过过实弹射击的瘾。”王辰龙制止了大家的欢呼声,“分三个姿势:一,站姿;二,跪姿;三,卧姿。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

这一上午,王辰龙就看他们三个打枪的姿势。当然,王辰龙还得一一纠正他们的姿势。总之,20发子弹打下来,枪法还不错,没有一个脱靶的。

下午,王辰龙把人分成了三拨,骑兵76人,猎户出身的148人,其它出身的66人。至于王辰龙挑出的那8个枪法好的,王辰龙让他们去山上伪装自己,让兄弟们去找。在规定的时间内,如果被兄弟们找到了,对不起,三天之内,所有兄弟们的饭,归他打;要是没找到,每人10块大洋。

经过王辰龙的亲自挑选,在猎户出身的兄弟中,挑出20名有侦察兵潜能的人,由王辰龙自己亲自训练;那76人的骑兵,还是由马快训练,王辰龙只给他提一些建议;在猎户和其它出身的兄弟中,挑出适合干特种兵的35人,当然,要求放宽了不少,让顾八带队,王辰龙写了一些基本教材,准备让顾八训练他们;又挑出适合当步兵的80人,让刀三疤子带队训练,反正刀三疤子以前当的也是步兵,不过王辰龙也准备了一些基本教材給刀三疤子;剩下的86人,王辰龙把他们当山地兵训练,暂时由王辰龙带队,亲自训练。而小狗子,狗娃,四蛋三人,王辰龙收了他们当亲兵。

一切搞定后,王辰龙就带人满山去搜那8人了。结果,没让王辰龙失望,在规定的时间内,一个都没被兄弟们搜出来。但是,他们8人都被王辰龙给发现了,不过王辰龙没点破,只在他们身上踩了一脚。让他们明白:老子已经发现你们了。

往后的训练,王辰龙都是亲力亲为,手把手地教。就算王辰龙的身体被改造过,也把他累得够呛。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