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总“触网”一周年 网友感慨:壮了网民胆吓坏贪官魂

yzgr 收藏 1 292
导读:去年6月20日,胡锦涛通过人民网“强国论坛”与网民在线交流,论坛负责人刘红(右)近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胡锦涛当时曾向她说:“我也是你的网友!”新华社发 胡锦涛走进强国论坛,是中国政治家与互联网发生关系的标志性事件。明天是“总书记触网一周年”,据人民网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一年来互联网与政治之间的互动发生了深刻变化:网上讨论公众事件多了;网络更有力量了;官员上网的越来越多了;政府部门回复网友质疑和意见的速度更快了;还有人用“壮了网民胆,吓坏贪官魂”形象说明网络问责的力度越来越大了。 “我左手代表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去年6月20日,胡锦涛通过人民网“强国论坛”与网民在线交流,论坛负责人刘红(右)近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胡锦涛当时曾向她说:“我也是你的网友!”新华社发


胡锦涛走进强国论坛,是中国政治家与互联网发生关系的标志性事件。明天是“总书记触网一周年”,据人民网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一年来互联网与政治之间的互动发生了深刻变化:网上讨论公众事件多了;网络更有力量了;官员上网的越来越多了;政府部门回复网友质疑和意见的速度更快了;还有人用“壮了网民胆,吓坏贪官魂”形象说明网络问责的力度越来越大了。


“我左手代表网友、右手代表版主,双手欢迎您!”


刘红双手握着胡锦涛总书记的手。近日,人民网强国论坛负责人刘红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回忆起一年前胡锦涛走进人民网强国论坛的细节。


“我也是你的网友!”


胡锦涛一句话让原本有点紧张的刘红顿时放松了。


2008年6月20日上午,胡锦涛来到人民网,与网友“零距离接触”,这是中国最高领导人第一次直接与网民对话。当天上午9时12分,人民网将这一消息发布出去后,许多网友惊呼“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虽然总书记和网友们交流才短短5分钟,但是如潮水般的网民涌上强国论坛,造成系统几度瘫痪,论坛最高在线人数曾经达到200多万人次。


胡锦涛走进强国论坛,是中国政治家与互联网发生关系的标志性事件。明天是“总书记触网一周年”,据人民网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一年来互联网与政治之间的互动发生了深刻变化:网上讨论公众事件多了;网络更有力量了;官员上网的越来越多了;政府部门回复网友质疑和意见的速度更快了;还有人用“壮了网民胆,吓坏贪官魂”形象说明网络问责的力度越来越大了。


网络问政,从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势


政治与互联网发生关系并不是始于胡锦涛。以强国论坛为例,在刘红的记忆里,该论坛第一次出现“网络问政”是8年前网友“城山村人”在强国论坛发表《铁路,你究竟怎么了》的帖子得到铁道部的重视。


2001年3月14日下午3点半,网友“城山村人”在重庆火车站买去往福州的火车票,当“城山村人”排队20分钟接近售票窗口时,售票员没有说明任何原因就走了,“我和身后的一溜购票者不得不解散重新到另外窗口从头排起,但排了一阵,这个窗口的售票员又一样潇洒开溜!”


当“城山村人”第3次排到窗口时已经过了1个多小时,其要乘坐的火车已经赶不上了,“城山村人”只好改购另一趟列车,但被告知没有卧铺。“城山村人”正要离开,就有几个票贩子围了上来,称可帮忙买到卧铺票,随后,票贩子插队在售票窗口买到那趟车的卧铺,并收了50元“手续费”。


帖子发出18天后,人民网强国论坛收到重庆车站对该帖的回复。原来,铁道部有关负责人在网上看到此消息后,立即转发给重庆铁路分局。重庆车站除了致歉外,还表示已经采取措施加强车站管理,将追究有关工作人员的责任。


当然,重庆铁路的回复网友意见只是“星星之火”。国家高层领导人的触网让“网络问政”成为燎原之势。在胡锦涛走进强国论坛之后8个月,温家宝总理也“触网”了。在今年2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温家宝走进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与网友交流了2个小时,谈及话题有民生、就业、应对金融危机以及个人“厨艺”等。现场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当总理说到他母亲生病时,他嘴唇在微微颤抖,我们都能感觉到总理回答网友的提问都是十分真诚的”。


总书记和总理的触网,拉开了今年“网络两会”序幕。今年“两会”期间,官员上网创造了历史之最。据南方都市报记者统计,共有120多名官员参与“网聊”,其中,中央单位和省级党、政“一把手”有30多名。


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的一次调查问卷显示,在629名地方党政县处级以上领导中,有近70%的干部有“触网”的经历,其中25.28%的干部经常上网。


温家宝:不用请示我,赶紧上网解释


官员上网,不仅仅是重视网络民意的象征意义,更重要的是增加了一种沟通渠道,通过这个渠道解决问题。温家宝总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生动例子。


“今后只要网上出了个什么东西是需要解释的,不用请示我,赶紧上网去解释,别把问题拖成一个不得了的大问题”。这是温家宝总理在年初的一次会上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委的官员说的。总理的话缘起人保部公布去年第4季度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和社科院公布的调查失业率的数据不同,导致网友质疑“政府部门说假话”。随后,人保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解释两者的区别。


最近在防控甲型H 1N 1流感方面,各部委对网上的传言和质疑都迅速给予回应。农业部及时驳斥“H 1N 1流感疫情可能来自福建”、卫生部紧急辟谣“陕西出现疑似流感疫情”、外交部回应“墨西哥指责中国采取的隔离措施”等,都及时给公众释疑,使我国国际形象没有受影响,反而得到了世卫组织以及其他国家的支持。


“省长在电脑屏幕另一头盯着我”


目前,很多省份在各自的门户网站、人民网等网站都开设了“领导留言板”。人民网推出“地方留言板”近1年来,网友留言4万多条,有21位书记、省长,四十多位地市级领导干部公开发表回应,1800多个网友问题得到处理和解决。


有的地方对不及时解决网友提出意见问题的单位采取了“问责”措施,山西孝义市是一个反面的例子。


“我们通过教训意识到了网民意见怠慢不得。”山西孝义市政府新闻办主任李发维日前对本报记者说,现在感觉省长时刻在电脑屏幕另一头盯着他们的工作。


6月初,山西省政府对逾期未办结网民留言的5个县市进行通报批评,孝义市名列其中。孝义市被批评的原因,是省政府网民留言办在4月7日转发的一篇关于“供气公司向职工摊派安全风险金”的网友留言,并要求5月15日之前上报处理结果。孝义市因晚上报几天而被省里通报批评,还要求写检查。


热火朝天的网上反腐行动


2008年5月,湖南株洲市原纪委书记杨平用实名上网收集反腐举报信息,他被誉为中国网络反腐第一人。


杨平在实名上网反腐之前,就在网上看到举报株洲市粮食局局长贪污受贿的帖子,通过调查发现,该名局长因涉嫌经济腐败问题,导致数千万国有资产流失,最终纪委将其“双规”,并移交给司法机关。这也是株洲市首个因网友举报而倒台的在职局级干部。


他在网上注册半年后,被调到湖南省任职,这半年来,株洲纪委共收到各类网络信访投诉举报210多件次,公开发布信访投诉调查结果49件,还查处了当地一位在职局长、一位处长、三名副县长。


如今网络问责、网络监督已成为反腐败机制的重要一环。从“辽宁西丰最牛的县委书记”、云南“躲猫猫”、“抽天价烟房管局局长周久耕”、“记者博客举报山西溃坝”、新余、温州“出国考察团”、“灵宝王帅网上发帖被拘案”“罗彩霞被冒名顶替上大学”和“邓玉娇刺死官员”事件中,都成为网民关注的热点话题,推动了此事向好的方向发展,有许多官员因此而被免职。


正在加强的国家政务外网建设


在中央层面,中纪委、最高法、最高检等部门也都拓宽了网络举报的渠道,为网络问责奠定了基础。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马馼称,国家预防腐败局每天安排专人进行汇总和归纳,对网友提供的线索经查证属实的将及时处理。


在推行网络问政、网络问责的同时,我国正加强国家政务外网建设来服务大众。到2010年底前,我国基本建成从中央到地方统一的国家政务外网,基本实现对省、地(市)、县政务部门的网络覆盖。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闵大洪研究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推行电子政务外网的工作是为打造阳光政务奠定了基础。但我国政务网络仍处于起步阶段,未来是要建立一个“电子政府”,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更好地为公众服务。他建议,以后的政务外网上可以为群众提供24小时在线服务,包括咨询、办事和援助等。


网络暴力、网络推手现象不容忽视


今年初,一直通过发帖关注群众关心问题的网友“老牛”被选举为河南洛阳市人大代表,这是我国一位来自网络的人大代表。随后,洛阳其他几名网友被当选河南洛阳的政协委员。在网络幕后给政府提意见和建议的市民,成了直接参政议政的代表、委员,这是一种全新的气象,在网络中,一个普通人可以一呼百应,可以引导舆论导向,其中的一些负面影响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北京大学的副教授周忆军(阿忆)日前在网上爆出央视主持人方静“谋取军事情报外泄”已被逮捕的消息,引发网友的广泛关注,随后就有当事人出面澄清这是一谣言。日前,云南孟连县一中女生遭多名同学施暴,因为带头施暴女生的母亲是该县副县长,此事的“网络暴力”情绪都释放到副县长身上,有人建议她辞职,有网友还发动大家人肉搜索。


此外,还有网络推手的推波助澜,改变舆论的引导。在罗彩霞事件中,一夜之间就发现舆论不再倾向被害人罗彩霞,而是在同情冒名顶替者漂亮、可怜等。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传播系教授展江认为,网络留言大多是匿名,一些人发言不负责任,导致互联网的信息传播有时会造成信息失真,给个人或社会带来了不良的影响。


在网络力量日益强大,并受政府部门重视的同时,一些“网络公关”和“网络推手”找到了市场。一些职业的网络公关明码标价,可以替人删除网上的帖子和新闻。收费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记者随后采访多家网站的论坛负责人,删帖需要经过严格的程序,并且要有正当的理由,否则都不会删帖。但有人认为,因为没有这方面的法律法规,全靠各网站自己的自律,尤其是以商业化模式运作的网站,难免会受到金钱的诱惑而被“公关”下来。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告诉本报记者,对于网上发一些不实的消息,网络暴力,人肉搜索,利用网络公关等问题,都是网络正面作用伴随着出现的。他建议,建立法规来规范网络行为,对明显的、有侵害性的网络行为通过法律进行规范。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传播系教授展江认为,我国没有专门为网络立法的必要,如果出现网络的犯罪,现有的法律就够用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