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个性鲜明,文武兼备,人称乱世之枭雄。建安十二年(207年)金秋时节,曹操一身戎装,登临渤海之滨的碣石山(河北昌黎)。金风送爽,山间小路曲折蜿蜒。清风吹拂着他的头盔铠甲,他举目四顾,感觉神清气爽。突然,瑟瑟秋风从天际涌来,掀动海水,瞬息之间,浩渺无垠的大海巨浪滔天,水天一色,四际苍茫雄浑,极其壮观!


曹操诗兴大发,面对大海,欣然赋诗:


东临碣石,以观苍海。


水何澹澹?山岛耸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浪漫诗人曹操感情细腻,他的文学修养决定了他对于女性的特殊欣赏和美好幻想,他的身份和精力决定了在那个特殊的时代,他为了自己的私欲,可以不顾一切的去抢夺他所需要的女人。那是一个混乱的年代,也是一个风华流溢的时代。


曹操摧眉折腰为美色


曹操有豪雄的气魄,有奸雄的心计,更有一股扫荡天下的英雄气概。曹操有一颗征服天下的英雄心,这颗英雄心不仅坚如磐石,无坚不摧,唯我独尊地拥有天下;而且,这颗英雄心也儿女情长,柔情如水,能容纳得下天下万千美色。


曹操作为一代豪雄,和历史上几位既好色又打江山的皇帝一样,喜好美色,但不沉迷其中。当然,有的时候被美色所迷惑,曹操个性鲜明,文武兼备,人称乱世之枭雄。忘乎所以,行事失于考虑,险些送了性命,这是有过几次的,这也是曹操好美色所付出的代价。


曹操和多少女人有过关系?这实在无由考证。但可以说,曹操一生中,占有了许多的女人。仅从可信的史书中可以知道,曹操占有的女人载诸史册的有丁夫人、卞夫人、尹夫人、刘夫人、杜夫人、秦夫人、王昭仪、李姬、孙姬、周姬、刘姬、赵姬。这还仅仅是和曹操有过性关系的有名号的夫人、姬妾,这些人就多达十余个。


曹操既是治世能臣,又是乱世奸雄,更是好色如命的登徒子之流。建安二年,公元197年初,曹操统领大军,讨伐张绣,进驻宛。张绣交战大败,便投降曹操。曹操早就听说已故将军张济的老婆姿色倾城,这时收降了张绣部众,张济的遗孀自然也在其中。曹操派心腹找来了张济的老婆,实在美貌丰润,秀色动人。曹操便忘情地占有了这个女人,并把她据为己有,留在身边。


张济去世了,这本来就是张氏家族的大不幸。张济如花似玉的娘子是张氏家族的安慰,更是张济部众的女神。突然之间,女神被敌人曹操占有,族人张绣和众将能不痛恨曹操?于是,投降后本来就有些后悔的张绣便决计再反曹操。曹操的心腹发现了张绣的反叛之心,密奏曹操,曹操决计要除掉张绣。但奇怪的是,一直以果断着称的曹操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还一味沉湎在张济夫人的美色欢情之中。


张绣在夜间突然领兵偷袭曹操。曹军大败,长子曹昂战死。此后张绣一直是曹操的一块心病。直到到官渡之战前,袁绍派人约张绣攻许,张绣才在谋士贾诩的劝说下投降。


由于曹操的好色导致这系列的变故,张绣和曹操终是有个了结。但曹昂的去世引起了一场“家庭纠纷”。曹昂的生母是曹操的大妾刘夫人。不幸的是,红颜薄命,刘夫人早早地便撒手而去。刘夫人临死前,将孩子托付给仁厚宽怀的丁夫人。丁夫人视曹昂如亲生儿子,万般疼爱。


丁夫人初闻曹昂战死的噩耗,痛不欲生。哀痛的丁夫人无法去恨张绣,便将一腔怨恨转向曹操:是你曹操贪欢好色,逼反了张绣,杀死了曹昂!丁夫人就恨上了曹操,从此以后,便冷待曹操,让曹操一次次十分扫兴。曹操憋着一肚子火,终于按捺不住了,恼羞成怒之下,将丁夫人遣送回家。丁夫人出自贫寒人家,家境清贫。丁夫人泰然从容地回到家中,断了尘世的欲望,不思显达,不慕荣华,不恋富贵,终日纺纱织布,过着清淡贫寒的生活。丁夫人如此淡漠令曹操十分气愤,原以为吓唬一下让丁夫人回心转意,流些眼泪认个错,两人和好如初,没想到丁夫人是如此倔犟,根本没有和好的意思。丁夫人能原谅曹操好色,似乎好色是男人的天性,就像狗改不了吃屎,你能太过认真?但是,丁夫人不能原谅曹操因过分贪欢好色而将曹昂的性命葬送,这是绝对不能原谅的。


丁夫人就这样离开了皇宫,走出了曹操的生活,远离令人烦恼的红尘世界。丁夫人离去以后,曹操新宠卞氏取代了丁夫人的位置,坐镇曹氏后宫。丁夫人是良家子女,有一颗善良纯正的心。卞氏出身娼门,生性浪漫多情,长于风月,极得曹操的钟爱。曹操将卞氏留在身边,侍寝欢娱,享不尽的雨露恩爱。卞氏秀雅丰满,美艳动人。曹操纵情求欢。卞氏陶醉其中,一次次怀孕。卞氏先后替曹操生下了四个子女:曹丕、曹彰、曹植、曹熊。


卞氏虽然出自娼门,相貌出众,风情动人,但卞氏在曹操面前表现得十分贤慧温柔,百依百顺。卞氏聪明出众,她在后宫中广结人缘,众美人宫女都很感恩。卞氏以其美色和贤慧赢得曹操的宠爱,又以接连生下的出众的儿子固宠。卞氏作为女人,成功又幸运。


卞氏被曹操宠爱得无以复加,但卞氏总是那么温柔平静,从不仗势欺人,恃宠而骄。丁夫人却不同,眼睛不能容下半粒沙子。只要是自认为是沙子,绝不能容忍。丁夫人倔犟好强,自然令曹操恼火;丁夫人不讲情面,更使曹操火冒三丈。丁夫人被曹操驱逐冷落自是必然而然的。


但丁夫人回家过日子,平平静静,淡漠如旧。曹操十分奇怪,也十分难过。曹操毕竟是好色之人,丁夫人如此美貌,闲处家中,过了些日子曹操觉得如九爪挠心,难受得慌。曹操不能容忍由着性子漠视自己的丁夫人,但曹操又迷恋美貌倾城、性格独特的丁夫人,曹操在这复杂难耐的心境中备受煎熬,最后好色的情绪占了上风,曹操终于忍不住美色的诱惑,屈尊大驾,前往丁夫人娘家拜见丁夫人。


曹操在一次行军路过丁夫人娘家时,特地骑马前去看望丁夫人。身穿铠甲的曹操推开柴门,抬头看见一身素装的丁夫人坐在织布机前,正聚精会神的织布。丁夫人虽然衣着朴素,可是越发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秀美,一张白皙瘦削的脸越发清秀,罩着一种缥缈的仙气,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曹操出神的盯着久违了的夫人,色迷迷的,怦然心动。侍从见丁夫人没有任何反应,怕统帅千军万马的曹操下不了台,便轻声提醒丁夫人,说曹操来了,特来看望她。丁夫人依旧织布,像没有听见一样,根本不予理睬。曹操走到织布机旁边,多情地看着丁夫人,伸出手抚摸着丁夫人的后背,对丁夫人说:“和我一起回宫好吗?”丁夫人充耳不闻,头也不抬,照旧坐在那里,一丝不苟地织布。


愣了半天神,曹操不知该如何是好。面对发号施令的近侍,曹操觉得有些尴尬,好在都是心腹。曹操苦笑着,摇摇头,无奈地离开织机,走出柴门,准备上马离开这座茅屋。近侍们都捏了一把冷汗,生怕丁夫人这般的冷淡会惹怒曹操,从而激起不测。没想到,曹操这样平静,这样宽怀地准备离去。近侍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来。


但更为出人意料的事接踵而来。临要上马时,多情的曹操又朝茅屋看了一眼,恋恋不舍。最后,曹操抗不住好色的欲望,又一次走进柴门,来到丁夫人的身边。丁夫人冷漠依旧,织布依旧。曹操恳切地再问丁夫人:“可以和我一块回去吗?”曹操那恳求的神情、语调令近侍们目瞪口呆。曹操多情地看着丁夫人,等着丁夫人的回答,如同做了错事的孩子渴求大人的宽恕。


近侍们感到惊讶,但丁夫人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丁夫人了解曹操,知道曹操见美色就心动,求欢以后就不管不顾,忘得干干净净。别看曹操这会儿如此可怜巴巴,一旦答应了他,他再次得逞其欢,转身便又寻别的美色。曹操就是这样,嗜色如命,见色动心,根本改不了。丁夫人对曹操已经死了心,不想再搭理曹操,平添烦恼。丁夫人像身边没人一样,小心地织着布,干自己的活计。


曹操对丁夫人如此淡漠,如此绝情,大失所望。曹操绝望地叹息了一声:“唉,真是决绝啊!”怏怏不快的曹操这才痛苦地离去。过不多久,曹操派特使传谕丁夫人,说如果她愿意,可以改嫁他人。丁夫人没有答理,不置可否。但趋炎附势的丁夫人家人,怎么也不答应,说无论如何丁夫人不会再嫁他人。言外之意,丁夫人会守着曹操,希望曹操能接走丁夫人。


后来,曹操果然腻了众美人,强烈地思念起了丁夫人。到了邺城后,曹操终于熬不住了,便派人强行将丁夫人接回宫中。丁夫人接到了后宫,曹操喜不自胜。曹操设宴郑重其事的款待丁夫人。丁夫人不说一句话。开宴时,曹操只请丁夫人。丁夫人静静的吃,不领曹操的多情。吃完以后,丁夫人让人依然把她送回娘家。曹操心急火燎,没有任何办法。温情不能感化美人那颗绝望的心,曹操无计可施,只好看着丁夫人离去。


曹操熬持不了几日,又有点思念丁夫人。曹操又派心腹到丁夫人家中,又强行接走丁夫人,送到后宫。丁夫人依旧不冷不热,不说一句话,吃了饭就走人。曹操迷惑不解,丁夫人何以如此铁石心肠?如此绝情?反复多次,丁夫人接到后宫,吃过饭后又送回娘家,始终不言不笑,平平静静。


反反复复,次数多了,厚道的丁夫人便有些气恼。被逼无奈的丁夫人就郑重地对曹操说:废放的人,哪能这样没完没了?从此之后,丁夫人拒绝跟任何人回到后宫,也拒绝见曹操的任何心腹和使臣。从那以后,丁夫人再也没有回到后宫,也就再也没有见到曹操。不久,郁闷苦难的丁夫人染病,平静地死在家里,一了百了。曹操听到丁夫人病故的消息,痛心疾首,既恋着她,又觉得愧对于她。曹操在临死的时候还恋顾着丁夫人。曹操临终前充满愧疚地说:“我思前想后,心中想着丁夫人,也眷顾着她,不曾负心。可是,假如死后真的有灵,儿子曹昂如果问我,母亲在哪里?我将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