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边境纪行:内地常有朝鲜人非法入境

hshg 收藏 1 403
导读:朝鲜边境纪行   朝鲜无疑是目前世界上最“神秘”的国家,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它的真实状况根本不被外界所了解,即便是寥寥的旅游者或访问者,所经过的“路线”、所看到的“场景”都是“特定”或是事先准备好的,无法管窥其“内在”。于是,它就愈显“神秘”,从那里发出的所有“举动”,都会吸引着全球政客和媒体强烈关注。   5月25日,这个神秘国度再次核试爆,并接二连三地打出短程导弹,此举确实再一次把世界的所有关注目光都吸引过来。   而就在两个多月前,记者用了12天时间,在中朝边界中方一侧,沿着图们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鲜边境纪行


朝鲜无疑是目前世界上最“神秘”的国家,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它的真实状况根本不被外界所了解,即便是寥寥的旅游者或访问者,所经过的“路线”、所看到的“场景”都是“特定”或是事先准备好的,无法管窥其“内在”。于是,它就愈显“神秘”,从那里发出的所有“举动”,都会吸引着全球政客和媒体强烈关注。


5月25日,这个神秘国度再次核试爆,并接二连三地打出短程导弹,此举确实再一次把世界的所有关注目光都吸引过来。


而就在两个多月前,记者用了12天时间,在中朝边界中方一侧,沿着图们江依水而溯,虽没有亲往朝鲜,但对那个神秘的国度,还是有了比“旅游者”和“访问者”更细致的了解。


特约撰稿 刘小童 发自延吉


延吉市——东方的布鲁塞尔


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首府是延吉市。


延吉市城市规模远不能和吉林、四平等几个城市相比,但却拥有吉林省两座民用机场之一——另一个在省会长春。此机场目前虽然是军民合用,但却是4C标准,而且经营得红红火火,不仅有国内航线,还辟有数条国际航线,这和若干年前由于乘客稀少不得不关闭的吉林市二台子机场大相径庭。


一个地区的机场标准和航班起降次数,和这一地区的经济水平息息相关,延吉的经济状况由此可见一斑。


延吉也是吉林省物价最高的一个城市,北京来的客人也对这里的物价可以和北京媲美啧啧称奇。


这是因为,延边市是吉林省境外劳务输出最大的地区。朋友介绍,10名适龄人员中,起码有5人出国打工,目的地不外乎两个国家——韩国、日本


延边的富裕和一江之隔的对岸——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特殊的民族成分和特殊的地理位置造成了延吉市特殊的环境——几乎是在一夜间,延吉,已经在不动声色和谈笑之间,成了国际焦点。


有一点可以证明,2006年末,记者当时正好也在延吉,亲耳听到当地人说,朝鲜特工曾潜入延吉捉拿“叛徒”。


时隔两年,再次来到延吉,唯一的感觉是,这里的现代气息相当浓郁,数九寒天,凛冽的寒风裹着鹅毛大的雪片,街头却能见到不少姑娘裙装裸腿或是单薄的丝袜,这种美丽冻人的服饰搭配,与近500公里外的省会长春有着天壤之别。


没有那边过来的人。当地人习惯把从北朝鲜来的人称为“那边过来的人”。


这是和两年前最大的区别,这次所到之处,无论是朋友或是出租司机,都这样回答记者的提问。


其实即便是两年前,“那边过来的人”也不是随地都是。真正的高峰是在1996至2002这几年间,那时,随便在延吉街头走一下,就可以看到很多流浪的孩子。


朋友这样告诉记者。


朝鲜10年前发生饥荒后,最初是妇女和儿童跑了过来,后来发展到青壮年,再到后来是在边境站岗的“人民军”士兵。


一开始,“那边过来的人”是因为有亲属在这边,过来“投靠”,之后过来就是“无亲无故”。起初是来讨点吃的再回去,后来是来了就不走。初始是仅局限在边境地带,后来向中国内地纵深迈进,再到后来以中国为“过渡”,再向其他国家“挺进”,或是在北京、沈阳等地“冲馆”,给中国政府造成相当困难和麻烦。后来更发展到了武装抢劫。


这边的民众对那边过来的人充满了善意。在和龙市下属小镇崇善,当时不少人家在夜间把饭菜摆到大门边,单等那边的人晚上悄悄过来拿回去。


当地边境派出所张警官亲历,一次所里收押了几个从下边的村里面交上来的“那边过来的人”,按照上级要求,要把这些人集中后,再押解到“外国人收容所”。其中一个6旬老者要求上厕所。派出所里面本来就有卫生间,但大家还是指给老者“厕所在外面”,并且要七拐八拐,老人应声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回来,和先前一样,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


看到此情此景,大家的眼泪都快淌出来了,可没办法,既然又回来了,只好往上送。


这起码是七八年前的事情,先过来的人很规矩,所以民众都比较热心于提供一些膳食、生活用品的救助,但后来随着打家劫舍的事情时有发生,边民对那边过来的人热情程度降低了不少。


开车的赵师傅讲起他经历的一件事情:2008年10月,他的车上来了一位朝鲜人,人家可不是偷渡来的,是名正言顺经过海关过来探亲的。因为过关后天色就晚了,为了尽快找到要投奔的亲戚,朝鲜人破天荒地“打的”。


按照乘客给的号码,赵师傅用自己的手机给车上的朝鲜亲戚打了电话,想详细问清楚对方的居住地。哪想到,这位亲戚听赵师傅说明情况后,竟然告诉他,别把这亲戚拉过来,无法接待。


此时赵师傅比车上的朝鲜人都焦急,天色已晚,人家又是从“外国”来的,不接待,让他住哪?再说,明天,怎么过啊!


明天就让他自己回去好了,对方很漠然地说,然后又告诉赵师傅,明天可以过来拿车费。


见赵师傅很是不理解,对方在电话里对赵师傅抱怨道,其实,也不是不接待,而是实在接待不起,今天这个接待了,明天后天,说不上就要来多少。来了,就什么都要,什么都拿,一个人过来,起码是1000块,稍微一多,这边也实在吃不消了。


见亲戚拒绝接待,车上的朝鲜人顿时痛哭流涕,因为他连车费都付不了。没办法,赵师傅只好把他又拉回海关,并给了他10元人民币,拿到这10元人民币后,乘客破涕而笑。


最“冷”的国境线上无“难民”


与延吉相距50公里,与朝鲜一水之隔的图们市是个旅游景点城市,这个“景点”就是中朝边界,沿着图们江的中方一侧、以图们海关为中心,两侧是近千米的步行长廊及江滨公园。


其实即使是在旺季,专程来到这里“打望”对岸风景的游客也是非常稀少,更不用说是寒冷的冬季。2月中旬,阳光照射下来虽然带着一股暖意,但地面仍旧寒冷,在长长的江滨公园,除了记者本人和零星几个打扮很“韩化”的游客,再就是在图们江边树丛中整理出的一小块平整土地上传出的阵阵叫喊声,穿越“禁区”的标志走下去,几个操着鲜族语的图们市某小区的老年门球队老爷爷在此乐此不疲,而距他们不远的江面上,6个10岁左右的孩子分成两伙,每人面前摆着一堆雪球,正在进行一场“战争”。孩子们脚下再延伸20米,就是中朝两国边界的中心线。


所谓的“中心线”冰面上并无任何标志,那线只是存在人们心中,问孩子们,是否可以跑到那边去,一个“小不点”、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孩子是这样回答的,“不行,那边草丛中都是他们的边防军,抓住了要使劲就打。”


问:“你知道有谁被抓吗?”


孩子:“我姥爷去年游泳游到到那边去了,想歇一会儿,结果被他们抓住了,打了一顿给放回来了。”


问:“有没有过去没被打的?”


孩子:“给他们钱,就不打了。”


问:“那边也看不到他们的军人啊?”


答:“都躲在树稞里了”。


童言不仅无忌,而且是最真实的。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