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买矿记续:(晒一下非洲土著酋长的境界)

全球解放军狙击手 收藏 66 4536
导读:建议想了解非洲的最好看看这篇文章,长是长了点,但我相信这值得一看。

转帖,来自于某位到海外买矿的强人。

本人前面写了我在非洲的一次不成功的尝试的经历,从中揭示了中国的海外资源战略的一些问题,受到网友的热烈支持,所以今天特别把那一次经历中另外的深刻感受写出来,让大家更好的理解非洲。在前一篇文章里面我给大家讲了西方精英的狡诈和我们在非洲与之博弈的情况,现在我们再讲一下非洲的黑人酋长的水平,让大家更加深刻的理解非洲的复杂和艰险的局面,我们千万不要再把看似处于原始状态的黑人部族就认为是穷和傻的代名词。把别人当作傻瓜的人,实际上是整个世界最大的傻瓜!

我们去非洲投资,首先要关注的是非洲的投资地的税率问题,这是投资的关键问题,非洲的税收是非常高昂的,所得税最高可以达到48%,同时对于外国人,还要有股东税,股东税是利润的25%,非洲酋长的理由是你的钱不在他的国家消费,是他们的损失,所以要征收你的股东税!这比我们认为名义税率非常高的祖国,税收也是高太多了。这里我们问酋长,这样高昂的税收,难道你们就不害怕把来此投资商都吓跑了吗?外商不来投资又怎样发展经济呢?非洲酋长的回答至今让我字字汗颜,非洲酋长说:“如果没有钱赚,再低的税率你也不来;如果有钱赚,尤其是你们来开采资源赚大钱的,再高的税,只要是赚钱,一样你得追着我们,税率低了资源就被掠夺了,而且对于你们这些外国人如果给的优惠不当,你们比我们的国民商业经验多太多了,你们会利用这些优惠欺诈我们的国民的!我们发展经济绝对不能建立在外国投资掠夺性的发展上,所以我们的政策就是要歧视外国企业。”

然后我们发现该国还有一个黑人掌权后的做法,他们没有完全剥夺富人的全部财富,而是要求所有的富人企业要有30%左右的“黑人权利”的股权,而这些“黑人权利”是没有什么钱投资的,基本上是白白的取得投资的股权,没有“黑人权利”的股权,采矿等等投资的许可证是拿不到的,以前拿到的也不能续期,从而使黑人得到了一定的财富,贫富差距缓解,同时又不是血腥的屠杀,成功地解决了消除种族隔离和民族国家独立后的国内矛盾冲突和全国和解,政治水平是高超的。

但是对于我们投资,又要拿出这样的30%的干股给人家,还有这样高的税,怎样赚钱呢?这一点非洲的酋长也是看得非常清楚,他说:因为他们国家太贫穷,没有谁会买东西,如果你要投资我们的市场,你投资怎么赚钱?你是直接卖给我们产品的。你们投资的重点在矿业,矿产是暴利,即使是重税,你一样赚钱,你在抢我们的资源,就应当是重税。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搞中国的加工行业和出口?人家笑了,指着外面的青山说,“我们的黑人你认为穷,但是他们快乐啊,让他们向驴子一样的工作吗?这里黑人的工资比我们的民工要高出不少,但是一个人工作可以养活10个人,其他人就是闲着。”这里我还有一个深刻的感受就是非洲大地上的野生动物的密度,在你一眼望去的原野,草食野生动物的密度就如我们草原家养的牛羊,而食肉动物和我们草原的人口密度差不多,因为他们没有放牧、没有牲畜的压力,我们的牲畜的载畜量就是容纳野生动物了,而我们中国的保护区,动物密度很低,再也没有棒打狍子瓢舀鱼了。所以我们去的那个区域可以有2000只豹子,而世界各地的人来此旅游,猎杀一只豹子就要给10000美元,狮子、大象就更高了,还不要说我们居住的比西方五星级酒店贵很多倍的原生态的酒店等旅游项目,这样的效益远远比种地或者畜牧养殖的牛羊所带来的收入高。这里让我们不禁的想,中国为什么就不能多留一些地方不搞经济开发,给我们的子孙多一些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呢!

非洲酋长还表示,他们的重税的思维与我们的税收思维是不一样的,他们大大的嘲笑了我们的国家,他们的国家是以重税与殖民资本进行博弈的,因为他们的国家在殖民地时期西方早就勘探了一个遍,好的矿产地所有权早就在西方殖民者的手里,剩下的就是他们认为价值不大的矿业,而这些矿产在这些殖民者没有开采的时候,你是不知道在他的土地上有多少矿的,你在人家的土地上勘探,都要土地所有者的同意。而对于这些西方殖民者的产权,即使是国家独立了,也是要保护的,国家征收西方列强是不干的,他们的维和部队的作用核心就是要保护他们的资产所有权。而我们想一下,问题也确实如此,我们来这里也绕不开西方这些殖民者。而非洲酋长们的重税,就是针对这些殖民者的!因为非洲的部族居民是自给自足的,基本没有什么可以纳税的地方。

西方的殖民资本占据了他们的矿产的所有权,矿石出口的关税太高也有西方世界的压力,甚至还有一些关于关税的不平等条约,酋长们怎么办呐?能够做的事情就是课以重税,这是国家主权,全民都一样,西方说不得。他们在歧视外国人的同时再来一个承认双重国籍,给你一定的空间,让你的西方殖民者保留非洲的国籍,甚至吸引新来的殖民者加入他们国籍,但是这样他们就对于你有了司法管辖权,因为你是他的公民!同时对于你境外的收入的征税也有与西方进行外交讨价还价的资本,而我们中国一般老百姓忽视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国籍实际上是全世界最难以加入的,没有华人的血统,基本没有加入成为中国人的可能,我们的政策为什么就不能放松一些呢!非洲酋长们对于国籍意味着司法管辖权是看得非常清楚的,他给你内外国籍差别的利益换取的就是对于你的管辖权利。非洲酋长得意地说他们是在部族民众的支持下与西方殖民者斗争中长大的,太知道殖民者都需要什么!而这样的重税就使得西方殖民者即使有矿藏的所有权,他也无法开发拿走,因为只要开发就要给酋长交税,利益的大头就变成酋长的了。所以西方的殖民者采取的对策就是不开发,而非洲部族的对策也是不开发双方一起耗着,看谁着急谁就吃亏,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持久战

这时我们问这样耗着的话国家和政权所必需的维持开支是怎么来的呢?怎么让你们能够有能力长期耗下去呢?酋长的回答也让我们意外,那就是受贿啊!这样高的税收,但是你想要低成本,你就要行贿,贿赂横行这是我对于他们非洲国家的深刻印象,但是黑人老百姓却不憎恨行贿受贿,因为能够出血行贿的是外国淘金者和西方殖民者,受贿这使他们黑人部族在取得权力后获得财富,但是要开采大矿山建立大企业,建立现代化的企业制度进行规模经营,却不是光靠行贿受贿可以办到的,也不能按照行贿受贿的方式生存的,所以在此经济社会模式下你能够干的就是小矿尾矿,只能是短线、短期的行为,你的掠夺开采没有动他们非洲部族和国家的根本核心资源,如果你降低了法定的税率,西方的大规模的开采就开始了,真正的核心大矿就会被掠夺开采了。所以中国在非洲的矿业投资,也只能是小矿尾矿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此,中国人在非洲开矿的模式基本上就是雇一些黑人上山炸石头,然后凑满一船运回中国,虽然也是暴利却不能是长期的企业行为。

这些问题说得我们心里对于投资安全和投资怎么拿回去又有一定的担心,投资非洲所面临的复杂局面是西方发达社会所没有的,但是在西方发达社会利益早已经都分配完毕,哪里有你的机会?我们回来更深入的想一下,非洲那些国家的治安混乱,与酋长的行贿受贿的思维也是一样的,他们的抢劫乃至于到公海上的海盗,都是酋长们纵容的,这些酋长们对于这些他们部族成员抢劫犯是有本部族特有的约束力的。所有的抢劫是不会针对他们部族成员的,并且部族内有很多的帮凶,抢劫本身也是他们积攒财富的手段,同时西方世界为了自己的殖民者的人身安全来维持治安和和平,实际上就是大大的为他们节约了国家的管理成本啊!把国家的管理成本缩小,统治阶层的收入依靠受贿维持,从而也保证了他们在资源持久战的过程中可以持久下去。

非洲酋长还带有感情的说:这些矿藏和自然环境,就是他们部族黑人将来经济上翻身所依赖的根本,即使是他们这一代没有发展,也不能就此断送子孙后代的发展希望,如果没有了这些资源,他们就会被世界边缘化,这个世界还有谁会搭理他们部族?他们这样的落后民族就没有了在这个世界生存的空间,是关乎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情,所以他们一定要通过税收在资源价值上分到相当的利益。而世界的资源越来越紧张,谁在最后关头能够持有资源,谁就有生存权!所以他们这样耗着,有西方发达世界资源紧缺耗不起等不及的那一天,他还说我们中国人也是奔着他们的资源而来,中国想要便宜的把资源买回去,也是与西方殖民者没有区别的新殖民者,而中国经济发展后最缺乏资源最着急,看来要为他们这样的政策买单了,大量的重税和运输矿石的基础投资会使他们国家发达。矿产资源是他们的命根子,他们是绝对不会让你轻易的和便宜的把资源从他们国家带走的,中国人能够打的主意就是从等不及的西方殖民者的手中买一些,然后再让非洲的政权狠狠的征税一把。

非洲酋长为了让我们投资,还煽情的说他们的税率对于中国来的民营企业家们是非常优厚的,对于中国的国有企业,纳税多少实际上是无所谓的,因为这只是从国家的一个兜儿里到另外的兜儿里,我们是17%的增值税加25%的所得税还有投资人20%的个人所得税,但是他们主要是48%的所得税还有25%的股东税,非洲酋长对于中国有什么样的税很清楚,他们说:他们实际上有非常优厚的政策对待投资,就是允许投资进行大比例的折旧,三五年就可以折完,我们的房产等等的折旧可是要50年,设备也要10年,我们的增值税也是生产型的增值税,消费型的增值税还在试点,结果就是我们投资增值税不能减免,反而把资源等等出口可以得到退税,方便外国把你的东西拿走。非洲这样大比例的折旧,实际上就是你的利润马上就可以通过折旧折光,你没有利润也不用缴纳什么税费,但是几年后你没有得折旧了,就会有巨额税款了,唯一合理的办法就是收回的超额折旧费再投资新项目然后再折旧。这样的结果就是你如果在他们那里不断地投资,实际上就是你总可以大提折旧不上税,直到你要把利润拿走才上税。因此在你不断投资滚动的情况下酋长们的实际征收的并不高,甚至收不到税,他们的税收政策的目的就是让你投资在他们那里的钱拿不走。同时你不断的新投资,总是选择最优的投资项目进行,这样的结果比政府征收你的税款进行投资要有利得多,政府的管理成本也极大的降低,所以从此可以看到他们的高税率政策是经过了仔细的研究和推演的,是非洲酋长们和西方殖民者等等博弈的工具,背后有深刻的经济内涵,他们通过折旧的政策比直接减税的政策要高明很多,所以非洲的高税率绝对不是简单的横征暴敛。我们对酋长说这样一来我们的投资就只能在非洲扎根了,为此非洲酋长还说可以让我们入籍等等,他们对于中国的了解和研究也不是我们当初想象的。这里我们才理解了非洲的重税的真正内涵,我们在制定税收政策时拿非洲众多国家的高税率来说明中国人民的幸福,现在看来对于非洲人民的这个幸福也是需要看是怎样消受的。

我还问他们为什么不担心他们持有这样多的资源会被他国觊觎,遭受他们的战争侵略什么的?西方列强的军事力量比你们强大太多了。他们很得意地说,他们的做法就是制衡,美、俄、欧或者还有中国的一个国际平衡,而且他们遵守西方的游戏规则,美国的资本家是不愿意授予政府有破坏规则的权利的,因为政府一旦有了这样的权利将来就可能会以同样的手段对待他们,所以私人资产神圣不可侵犯,而这些矿山已经是西方他们这些国家的殖民者私有了,他们只能够保护,他们侵略你然后抢劫他们西方人的私有矿山吗?所以非洲酋长们取得政权后,要保护西方的殖民者的矿山和土地的所有权的原因也就是这样,而这些殖民者他们尽量多国化,并且维和依靠联合国,搞一个全世界各种力量的平衡他们就更加安全了。

二战后世界发展这样的快,但是非洲的资源却没有动,非洲有大量的铁矿而且品位极佳,我们进口的大量的铁矿石等等却是在澳洲和拉美的相对的发达国家,不能不说与非洲的有关政策有关,而非洲的这样的税收等政策,绝对不是我们的普通百姓所想象的黑暗的统治和竭泽而渔。非洲也远远不是我们所想象的待开发的处女地,而是世界各国利益博弈的棋盘。而这些酋长和他们的儿子,既有当年苏联专家的教育,也有美国五星级大学的学位,当然也有中国的培训和毛思想,而他们的学习不是为了发表论文而是学以致用,在他们的认知水平面前,我们更多的是书呆子。在这里我想起了我们从小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论述,我们在政治课上全部成为教条了,而非洲酋长们对于本国经济的长远决策,不是最好的对于这一条政治经济学规律的诠释吗?最后在说起我们国家与他们国家时,酋长自信的说他们给子孙留下了资源和环境,这在将来会是最值钱的东西,而我们留给子孙的是美国发行的废纸。这里我倒是想起了一句自嘲的话,我们是土八路,我们是来非洲摸着石头过河的,最后能够抓住耗子的就是好猫。而非洲是动物凶猛,绝没有猫咪戏耍老鼠的轻松愉快,在河流里面都是原生态遍布鳄鱼的,动物迁徙时过河是一场生死角逐,过河是需要拼尽全力的冲过去的,绝不会允许你摸石头式的进行探索,很多国际游客还专门到非洲观看非洲角马迁徙渡河的壮观场面。

非洲之行让我们明白非洲不是我们想象的非洲,非洲的资源也不是我们轻易能够取得的。我们以前一直认为非洲是处女地,可以是中国崛起后将来在世界上可以发展的空间,但是这是站在我们的立场和角度上的思考,如果你换一个角度再想一下,非洲也是非洲人民的家园,你把人家的资源都便宜买过来,以后他们的发展依据什么呢?所以思考问题一定要全面和多方位的,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残酷的生存竞争,而我们再反问一句,非洲可能是未开发的处女地吗?经这样一问,实在是让人心里一惊,非洲在几百年前就是欧洲列强的殖民地,列强们在非洲贩卖黑奴,对于非洲的资源怎么可能不予以觊觎呢!世界有三大矿带,一个是在南美智利的一线,一个就是在非洲从东非大裂谷到南非的一线,还有就是中国的青藏高原,而中国的青藏高原由于海拔等等问题无法开发(说一点题外话:现在不能开发不意味着以后不能,由此可以看到在资源层面上西藏对于中国的重要),非洲为什么就没有进入开发呢?非洲的资源的产权难道就都是在不确定的状态等着我们开发吗?以前的欧洲殖民者怎么可能放弃这些利益而轻易的让非洲人独立呢?这里我们确实需要更加深入的想一下了。中国对于非洲资源的渴望,更多的事情是可以做而不能说的,因为会引发各方的担心和抵制,中国被扣上新殖民者的帽子后,以后在非洲的政治和经济的展开就要面临更大的困难和阻力,但是中国政治的行事方式就是事情还没有干,声音就宣传得全世界都知道了,相比闷声发大财的日本,我们更要多反思一些我们民族的劣根性。

我们可以看到在世界出售资源的澳洲和拉美,实际上那里的居民已经是殖民者的后代了,原住民基本上已经屠杀殆尽,印第安人和毛利人在这些地区的社会里面早已经成为了仅供展览和研究使用的少数民族,基本没有社会的发言权了,而中东的阿拉伯和印度、东南亚等国,也是有历史文化传承的大帝国的后裔,是有文明背景的,无论是阿拉伯文明的中东、印度文明的南亚次大陆还是我们中华文明影响的东南亚,经济文化在历史上都极为发达,文明程度曾经是全世界的翘楚,他们的文化素质和经济背景与处于原始状态的非洲部族都是大不相同的,非洲部族的长矛弓箭的生活就如我们石器时代的刀耕火种,这样的几千年的人类历史发展差距的弥补肯定是要有一个长时间的历史过程。

非洲的各种资产的产权实际上是早已经在当年的欧洲殖民者的手里,在二战后这些非洲殖民地的欧洲宗主国沦落成为了世界的二流国家,美国崛起成为世界的霸主了,但是美国与欧洲各国是战争中的盟国,怎么能够有理由侵占这些盟友的殖民地呢?美国的策略就是让非洲的原住民部族进行民族独立,在此基础上受到非洲部族权力压力,又失去宗主国靠山的欧洲滞留在非洲的殖民者,就要想方设法的找到更大的靠山,很多人就会设法取得美国的身份,受美国主导的维和部队的保护。他们拥有非洲各国矿产的产权,具体矿山有多少是外人不知道的,因为他们现在的财产表面上是以土地所有权的形式出现的,在非洲这些殖民者的庄园面积是以多少平方英里或平方公里进行计算的,土地所有者知道自己的土地上有多少矿藏,他们的祖先买入或者圈占土地的基本动机不是搞农业、工业和房地产,就是占领资源,没有资源勘探价值的土地一般是不会买下也不会花费成本圈占的,而几百年下来,有资源勘探可能的土地,都成为了私人产权的土地,这些土地的所有人多数是当年殖民者的后裔。这次邀请我们来非洲的欧洲贵族,就不止一次的说过如果我们投资,就可以在他的土地上的河流旁边建玻璃房子,看狮子、大象、斑马等动物在河边饮水,看各种鱼儿与河马、鳄鱼等一起在你卧室的玻璃地板下游过,然后你可以自由的打猎和享受生活。美国通过在非洲提供武力保护吸引他们入籍,从而这些资产的控制权美国也就有了发言权,这些殖民者是经常有多重国籍的,一个非洲的,一个美国的,还有一个是原来欧洲宗主国的,非洲酋长所说的依靠国际的力量制衡,就是他们部族和欧洲宗主国、美国以及拥有其殖民资源所有权的利益集团等等多方位的制衡。而且他们也和我们当年广泛联络华侨一样,他们也与美国的黑人团体有广泛的联系,通过这些团体给他们的部族募捐,在当年内战和后来的选举,都提供了大量的经费,同时也在美国的内部极大的影响了美国的决策,因为黑人的选票对于美国政党也是非常重要的,中国的华人的势力在国际上实际情况也没有他们实力大,他们也给这些有影响力的美国黑人到非洲寻根和部族的身份,在另外的层面上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而在非洲部族的势力和领地与西方列强殖民时期建立的现代国家也达到了某种平衡,非洲部族有自己的国王也有自己的疆界,西方建立的殖民国家独立后有自己的总统和政体,这是互相重叠的一个局面,这些也是在非洲大陆上的特色。殖民国家也是历史形成的,我们看到非洲地图的国家疆界的横平竖直,就是当年各个国家的殖民者们是按照经纬度定的疆界,而部族的疆界更是历史形成的非常复杂的状态,还时常有冲突,部族和国家在一个地区同时存在并存,这也是非常超高的一个平衡,同时也就造成了我上篇非洲买矿记所说的法律问题的复杂,国家法是殖民时代遗留的与西方接轨的案例法,但是部族有历史形成的惯例法,两套法律体系已经非常复杂了,而把二者的结合起来就依靠具体的历史案例判例,所以最主要的就是案例有什么了,你们想一下当年西方殖民与部族的冲突会有多少,在这样的部族王国和现代国家的二元世界会留下多少冲突造成的特殊案例,不置身其中仅仅凭我们自己的法学理论和闭门造车是无法想当然的,所以我在上一篇文章说非洲的法律复杂,会有很多的陷阱,需要特别的非洲法律专家,也是我们投资最害怕的地方,因此也是我们不敢在非洲进行投机和赌博的原因。非洲这样的部族王国和现代国家的并存并且相对和平,这也是一种制衡的关系,非洲酋长们的政治技巧绝对是一流的。

而这里还有一个层面上的平衡就是他们的民族独立等等没有建立新的国家,而是以反政府武装或者组织到加入和控制政府的方式,保持了很大的原有政治制度和法律体系的延续,非洲殖民者自己建立了一套与西方宗主国类似的公平的法律体系和社会制度,这一体系和制度原来是约束殖民者之间的行为规范,黑人被种族隔离在外面,现在是黑人的权利也加入其中,良好的制度本身就是非洲国家非常好的政治遗产,继承这样的遗产首先就是保持了社会的稳定,同时大量在这个制度和体系下的专业人员队伍也被保留,就如我上一篇所提及的非洲矿业律师的专业和水平,他们为非洲的矿产资源不被掠夺贡献了惊人的智慧的,这些制度遗产和人才也是非洲国家的财富,是他们将来获得快速发展的软实力基础,这些因素也是他们的竞争优势。而非洲的酋长们生长在这样的环境,对于这样的法制和制度的建设也是有极深的政治体会,同时他们保留这样的法律和制度的延续,维护了与西方主流世界的意识形态的统一,维护了国际金融资本的游戏规则,在金融国际化和全球化的今天,国际金融资本最根本的需要和底线就是他们制定规则的权力和他们的游戏规则,因此这样的政策很容易就可以得到国际金融资本和西方主流社会的认同,在意识形态领域也与西方世界保持了一致和平衡,不会遭受西方意识形态的攻击,对于他们日后的国家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维护了国际金融资本的游戏规则后,国际金融资本就要为了其自身的利益维护你的安全,而国际金融资本对于西方列强也是具有超越国家主权的影响力的,美国可以是世界第一强国,但是国际金融资本的力量可以左右他们国家的政策。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