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20 婴儿的地球 3

jlqfczw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URL] 看到部落巫师的神秘盒子后,众人惊讶的五官都移位了。不用说这个巫师,是织女星人。 接下来,悬空的光幕上不断刷新着符号,而那位巫师忙碌的操作着,时而看看婴儿,时而在盒子的操作键盘上敲击着,还不时的点击着面前的光幕。 盒子里又有一束光打出,在先前的光幕边显示出来,看到新的光幕,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看到部落巫师的神秘盒子后,众人惊讶的五官都移位了。不用说这个巫师,是织女星人。

接下来,悬空的光幕上不断刷新着符号,而那位巫师忙碌的操作着,时而看看婴儿,时而在盒子的操作键盘上敲击着,还不时的点击着面前的光幕。

盒子里又有一束光打出,在先前的光幕边显示出来,看到新的光幕,四周的远古人纷纷跪倒,对着新光幕上的内容顶礼膜拜。

新光幕里的内容,在场的人都认识,新光幕中央,一条脱氧核糖核酸链——DNA链。两条相互盘绕却不相交的脱氧核苷酸链组成了骨架,与镶嵌其中的四种碱基相连。

巫师拖动着光幕上的DNA链,应该是在寻找致病基因。而当巫师找到并锁定致病元凶的时候,更多的电线像是蜿蜒爬行的蛇一般爬向了那生病的婴儿。电线头上的细针,就像是蛇的信子左右摇摆着,定位着。随后扎入了一岁大婴儿的身体。

看到“蛇信”扎入婴儿的身体,跪在周围的远古人更是如捣蒜般的磕头,他们无法理解眼前的景象,只是相信眼前的群蛇具有神力,是神派来拯救世人的使者。

细针扎入婴儿身体后,巫师将手**了光幕,巫师小心翼翼的操作着,两指做出剪刀的样子,剪断了致病DNA所在的脱氧核苷酸链。在断开两条脱氧核苷酸链上,四处断口的链上还连接着碱基,而四条在光幕中飘荡的脱氧核苷酸链挂着四个碱基,就像四条蛇吐信般飘荡着。

此时婴儿完全包裹在蓝色的光中,“天啊,他是在修改婴儿身体中每一个细胞的基因!”奥莉薇亚知道,这样的手术意味着什么。

全息图像在众人移位的五官前结束了,不过这层,织女星人为人类准备了更多的内容。

依旧是那个场景,不过此时已经天亮,那位母亲从茅舍中走出,怀里的婴儿甜美的睡着。

母亲走到一个类似部落村庄中最大的建筑前,虽说最大,也不过是稍微宽敞一点的草屋,只不过,可以通过草屋里放置了很多食物和生活器具判断出这件大茅舍可能是祭祀和占卜用的。

大茅屋前,一个大石台,那位母亲将婴儿放在了上面,睡得正香的婴儿突然失去了母亲温暖的怀抱而大哭起来,努力睁大的眼睛也被当空的刺眼阳光封了起来。

从人群中走出几位年长的老者,将石台上的婴儿衣服脱下,又将婴儿的四肢固定。一位老者从一陶器中拿出一把石刀,石刀虽然是石头所制,可是刀刃锋利和光滑的程度居然以能够反射阳光了。

持刀老者一步一步迈向哭叫的婴儿,将石刀割向了婴儿的胸口。

“啊!”不忍往下看的两位女孩尖叫了出来,她们双手捂着嘴巴,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她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在那个蛮荒的年代会杀死自己族群的婴儿,而对婴儿的残害是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尽管他们是远古人。

事实并非如此,他们很快发现,婴儿母亲的脸上丝毫没有悲伤之色,反而是有些激动的红晕。原来这些老者是在婴儿的胸前纹身。

纹身的图案是一个圆形,圆形中分别用黑色和婴儿皮肤颜色画出两条相互缠绕的蛇,两蛇身体身体各占半圆,只是头部伸进对方之上,黑蛇白眼,白蛇黑眼,黑白两目相对而视,两个蛇嘴嵌在对方的颚下。

任航看到这个纹身说:“这图案怎么很眼熟呢?”

众人也有同感,马途一拍大腿,“这不就是太极吗?”(为了书友更好理解更直观看到,这远古人所纹在婴儿胸前的太极图,请访问我空间的文章,《古彝文文献太极图与神使蛇杖》http://q.17k.com/uart/13826.html)

果然!这就是一副太极图。

婴儿的母亲小心翼翼的抱着哭叫婴儿,她抱婴儿的姿势已经从原先的亲昵转为一种恭敬了,母亲弯着腰,将婴儿举至齐眉跪在一边。

一位老者走入那件大茅屋,取出一个粗短的圆柱体,圆柱体用精美的皮毛包裹着,其珍贵和神圣可见一斑。

老者走到刚才婴儿所躺的石台前,背对人群跪了下去,如临深渊般颤抖着将圆柱体外面的包裹褪去。

老者将一个木质圆柱体立在了石台上,圆柱体上刻着两条缠绕而不想交的纹路,两条纹路间还有东西相连,众人走近看看,圆柱上盘着的像是两条蛇,而两蛇之间相连的东西被雕刻的像是蛇足般。

当众人自下而上看到圆柱体顶部的圆面时,一个与婴儿身上一摸一样的太极图赫然于柱上。

看到这里,任航等人再也不能安静了,惊呼声,议论声。

这祭祀用的圆柱,盘在圆柱上的两蛇,或者说两龙,两只还未演化为后世骆头,蛇身,鹿角,龟眼,鱼鳞,虎掌,鹰爪,牛耳样子的龙。太极图,还未演变成为人熟知的那饱满圆润的太极图。

而这一切的创作灵感居然来自脱氧核糖核酸链——DNA。

马途无尽感慨的说:“历史的真相总是惊人的出乎意料,谁会知道那些蒙昧远古人的崇拜图腾就是生命最核心的秘密呢?”

眼前的画面飞速的流失,而新的全息图像再次出现。

这是另外一个原始村庄,只是全息图像里的主角发生了变化,已经不再是东亚人种了,而是白皮肤的欧罗巴人种了。

伊文婕琳首先确定了时间,极星已经是小熊座的勾陈一了,时间距离刚才看到的东亚人,至少过去了万年余了。

奥莉薇亚说:“这些人皮肤较白或是浅褐色,颧骨较高,鼻梁高而窄,胡子和体毛发达。”

马途说:“远古欧洲?人种能不能再精确一点?”

奥莉薇亚点点头说:“这些人的肤色、发色、眼色都很深。波状发、高而窄的长鼻、窄长形面部、长头型、身材较矮。应该属于欧罗巴人种亚种的地中海类型,希腊人,罗马人都是这个亚种的后裔。”

“希腊人,罗马人,有意思,又是古代灿烂文明的民族。”

…………………………

接下来的内容与上一段东亚人种视频中看到的大致相同,还是有婴儿生病了,一个巫师模样的人使用那种神秘盒子治疗了一名婴儿。唯一不同的是,这些希腊人活着罗马人的祖先,制作了一根双蛇缠绕的权杖摆在神庙中供奉。

当画面中出现这根权杖的时候,奥莉薇亚再次惊呼道:“天啊,神使蛇杖!”(请查看我空间文章《古彝文文献太极图与神使蛇杖》http://q.17k.com/uart/13826.html了解详情。)

任航问道:“这个东西你认识?”

奥莉薇亚点点头说:“只要是学医的,都知道这个就是‘内科医生的权杖’, 就是医学界的一个象征符号。曾经的美国陆军军医队用它作为标志,戴在他们军装的翻领上,通常叫它神使蛇杖,神话中也有神使蛇杖的记录,赫耳墨斯(见于希腊神话)或墨丘利(见于罗马神话)经常携带着它。在古代,这个符号就用来代表维护生命。神使蛇杖的样子与这个远古人权杖基本相同,就是两条蛇绞缠在一起。而权杖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双螺旋结构。我曾经无数感叹过,古代人象征生命的权杖与DNA的相似。原来远古人对脱氧核糖核酸的样子并不陌生。”

此时,那个“欧洲巫师”手拿神使蛇杖走出神庙来,走路的模样有些佝偻,而他穿着的那件带兜帽遮住面目的长袍看起来很是熟悉。

任航突然意识到,这巫师的穿着,走路的姿势……

任航大吃一惊说道:“远翼,这人不就是攻击你和我的那个怪胎吗?”

相关图片请查看本章评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