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枪 正文 第045章:野兽之眼(下)

何楚舞 收藏 1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size][/URL] 病房里的四个人听到爆炸声意识到了不妙。“被偷袭了!”欧阳铎喊了一嗓子就朝外冲,库尼紧跟在他身后,欧阳铎反手推,脚下一绊,放倒了库尼。 库尼惊讶地躺在地上,欧阳铎丢下了一句话冲了进去“你留下,我去!” 欧阳铎还没冲出地下医院,头顶传来了23mm机关炮不停歇的疯狂扫射,AS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



病房里的四个人听到爆炸声意识到了不妙。“被偷袭了!”欧阳铎喊了一嗓子就朝外冲,库尼紧跟在他身后,欧阳铎反手推,脚下一绊,放倒了库尼。

库尼惊讶地躺在地上,欧阳铎丢下了一句话冲了进去“你留下,我去!”

欧阳铎还没冲出地下医院,头顶传来了23mm机关炮不停歇的疯狂扫射,AS-12导弹,TA-9“旋风”导弹宛如一颗颗恐怖的流星在明暗相间的空间极力呼啸,连绵的爆炸声不绝于耳。一枚燃烧弹在地下医院附近的草地爆炸,地面狂颤了一下,奔跑中的欧阳铎撞向屋顶,接着看到赤红色的火海在头顶蔓延飞掠。

“突突,突突突!”舱门口增加了两架加特林机关枪的卡50蝗虫般掠过黑桃小组的训练基地,训练场,别墅区成为了它们轰炸的重点。

螺旋桨在空中呼啸,速射的机关炮子弹在天地间编制着密不透风的火雨,卡50所过之处留下了无数升腾着黑烟的弹坑。

梦中惊醒的梅特约老兵们迅速抓起武器蹲在窗前,冲上阳台,几十条火蛇立即从别墅区里喷射出去。

德林举着M60E41机关枪朝天空怒射一阵,意识到别墅区很快将被超强破坏力的炸弹夷为平地,大喊着召集自己的手下“撤!撤到地下室!”

梅特约位于海洋中央的小岛上,风景如画,气候宜人,自从梅特约支队入岛以后老兵们始终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岛上的每寸土地都浸透了他们的汗水和欢笑,看到小岛被肆虐的炮火反复蹂躏,老兵们疯了一样和卡50对射,加上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他们根本听不到德林的命令。

“撤退!撤退!”德林俯身冲到窗台前,揪住两名老兵的衣领摔倒地上,拳打脚踢地把他们往地下室赶。

一枚炸弹在隔壁爆炸,轰塌了半面墙,爆炸引起的巨大气浪卷起两名老兵重重摔在地上,其中一个脑袋撞在鱼缸上,顿时身亡。

“快!谁他妈不听命令,我崩了他!”德利拖着面脸是血的老兵朝地下室走,老兵挣扎着爬起来,指着楼上大喊“队长,上面还有兄弟!”

“我去!”德林推开老兵,扛着机关枪冲上二楼。

“哒哒哒哒!”三名梅特约老兵半蹲在阳台上,肩头顶着突击步枪猛烈射击。

一架卡50朝着火力点疾飞过来,盘旋在半空中,两挺机关炮同时开火,23mm的子弹像是万箭齐发,顿时把三名老兵打得血肉横飞,两尺厚的墙壁穿出了无数弹孔,房间里所有的家具被打得稀烂。

“不!”德林冲到门前时看到三名老兵的身体缓缓倒下,空中,墙上,地面溅满了他们的鲜血。

“嗖!”蹲在舱门口,带着防毒面具的士兵扛着火箭筒,对准德林用力扣动了扳机。

德林一脚踹在门上,身体后仰着横飞出去,人还没落到地面便被坍塌的墙壁砸到了下面。

十几秒钟后浑身是血的德利从瓦砾堆中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冲下楼,冲进地下室,他靠在铁门上大喊“关闭所有通风口,所有人戴上防毒面具!”说完,德林晕倒在血泊中。

四架卡50把所有的弹药都倾泻在别墅区,确定没有还击火力点后,十六枚毒气弹被射进了别墅里,恐怖的浓重黄烟在空气中快速蔓延。

欧阳铎冲出了地下医院,举起从警卫室里找到的老式SVD狙击步枪,单膝跪地,瞄准镜对准了离开的卡50。

打开枪支保险,上膛,快速扫了眼滚滚的浓烟,据此判断风速,欧阳铎身体在平行移动中瞄准了直升机油箱,马上又移到舱口。后来欧阳铎自己都无法解释为何会突然放弃了对油箱的射击,也许是因为做狙击手多年积累的丰富经验,也许是生物对天敌的敏锐感觉。

瞄准舱口的瞬间欧阳铎的心猛跳了一下,接着像凝固了似的,透过SVD的瞄准镜他清清楚楚地看到舱口的狙击步枪对准了他,是一支同样老式的SVD。

枪口对着枪口,瞄准镜对着瞄准镜,几百米的距离近若咫尺。他把狙击手的作战服,眉毛,头发,眼睛看得清清楚楚,最让他惊讶的是,狙击手在瞄准射击时左眼竟然是睁着的。

大大睁开的眼睛如同野兽张开的大嘴,似乎布满了蛛网般晶莹的口水,锋利的獠牙,还有一条贪婪扭动的舌头。

对视的刹那欧阳铎的世界似乎被冷冻了,彻骨的寒冷使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那只野兽之眼让他感到了恐惧。

高手,绝对是高手!欧阳铎蹲在没有任何起伏的地面,卡50直升机正以15度倾斜升空,在极速的飞行狙击手仍然可以精准地发现,并瞄准他,欧阳铎意识到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狙击高手。在相持的零点几秒钟里,欧阳铎面临着两个选择,躲避,射击。躲避意味着生,射击可能在最短的时间**杀敌人,或者被敌人一枪爆头。

欧阳铎的偶像,老山英雄向小平就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向小平和他的战友被派往后勤补给线附近的丛林,进行定点清理任务,那里活跃着大批经验丰富的越方狙击手,他们的子弹每天都会神不知鬼不觉射地杀十几名我军战士。清剿任务的第一天我军狙击手一死一伤,向小平射杀了六名越方狙击手,第二天一无所获。当天晚上,又有三名我方战士在补给线被射杀,中枪部位完全一致。向小平知道丛林里还剩下最后一名越方狙击手,却始终不见踪影。第三天,向小平只身潜入丛林,和越方狙击手展开了生死之战,后来得知那是一名越方的王牌狙击手。

两人同样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坚强的意志,两人从日出相持到日落,又从日落相持到日出,那时他们比拼的不是在高超的枪法和精湛的狙击技巧,而是勇气和耐力。两人最后在土坡两侧相遇,距离不足50米,枪口对着枪口,瞄准镜对着瞄准镜,两人同时一愣,但是向下平的枪先响了。

战友们后来问向小平当时在想什么,他说,眨眼的时间想什么都来不及,其实也不用想,战斗前早就想好了,他杀了我们那么多战友,必须以血还血,杀!

向小平必胜的勇气,和对战友的复仇心救了自己一命,欧阳铎也救了自己一命,但他没有在第一时间扣动了扳机,而是身体微偏,躲了致命一击。

“砰!”呛鼻的枪火在肩头爆裂,连皮带肉拽起一大块,血滴飞溅在地上,狙击步枪上,溅在欧阳铎的脸上。

欧阳铎甚至没有感到疼痛,躲避的奇耻大辱把他的脸烧得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狠抽了几十个耳光。他呆呆地看着卡50武装直升机在视野中形同苍蝇,逐渐消失,他看到狙击手轻蔑地把步枪扛在肩膀上,也许还轻蔑地吹了声口哨。

欧阳铎保持着半跪射姿,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已经死了,活下来的只剩下那只在射击时仍睁开的,野兽般的眼睛。

“小花!”库尼冲到欧阳铎面前,用力摇晃着他的身体,以为他挂了。他的手在欧阳铎眼前晃了晃,接着上上下下摸了几下,发现肩头的枪伤,他撕开欧阳铎的上衣,看到狙击步枪的子弹穿过肩头的肌肉,庆幸的是没伤到骨头。

“妈的,搞得跟就地枪决了似的。”库尼用力推了一把欧阳铎,他没有任何反应。

“喂!小花!吓傻了!”库尼用力扇了他两个耳光,想让他清醒。

欧阳铎忽然跳起来,朝着库尼就是一枪托“别他妈打我脸,你才吓傻了!”

“怎么了,你没事吧?”库尼惊讶地看着他,执行任务回来以后欧阳铎脸上始终一团和气,现在又像以前一样,挂满了冰霜。

“没事,让卡50跑了。”欧阳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放下枪,神情落寞,他摸着自己的脸,火烧针刺般痛。

库尼没觉察到欧阳铎的反常,拉着他朝别墅区跑“没事就好,赶紧救人!”

别墅区火光冲天,德林的哭声震天动地,清晨的天空忽然阴云密布,一道道锯齿状闪电撕裂天空,暴雨倾盆泻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