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西西河)朝鲜战争:东北亚三国演义

lusu 收藏 13 5603

[前注:我想,不少筒子的幻灭是这样的。

教科书里,中朝友谊万古长青,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作为中国人,很容易藏下后一句,这从心理学很好解释。反正就是“老子帮你了……”(此处“老子”亦充满代入感。)有些人描述过度,简直是做公益事业一般。

然后,等看到网文,看到“中国为朝鲜失去台湾(假),金日成向南方开战不通知中国(半真半假),朝鲜毫不感恩,删改朝战记录,2000年奥运争夺战倒行逆施的一票(假)……”,这些事实有真有假,构建结构却绝对是“歪”的,大家冷水浇身,热血上头,俨然受到了极大的蒙蔽,如今方知真相,土共愚民骗我,历史观、世界观亦有所改变。

呜呼!一叹。这些网文多属“别有用心”之文,七成真话(却被剪裁过的)三分假话(却在要命之处),若无专业素养,需有非常识见才能付之一笑,不为所惑。这也是今日之怪现状。没人敢在研究者圈子里给鲁迅乱扣帽子,这些人是骗不倒的;可惜业内常识却绝非网络主流,兴风作浪的却多是不堪辩驳然而转载无限的妖孽之文。

人性喜欢翻案,喜欢猎奇;何况文字自有它的“魔力”。“臣屡战屡败”和“臣屡败屡战”的下场据说很不一样。《庄子·齐物论》里有一则小故事,养猴人喂猴子玉米棒子,“早上三个,晚上四个,如何?”众猴皆怒。那早上四个晚上三个呢?众猴皆悦。——唉,马克思说的不错,我们的确是猴子的后代,而且人所有的我均有。

庄子悠悠一语,“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亦因是也。”看历史看政治却恰恰不能喜怒为用;凡煽动我们喜怒为用的文章我们不妨都打个问号。这是“媒体”之文的标签,“事实”之文则不是走“联想和抒情”路线的。]

朝鲜战争,得从蒋先生失外蒙说起》在不失视野的情况下截取横断面,否则历史恩仇铺张开来,实在是个long story,会有伤主旨。话没说完不要紧,接着挖坑,不留烂尾楼就是。但是,朝鲜战争,绝不是“因朝鲜失台湾”的“诡异”算术。朝战和东北、外蒙关涉颇大,少有网文宣张,“因朝战失台湾”倒谬种流传,何其怪也!


[我的梦很美满,预备卒业回来,救治象我父亲似的被误的病人的疾苦,战争时候便去当军医,一面又促进了国人对于维新的信仰。我已不知道教授微生物学的方法,现在又有了怎样的进步了,总之那时是用了电影,来显示微生物的形状的,因此有时讲义的一段落已完,而时间还没有到,教师便映些风景或时事的画片给学生看,以用去这多余的光阴。其时正当日俄战争的时候,关于战事的画片自然也就比较的多了,我在这一个讲堂中,便须常常随喜我那同学们的拍手和喝彩。有一回,我竟在画片上忽然会见我久违的许多中国人了,一个绑在中间,许多站在左右,一样是强壮的体格,而显出麻木的神情。据解说,则绑着的是替俄国做了军事上的侦探,正要被日军砍下头颅来示众,而围着的便是来赏鉴这示众的盛举的人们。]


1904年的日俄战争,直接影响了一位青年弃医从文,他不再冀望拯救国人的生命,而转向救助国人的精神灵魂。这就是鲁迅在《呐喊·自序》所述的“幻灯片事件”。源头还得说到《马关条约》,大清国把辽东半岛割让给日本,邻居沙俄怒了,为啥给他不给我?联合法、德向日施压,这块肉你想独吞,没门!好嘛,最后人家协商的结果是清政府给日本白银3000万两“赎回”辽东。然后沙俄找上门来,“俺还辽有功,你得给个谢礼吧?”趁机攫取了在中国东北修筑中东铁路及其支线等特权,还强租了旅顺、大连港。——你看,这就是我国未成彻底“殖民地”的真正原因。地方太大,独吞不下,神仙打架,只能门户开放,利润均沾。沙俄得志,日本暂取银两,嘴里的肉硬生生吐了出来,胸中自有戾气。“东北是我的!”“no,东北是我的!”——日本、沙俄均如是想。说白了,东北“唯独”不属于中国。

1900年八国联军进北京,沙俄趁机想独占东北。日本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迅速和英国结盟反俄,1904年2月8日派海军偷袭旅顺港的沙俄太平洋舰队,击沉韩国仁川的俄国军舰。2月10日,两国宣战开打。


在哪里打?先锋的6万日军在仁川登陆,渡过鸭绿江,进入中国境内。在旅顺打,在辽阳打,在金州(嘿,足球)打,在营口打,在奉天(沈阳)打。奉天一仗,俄国出动33万,日本有27万。海道上,不要说黄海,对马海峡还有一仗,俄舰队几乎全军覆没。日本占领了库页岛(自金代起为中国领土,康熙时代的《中俄尼布楚条约》亦定为中国领土。俄罗斯称萨哈林岛(Сахалин),日文则称为桦太(からふと),现为俄罗斯萨哈林州所辖)的一部分。

这就是鲁迅在日本大受刺激的原因。中国不过是一块肉,大家在你的土地上大打出手,真正视你如无物,——“久违的中国人”一句,别有一番痛楚所在。这且不说,真能置身其外,平安苟活吗?这事儿才是典型的“兴,中国百姓苦;亡,中国百姓苦”。鲁迅看到的是国人作为“俄国走狗”而被日人处死的场景,俄国那边也必有作为“日本走狗”而杀害的中国人。一个中国人被日本人以“俄国走狗”的名义杀害,一群中国人就这么围观看热闹,——23岁的鲁迅孰不可忍,一生道路由此转向。



再说一个人,名扬天下的川岛芳子(金璧辉),满清肃亲王的十四格格。1948年她被作为“汉奸”处决,她和李香兰命运不同,“身份”认定是大关键。“满洲国”当然是日本的迷梦,“伪满”是也;一个满族贵族女,其“庄生迷蝶”,恰和东北在数种外力之下,命运漂浮不定有关。

这位奇女子还是嫁过人的。老公是巴布扎布的长子甘珠尔扎布。


[左侧一人即川岛芳子。中间一人是她的小叔子正珠尔扎布(蒙族),右侧是小叔子的妻子,日本人米山莲江(21岁)。]

这张照片非常有意思。川岛芳子的婚姻便是日本人设计下的政治婚姻。川岛芳子身兼满族血统,日人养女的身份,嫁给巴布扎布的儿子。巴布扎布的另一个儿子,娶了一个血统纯正的日本人。


巴布扎布何许人也?

1911年,外蒙古库伦(乌兰巴托)活佛哲必尊丹巴,在沙俄的支持下宣布“独立”,自称“日光皇帝”。1913年,巴布扎布率部众几千人投奔外蒙古库伦政府,被封为“镇东将军”、“镇国公”。

1915年冬,巴布扎布率领的外蒙古骑兵在北洋政府军打击下,败走贝加尔湖东的哈拉哈庙。日本军部派人勾搭,巴布扎布转投入日本发起的“满蒙独立”运动。肃亲王和巴布扎布势力联合,川岛芳子的婚姻亦是见证。招兵5000余人,由日本人川岛浪速(川岛芳子的养父)任总指挥,谋划暗杀张作霖,攻占奉天城(沈阳),在东北建立“满蒙王国”。h

1916年巴布扎布在阿木古郎图祭告天地,聚众发誓,扶立大清。7月1日,率蒙古骑兵3000余人,打着“勤王复国军”旗号,开向南满。有意思的是,日本人将巴布扎布树立为“蒙古独立的英雄”。张作霖围剿,欲用南满铁路运兵,日本人拒绝。张大帅的军队只好徒步追剿。日本军方严重抗议中国军队侵犯了“南满铁路附属地”主权,同时暗中保护巴布扎布逃到内蒙古林西,在攻打林西县城的时候被炸死。

巴布扎布出师未捷,他的儿子(川岛老公,确切说,前老公,两人离婚了)甘珠尔扎布秉持父辈的“遗志”,誓为蒙独奉献终身。1928年,甘珠尔扎布与其弟正珠尔扎布(照片上男子)面见日本关东军司令官佃英太郎和高级参谋板垣,请求支持他们搞“内蒙独立运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甘珠尔扎布在日军的支持下,组建了“内蒙自治军”,自任总司令。后来打下通辽,日本却绝口不提“蒙古独立”之事,直接武装占领。

甘珠尔扎布迷梦一场,到底无非是为他国做嫁衣裳。(1945年日本投降,他作为伪满战犯被送往苏联。1950年送回中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改造。1966年被特赦后回海拉尔居住。1970年病故。)


外蒙王公的下场亦多如此。想趁清朝危亡之际做大独立,亦人心可料之事。其实不过沙俄驻军换了清国驻军。(1911年年初,清政府认为要巩固边疆,必须对外蒙古实行“新政”,于是3月间派三多为驻库伦办事大臣,开始实行“新政”。设约20个机构以处理军事、赋税、警察、宪政、卫生、外交、贸易、工业、教育和移民开荒等事宜,引起蒙古王公的疑虑。沙俄则秘密策动外蒙活佛和王公“独立”。)

袁世凯以“承认自治”换得了“中国主权”。1918年沙皇倒台,红军趋近,外蒙王公们复有“重归”之意(借兵消灾而已)——王公们对布尔什维克们天然不信任,也是常理。

1919年徐树铮率兵进入外蒙,外蒙不得已取消“自治”。外蒙王公们自有一番怨尤。

被苏俄红军赶到外蒙古的沙俄恩琴白匪勾结外蒙古上层王公,逼使中国军队撤离库伦(乌兰巴托)。

在十月革命影响下,贫苦牧民出身的苏黑巴托尔和乔巴山组建了蒙古人民党。蒙人党的靠山当然是红军,引红军过来,白匪撤去。城头变幻大王旗,当初和日后,哪里是外蒙王公们所能料的呢?

……

每个人都有私许的愿望,然而多半敌不过棋子的命运,这便是残酷的历史。


1922年苏蒙签定一份协约,苏联率先承认外蒙“独立”。

1924年,蒙人党主持的第一届大呼拉尔会议在库伦召开,确立亲苏联为不可更改的国策,允许苏联驻军,制定仿苏“宪法”。

日本主持伪满洲国,外蒙亦和伪满划定边界协议。此时可谓不失日俄战争之筋骨。话事人,日苏也。

俄在外蒙经营百年,诱之笼之威之化之,今日外蒙所用蒙文,斯拉夫字母拼写;与内蒙蒙文书写并不一致。http://www.ccthere.com/article/1770441

我们在关注谁卖了外蒙的同时,也要记得月亮的另一面。


从马关条约到抗战胜利,东北、蒙古之地,日、俄(苏)双雄博弈;中国偶露峥嵘,往往昙花一现。 而朝鲜是属于日本的。

棋手或许有变,然而棋局已然如此;只能就着棋局接着玩下去。

在白纸上比划朝鲜战争的荒谬便在于此;朝鲜战争不是在空白上书写的。



[附录]


《日清战争实录》日军的安民告示《开诚忠告十八省之豪杰》:


“先哲有言曰:‘有德受命,有功受赏。’又曰:‘唯命不于常,善者则得之,不善者则先哲有言曰失之。’满清氏元(原)塞外之一蛮族,既非受命之德,又无功于中国,乘朱明之衰运,暴力劫夺,伪定一时,机变百出,巧操天下。当时豪杰武力不敌,吞恨抱愤以至今日,盖所谓人众胜天者矣。今也天定胜人之时且至焉。

熟察满清氏之近状,入主暗弱,乘帘弄权,官吏鬻职,军国渎货,治道衰颓,纲纪不振,其接外国也,不本公道而循私论,不凭信义而事诡骗,为内外远迩所疾恶。曩者,朝鲜数无礼于我,我往惩之,清氏拒以朝鲜为我之属邦,不容他邦干预。我国特以重邻好而敬大国,是以不敢强争焉,而质清氏,以其应代朝鲜纳我之要求,则又左右其辞曰,朝鲜自一国,内治外交,吾不敢关闻。彼之推辞如此也。而彼又阴唆嗾朝鲜君臣,索所以苦我日本者施之。昨东学党之事,满清氏实阴煽之而阳名镇抚,破天津之约,派兵朝鲜,以遂其阴谋也。(这话艺术不?)善邻之道果安在耶?是白痴我也,是牛马我也。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好愤怒好无奈啊;好杀气倒是真的)是我国之所以舍樽俎而执旗鼓,与贵国相周旋也。

抑贵国自古称礼仪国,圣主明王世之继出,一尊信义,重礼让。今蔑视他邦,而徒自尊大,其悖德背义莫甚矣。(这就是赤裸裸辱华了!)是以上天厌其德,下民倦其治,将卒离心,不肯致心,故出外之师,败于牙山,歼于丰岛,溃于平壤,溺于海洋。每战败衄,取笑万国。是盖满清氏之命运已尽,而天下与弃之因也。我日本应天从人,大兵长驱。以问罪于北京朝廷,将迫清主面缚乞降,尽纳我要求,誓永不抗我而后休矣。虽然,我国之所惩伐在满清朝廷,不在贵国人民也;(说谎不眨眼,真是天赋。)所愿爱新觉罗氏,不及耸从士卒也。若谓不然,就贵国兵士来降者证之。

夫贵国民族之与我日本民族同种、同文、同伦理,有偕荣之谊,不有与仇之情也。(“共荣”来了)切望尔等谅我徒之诚,绝猜疑之念,察天人之向背,而循天下之大势,唱义中原,纠合壮徒,革命军,以逐满清氏于境外,起真豪杰于草莽而以托大业,然后革稗政,除民害,去虚文而从孔孟政教之旨,务核实而复三代帝王之治。我徒望之久矣。幸得卿等之一唱,我徒应乞于宫聚义。故船载粮食、兵器,约期赴肋。时不可失,机不复来。古人不言耶: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卿等速起。勿为明祖所笑!”(激将法来也!)


大家且看看人家的道义是怎么“曲径通幽”的。

满清无道blabla——和今日某些“反共”套路相似不?

骂完晚清骂中国自取其辱——和今日的反共之皮反华之心相似不? 反共不是不可以,善良的人们啊,请一定要标记“反共”和“反华”的界限。有心越了线的,没好人!

日本人号召中国人反清,中国人恨满清辱国,建立民国了,人家又纠集遗老遗少勤王。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道理说法在人家手里,地盘也要全交到人家手里,人家大约才能夸我们一句“忠勇顺民”的。

请想想川岛芳子和前老公的一场迷梦,

游戏再好玩,不过搭自个儿。兔不死狗亦烹,或一场辛苦,纯为他国做嫁衣裳也。一叹示警。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