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工民主党解放前后在肇庆三罗活动的情况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1 8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我参加中国农工民主党的经过


抗日战争的中后期,我在桂林工作,和李慧同志常到农工党的成员曾伟同志(当时叫曾天斛)家里座谈。我和曾既是同在国民党独立廿旅政治部工作的老拍档,又是老朋友,大家是无所不谈的。曾伟同志曾向我介绍过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前身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怎样在邓演达的领导下进行反蒋救国的革命斗争的艰苦和坚持斗争的历程。详述过邓演达同志怎样被蒋介石杀害的经过和邓在敌人的威迫和利诱下如何表现出一个革命者的大无畏精神。以后曾又常和我与李慧同志一起去拜访当时在桂林居住的朱蕴山、张文两位老同志,他们对我的教诲很大。可以说,我虽未从组织上加入农工党,但在思想上已从那时参加了。


我和曾伟亲如手足,相互间一直是有联系的。不久我离开桂林到广西迁江县、贵县等中学师范教书。桂林陷落后,曾伟到了粤西南路参加党领导的游击队工作。直到1948年10月我在广西省立郁林师范教书时再和曾伟联系时,他已在香港工作,写信叫我立即到港相会。10月下旬我乘郁林师范校长刘震霖派我和另一位陈老师率领毕业班学生到广州进行教育参观之便,和刘校长商妥,参观完毕后由陈老师带领学生返校,我则离职不回校任教了。


同年11月初我到了香港,住在曾伟家里。他向我介绍了人民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指出国民党蒋介石的反动统治即将覆灭,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将取得全面的胜利,希望我能从组织上参加民主党派,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从事一些对人民革命有利的工作。由他和吴平同志作介绍人,在郭翘然同志的监誓下,我参加了中国农工民主党和中国民主同盟。曾伟同志和我一起去会见当时在港的农工党负责组织工作的王深林以及云应霖两人。随后农工党和民盟同时派我为农工党和民盟的广东西江三罗区政治特派员,并发给我一些活动经费,叫我回到西江肇庆开展农工和民盟的活动,配合解放大军解放西江肇庆三罗地区的宣传工作。


二、中国农工民主党在肇庆的活动


1948年11月中旬我从香港返回广州,为了开展工作,我以农工和民盟三罗区政治特派员的身份,首先发展了李慧、曾冠星、孔庆东、罗国祥四位同志参加农工和民盟组织,以便从各方开展工作,并函报曾伟同志。1949年2月,我和李慧受广东省立肇庆中学新任校长陆讠永勤的聘请到该校任教。到肇中后,我们在教学工作的掩护下,做了如下的几件工作:


1、组织进步学生读书会。为了开展农工和民盟的活动,宣传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方针政策,宣传人民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必须组织一些思想要求进步的学生,作为基本群众,通过他们去做些实际工作。因此,我们在校内高二、三班的学生中物色了冯炎、梁中民、陈舜婷、唐媛等六、七人组织秘密读书会。随后又通过他们吸收了肇庆师范的学生陆铭铨、岑品高、李瑞意等同学参加,逐步发展到廿多人,其中还有肇中的三位教师参加,成为农工和民盟的外围组织。我们常利用星期天到七星岩、鼎湖山、龙顶岗、梅庵等地方进行学习活动。学习了《社会发展史》,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还学习了艾思奇的《大众哲学》等论著,宣传了人民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


2、发动学生抵制肇庆各界欢迎余汉谋巡视肇庆的大会。1949年4月,解放大军渡长江,解放南京,5月解放上海。就在蒋家王朝即将覆灭之时,余汉谋突然回到肇庆视察,目的就是要部署他的反革命残余势力,企图在肇庆西江一带进行垂死挣扎。为了给余汉谋一个下马威,我们通过读书会的同学,同时又得到肇中的地下党员、物理教师杜前同志的支持,发动肇庆四所中等学校的大部分学生,抵制不参加肇庆各界欢迎余汉谋的集会。并在肇庆各处秘密散发和张贴揭露余汉谋回肇庆的阴谋目的。第二天余汉谋亲到肇庆中学召集全体师生“训话”,他在会上指明肇中有共党在活动,要大家严密防范和检举揭发,当时场面的气氛显得很冷淡。


3、印发传单,宣传解放大军已渡长江,解放了南京、上海、福建、江西、湖南直迫华南。当时肇庆地区,谣言四起,街道上也贴有一些反动标语,内容无非是造谣污蔑我党我军是“公妻共产”、“到处杀人”、“抢掠财物”、“没收商店财货”等。我们针对这些谣言、标语,油印一批传单,摆事实,讲道理来揭露批驳国民党反动派的反动宣传和他们的阴谋破坏目的,在传单里同时号召各界群众坚守工作岗位,保护国家财产,积极迎接解放大军解放肇庆西江。这些传单在肇庆秘密散发、张贴、同时也寄发到西江各县的伪县府和各中学去,起到了打击国民党反动派、安定各界群众民心的作用。

三、遭到驻肇的伪保安第二师特务的追捕


由于我们在肇庆做了上述的革命工作,引起当时驻肇庆的国民党保安第二师特务的注意。6月底肇庆各中学停课,学生疏散回乡。肇中校长陆讠永勤告诉我,保安第二师师部已经怀疑我,准备逮捕我,叫我赶快离开此地。肇中地下党员杜前老师亦望我火速离开以免受害。


我在离开前连夜赶印好一批迎接解放的传单,交由冯炎、梁中民、岑品高等同学,叫他们转发给读书会的同学带回家乡秘密散发张贴,并提醒他们千万注意安全、秘密,不要疏忽大意,敌人在垂死前会更加凶残的。


我离肇回到家乡云浮小河暂避。李慧同志带着孩子和我母亲仍留在肇庆,由她负责与疏散回乡的同学联系继续工作。


7月肇中举办暑期升高中补习班,李慧兼任升中班的课。不久我接她来信说,回德庆县的同学因散发传单事发,梁中民同学被保安第二师驻德庆的军队逮捕,并押解到肇庆伪师部,我回信给她叫她与杜前老师商量,请他去求陆校长出面保释。


8月初的一个晚上李慧到肇庆市天宁南路购物时被保安第二师部一个特务跟踪,并威胁要她到师部谈话。那时特务又对李慧说,你是不是李兴唐的女儿?李慧说我是他的女儿,你认识我爸爸吗?原来那特务曾在李慧的父亲任伪高要县财政局长时在局里当过工友。李慧要求让她回家告知家姑,李慧将身上的一条金颈链给了他,才得到那特务的允许,监视的距离拉远了一些。当时西江洪水大涨,肇庆沿江路和城外南较场均被洪水漫浸,四乡的木帆船都靠泊在南门的城墙边外,城内亦因洪水停电,街道昏黑。她走到城中路口时,适那特务与一熟人招呼谈话,李慧即乘机迅速走入一个女学生的父亲开设的米舖里,那女生为她开了舖里的后门,让李慧翻过上城墙,随即搭乘停泊在那里的腰古乡船返回我的家乡小河,才避过了逮捕的危险。后来我托人把孩子和母亲接回乡间。


四、解放前后在腰古小河的工作


1949年9月肇庆各中学、师范开学,我和李慧同志接到肇中校长陆讠永勤的解聘通知。我们考虑到当时肇庆是反动势力的集中点,为了安全起见,亦不想再回肇中任教。


适时家乡腰古私立蓉华中学改选校长,我向校董事会董事长曾松年推荐曾冠星同志出任蓉中校长,经多数校董的赞同,曾便担任了蓉中校长,李慧同志受聘为该校教师。我推荐曾冠星的目的是为了使农工党和民盟的工作,在学校教育工作的掩护下得到继续开展,同时也解决我一家的生活问题。


蓉中开课后,我于9月中旬到香港一行,向农工和民盟组织汇报我们在肇庆的宣传活动情况,得到云应霖、郭翘然两位负责同志的好评和勉励。郭翘然同志并告知我,曾伟同志在上海解放前夕,他与黄炎培的儿子黄竞武同志一起被上海警备司令汤恩伯杀害了,吴平同志亦去了东江纵队游击区里工作。当时我惊听曾伟同志已光荣牺牲,使我在革命征途上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而感到无限的哀痛。农工和民盟的组织上亦失去了一位干练的好干部、好同志而感到莫大的损失!


当时我曾向郭翘然同志和云应霖同志提出,要求去东江游击区工作。他们认为我在肇庆三罗地区有工作基础,应该回三罗地区去,加紧做好配合解放大军迎接解放这一项重要的革命工作。我亦考虑到解放大军就快解放广州,解放西江地区,大军所到的地方如征集粮草,修公路桥梁,以及协同清匪反霸等工作是很多的,是很实际的革命工作。因此,我接受了郭、云两位同志的指示,从香港回到腰古蓉华中学,积极准备迎接家乡的解放工作。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上亲自升起了五星红旗,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布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我们立即以农工、民盟的名义赶印传单标语,向三罗区各县寄发,使各界群众,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了,并表示我们对新中国成立的无比欢庆和热烈的祝贺。


孔庆东同志在香港亦联合一部分国民党军官发表声明脱离国民党反动派,拥护中国共产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表示了他们对中国共产党、对新中国的热爱之情。


11月家乡腰古、小河解放,我们即与云浮县的游击队领导人麦长龙同志取得联系。麦长龙同志原是我于1934年在云浮县第一区立第一小学教书时高小班的学生,他对我很尊重,仍称我为老师。那时云浮县城还未解放,大军源源向新兴、阳春、云浮进军,他指示我们在小河征集粮草,发动群众抢修被国民党反动派破坏的公路地段及桥梁,支援大军解放云浮、罗定,进军广西。这些工作我们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受到云浮军管会的表扬。


随后,云浮军管会主任兼云浮县人民政府县长麦长龙同志聘请我为云浮县军管会顾问,县支前委员会委员,并委派我为小河、安塘、罗坪三乡接管会副主任。不久三乡分别成立乡政府,县人民政府又委派我为小河乡政府的乡长。小河乡政府成立后,在小河乡举行了一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和云浮县解放的盛大庆祝游行活动,全乡青壮年二千多人参加,有十多堂舞狮出动,场面空前热烈。


在这一段期间,我们一面以中国农工民主党和中国民主同盟广东三罗区政治特派员的名义向中共云浮县委书面报告我们解放前后的一些活动工作,要求县委加强对我们工作的领导和指示;另一面通过小河乡政府在各村的祖祠里开办扫盲识字班。(识字班是在晚上上课,)由各村有高小文化的青壮年人任教。我们编写了一些以革命为内容的课本,由乡政府油印发给他们讲教。我和乡政府的干部与中心小学教师也分别轮流到各班宣讲中国共产党的简要党史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方针政策,讲述革命故事《白毛女》,使参加识字班的男女识读识写一些日常普通的字,也懂得一些革命道理,认识旧社会怎样使人变为鬼,新社会如何使鬼变为人。当时各村参加扫盲班学习的男女非常踊跃,有些年纪大的人,遇上我们讲革命故事也来听讲。我们这些扫盲班都报请县政府核准开办的,得到县政府对成绩的肯定,并对我们工作给予嘉勉。


1950年1月,我曾到广州向农工组织负责人云应霖,郭翘然两位同志汇报了我们的工作活动,他们对农工、民盟在西江、三罗区的工作表示了满意。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