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狠心下大力改变体制啦!

满弓如月 收藏 0 77
导读:面对迅猛发展的高新技术和不断变化的国际战略环境,美国以创新的思维、领先的技术、科学的筹划、实战的验证,开始了全新概念的军事改革之路,以期在新一轮国际军事竞争中谋求有利态势,保持世界军事霸主地位,但其中有得有失。 循序渐进 美国军事改革走的是技术引领——理论先导——武器革新——结构优化——实验室试验——战争检验之路,不断创新,不断修正,持续发展。 美国军事改革首先在武器装备领域展开,军事技术革命是引领先锋。上世纪70年代,美国把对信息时代的认知和感悟及时融入

面对迅猛发展的高新技术和不断变化的国际战略环境,美国以创新的思维、领先的技术、科学的筹划、实战的验证,开始了全新概念的军事改革之路,以期在新一轮国际军事竞争中谋求有利态势,保持世界军事霸主地位,但其中有得有失。





循序渐进




美国军事改革走的是技术引领——理论先导——武器革新——结构优化——实验室试验——战争检验之路,不断创新,不断修正,持续发展。




美国军事改革首先在武器装备领域展开,军事技术革命是引领先锋。上世纪70年代,美国把对信息时代的认知和感悟及时融入军队建设实践之中,先于苏联启动了军事改革之路,1991年海湾战争向人们展示了美国军事技术革命的最新成果。




此间,赞同和倡导军事革命的防务分析家敏锐地提出,美国正处在军事革命的门槛上,精确弹药、实时数据传输和其他现代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将促进未来张正性质的改变,从而引发美军规模和结构的调整。




1997年,美国防部出台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首次提出,“为了未来而转型美军”,从而来开了美军转型的序幕。




2001年小布什政府上台,拉姆斯菲尔德成为美国五角大楼的掌门人,这位备受争议的鹰派人物上台后,在认真总结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的基础上,大力拓展军事改革的广度和深度,他将企业管理理念大胆引入军队建设之中,使改革在转型中得到深化、升华。特别是“9.11”事件发生后,为有效应对全球性恐怖威胁,美军提出了转型路线图,美国军队从次进入全面变革、快速推进时期。





八大转变




从本质上讲,美国军事改革主要是根据信息时代要求和国家战略需求,对军队体系进行彻底改造,把工业时代的军事体系改造成信息时代的军事体系,从而拉大与潜在对手的时代差。其基本特征是:在作战力量建设和作战指导上,力求实现八大主要转变。





一是战争样式上,由“平台对抗”转变到“体系对抗”。借用信息技术将以往相对独立的指挥控制系统、侦查传感系统和火力打击系统融合为有机的整体,充分发挥作战效能。





二是力量使用上,从“集中力量”转变到“集中效能”。集中效能强调即使是地理上分散部署的部队,也能借助战场态势共享良好的机动性,对既定目标实施自主协同式打击,从而减少所需部队的数量,以提高作战效能。





三是力量建设上,从谋求“火力优势”到重视“信息优势”。重视指挥控制系统的建设,强调战场态势单向全维透明,确保先敌发现、先敌决策和先敌打击。





四是作战指导上,从强调“基于摧毁”转变到“基于效果”。“基于效果”作战以打击敌人的意志和瘫痪敌作战体系为重点,着眼于打击能够到攻心夺志的重心关节目标,尽快迫使敌方屈服。





五是力量运用上,从注重“前沿存在”到强化“远征作战”。重视前沿存在的作用,在海外保持一定军事力量的同时,强调依靠快速“力量投送”能力对危机作出反应,注重发展远征作战能力。





六是作战空间扩大,从“三维作战”到“全维作战”。即由传统的三维扩展至陆、海、空、天、电及网络等多维领域。





七是作战样式上,从“程式作战”转变到“灵活作战”。与传统的“接触作战”、“线式作战”和“对称作战”不同,特别注重“非接触作战”、“ 非线式作战”和“非对称作战”相结合,尤其是注重利用与敌方不停地力量和战法,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八是后勤保障上,从“粗放后勤”转变到“精确后勤”。后勤保障从过去注重数量、规模和集中,转变为注重适时、适地、适量和适配。





不是单纯的加减法




2008年伊始,美国国会宣布,在未来五年陆军总兵力将增加6.5万,达到54.7万的规模。这一消息对步美国改革后尘的许多国际来讲,无疑应引起审慎反思,要适合各国国情。




如俄罗斯从1992年开始裁军,总兵力由当初的280万消减至目前的113万。据俄国防部透露,俄军将继续裁减兵力,到2016年使整个军队的人数维持在100万以内,其中陆军是重点裁减对象,裁员达18万人之多。俄军总参谋长表示,俄军将以“火力”换“人力”,用10年左右的时间对军队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组建一支新的规模小、反应快、打击力强的军队。




实际上,军队改革不是简单的加减法,需要根据国家战略需求和任务使命及作战对象的变化情况,不断进行科学论证和战争实验。




在拉姆菲尔德时代,“快速决定性作战”理论,使美军在伊拉克战争中发挥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效果。由于精确制导武器、信息化武器的广泛运用,多国多军种联合作战行动将“基于效果”的作战发挥到了极致,也使拉姆菲尔德更加坚定了军事改革的信心,即建立一支能应对非对称性威胁、满足21世纪安全挑战的快速、灵活、多能的军队。




他说:“军事改革不仅要建造高科技的武器,更要创新思维,创新作战的模式。




然而,五年过去了,我们看到,两场战争速胜并未速决,速胜为美国军事转型提供令人信服的依据;难决使五角大楼重新认识到,部队的建设重点和转型节奏必须有所调整。




从深层次分析,当前美以转型为核心的军事改革遭到质疑,有多方面原因,其中政治因素牵制较大。




一方面,美高估了军事改革成果在政治中的作用,也低估了全球化时代国际政治的复杂性。因此,在超强军事力量的使用上表现出明显的随意性,其结果是军事力量不断增强,但软实力和政治影响力却有所下降。




另一方面,美决策层赋予军队超出能力范围的政治任务,造成了政治与军事的相互拖累。





启示:发展中求“变”,“变”中求发展




启示之一:军队改革是国家战略需求的必然要求。纵观美国军事改革近30年的历程,其始终是围绕国家战略需求和作战任务变化而进行的。




启示之二:谋发展是军队改革的核心。军队改革的核心是谋发展,提高战斗力。作为一项系统工程,在军事改革过程中一定要处理好传承与创新的关系。美军在某些问题上存在过分强调求新图变的倾向,结果部分革新虽然弥补了过去存在的不足,但同时往往又产生了新缺陷。




启示之三:推进军队改革,要坚持顶层设计、人才建设、法规建设先行。完善的军事法律法规体系是保证改革顺利进行的必要条件。再者,在军事改革过程中,人是决定性因素。拉姆菲尔德提出“不换脑筋就换人”,要求军队将领在改革中发挥带头作用,注重发现和培养具有创新意识的人才,大胆使用和破格提拔开拓型人才。




启示之四:风险控制是军事改革的安全阀门。美军认为,军事改革在部队管理、作战、应对未来挑战和制度等领域面临诸多风险,因此,美军在改革中非常重视风险的防范、控制和管理。当然,作为世界新军事变革中的探路者,美军事改革无先例可参照,关键是能否将风险控制在最低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