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冰魂 第二卷 刀头添血 第八章 踏上征程

兄弟联盟 收藏 1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5.html


10天后。


钟国龙的家中,钟国龙穿着一套草绿色的军装,站在家里大衣柜的镜子前面,左右地端详。


这身军装穿在他略瘦的身体上,足足大出来一截,钟国龙左看看,右看看,问钟月民:“爸!你看你儿子穿着军装帅不帅?”


当兵出身钟月民这时候正给儿子打着背包,看了儿子一眼,说道:“恩!帅!比穿那流里流气的牛仔装帅多了!”


“什么呀!”钟国龙自己都笑了:“我怎么看着跟偷来的似的?不合身啊!”


沈素芳这个时候正在紧张地帮儿子收拾东西,看见儿子在镜子前面站着,走过来帮他整了整领子,问他:“小龙,你这计算机课本还带不?”


钟国龙苦笑:“妈!部队又不缺卫生纸,我带它干什么呀?我看不懂。再说了,我这是参军,可不是进京赶考!”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沈素芳又拿起一件秋衣,整齐地叠好,放进迷彩布的大包里,“长这么大还没出过远门呢,着就去边疆了……唉!小龙,你可得照顾好自己,这回可是真正自己过日子了!”


“我说你就别罗嗦了!”钟月民使劲勒了一下打好的背包带子,埋怨地说:“他又不是小孩儿了!有什么照顾不了自己的?部队还有班长和战友呢!快点吧,别去晚了!”


沈素芳仍旧不放心,在大包里翻腾几下,又转身找出一件绿横道的背心来,放到包里。


“妈!人家部队发衣服,那些破衣服我在家都不穿了你还给我带着干吗呀?”钟国龙着急地说:“快点吧,陈立华他们都已经到了!”


“着什么急呀,武装部离咱家也不远,再想想还要带什么东西?”沈素芳还在四处转着,恨不得把自己也塞进儿子的背包里,好照顾儿子。


“行了!小龙,背上走吧!”钟月民把背包给钟国龙背上,又拽了拽,确保结实。


“爸妈,你们都别去了,我自己走吧!”钟国龙提着大包,有些言不由衷。


“那怎么行?”沈素芳说:“哪有儿子参军爹妈不去送的?你爸今天特意连所里都没去……”


“哎-- 我可不是因为这个啊,我是今天胃疼。”钟月民不愿意承认,其实,他心里对儿子的关心绝对不亚于自己老伴,“走吧!”


沈素芳眼睛有些湿润了,连忙偷偷擦擦,又从厨房拿出一个大袋子来:“小龙,这个是给你带的苹果和鸡蛋,还有我早起包的饺子,我怕凉了,用保温桶装着呢--这桶你也带着,到部队别乱吃凉的!”


“不用了妈!怪沉的……”钟国龙这个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有些伤感的,妈妈越给他多带东西,他心越软,嘴上却老是说不要带。


沈素芳没有理他,手里依然拎着袋子,右手想提那个大包,有些沉,忙冲老伴说:“我说你帮孩子拎着呀,老是我一个人。”


钟月民故意皱了皱眉头:“让他自己拎!又不是小孩子,还要我这个老头子费劲啊?”说完点了支烟,自己先走出房门。


沈素芳还要唠叨,钟国龙过去拎起包:“妈,快走吧!真晚了!”


……


县武装部大院,已经聚满了新兵和他们的父母亲人。


钟国龙拎着包进去,那边陈立华和刘强马上跑过来:“老大!你怎么才来?都等你半天了!”


钟国龙打量着他们的服装,刘强的很合身,陈立华的跟自己一样,有些大。


“恩,着什么急?不是还得会儿呢么?哎?他们几个呢?”


“老大!老四!老六!”


正说着,后面王雄、李兵、老蒋、谭小飞他们四个已经气喘吁吁地跑来了,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大袋子东西,跑到他们跟前,把东西一股脑的往他们怀里塞。


这时候,钟月民和老伴看他们小兄弟们道别,也没有打扰,两个人去楼上找刘部长去了。


“老大,也没给你们三个买什么,就买了点路上吃的和日用的东西。”王雄喘着气。


钟国龙看着兄弟几个,有些感动,说道:“不用,我们路上又不吃,你们拿回去!”


老蒋又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钟国龙:“老大,这是1万块钱,上次大草坪时拿了一万,后来你进看守所又拿了两万,我还回了两万,这些你拿着,到部队需要打点什么的就花,不够再给我打电话!”


钟国龙赶紧给他塞回去:“不用!老二,你把钱送回去,现在想想你爸赚钱也不容易,不需要就别瞎花!”


老蒋还想说什么,被钟国龙给制止了。


钟国龙看着他们几个,说道:“兄弟们!我和老四老六这次走远了,再回来就得一两年以后了,你们哥儿几个要互相照应,把我们兄弟用命打下的地盘看好了,我和老四老六老二老三,剩下的兄弟可就是你们打头了,可要照顾好!要是我回来,小飞他们要是挨了欺负,我可饶不了你们!”


王雄说:“哪能呢!老大你就放心吧!我们兄弟会记住老大的话,要混就混最牛比的。”


李兵说:“老大,你们到了部队,可得经常给我们写信打电话什么的,家里要是有事,也跟兄弟们说,千万别外道……”


“我跟你们外道什么?”钟国龙故意装得轻松。


谭小飞突然哭了:“老大!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呀!”


“老七!别他妈娘们似的!老大看了伤心!”李兵骂着谭小飞,自己也哭了。



一下子,这帮子小弟兄都开始哭,一开始是小哭,后来都蹲在地上,哭地脸都变了形。


钟国龙忽然猛得站起来,使劲擦了一下眼泪,喊道:“你们这几个王八蛋!都给老子站起来!都别哭了!老子是钟国龙!是县城的老大,这么哭我还有面子吗?小飞!你再哭我踹你!”


谭小飞哭着说:“老大,我听你话,我不哭了!老大,我忍不住!”


钟国龙又哭了,喊道:“再伤心也不许哭!都站起来!兄弟们,咱都别哭了,等到部队练好武功回来,咱们哥儿几个还能到一起!还能一起喝酒、唱歌、打架!”


他这么一说,几个人哭得更厉害了,钟国龙突然猛地把背包摔出去,一脚踹在王雄腿上,嘴里边哭边骂:“哭!哭!我让你们哭!我他妈昨天想了一晚上今天不哭,都被你们这帮王八蛋给搅和了!都给我滚!滚!”


钟国龙哭着把他们往院子外面踹,把他们带的东西都扔了出去。


王雄他们都哭着往外走,钟国龙扭头就回了大院儿。


“老大!”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喊,钟国龙转身看去,那哥儿四个全跪在地上了!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都给我起来!”


“老大,老四,老六!”王雄从地上的包里掏出一瓶酒来,咬开瓶子:“老大!我们兄弟都想好了,要一起跟你喝壮行酒的,但你现在当兵了,不能乱喝酒了,我就代你喝了!我们哥四个就在这里等着你们三个回来!老大,老四,老六!部队要是不好,你们就早点儿回来呀!”


突然钟国龙对着陈立华和刘强喊了一句:“老四,老六兄弟们都过来,你们几个也起来,要喝壮行酒咱们兄弟就一块喝,来,兄弟们!”7个兄弟围在了一起。说完,钟国龙拿起酒瓶就喝下了一大口烈酒,酒瓶子又传到了王雄那里,王雄哭着喝了一口,又给了老蒋,一直到传到已经泣不趁成声谭小飞手中。


“兄弟们记住,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好兄弟,同生死,苟富贵!”钟国龙用他微微颤抖的声音刚说完,七兄弟抱在了一团,眼泪,鼻涕搅到了一起。此时似乎天地之间什么都不存在了,每个人的心中都在久久的回荡着那句:“我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好兄弟,同生死,苟富贵!”


龙云看到这番场景,也陷入到了以往的回忆中……


“老四,老六,好了,火车快到了!钟国龙脸扭曲着控制自己不哭了,转身就往回走,没有回头!


王雄他们几人突然回了个头,冲钟国龙、陈立华和刘强大喊:“老大,老四,老六,等你们回来!”说完擦干眼泪嘴里唱着:“刀光剑影--”


周围的新兵和亲属不明白他们怎么这么深的感情,一个个也看傻了。


……


新兵开始集合了,龙云和左友名带着自己部队的5个新兵,站成一队,向不远的火车站走去。


家属们跟在后面,沈素芳哭哭啼啼地跟在后面,钟月民脸色绷着,狠命地抽着烟。


到火车站时,火车还没有开过来,家属们拉着自己的孩子,做着最后的嘱托。


钟月民和沈素芳站在钟国龙面前,沈素芳哭着拉着儿子的手抚摩着,刚刚哭过的钟国龙这个时候十分想哭,但看着妈妈这样,他强忍着自己不落泪。


“小龙,到部队可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了,要听干部的话,要多跟战友处好关系,多吃饭,部队训练可苦呢……”沈素芳一遍又一遍嘱咐着儿子。


钟月民一颗又一颗地抽烟,站在旁边说:“我说,你就别操心了,他也不小了,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钟国龙看着自己的父母,心中已经是百感交集,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来没有让父母省过心,总感觉父母是自己的包袱,有了他们,就有许多的不自由,现在想想,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以前是多么的混蛋。


左云他们这个时候不愿意打扰家属的送别,站在一旁抽烟。


车站已经响起了铃声,火车马上到站了。


钟国龙这个时候感觉自己好象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心中的伤感不断的加剧,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像今天这样担心父母。


“妈!我走了以后,你和爸多注意身体,别让我惦记!”钟国龙说。


钟月民在旁边听到儿子这么说,手中的烟头有些颤抖。


“哎!妈知道,妈知道,你就放心吧,到部队了,就好好干,千万别不懂事……你要是想爸妈,就往家多打打电话,多写写信!……你爸呀,他以前也是恨铁不成钢,总是骂你,你别放在心上,他其实挺惦记你的!那天晚上你说要参军,他高兴的一晚上没睡觉……”


火车已经开过来了,一阵的轰鸣,停在站台边上,乘客开始登车了。


钟国龙强忍住眼泪,对着旁边的钟月民说:“爸,怎么今天看不出您伤心来?”


钟月民故作轻松:“我伤心?我儿子去参军,我省心了,我伤什么心?”


钟国龙忽然走过去,轻轻地抱了一下父亲,说道:“爸,以前您总骂我,我还是不学好,我是故意的,其实,有的时候,我还是挺觉得对不起您的。年岁也一天比一天大了,多注意身体,少抽点烟。”


钟国龙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向车上走去。


钟月民被儿子突然的举动给惊呆了,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上车的儿子,两行老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他努力扭过头去,不让火车里的儿子看见。


火车开始启动了,沈素芳哭成了泪人,钟国龙忽然从窗户里面钻出头来,冲自己的父母大喊一声:“爸!妈!以前我对不起你们了!在家注意身体!”


回到座位上,钟国龙猛地从袋子里掏出那个保温桶,打开盖子,大口的把妈妈包的,带着体温的饺子塞进嘴里,眼泪哗哗地,像一场伤心的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