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冰魂 第二卷 刀头添血 第三章 家有逆子

兄弟联盟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5.html[/size][/URL] 一天后,县看守所所长办公室,钟月民所长皱着眉头,正接听着妻子打来的电话。 “我说老钟!国龙不是你亲生的呀?你就不知道找找去?” “找?我上哪儿找他去?我能找着他?他都快成我爹了!我说你就别着急了,这混蛋小子丢不了!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 “我这两天总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5.html


一天后,县看守所所长办公室,钟月民所长皱着眉头,正接听着妻子打来的电话。

“我说老钟!国龙不是你亲生的呀?你就不知道找找去?”

“找?我上哪儿找他去?我能找着他?他都快成我爹了!我说你就别着急了,这混蛋小子丢不了!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

“我这两天总感觉心惊肉跳的,会不会出什么事啊?老钟啊,你还是跟你公安局的老战友说说吧!”

“说说?你说的简单!我摊上这么个混帐货,自己在家里都觉着丢人呢,我还好意思跟老战友那儿献宝去?你就别让我丢人了!”

“行行行,你不找,我找去!”

钟月民气恼地挂掉电话,在办公室里叹气。

“所长!”小刘敲门进来,

钟月民调整了一下情绪:“哦,小刘啊,什么事?”

小刘为难地说:“所长,那……”

“什么事吞吞吐吐的?”

“所长……小龙来了!”

“什么?”钟所长一愣,“这小子跟我几乎没感情啊,怎么来这里找我了?”

小刘脸红着,说道:“不是!他今天早上就来了,您正好出去了。”

“早上就来了?那让他进来吧?”

小刘终于鼓足勇气,说道:“进不来,他在里面关着呢!”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钟所长从桌子后面跳了出来,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你说清楚!”

小刘说道:“今天早上公安局的把他转送来的,昨天晚上他在县城大草坪跟人打架,把一个小混混的手筋给砍断了!”

钟月民怒火攻心,顿时感觉天旋地转,一下子晕了过去!

“所长!所长!快来人啊!”

……

医院病房,钟月民躺在病床上,脸色发灰,目光呆滞。上方的的输液瓶里,还有多半瓶药液。

钟月民的老伴儿沈素芳坐在床边,眼睛因为过度流泪而红肿。

“这回你省心了!”钟月民有气无力地哀叹:“也不用找他了,……砍断人家手筋,法律上算重伤害呀!我转业以后在看守所干了半辈子,整天教育这个别违法,教育那个别犯罪,到了最后,我亲生儿子在我那儿关着,丢人啊!我这个当所长的这下子可就光荣喽!”

沈素芳眼睛里又流出眼泪,哭着说:“老钟,你就别说了!你得想想办法呀!小龙好歹是我们的儿子,怎么着也不能让他坐牢啊!”

钟月民恨恨地说:“想办法?我有什么办法?再说,就算有办法,我也不管!最好枪毙了这混帐东西!”说完,眼睛里也流出泪水。

“算了!你就别说气话了!你也在系统干了几十年了,和成局长又是老战友,他怎么也得给你几分面子啊!我听说小龙打伤的那个人,是个小流氓,身上还查出有人命案了……”

钟月民躺在病床上,忧郁了好久,忽然眼睛一亮:“恩!我把这小子送部队去!别的地方也没人能管得了他了!”

……

县公安局长成保华手里拿着电话,吃惊地说道:“老钟!你说什么?那个钟国龙是你儿子?……你现在在哪里?……是吗?好!我马上过去!”

成保华挂了电话,急匆匆地往县医院赶去。

病房里,成保华说:“老钟啊,你别上火,身体本来就不好,别再气出个好歹来!你刚才在电话里说小龙的事情,我刚才考虑过了,倒不是没有办法!”

沈素芳欣喜地站了起来,问道:“成兄弟,你有什么办法?”

成保华说道:“这样,咱们老战友一场,原则不原则的就不扯了,小龙砍伤的那个黑七,我们通过审问其他人,已经查出了他是两年前咱们县城那个摩托车铺杀人案的主犯,这次也是逃不过去了,所以,我帮小龙,也不算违背道德了!而且,好在小龙还是计算机学校的在校学生,我回头做个资料,就说那个黑七勒索他们钱来着,他气不过去,又被黑七带人殴打,自卫的时候不小心砍伤了黑七。到时候你们家长通过学校,把他保出来就行了!”

钟月民感激地说:“老战友,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呀!小龙那个孩子不争气,让你笑话了!”

成保华笑着说:“看你说的!当年一个班的战友,你还客气什么?年轻人嘛,总得有个血性,我那个倒好,整天抱着书当馒头啃!你就好好养病,这件事我去办!让嫂子等我电话,再去学校一趟。”

钟月民又说道:“刚才我说的,想让他参军的事情,你看……”

成保华说道:“这个更简单,回头把档案一消,我去找武装部刘部长,他比咱们晚四年,也是咱们老部队的兵!只要小龙体检没有问题,就应该可以!”

“这个你绝对放心!这混帐东西体格好着呢!”

三天后,看守所里的钟国龙,这时候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自在,手撑在关押室的木板床上,拼命地练俯卧撑,腰部的伤并不重,稍微有些疼。

值班的狱警小赵,早就认识他,这时候跟他打趣:“我说小龙!你这是干什么呢?都这样了还锻炼身体呢?”

“怎么了?就兴你们这些大头兵锻炼,我就不能练了?”钟国龙没有停下动作,发狠地说:“老子听说真正监狱里的犯人们,都挺牛比的!这回进去以后,还有的是仗打呢!”

小赵笑笑:“得了吧!就你这样的,真进去了也是个刺头,不打别人就不错了!”

“恩!小鬼!这话我爱听!”

“你管谁叫小鬼呢?我可比你大好几岁呢!”

“嘿嘿!”钟国龙停下,一屁股坐在床上,开始观察起外面岗楼上的武警。

“哎!赵哥!你打过枪吗?”

“废话!当兵的能没打过枪?”

钟国龙又问:“那……你杀过人吗?”

小赵摇摇头,说道:“和平年代,那有那么多人杀?”

钟国龙顿时一脸地不屑:“切!当兵不杀人,你当个什么劲哪?”

小赵笑着说他:“当兵就非得杀人啊?这样吧,一会儿你想办法跑出去,我立马把你击毙,不就杀了人了?没准儿我还立功呢!”

“切!我才不跑呢!要跑也先干掉你!”

跟小赵逗了会儿闷子,钟国龙又觉着无聊了。

这时候,钟月民虎着脸走了进来。

钟国龙看见父亲过来,还是有些拘束的,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爸……”

“钟国龙!”钟月民没有理他,板着脸大喊。

“到!”

“出来!”

小赵打开铁门,钟国龙表情很不自然地走了出来。

“钟国龙!刚才接到公安局通知,经过调查审问,你遭受黑七为首的犯罪分子勒索,殴打,自卫的时候用对方凶器砍伤黑七手臂的情况,已经证明属实,现在你已被释放!”

“啥?”钟国龙有些震惊。

小赵知趣地推了他一下,小声说:“还不快走?”

钟月民这时候说道:“签完字到我办公室来!”转身离去。

钟国龙云里雾里的签完字,走进父亲的办公室。

钟月民反锁上门,看着他,说道:“小龙啊小龙!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我和你妈哪点对不起你了?给你吃穿,供你上学,学你不上了,整天游手好闲,你妈又给你联系那个计算机技校,盼着你学点好,可倒好,好没有学到,学到黑道火并了!”

钟国龙站在那里,有一打没一打的听着,说道:“爸,您也别费劲了,我也这么大了!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不会忘了你和我妈的养育之恩,我会孝敬你们的。您只要少教训我,就算我的造化了!”

“混帐东西!“钟月民举起手,钟国龙干脆眼睛瞪的老大,等着挨打。钟月民叹了一口气,又把手放下,说道:“小子!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了,你回家吧,你妈等着你呢。我今天办了这辈子头一件拉关系走后门的事情,希望这件事情能把你挽救过来!”

钟国龙说道:“爸,这件事情我还真得谢谢您!我本来以为这次怎么也得判几年呢!”

钟月民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件!”

“那是哪件?”

“已经给你报名了,我给你找了个管你的地方!”

“管我?什么地方能管我?”

“部队!”钟月民猛的抬起头,盯着儿子:“也只有部队有希望能教育你了!体检的时候会通知你,这段时间你拿那儿也不要去。”

“什么?”钟国龙震惊:“你让我去当大头兵?我不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