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12章

北来 收藏 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URL] 山中秘事奇之又奇,什么人在放枪,又在向谁开火,外来人没法弄懂。但有一点很明白,那不可能是在打猎。片刻后,几人走下山坡,来到一个岔路口停下。又是两条路,一头通往深山,另一头同样通往深山。来的路上,沿途并没遇上岔道,一直没走错,这点几人都很清楚。眼下,只好走其中的一条,山中午夜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山中秘事奇之又奇,什么人在放枪,又在向谁开火,外来人没法弄懂。但有一点很明白,那不可能是在打猎。片刻后,几人走下山坡,来到一个岔路口停下。又是两条路,一头通往深山,另一头同样通往深山。来的路上,沿途并没遇上岔道,一直没走错,这点几人都很清楚。眼下,只好走其中的一条,山中午夜的事情已无对错之分。

云层裂开,边缘发白如絮,雨后的圆月,一面古铜镜幽光闪亮。远处传来几声鸡叫,死一般活了千万年的群山显得更加古老而诡异。脚下的路弯弯曲曲,坎坷不平,好在是碎石粗砂路面,走起来稳稳当当。前方传来了洪流的轰响,声音震耳,越来越响。从水声判断洪流不在路上,而在路旁的深谷里喧腾。我姥爷看一眼身边的乔,虽然看不真切,心里却微微一动,涌起一阵莫名的感觉。他想问她一句话,但没开得了口,心想跟女人说话得等到天亮才行。爬上山坡,前方出现了光亮,隐隐约约若有若无,远远地需要仔细辨认,才能相信那的确是一个真实的小光点,就像夜空某一颗很容易忽略的恍恍忽忽的星。

“客栈!”乔小声叫道。

“对,姥姥的。”我姥爷说。

“终于找到了!”眼镜也低声叫道。

一时间,与其说几人感觉到的是兴奋不如说是紧张,全都不由自主暗中加快了下山的脚步。光亮越来越近,看上去已是一片火光,我姥爷浑身是汗,感到自己不是在跑,而是快要飞起来了。但拐过一个山弯,火光不见了。不知问题出在何处,几人重又爬回山顶,这才又望见那点光亮。于是,几人慢步下山,边走边紧盯着那点亮光,一拐进山弯,光亮又一下消失。问题出在拐弯处,几人又转身回走几步,在能望见光亮的地方辨别光亮的方位,估计光亮的距离,然后往山下走。但一到山脚,光亮又找不到了。就这样,几人又重新爬回山上,上下往返好几次,最终仍没找到山里的那一点亮。垂头丧气的学生们,拖着沉缓的步子,打着昏暗的电筒,不声不响地继续往前走,不再指望找什么客栈。在一片潮湿的草地上,大家倒下睡去。

天亮时,几人被冷醒。山里寂静的早晨看不见一个人,苍白的天空比夜里显得更低,仿佛紧挨在群山之巅。一阵凉风拂来,我姥爷浑身一激灵。他爬起来,往前面一个小山包走去,拐过山包洒尿,一抬头猛然发现前面不远处立着他们没能找到的客栈。那是一幢木楼,夜里发出过吸引他们的光亮,眼下孤单单地立在山包那边的小路旁,似乎在静静地等候什么,给人一种巨大的孤独感。

后来解放军军官说,你就简单说说后来怎么样了。

我姥爷说,这个,呢抹。后来大家去了客栈,在那里吃了东西。他自己想继续赶路,但眼镜几人非要睡一觉再走。接下来,他跟四个似梦非梦的学生分了手,一人去找大道。太阳升起来了,一个老汉在路边地里挖地,他走上前去问路,“呢抹,老乡,去大凉山的大路怎么走?”老汉停下来,样子好像没听懂,把一只缺了一半的耳朵凑过来仔细听。我姥爷上前两步,把同一句话大声问到第三遍时,才看清老人残缺的耳朵,又发现老人没有眉毛。老人听完后露出满脸笑容,冲着我姥爷一个劲点头,还朝我姥爷伸出一个大拇指。

那是一个光秃秃的短柱子,脱皮带瘕的大拇指。

我姥爷浑身一阵发麻,边后退边哈腰道谢,然后大步流星一阵往前赶,管他大路在何方。

.

①此为一个谚语,意为大凉山的山脉舒缓,其间还有些盆地,小凉山的山脉相反很陡峭。

②1914-1951年先后进入凉山调查研究的国内专家学者有地质学家丁文江、民族学家杨成志、地质学家常隆庆、民族学家马长寿、徐益棠、柯象峰、梁瓯弟、林耀华、马学良、胡庆钧、赵卫邦等。

③彝族旧时按高低贵贱分为兹莫、诺伙、曲诺、阿加、嘎西五个等级,依次也即汉人所称的土司、黑彝、白彝、安家娃子、锅庄娃子。前二者为统治者,后三者为被统治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