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精彩正文 第三十章

大沿帽 收藏 0 1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URL] 立仁和楚材坐在车上,从车窗可看见沿街的全副武装的党军士兵。楚材向立仁抱怨着孙文学会的人把戏演砸了,以至于对李之龙的审讯进展不顺,这将直接导致“中山舰”事件无法坐实。 “不会是冤案吧?”立仁问道。 楚材说:“也算他李之龙倒霉,一连串的通信失误,恐怕他很难说清。说不清就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



立仁和楚材坐在车上,从车窗可看见沿街的全副武装的党军士兵。楚材向立仁抱怨着孙文学会的人把戏演砸了,以至于对李之龙的审讯进展不顺,这将直接导致“中山舰”事件无法坐实。

“不会是冤案吧?”立仁问道。

楚材说:“也算他李之龙倒霉,一连串的通信失误,恐怕他很难说清。说不清就好,说不清就有大文章可做。”

“那校长的态度呢?”

“都到这分上了,原先的理由已经不再重要了,只能一不做,二不休!立仁,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

“校长是要就汤下面?”

“聪明,为什么不呢?广州的国民政府应该有一位真正称职的统帅了!”说完,楚材意味深长地看向立仁。

“直接去中央党部!”楚材对司机说道。

到中央党部,楚材上楼去向国民党内众多元老解释此次事件的原委,让立仁在楼下等他。

就在立仁等楚材的当口,瞿霞从中央党部走了出来。见到立仁,瞿霞走上前去,“你是叫杨立仁吧?”

“是呀,您是——”

“瞿恩的妹妹,瞿霞。”

“噢,对对对,我听我妹妹说到过你。”

“你从黄埔过来的?”

“没错。”

“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抓我哥哥?”

“噢,恐怕我不会比你知道得更多,我得到的消息,有人试图劫持校长。”

“笑话,劫持校长?我哥连走路都靠拐杖,他会劫持你们校长?”

立仁沉默着,神情有些不自然。瞿霞见状继续跟立仁理论着,立仁也不针锋相对地辩解,只是简单敷衍着。

瞿霞见多说无益,于是转身就要走,立仁拦住瞿霞,四下看看,压低声音道:“我建议你回家去,不要乱跑,事情很快就会过去,已经在缓和。”

说完,立仁转脸看向司机。瞿霞看看立仁,想着他的话,不一会,转身而去。这时恰好楚材走了过来,盯着瞿霞背影问立仁:“那漂亮姑娘是谁?”

立仁敷衍道:“党部的工作人员。”说完,二人立即又驱车奔董建昌的第四军办事处而去。

来到董建昌的办公室,短暂的寒暄过后,董建昌说:“这件事,老蒋过分了,不仅我们第四军,除第一军之外,剩下的五个军都有意见……”

楚材解释道:“此次事起仓促,处置非常,事前未及通报,完全是不得已。”

“一个‘不得已’恐怕解释不了,反苏反共,排挤汪主席,是不得已?”

楚材见状,说道:“董长官,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事已如此,你董长官不会在此关键时刻,站到校长的对立面去吧?”

董建昌一怔,没有回答。

“校长之所以让我来和您谈,实在是要仰仗董长官在其余五个军的影响力,消除误会,防止那些部队节外生枝,弄出些麻烦事来。”

“是有些麻烦,不过,这些麻烦还只是小麻烦,大麻烦他老蒋看到了吗?”

立仁问道:“董长官有何高见?”

董建昌不紧不慢地说:“说到底,他老蒋有本钱跟共产党真正翻脸吗?”

“董长官是在说实话吗?”楚材问道。

“现在翻脸没那个本钱。首先,苏俄的经援卢布、枪械火炮、子弹炮弹还会再给吗?这年头,一钱逼死英雄汉。你翻不起这脸。再说,没有共产党的联合,他老蒋一人能打得下天下来?现在翻脸谁高兴?吴佩孚、张作霖、北京城的遗老遗少高兴,西山会议的老古董高兴,大便宜老蒋占不着,都到那些狗屄倒灶的人那去了。”

“其实,校长已经认识到了,目前,他的要价并不算太高,此事件虽事出偶然,但存在了必然,共党势力必须马上从第一军和黄埔内撤走,以免今后再有此类的不愉快发生。”楚材说。

董建昌哈哈大笑说:“老蒋还是有大略无雄才。”

楚材一怔。

董建昌继续说:“能退就好,甭管他退多少。不知进退,必然众怒难犯。楚材呀,你替我带句话给老蒋。”

“什么话。”

“不要搞‘清一色’,要打‘对对和’,仅凭一个第一军再加上他的黄埔班底,不行。”

“我明白董长官的意思。”

“其余各军的工作我董建昌去做,可他老蒋还是得给共产党消消气。”

“怎么个消气?”

董建昌道:“孙文学会那些挑拨离间的本党小人们,也得打上五十大板。我看可以取缔。告诉校长,行了,他们够本了,现在他过河不用舟了,不是吗?还要孙文学会做什么?取缔它!”

楚材笑了:“董长官果然是老手。”

一旁的立仁,对董建昌也不由得另眼相看起来。


自从蒋介石发布了一条命令之后,戒严令撤消了,黄埔表面上似乎已经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这条命令说道:“……自本令公布之日起,除本校特别支部,其余如共产支部、青年军人联合会和孙文主义学会等各级组织一律自行取消,此后并不得再有各种组织发生。如稍有违纪,一经查出,实行严重究办,以维纪律。此令,校长蒋中正。”

黄埔三期宿舍里,立青正在做俯卧撑。他向范希亮打听消息,却被范希亮告诫不要瞎传,小心被人家大包裹给装进去。

可立青想,这些天的事情总得有个说法,恽代英、萧楚女、高语罕、瞿恩都逮捕几天了,还关着呢。省港罢工委员会的武装纠察队全部缴械解散,第一师的政工人员,凡是共产党员,除周恩来以外几百人都被扣押在广州水泥厂,难道就一点说法都没有吗?

一班人正说着,进来一名军官生说找一套穆震方的军装出来,要送到区队部去。就在大家估摸着穆震方就要放出来的时候,区队通信员进来,瞄着立青对老范一阵耳语后走了。

范希亮走了过来:“立青,区队让你去看押室,要放瞿恩了,也算是个道歉的意思吧!否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法再相处了!”

“我不去!”

“为你好,干吗要犟呢?有什么?都是军人,咱也就是执行命令,有什么过不去的?”

“我的人格过不去。”

“还真认死理。”

“反正我不去,打死我也不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好好好,你不去,我去!给自己的老师赔个礼,人之常情!”

老范整整军服,走了出去。


多日的关押让瞿恩身心俱疲,参加完蒋介石的宴会后回到家中。瞿霞连忙上来问道:“可回来了,听说蒋介石专设晚宴?”

瞿恩坐下,放下手中的拐杖,一言不发。

“怎么,还没完啦,这事?”瞿母也忍不住问道。

瞿恩摇摇头:“蒋介石顾左右而言他,完全不回应我们对中山舰的质问,说是此次事件真相,等他死了以后,才可以完全发表。”

“这算什么,想不了了之?”瞿霞追问道。

“不是不了了之,人家已经一箭三雕,成了广州党、政、军头号首脑。”

“最后怎么处置你们这批人?”

“怎么处置?让你出局呗。集中到大庙去,政治集训,黄埔以及第一军内凡公开身份的同志都得去那儿!”

“真够阴的!”

瞿恩深叹了一口气:“多少心血呀……”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瞿恩想,枪杆子在人家手上,多年来,对于党的武装力量的组建,共产国际一直不同意。曾经提议从李济深的援助装备里匀出五千条枪用于武装工农都不行,说是免得让国民党人猜忌。

瞿恩正走神,瞿霞又问道:“你们退出来了,黄埔怎么办?完全放弃了?那立青那些人就让他们随波逐流?自生自灭?”

“是呀,我最不放心的,就是立青那类的青年,不能不管,完全推到人家那边去。可惜了!”

“是你不让我发展他。我听说,逮捕你们,立青也参与了?”

瞿母一怔,看向瞿恩。

瞿恩点点头,说道:“我看得出,他当时很痛苦,比我这个被逮捕的,还要难过。我能想象得出,那一刻,他很无助,很无助。”

“都什么事呀,可别把这么好的孩子给毁了。”

瞿恩看向瞿霞:“你想办法,找一次立青,安慰安慰他,让他别太内疚了。那不是他的事。完全没必要自责。”

“要不要向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上次没有发展他?”

“没那个必要。眼下这个气候,不说破更好一些。”

“那立青能理解?”

“他得学会承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瞿恩缓缓地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