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被“清零”了,我们也清零吗?

邓玉娇被“清零”了,我们也清零吗?



邓玉娇被她当过法庭庭长的爷爷、赶走辩护律师的妈妈、来路不明的大姑邓贵啥所代表,所清零之后,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


我们也清零吗?


屠夫,也许有人称他“前期的丈夫,后期的懦夫”,6.16开庭没去现场,此后发表了一通和邓玉娇妈妈的“沟通”电话后,算是正式宣布清零了。


巴东旅游团罗加久他们因精力和财力所限,马上也将退出了。罗在博客中说,“如果有朋友有意向当第3期团长,请给我发email:luojiajiu@gmail.com 手机:132 9774 1300 ”。(罗加久这次是带伤去的,6月3日晚上被暴打一个半小时,一直头部剧痛,记忆力下降,都顾不上治。)


傅德志战意犹酣,任然在博客中热情邀请邓玉娇母女去北京读书、就业。


各位有什么打算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