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五、当土匪了?

中国老坦克 收藏 19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党育明又翻了一下缴获的文件,发现有地图,命令,照片,还有一些其它无会紧要的资料。党育明的日语和朝鲜语水平都不错,当年学日语的目的是为了高考时能省几分,朝鲜语则是由于驻地周围鲜族人很多,当年的日语可是过了二级的,这些年用不上,但是也没有全忘掉,至少看文件还是问题不大的。不过现在让他听的话如果说的不是很快还可以听懂一些,说就困难了。看了一下手里的地图,党育明也不得不佩服鬼子做地图的细致,与自己记忆中的地形基本吻合,除了后来的建筑外没有任何出入,而且上面一些人迹罕至的小路也都标出来了。在地图上看了一下,发现离他们现在的位置东南10公里,有一个日本人的移民点。

想了一下,党育明通知赵树明,让朴明心带着二营的六个人把山上捆的四个俘虏带押下山,带到窝棚这里来。那挺高射机枪留在山上;然后他通知五班留下4个人在火力阵地上,其余的人在小山背风面搭了个帐篷,在里面休息;然后让700高地上的人也都撤下来,留一个人在山上监视敌人动向就可以了,那里可以看到县城往这个方向的公路,如果敌人步行至少可以给他提供50分钟的预警时间,而四班从窝棚赶到伏击的位置只需要10分钟,如果是坐爬犁只要5分钟就可以就位。

在退回窝棚后,党育明看了一下押在那里的五个俘虏,小声向王立平询问了一下,就下令把俘虏中的那个日本人先给捆到屋外的树上,把耳朵和嘴堵上,眼睛也蒙上;把中国人都捆在屋里的原木上,眼睛蒙上,嘴和耳朵也都堵上。然后挑了一个没有穿军装的人拖到屋子当中,摘下了蒙住眼睛和耳朵的衣服,掏出了嘴里的东西,但是没有人问话,只是看着这个人。

那个人看了看四周,立刻跪了下来,大声地央求:“三老四少,兄弟误闯山门,罪该万死,您老大人大量,放小的一条生路吧!”然后就大声痛哭。这时党育明没有说话,王立平开口了,“说吧,你应该知道说什么吧。”一边说,王立平一边摆弄着手里的日本军刀。那个人一看,立刻开口,“爷,小的是个农民呀,是他们硬逼着我给他们带路呀,小的不来……”

“噢?我头回听说带路的要跟在别人后面的。看样你是不想说实话了。来呀,把那几个玩意的罩子去了,让他们见识一下大爷我是怎么对付不说实话的人的。”

跪着的那个人一听就急了,马上改口,“小的不敢了,小的说实话。小的是警防队的,是皇军让我们跟着来抓杨靖宇的……”

“看来你小子还是不老实,来人,先把他的招子废了。然后扒光了捆外面树上。”

“不要呀,小人说老实话,小人是程斌挺进队的,以前是抗联一师的。这次是有人报告说发现了杨靖宇,说他就一个人,还带了伤,我们是来抓他的。西谷、张奚若他们是第一批,小人是第二批,后面还有100多人。因为汽车不够,我们只能分批过来。还有就是汽车出了县城连四里地都走不上就走不动了,剩下的四里多地我们只能走着过来。”

“把他先带下去,换一个上来。”换上一个伪警察。

又是一番询问,事情与刚才那个那个人说的差不多。连着问了几个人,事情看来是没有什么出入了。于是把这几个人又都捆在木头上放在了一边,把那个鬼子带了进来,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来,都不大会说日本话。党育明只好硬着头皮开始审问这个鬼子,鬼子倒是很老实,说出了自己是警察本部的斋腾,是来抓杨靖宇的,同时还明确地表示不打山林队,希望他们投靠大日本皇军。鬼子的话说出来让大家哭笑不得,不知道这个鬼子是脑子缺弦还是过于自信。于是他们又重新把鬼子捆在了窝棚的外面。由于拖死狗的时候是把这些人打晕过去的,所以他们没有看到其它鬼子和伪军被消灭的过程,还以为自己是被沿途的土匪绑票了。

这时,山上的人也下来了,对那四个俘虏也进行了审问,结果大同小异,其中有2个是原来一师的,讲述了一师投敌的过程。原来一师投敌除了程斌母亲和兄长被抓和与军长失去联系两个原因之外,恐怕和政委平日的作法不无关系。一师里面有许多战士是改编的山林队,相当部分战士参加抗联是因为钦佩杨军长和恨鬼子,而不是认同什么主义。而这些政委对于战士的要求又极高,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战士说几句牢骚话就是反革命,就会受到自己人的处罚,西征失利之后这种情况更加严重,对于政委稍有不满就被扣个帽子处罚甚至处死。这样一来一师在投降之前许多战士已经提出想重新上山当山大王,等到日子好过一点再回来打鬼子,这种提法遭到各个政委的严厉斗争,还为此开了批斗会。而下山之后,大部分战士都回家了,也有部分人重新回到了山上干起了山林队的勾当。而干部则大部分被程斌挺进队或强迫或拉拢地加入了。而且这些人也说了,加入程部队的战士大部分都是挨过政委的整的,其中许多人是受过不白之冤。再后来这些政工人员中投敌的不在少数,更糟糕的是有许多抗联部队退入了苏联境内,这也是许多人无法忍受的,认为自己是受骗了,在给老毛子卖命。在东北人的眼中老毛子和小鬼子同样不是好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杨靖宇的威望极高的原因之一。另外还得知今天是康德七年正月十五,阳历是1940年2月23日。

听了这些人的供词,党育明心里很不好受,但是想到过一会还会有敌人不断赶来,又赶紧收拾起心情,让人他这些俘虏区别对待,两个鬼子捆在外面的树上,蒙上眼睛耳朵,堵上嘴。中国人和朝鲜人先捆在屋里,也是蒙严堵死。

这时观察哨传来消息,大约发现县城里有汽车向这里驶来。重新打起精神,党育明又开始布置作战任务。自己的位置在窝棚这里,这里除了自己还有二营的六个人,六班的两个战士,在木头垛子附近布置1挺轻机枪,2支狙击枪,5支自动步枪,1门60炮;四班携带6支自动步枪,6支微冲,4支狙击枪,2挺轻机枪前出埋伏;五班仍然在火力阵地,派出4名狙击手配合四班行动;六班的另外几个人携带1挺轻机枪, 2支自动步枪到700高地,等候开火命令,负责阻击该方向逃跑与增援之敌。从刚才开火的情况来看除了狙击手其它人的弹药消耗并不多,于是没有补充弹药就让战士们出发了。他自己在战利品里挑了一下,选出了一支三八枪拿在了手里,又抓起了2个30发子弹盒挂在腰上,把自己的自动步枪背在了身后。同时检查了一下缴获的几挺歪把子机枪,比量了一下,感觉不大得劲,又放下了,还是抓了一挺重机枪,卸掉了三脚架提在手里。出了窝棚,他也在一个木头垛子后面设置了射击阵地,而且在几个木头垛子后面都放了武器。回头又检查了一下其它几个人的阵地,看着他们紧张的神情,安慰了他们一下。

布置好这一切之后,党育明突然发现自己很饿,晃了一下水壶,看里面还有水,就吃了块压缩干粮,然后又把包装物收进口袋里。这时他又向山口方向看了一下,没有发现敌人。于是问了一下观察哨,原来敌人一共来了五台汽车,现在正在集合,估计很快就会向这里来了。

这个时候,匡义平溜到党育明身边,小声地问他,“来了多少敌人?”

“113个。”

“这么多?”

“怕了?放心,不会让你们去堵炮眼的,作战的主力是侦察排,不是你们二营五连。”匡义平的脸当时就不是色了。

“五连怎么了?五连就不是解放军了?”

“五连怎么样你不清楚吗?团里考核有名的秤砣,你看你们几个刚才上山的那个状态。放心,有四班和五班在前面,这一百多敌人没有什么节目。”

“党排长,这次把这些鬼子消灭了以后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继续打游击,直到把鬼子消灭干净?”

“就我们这几个人?你别忘了,你要对抗的是70万关东军。那可是战斗力比德军还要强的关东军呀。几万抗联部队都被消灭了,连苏军都在张鼓峰和诺门坎被把的屁滚尿流,你就是再能打,你的弹药就那些,能打得过吗?”

几句话把党育明说的眼冒金星,问了一句:“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们可以多抓点俘虏,刚才的那个日本人也说了,他们不打山林队,只打抗联。我们可以打败他们,然后再要求加入进去。凭我们的力量可以让日本人少犯一些错误,甚至可以赢得胜利,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过好日子了。”

“噢,那也要先打完这一仗再说。”

“你也这么想吗?以前的那些事是我对不住您,可我真的不是成心的。”

“我知道了。什么事都等打完这一仗再说。”党育明心里在计算着,接俘虏交待,程部队前几天基本被拖散了,经过收容现在还有50余人,而前两批出动了差不多40人,现在已经都被消灭了;第三批看样子也都是程部队的人,这样算来程部队没有多少人了,而鬼子轻易不在夜里进山,只要把这一百多鬼子打掉今天就算可以熬过去了。这时,他突然发现天上有声音传来,只见一架小型飞机开始在窝棚周围转圈,看来是地面的异常引起了它的注意,随后这架飞机把高度降到100米左右,开始近距观察,突然900高地上的高机开火了,只打了一个点射就见敌机冒着黑烟撞在了一棵树上。枪声也引起来了山口敌人的注意,敌人还没有进入山口就展开了战斗队形,看来只能硬碰硬了。又想了一下,党育明果断命令五班火力阵地抽出两个人带一挺通用机枪向那个山腰的台地撤退,收吸引敌人向那个方向追击,四班、六班、火力阵地留守人员不动,待敌全部进入伏击圈后再开火,四班如果方便再抓几个舌头,因为从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来的敌人除了十六个鬼子和十七八个无法判断身份的人,其它的应该都是伪警察。支开匡义平之后,党育明命令各班把主要打击目标放在那些鬼子和穿便衣的人身上,然后力争迫使伪军投降。

这时观察哨报告敌人除了六七个人在看守汽车外已经成为进入了山口。“王立平,你带个人出去把外面那些人先都给我摸掉,如果有伪军就抓个活口,其余的都干掉。”王立平答应一声就带着人向山口处跑去。

当敌人看到有人向台地跑去的时候远远的就开始射击。当然了,子弹打在什么地方只有天知道了。时间飞快的流逝着,鬼子和台地的距离也在迅速地缩小。这时观察哨传来消息,山口外的七个鬼子已经都被干掉了,五台汽车不进行维修已经都无法行动了,王立平两人正在返回。看一下鬼子前锋距离台地只有500米了,党育明遂命令两人在山口处埋伏以防万一,狙击手开火,台地上的机枪也开火以掩盖狙击手射击的声音。鬼子见对手开火迅速卧倒,并开始架设迫击炮,但是由于背后也有敌人,不断有鬼子被打死,后面督战的鬼子军官和通讯兵最先被干掉,同时那3个端着歪把子的鬼子也被干掉了,而操作那门70mm迫击炮的四个鬼子也受到了重点照顾,作为第二批射击目标直接魂飞天外了,跑在最前面的4个鬼子一下被机枪打倒2个,听着那令人恐怖的射击声,再后着鬼子一下就被打掉这么多,自己的重火力已经全被打掉了(伪军的两挺轻机枪也由于射手被打掉而失去了作用),伪军马上都趴在地上不动了,既不起来也不开枪。敌人不开火了,这边的机枪也不响了,只是不时传在轻轻的铛铛的声音。很快就听到台地上的人开始喊话:“警察弟兄们,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只要缴枪就给你们活路。”“下面的警察弟兄们,你们再不缴枪我们就不客气了,看一下你们边上死了多少人,再给你们一袋烟的功夫考虑,这么趴在地下你们能挺多长时间?”

这时一个警察刚站起来要把枪举过头顶,他后面的一个便衣就开枪把他打倒了,而随后一声枪响,那个便衣也被干掉了。之后随着几声枪响,几个便衣都被打掉了。这时台地上又开始喊话了,“警察弟兄们,你们看一下,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鬼子和特务已经都被干掉了,你们再不缴枪就和他们一样了。”看一下周围的鬼子和便衣有的都被干掉了,开始逐渐有警察站起来把枪丢在地上。这时,山上又喊话了,“缴枪的弟兄们自己往那边的窝棚走,不要跑,排好队,把身上的武器弹药都丢在地上,皮带也丢下,到了那边就安全了。”不到一个小时,70多个活着的警察都缴了枪,一个一个都被捆了起来。这时天也开始黑下来了,找几个警察问过话后,互相之间又印证了一下,又问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党育明命令把这些人搜一下身,把有价值的东西都留了下来,并声明自己的山头叫火龙,以后如果再敢来捣乱就直接灭了他们,而且会打上门去灭他们满门;至于被收缴的武器可以考虑出钱赎回去,如果想赎的话后天派还到这里来谈;鬼子的尸体和俘虏也要用钱赎才能交还,不然就直接丢在外面喂狼。来的时候来人打一面绿色的小旗,这样就不会挨打了。这些警察一个一个点头称是,并明言再也不敢来这里捣乱了,后天之前一定派人来谈赎枪的问题。在放他们之前要他们干一些活,那就是帮助自己把一些东西搬过来。与此同时,部队已经把外面的战场打扫完毕,至于五辆汽车也都把油箱、轮胎、发动机、发电机、电池、车灯、水箱、玻璃等等所有能拆的东西都卸下来,这种活有现成的劳动力自然不会放过,在枪口下众警察着实出了些个力气,而搬运裸尸的工作自然也是这些警察代劳了,那架摔下来的97式战斗机的残骸也在众人的努力下被抬到了窝棚外面,幸运的是油箱居然是完好的,但是机翼已经折断了,是掉下来的时候撞在两棵树上了,机身上的弹孔表明是直接把飞行员打死了,其它的地方倒是没有太多的损坏。都搬过来之后,各种东西在窝棚外面堆了一大堆。把这些活都干完天也大黑了,党育明让人把警察押到山口外放了,考虑到他们的安全,给了他们一支步枪和20发子弹。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