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1992年才出现在世界政治的地图上,但是,它今年开始与中国共同庆祝建交六十周年,因为它是苏联的继承者,苏联在1949年10月2日,即新中国建立的次日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从而开启了中苏(俄)关系漫长而复杂的旅程。




中苏(俄)关系并不平坦。在度过了最初的蜜月期后,中苏在发展道路、意识形态、国际共运、国际关系等一系列问题上产生严重分歧,最终越行越远,直到1969年在边界发生珍宝岛事件,苏联被中国视为最大的威胁。到上世纪80年代末,中苏关系才开始实现正常化,而此时苏联的寿命已走到尽头。俄罗斯继承苏联遗产之初,中俄关系也相当冷淡,因为俄罗斯一头投向西方,而中国自然对埋葬了苏联社会主义的叶利钦抱有疑虑。




但双方所面临的国际处境很快改变了这种局面。叶利钦从西方所获甚微,相反俄罗斯的战略生存空间受到很大挤压,北约东扩到了俄罗斯的家门口。而中国也在***事件以后一直处于与西方国家的西化、分化压力之中。中俄开始意识到了对方的战略价值,于是,双方开始共同倡导多极化,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直到十几年后的今天,中俄彼此间的这种战略需要仍然存在,并且通过双方领导人定期会晤、上海合作组织机制以及刚刚举行的金砖四国首脑会晤,中俄领导人建立了各种双边、多边联系机制。中俄共同高调庆祝建交六十周年,表明了中俄这种空前密切的关系。




但也正是基于过去六十年的启示,我们不要期望,也不应该期望中俄关系会形成正式的盟友关系。无论是对俄罗斯,还是对中国,盟友关系都没有好处。双方所需要的,是对方灵活的友谊,而不是固定的同盟。中苏关系的历史表明,缔结同盟往往是关系变得更糟的开始。而中俄关系的历史表明,松散的友谊往往能够维持更长的时间。




这主要是因为,中俄作为世界上的大国,有许多的共同利益,但也存在重大的分歧。盟友框架容纳不了这种复杂的关系,也容不下两个实力相当的大国来共同掌舵。事实上,盟友关系往往还激发双方间对对方的不切实际的期望,最终达不到时反而会导致对关系的更大损害。而正常的合作与友谊关系则具备同盟关系远没有的灵活性,同时避免其负面作用。例如,在俄格战争之后,中国并未像俄罗斯期待的那样予以支持。但中俄不是盟友,这点俄罗斯也能理解。因此,过后中俄关系仍然如故。




事实上,友谊关系也完全能够适应当前的中俄战略需要。两国都需要应对来自美国的压力,但中国的重心在亚洲,而俄罗斯的重心在欧洲,双方需要的是相互配合,而不是踏入同一个战壕作战。如果缔造成同盟的话,双方都难使对方服从自己的战略需要,因为两者利益并不完全相同,那样只会反而把关系搞坏。就国际格局的角度来说,中俄保持友谊与合作就足以令美国头痛了,如果中俄进一步结成同盟,可能反而会激起美国及其领导下的西方国家共同团结应对,这样的结果只会让中俄利益受损而不是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