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208节: 与虎谋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208节: 与虎谋皮


“在国际关系中,人们看中的是什么?尊循的准则是什么?是利益!是民族的利益!!是国家的利益!!!”

——平山大侠


李鸿章倾尽全力,展开一场外交斡旋。他明白:大清国不能开战!应该全力避免战争。他还抱有幻想,相信日本不会无故开战,因此他严令:海陆军不可先开第一枪!

李鸿章作如此想是有原因的,他对局势了然于心,明白一来大清国并没有做好任何战争的准备。二来海陆军既使应战,有无胜算,他心里并没有底。三来,老太后七十大寿在即,她不希望自已的生日在枪炮声中度过,尽管枪炮声要比鞭炮声来得响亮、来得激烈,可是它却没有鞭炮声的喜悦!四来,也是很重要、很关键的一点,他寄希望于国际调停。而这一时刻,各国对朝鲜局势的姿态,也给李鸿章造成了有利于已的错觉。

清政府中有头脑应付中日问题的,只有李鸿章一人。在他的头脑里,应付国际局势的策略是:中国古代的精典“合纵连横”与西方时下风行的“均势论”揉和、混成一个实用的、基本的外交策略思想:“以夷制夷” 。当然,这个策略不一定是最好的策略,但是在当时的情势下,也只有这一着棋。

6月20日,他会见了俄国驻华公使喀西尼,请他游说沙俄政府,出面干涉,迫使日军与清军一起撤离朝鲜。

喀西尼马上致电沙俄政府外务大臣,两人达成一致的共识:认为不能错过这个可以大大增强俄国在远东势力的好时机。外务大臣又晋谒沙皇,经沙皇同意,帝俄政府先电令喀西尼对日本进行“询问”,接着训令驻日公使希罗多渥,明确忠告日本尽快与大清国同时撤兵。

但是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委婉地拒绝了俄国的忠告。日本人已经看清了沙俄的弱点,帝俄的军队当然不是不想进入朝鲜半岛,但是在西伯利亚大铁路修成之前,北极熊是毫无能为的。而这条大铁路,在中国境内乌苏里线路,还远远谈不上竣工。他们所能作的,也只有提出忠告而已。于是日本下定决心,要在朝鲜大干一场!

喀西尼向李鸿章通报了情况: “李大人,从感情上说,我本人是站在贵国的立场上; 我国政府也是倾向于贵国的,只是尤于西伯利亚大铁路还再修建,我国政府无法采取进一步的实际行动。这个苦衷,希望李大人予以体谅。”

李鸿章知道形势已经进入危急时刻,便向喀西尼抛出一个又大又香的诱饵: “公使先生,您是大清国的朋友,贵国政府也一贯地主持公道。我想是不是可以考虑这样一个方案:由贵国政府出面主持,召开俄清日三国会议,共同解决朝鲜问题。”

喀西尼听了,眼中放出兴奋地光彩,以俄清日三国会议的方式,共同解决朝鲜问题,此举意味着: 俄国不用费一兵一卒,一枪一弹,便可以参与朝鲜事务,发表意见。李鸿章实际上等于承认,并给予了俄国插手朝鲜内政的权力!

此举确实调足了喀西尼的胃口,他热心地,积极地向彼得堡反复发电。但是老奸巨滑地帝俄政府的政客们却没有上李鸿章的当,他们看出了李鸿章是要拉自巳,去为大清国火中取粟的圈套。外务大臣在给喀西尼的回电中说: “我们完全珍视李鸿章对我们的信任,然而我们认为不便直接干涉朝鲜的改革。 俄国只能以友谊劝日本撤兵,不能相强。”

在与沙俄交涉的同时,李鸿章也向英帝国摇晃着橄榄枝,他竭力拉拢英驻天津领事。当英领事询问俄国调停情况时,李鸿章再次施展手腕: “俄国调停正在进行,贵国与清日关系都不错,何不趁此良机有一番作为,难不成让俄国抢著先鞭嘛?!”

李鸿章还想起了老朋友赫德,派人专程进京送上厚礼,游说,怂恿赫德,向英国政府建议,派遣军舰去日本过问此事。

李鸿章的目的是挑唆英与日俄斗法,他好坐收渔利。

可惜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应该说英国在甲午年的整个过程中,不论是姿态还是实际举措,都比沙俄积极得多,因为英国与俄国不同。

一是因为英国在华有巨大的利益,英国担心中日战争爆发后,本国在华巨大的利益受到严重损害。所以在此之前,英国外交部早巳指令其驻日本公使,暗中与日本外务省接洽,希望得到日本不进攻长江流域,特别是保证不在上海开战的承诺。而这些地方正是英国在华利益高度集中之所在。

二是因为英国忧虑日益崛起的沙俄帝国。英国迫切需要日本成为自已的亲密盟友,好在远东地区,替英国抗衡俄国日见坐大的势力。所以在李鸿章向英国摇晃着橄榄枝的同时,英国也正在向日本暗送秋波。

而此时的日本,也正担心西方列强会出面干涉,急于寻求英国的支持,如此你情我愿,一拍两好,何乐不为!

这下子可苦了李鸿章。他整天忙碌奔波于英俄公使之间,祈求他们能通过各自的政府抑制日本!两国公使虽然都打着哈哈表示同意,让李鸿章满怀信心,但是两国其实都为各自的利益打着小算盘,外交斡旋根本毫无意义,反而失去了宝贵的战备时间!

就在李鸿章苦苦等待好消息的时侯,等来的却是当头一棒!标志着日英关系更加密切的《日英通商航海条约》签订了。

赫德写信给李鸿章:“尊敬的中堂大人,俄国人太不仗义!在天津信誓旦旦,不过一个月就变卦了。所有主持正义、公道的国家都向贵国表示同情,异口同声地谴责日本破坏和平,因为战争不仅使贵国蒙难,而且也使各国在华的利益遭受损失……”

俄国人不仗义,英国人就仗义了嘛?!在那个年代,有那一个西方国家仗义了呢?!

在国际关系中,人们看中的是什么?尊循的准则是什么?是利益!是民族的利益!!是国家的利益!!!

李鸿章并不甘心,他还在四处活动,找了美国,法国,德国,这些国家驻日公使,虽然也都站出来说了话,奉劝日本撤兵。但是日本已经看透了清国的黔驴技俩,就是折腾那么两下子,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依然故我,继续增兵,凶焰更高!

在甲午年那最为宝贵,最为关键的七八月间,李鸿章力保和局,以夷制夷的纵横外交,不仅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成效,反而损失浪费了大好的备战时间,而未能及早取势。

从6月到8月,在长达3个月的时间里,北洋舰队的军舰无所事事,毫无作为。既没有抢占控制朝鲜西海岸的各海口,尤其是仁川港; 也没有主动出击,拦截日舰于海上,进行决战。而是吃饱了饭,作壁上观。眼睁睁地瞧着日军运输船队,在日舰的护航之下,自由地出入港口。

陆军也是懵懵懂懂,浑浑噩噩,不知在日军主力到来之前,抢占汉城及周边的制高点。7月初,汉城日军已达万余人,他们每天在毫无干扰的情况下,自由行动,好整以暇地在各处要害之处安置炮位,埋设地雷。辎重兵更是大摇大摆地公开在晴天白日下从水陆两路安安稳稳地运送弹药军需。周边要地全都被日军占据,四处可见兵帐马厩,日军着着抢占先机,而清军却是处处受制于人!

从中可以看出,在这一段时间里,李鸿章的外交总的来说并没有摆脱其总的外交政策,仍旧是“力保和局、以夷制夷”的陈旧思路的影响,但是比较而言,其对日外交思想又与对英、法等西方国家的外交有很大的不同。

李鸿章认为英、法的侵略是远道而来,“重在利商”,而主要不是为了攫取领土,因此他主张在信守条约的基础上,避免与其发生新的冲突。一旦发生新的冲突,也以妥协退让、息事宁人的态度处之。

俄国因在19世纪中叶夺取了中国大片的领土,70年代后又屡次进犯伊犁,曾被李鸿章视为最大的威胁。但是左宗棠平定新疆后,俄国的威胁缓解了,俄国在远东暂时还没有力量进行新的侵略,因此一度被李鸿章视为可以联络的对象。

而日本因为地缘接近,国力又日渐强盛,觊觎的又是作为东三省屏蔽的朝鲜。因此,随着日本侵略野心的逐渐暴露,李鸿章对日本在外交上还是采取了“积极防御”的政策。

但是他过于依赖外交调停,因而对“以夷制夷”寄予厚望。在中日交往之初,俄国在中国西北和东北边疆都表现出了咄咄逼人的态势,所以李鸿章试图联络日本以抵制俄国。当俄国的威胁缓解,日本的侵略野心逐渐暴露时,李鸿章开始防范日本,并试图联俄制日。同时他也试图利用英国与日本的矛盾制约日本。但是实际上,英俄两国都不可能为大清国的利益而卷入中日冲突,甚至希望从中获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