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207节: 世凯离韩

平山大侠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207节: 世凯离韩 “李鸿章不断地密电袁世凯,要求他务必擎制驻韩清军,万万不可与日军发生冲突,避免战争,让老太后过好大寿!” ——平山大侠 洪启薰一听心领神会,佩服得五体投地,连连点头,伸出大拇哥赞道:“上国袁大人这一招真是高明!攻心为上、釜底抽薪。农民想要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207节: 世凯离韩


“李鸿章不断地密电袁世凯,要求他务必擎制驻韩清军,万万不可与日军发生冲突,避免战争,让老太后过好大寿!”

——平山大侠


洪启薰一听心领神会,佩服得五体投地,连连点头,伸出大拇哥赞道:“上国袁大人这一招真是高明!攻心为上、釜底抽薪。农民想要的是什么?不就是土地嘛?!在土地的诱惑下,他们会象兔子一样往老窝窜的。”

一句话,说得众人都笑了,气氛煞是轻松,好象天大的事已经解决了。

李熙诚恳地对袁世凯说:“袁大人,干脆你来担当征讨大将军。”

洪启薰也邦着敲边鼓:“是啊!袁大人,有你指挥,我们就更有信心了。”

闵妃也鼓动道:“韩国谁不知道袁大将军的威名!何况朝中大多数官员都主张请你代为征讨呢!

袁世凯却竭力推辞:“这是贵国内政,况且清军还未入朝,我现在担任这一职务,会给日本人抓住把柄,我为贵国出谋划策就是了。”

李熙担忧地问:“那些犯上作乱的首恶分子怎么办?也要便宜他们?!”

闵妃搡了他一把:“那还不好办?众叛亲离之下,他们还有何能为?到时侯,还不是一一抓拿归案,跑得掉吗?”

“王妃说的是。不过这是下一步的事,现在首要的是招安。”袁世凯强调: “你马上去办。洪大人,朝鲜王国的安危系于你一人,望你不负入王命!”

招抚果然有效,6月10日,洪启薰与农民军在全州签订了议和协议。双方罢战,农民军解散,洪启薰也带着官军回朝。

这一天,在日本休假的驻韩公使大鸟圭介乘坐“八重山” 号通报舰,拒绝了朝鲜政府提出的不准带兵返回任所的要求,在450名海军陆战队员的护送下进入使馆。

同一天,平远舰协助将朝鲜政府军运送至全罗道的群山。

大鸟得知消息后,立即询问朝鲜外务署:“平远舰的目的是什么?”

朝鲜外务署官员答曰:“邦助我国运兵。”

大鸟又紧逼着问: “那舰上的清兵又做何用?”

朝鲜外务署官员想了想说:“请公使先生去问袁大人。”

大鸟便转身去见袁世凯,再次询问。

两人客套一番,开始了首次交锋。

袁世凯解释说:“朝鲜是大清国的藩属,朝鲜请求大清国平息内乱,大清国作为宗主国是义不容辞之事。”

“这一点我理解,但是贵国派了军队,我国也要派兵。”

袁世凯面色一沉,严正地指出:“根据1885年《天津条约》条款的规定:大清国派兵入朝,应行文知照日本; 但是并没有大清国派兵,日本也要派兵的文字。”

“日本派兵是为保护使馆。”大鸟狡辨道。

袁世凯笑笑:“当然,贵国派兵无非是为保护使馆。不过,即为保护使馆,百余名士兵即可,多派无益。可是至今贵国在仁川登陆的正规军,已经近万名,不知派何用场?”

大鸟尴尬地顾左右而言他,搪塞过去。

6月11日,农民军全部退出全州。清军严密监视,但是双方并未接触。

6月12日,清军1200人在牙山一线登陆完毕。

袁世凯心中农民军这一块石头才落地,日军一块石头又沉重起来。动乱平息后,日军仍旧驻扎在各处重要地带,丝毫没有撤走的意思。而且他又得到情报:6月12日,从广岛宇品港出发的日军混成步兵旅团第1大队刚刚在仁川登陆。

袁世凯看出日本别有用心,立即急电李鸿章,说明朝鲜动乱已经平息,没有必要驻军朝鲜,同时为避免与日军发生冲突,建议撤军。

李鸿章回电同意。袁世凯立即通知朝鲜政府公开发表声明,6月13日,朝鲜政府请求大清国撤军。当天,叶志超尊照李鸿章的电令:准备将清军辙至牙山,然后回国。

袁世凯与朝鲜政府督办交涉通商事务大臣赵秉稷一道,带着洪启薰去见大鸟圭介。

韩方将内乱已经平息一事通报大鸟圭介。

大鸟听后不置一词。

袁世凯耐心、婉转地劝告说: “大鸟公使,朝鲜内乱既已经平息,清日双方就都没有派兵的必要了。我听说,贵国兵舰再次载运士兵7000千余人,昨日抵达仁川。

贵国在朝鲜派驻这么多军队,实在大大超出保护使馆与侨民生命财产的需要。况且久驻他国,难免产生意外; 西方各国也会质疑贵国的意图。

我国先头部队虽少,可是国内大军已经集结,只要需要,随时可以继续增援。现在乱党已经平定,清日两军如留驻朝鲜,可能因细故而生隙嫌。万一发生事端,必然导致欧美各国派兵来韩,这样一来不止是朝鲜的灾难,亦对我们两国不利。”

“阁下的意思是?”大鸟不阴不阳地问。

“为今之计不如贵我两国同时撤兵。”

大鸟一言不发。

见此,袁世凯加重了语气:“大清国准备撤军回国!希望贵方尊照条约,同时撤军!”

大鸟一听便急了:“那是不可能的!”

他心里很清楚:日本政府的战争机器巳经启动,要想让它中途停止是不可能的!况且征韩、征清是日本多少年的梦想,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轻易放过!

但是同时他也明白:清军主力只是驻扎在牙山,并未进入内地。而日军进驻汉城已经招致各国的强烈不满和怀疑。如果清军单方面宣布撒军并付诸实施,日本在国际舆论上不仅将陷于背动与不利局面,而且对日本不怀好意的一些西方列强,还会剩机刁难、甚至动用武力!

可是发动战争是日本的即定国策和方针,一旦启动便环环紧密相扣,如果这一计划胎死腹中,自已便是民族罪人,面对国民与天皇,只有切腹谢罪!不过,清军一撤走,皇军失去了借口和对手,与谁开战呢?!耀皇威于海外,岂不成了一句空话!

不成,绝不能让清国撤军!一定要想方设法,拖住清军!

何况,大鸟已接到国内训令:“以调查判乱真相为借口,务必使皇军能久驻为要!”

大鸟计议巳定,遂敷衍道:“滋事体大,一万多皇军不是说走,就马上能走的,况且还有许多善后事宜,日中韩三方也有必要进行谈判,订立协议吧。容我请示,再做决定。”

袁世凯心里明白:大鸟的说词其实不过是拖延策略,但也无法当面点破,只好返回,各自向本国政府报告情况,请示下一步的行止。

李鸿章急电指示袁世凯:“立即撤兵,不给日本任何口实。”

6月16日,日军大本营令陆军少将大岛义昌率领由广岛第5师团抽调的混成旅团7600人开入仁川。这样在朝鲜的清军不过3000人,而日军超过15000人,是清军的3倍还多!而海军方面仅有济远、平远、扬威、超勇四舰分守仁川和牙山!日本在兵力上占有压倒的优势。

鉴于这种情况,朝鲜驻军统领叶志超上书建议:由陆路进兵朝鲜以防偷袭; 而方伯谦也提出:应集中北洋舰队主力,而不应分兵防守,以应不测。

然而李鸿章却没有反映。

袁世凯加快了撤军的部署。就在清军要撤未撤的档口,6月20日,大鸟突然造访袁世凯:“贵国为什么这样急着撤军?朝鲜东学党叛乱表面上是平息了,可是火种并没有扑灭。一旦有个风吹草动,还会死灰复燃。贵军何苦徒劳往返、疲于奔命呢?!”

“阁下的意思是……”

袁世凯不知大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遂谨慎地问。

“我看,不如我们两国军队联手进剿叛乱地区,来个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同时共同邦助朝鲜进行内政改革。”

袁世凯一听,便洞悉其奸: “这不是赤裸裸地染指大清国势力范围吗?小日本就是要让朝鲜本来已是阴霾满天的政局,变成狂风暴雨的危局,他好从中渔利,促使中日彻底绝裂!”

袁世凯摇摇头: “这事我做不了主,待我请示后再通报阁下。”

袁世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来了个请示朝廷,再做决定。

“那好,我静等好消息便是。”

6月21日,袁世凯通知大鸟:“大清国决定撤军。朝鲜改革一事,大清国不予干预,贵国更无干涉之权!”

6月22日,日本政府向大清国发出了第一次绝交书。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日本毫无撤军的意思,清军也暂不撤军,仍旧在牙山观望,等待,按兵不动。

6月26日,大鸟向朝鲜政府提出否决清韩宗藩关系的要求,次日遭到拒绝。袁世凯急电通报。

李鸿章接到袁世凯急电后,下令丁汝昌增派“镇远、超勇、广丙” 三舰驶往仁川,壮我军威。

如此一来,中日海军在仁川、牙山一带的江华湾海面各有7艘军舰睥睨对峙。而陆军统领叶志超也强烈地感受到日军咄咄逼人的态势。

6月29日,大清国以强硬的姿态,一口回绝日方联合进剿和共同改革朝鲜内政的方案,仍旧坚持双方一起撤军。但是咎于朝鲜局势有恶化的可能,李鸿章也不敢下令让叶志超,聂士成部撤回国。

总理衙门迫于情况紧急,立即急电咨询李鸿章: 应否增兵。

李鸿章回电: 我再多调,日本必添调,作何收场?!

7月3日,大鸟约见袁世凯。袁世凯奉李鸿章的之命,继续敦促日方撤兵。而大鸟则提出干涉朝鲜内政的,包括举能员,制国用,改法律,改兵制,兴学校等内容的“庶政改革案五条” 。

袁世凯当然拒不接受,提出还是要日军先撤出朝鲜,才有谈商的余地。而大鸟则厚着脸皮,横蛮地坚持先要讨论改革朝鲜内政问题,待这个问题有了具体结果,才能撤兵。

7月10日,大鸟再次约见袁世凯。拿出日本外相陆奥重光提出的,日清两国共同改革朝鲜内政的更为详尽的改革方案,并强硬地限定期限完成。这一所谓的改革方案,理所当然地再次被朝鲜政府和袁世凯严拒。

其实日本是看准了清国绝不会接受日本在朝鲜和清国站在同等地位共管朝鲜,只要清国不接受日本提出的方案,日本便有了翻脸的机会,借此独断独行。

在三方于朝鲜进行紧张,反复地外交斗争过程中,李鸿章不断地密电袁世凯,要求他务必擎制驻韩清军,万万不可与日军发生冲突,避免战争,让老太后过好大寿!

在这种形势下,日本自然是不会撤军了。不仅不撤军,相反的还加快了继续增兵的速度。

在仁川港口率舰驻泊的方伯谦,眼见从仁川登陆的日军一天比一天多,深恐万一发生纠纷众寡不敌,为日军所乘,因此通知袁世凯后,径行移船先去。

北洋军舰一走,加之汉城和仁川到处都是日本兵,顿时人心大乱,大清国旅韩商民纷纷迁避。日军咄咄迫人,袁世凯坐困朝鲜,心急如焚。他接连拍发密电给李鸿章,说明朝鲜局势已至危急时刻,请中堂大人立即下令:急调南北洋舰队来援,同时集中陆军驻防东北,以应缓急。同时建议请欧美驻华使节出面调解。

袁世凯此时已陷入危险的境地。很多人都想杀他!

东学党人想杀他,农民军认为:他帮助李氏王朝对东学党采取剿抚两手,强施压力,瓦解了本来声势浩大的起义,没有袁世凯的出谋划策,东学党也许已经推翻了李氏王朝,建立起农民政权了。所以东学党虽然遭到失败,但是一小部分骨干分子还在暗中活动,策划暗杀袁世凯。

大院君李罡应想杀他,朝鲜的亲日派趁乱拥大院君出场,而大院君还记恨着旧仇。当年壬午之乱,袁世凯邦助吴长庆捕捉大院君送至保定一段住事,记忆犹新。因此大院君恨袁入骨。

日本人也想杀他,因为袁世凯在朝鲜所采取的每一项举措,都击中日本的要害,对于这个劲敌,日本当然必欲除之而后快。不过,狡猾的小日本不想亲自动手,而是想借用朝鲜各方反袁的势力,把袁世凯除掉,这样日本既可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又不用担什么干系,何乐而不为?!

袁世凯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他在这一段时间不敢出使馆大门一步,使馆等于被禁困,柴米油盐都很缺乏,许多职员看见情势不佳,都托故潜遁。幸得他在朝鲜所娶的第三姨太闵氏力予照应。在朝鲜时期,由唐绍仪的介绍,娶了这位朝鲜佳丽闵氏。这位闵氏夫人得侍清朝的钦差大臣,自也满心乐意。当东学党起义,袁处境危难,心情也十分恶劣;由于袁少年得志,在朝鲜一帆风顺,一旦遇到逆境,实在很烦恼。闵氏夫人侍袁体贴照料,尤其因她是朝鲜女子,出入使署不受人注意,所以袁对外的连络便多借助这位如夫人了。

7月20日,日本政府向朝鲜政府发出外交照会: 要求朝鲜政府下令: 让清军迅速撤离。同时废除清韩间三个通商章程。

7月23日,日本政府又借口朝鲜政府的回复,不能令人满意,遂递交了最后通牒: 限令朝鲜政府在48小时之内“实行新政,废除与清国签订的一切条约,并令清军立即撤出朝鲜。”

这一无理要求遭到朝方拒绝后,日本便开始采取军事行动了。

袁世凯的处境进一步恶化。 嚣张的日兵竟公然派兵架大炮于袁世凯的使署前,炮口指着使署。袁世凯虎落平阳、龙困浅滩,英雄无用武之地,遂开始思谋脱身之计。

袁世凯一再向李鸿章请示方策,李鸿章所能指示的也只是命他谨守岗位,引据条约敦促日本撤兵。除了这样的指示而外,毫无实际支援。可是弥漫整个中国的,是一片战争的呼声,因此袁世凯致电李鸿章坦直地说:“倘若朝廷决定对日作战,则请先撤回在韩的使署人员,世凯以一身报国,无所恇畏,但恐有辱使命,有损国威。”

李鸿章不是不知道袁世凯的处境,也不是不关心,只是李鸿章又有什么办法!当此朝鲜局势已经面临最严重的关头,大清国已经面临严峻的考验,朝廷却举棋不定,袁世凯个人的命运又算得什么?!

袁世凯在多次电请北洋衙门指示进退,亦没有结果的情况下,袁世凯只好向李鸿章的女婿张佩纶求救,张佩纶正在天津,遂把袁世凯的处境详详细细地报告了李鸿章。

7月23日,李鸿章电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要求即刻召袁世凯下旗归国。

7月23日凌晨,日军开始进攻景福宫的迎秋,光化,建春三门,并在亲日派的配合下,迅速攻占王宫,监禁李熙。同时另派一军占领了云岘宫,挟持了大院君李罡应,并以他为首成立了傀儡政府。

当天晚上,傀儡政府宣布声明: “不承认朝鲜是大清的属国,朝鲜已独立自主,废除与清国签订的一切条约。”并授权日军: “从朝鲜领土上驱逐清军”。

于是清廷便根据这一项事实,7月24日,下令袁世凯返国。

袁世凯在光绪廿年(1894年)7月24日傍晚下旗归国,离开曾得意了12年的朝鲜。他的职务由唐绍仪代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