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枪火帷幕

til1111 收藏 1 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1918年2月,俄罗斯远东乌金斯克城堡。

袁克恒从城外战场赶回来后,直接就去见原俄国政府总理克伦斯基,因为他已经按照约定,击溃了会聚在亚里布特地区的红色武装,并阻止了红色政权对乌金斯克的接管。而克伦斯基答应过他,只要完成这一切,就会为混一旅调拨车皮,帮助混一旅开赴欧洲战场。但克伦斯基似乎又要失言了,他说过的话就像他在彼德格勒城吹过的牛皮,一样都不能实现。

气愤的袁克恒威胁道:“克伦斯基,如果三天内我的军队还是无法开拔,那你就准备接受布尔什维克的审判吧。我没有耐心听你吹牛,如果你不能履行诺言,我就去找布尔什维克党谈,他们似乎比你更讲信用”。

袁克恒的话把克伦斯基吓的脸色煞白,不要看他平时信心满满,不把混一旅放在里眼里,仍以俄国沙皇对华的强硬态度对待混一旅,但他却十分清楚,自己如果落在布尔什维克的手里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无须审判,他就会被绞死。

那可是一群目无法纪的家伙,从他们口里说出的每一句话,就是法律。

急切万分的克伦斯基通过翻译向袁克恒解释:“袁将军,你的军队根本就到不了欧洲,难道你不知道?布尔什维克党正在德国人谈判,他们正通过出卖俄国的利益,换取德国的支持。他们正在酝酿退出协约国一方的阴谋,他们和我不一样,不是您的朋友”。

袁克恒瞪着克伦斯基,他知道俄国即将退出协约国,要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急着向前推进了。如果俄国退出协约国,英、法等国的干预马上就会展开,到时,他就很难再掌握住克伦斯基。他要在西方人来之前,尽可能多的取得进展。

袁克恒协商道:“我会在乌金斯克会留下一营的驻守兵力,如果你还是觉得不安全,可以跟我的主力部队一同前进。你难道不打算重新组建属于自己的军队吗?”。

“组织军队?可,可乌金斯克的人口实在是太少了,我更没武器来武装他们”克伦斯基显得闷闷不乐,其实他早就想这么干了,但远东实在是太贫瘠了。

事到如今,虽然时机还算不太成熟,但袁克恒也不得不和克伦斯基摊牌了。在这几月里,他做好了所有的准备,从恰克图调集来大批的枪弹,为得就是大干一场,他已无法再等下去了。

袁克恒指这墙上的地图道:“我可以帮你拿下耶夫斯克(新西伯丽亚),那里有大型工厂,车床厂和兵工企业,还有几十万的人口,你完全可以再组建一支军队。甚至,你还可以重新组建政权”。

“耶夫斯克?”克伦斯基难得的平静了下来,也转头望着地图,因为这个建议对他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如果说乌金斯克是座避风港的话,那耶夫斯克无疑就是天堂。那可是俄国在远东地区最大的城市。

“你有把握吗?”克伦斯基试探道。

“如果有你的帮忙,应该没问题”。

袁克恒分析道:“虽然,现在布尔什维克党在俄国的大部分地区都建立了政权,但他们的统治并不稳固。就如你刚才说的,因为和德国人谈判的问题,他们自己内部也发生了分歧,以布哈林为首的反对派,已经遭受到列宁等人的镇压,布尔什维克党正在清洗党内的左派人士,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时机”。

沉默了一会,克伦斯基似乎想通了什么,一脸真诚的为自己辩解:“我的老天,这些我为什么都不知道呢?我从来都没听说过”克伦斯基拍拍袁克恒的肩膀,对翻译使眼色道:“我亲爱的朋友,快来说说,我们要如何合作”。

克伦斯基翻脸皮的本事袁克恒早就见怪不怪了,他指着办公室墙上的地图继续分析道:“从我们这里到耶夫斯克,有近千公里的路要走,期间要经过伊尔库兹克、坎斯克、阿钦斯克、克麦罗沃等地,而这些地区都已经建立了红色政权,我们没有力量彻底肃清他们。所以,我建议,利用西伯丽亚铁路线直取耶夫斯克,只要切断了那里,就可以隔绝以上地区的和彼德格勒布尔什维克总部的联系。同时,我们还要向耶夫斯克周遍地区传达信息,属于您的政权仍然还在,让支持您的民众迅速向您靠拢,巩固您的政权。而这次奇袭耶夫斯克的壮举,将会在您的亲自策划和领导下得已顺利实现,您的远东方面军,会很轻易的完成它”。

“远东方面军?”克伦斯基糊涂了起来,但他还是很兴奋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问:“什么是远东方面军?他是属于我的军队吗?”。

袁克恒笑了:“在远东地区有许多民族,其中又已黄种人占绝大多数,只要您给他们找些衣服,哪怕是百姓的衣服,想在短时内组成一支军队这并不难。也许,只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可以”。

“你是说!你的…..”。

克伦斯基听明白了袁克恒的话,愣了好半晌,突然问:“袁,想要得到什么?”。

袁克恒对翻译说:“告诉你们的总理先生,中华民国政府外交次长曹先生在等着他”。

听了翻译的话,克伦斯基的脸色变得有些怪,显得不那么自然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被人耍了,中国人根本就不打算去欧洲,而是一直在算计他。

克伦斯基指着地图疑问:“我们如何顺利的到达耶夫斯克?这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便能到,我们又怎么解决掉当地的红色政权?”。

袁克恒明白克伦斯基已经开始反悔了,只好继续讲解,以便坚定他的野心。只要能让克伦斯基看到绝对胜利的希望,袁克恒想,他一定会痛下决心的。为了保住手中的权利,布尔什维克都能把乌克兰卖给德国,克伦斯基又有什么不敢卖的?

在接下来的1918年三月,为了退出一战和阻止德国人对新生俄国的进攻,新成立的苏维埃政府将会和德国政府签署和平协议,将12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让给了德国。这其中包括,27%的农田,6200万人口,26%的铁路和75%的钢铁工业。

袁克恒道:“如今之俄国,已经完全笼罩在了红色政权的光辉下,他们只用了短短几个月时间,便夺取了二月革命的胜利果实。每一个布尔什维克人都处在极度的亢奋当中,自从您的5000士官军在彼德格勒城下大败,就再没有谁站出来阻止过他们,对不对?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形式一片大好。但这只是暂时的”。

“很多人,其实还没有分清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的区别,不理解资产和无产的含义,他们盲从的认为这是同一场革命。但他们很快便会发现事情的真相,到时候,矛盾就会激化,俄国内战必将爆发。到时候,我们再想轻易的到达耶夫斯克,那根本就不可能。而您,也将会失去领导这场革命的机会”。

听了这些话,克伦斯基的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他在彼德格勒干的那些事,早已伤了革命党人的心。袁克恒分析的没错,即便革命党人的反抗再次爆发,也很难再有他的位置。

袁克恒见时机成熟,继续扇风点火,指点地图道:“我们现在只能趁某些人的头脑还在发热当中,果断出击,在军列上插上红旗,日夜兼程,直取耶夫斯克!”。

………………………………………………………….

1918年2月,最后一个星期日的凌晨,位于西西伯利亚平原的东南部,鄂毕河上游的耶夫斯克火车站显得冷冷清清。一位大胡子老人憨声如雷的趴在桌子上睡觉,他是车站内唯一还在工作的人,其他人不是被抓,就是去开抓人的会议了。

每天都会枪毙很多人,有钱人,成为了这个时代的罪恶。

老人睡的很香,甚至没能发现那趟缓缓入站的列车。列车停下来,漆黑的厢门张开了嘴,无数双黑眼睛,闪动着困兽一般的寒光。

袁克恒第一个跳下闷罐,雪青色的俄制将官服使他看上去更加威武。他背着手,打量那些从车上下来整队的士兵。这些没坐过火轮车的家伙,就连站在队列里也会摇晃。

很轻易的把整个儿车站控制后,袁克恒对几位军官问:“地图都看熟了吧?…..那就好,千万不要跑错了方向,尤其是你边永茂,市政厅可能会受到红军的激烈反抗,不要怕浪费子弹,把机枪架在最前面狠劲得打。一定要和克伦斯基配合好,不许说汉语,听懂了没?”。

边永茂点点头,今天的行动袁旅长已经布置过无数次,他的耳朵都快磨出血来了。

克伦斯基这时赶了过来,带着几位临时任命的俄国军官。这次,他从乌金斯克带了700多人协同袁克恒部的行动,这已经是他所能组织起的所有力量,就连60多岁的老兵都没放过。一个人在孤注一掷的时候,还真是疯狂。

袁克恒风趣道:“总理先生,你的人分配好了吗?每个地方可都离不开他们”。

克伦斯基一挥手,早就分配好的十几队俄国士兵开始下车,而在他们身后,是袁克恒所部的二团士兵,同样被分配成了十几队协同俄国人作战。本就不算太大的车站,立时显得满满腾腾。

“王金镖,你这团长也不用当了,跟着我和马得草去红军总部吧”说完,袁克恒朝克伦斯基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行动了。

十几队由中俄士兵混杂的队伍迅速开出车站,在向导的带领下,按照事先布置好的路线,有条不紊的向城东前进,负责抢占那里的工业设施,并对工厂附近街区实行消禁,防止工人暴动。

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党主要依靠的力量就是工人,至于城市周遍的农牧民,袁克恒只布置了几道警戒哨。

二团士兵开走后,车上一团和警卫营的士兵开始下车,并分为两股。战斗力和装备最好的警卫营,连同克伦斯基的200多人直插市政大厅。听说那里集中了所有当地布尔什维克党人,正在日夜不停的工作,连家都不舍得回。这倒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一锅烩。

而袁克恒带领马得草的一团,和100多俄军,负责解决位于城北红军总部。具体有多少红军在等他们,没人能说的清楚,听内线说,乱糟糟的红军根本数不过来,背上枪就军人,放下枪就是工人和百姓,正规武装不太多。

袁克恒与克伦斯基等人分手后,来不急欣赏近在眼前的欧土风情,便带着一团出了车站沿‘帕德舍’大街向北,直奔耶夫斯克红军总部。

没走出多远,就听到了从城东工厂区的传来的枪声。看来,那边已经跟当地武装接上火了,而且,打的越来越激烈。

袁克恒果断下令,改变行进路线,从东北方向斜插过去,并要求所有人随时做好接战准备。他就不信了,4000多人的正规部队如此顺利的突袭成功,还拿不下一个混乱中的临时政府。

队伍转向不久,前方突然传来俄国士兵的叫喊声,紧接着,枪就响了,劈劈啪啪的响成一片。队伍迅速向街道两边隐蔽。

“怎么回事?”袁克恒压地声音问,俄国翻译忙跑来报告,从北城军营方向开过来一队红军,人数不详,和走在最前边的白俄军队接上了火。整个儿一团,都被压缩在了大街上无法前进。

“旅长,让我带人从旁边绕过去吧”马得草要求道。

袁克恒摇摇头,发现耶夫斯克的街道和乌兰乌德一样比较宽敞。远东地区最不缺少的就是土地,所以城市风格很大气,青石铺路直来直去,更没什么高层建筑,似乎可以加以利用。

袁克恒分析:“前面这支队伍,估计是想去城东查看的情况小股红军部队,战斗准备肯定有所不足。你带着一营从正面打过去,突破的时候一定要狠狠打,争取一次攻击就解决问题。如果突击顺利,迅速直插红军总部所在克日乌大街。注意封锁军营的东南两个方向,等我带人过去”。

“是!一营都跟我来”

早就鳖了一肚子火的马得草马上行动,很快就带人接替了白俄军所处的位置,长短枪一同开火,不计伤亡的沿着大街两侧发起冲锋。

同时,袁克恒命令俄国翻译,让所有俄军喊话,让居民们不要外出,就说他们的克伦斯基总理到了耶夫斯克。

神情紧张的翻译咽着吐沫,本就不是军人的他被吓傻了,此时的耶夫斯克城内到处都在打枪,就连城南的老城区也在交火。

边永茂的警卫营,开始展开了对市政厅的战斗。

不到半个小时,漆黑夜色笼罩下的耶夫斯克城枪火漫天,硝烟滚滚,似乎预示着这一夜的不平凡。

袁克恒带着大部队跟在马得草部之后向北突进,面色凝重,他深深的感觉到,一切都开始了。他这么多年来一直等待的时刻,将在这布满血腥的夜晚拉开帷幕,永远都不再能回头。

(抱歉,今天跳了一更,以后有时间再补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