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 中国人重温毛泽东时代的回音!

雷达王 收藏 0 403
导读:舞台上的女英雄以庄严崇高的姿态唱出经典咏叹调:“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献”——这是歌剧《江姐》的一幕。 位于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正举行首届歌剧节。13部歌剧中既有西方传统歌剧,也有4部中文歌剧,而当中两部是老式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作品:《洪湖赤卫队》和《江姐》。 曾几何时,民众唱革命歌剧是无奈之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唯一获得批准的娱乐就是毛泽东之妻江青主持下的八部“样板戏”。《江姐》是老式的革命剧,是共产主义极端时代的公认象征。因此,你可能以为它在歌剧节上演是政府强加的任务。 但是,尽管歌剧票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舞台上的女英雄以庄严崇高的姿态唱出经典咏叹调:“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献”——这是歌剧《江姐》的一幕。


位于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正举行首届歌剧节。13部歌剧中既有西方传统歌剧,也有4部中文歌剧,而当中两部是老式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作品:《洪湖赤卫队》和《江姐》。


曾几何时,民众唱革命歌剧是无奈之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唯一获得批准的娱乐就是毛泽东之妻江青主持下的八部“样板戏”。《江姐》是老式的革命剧,是共产主义极端时代的公认象征。因此,你可能以为它在歌剧节上演是政府强加的任务。


但是,尽管歌剧票价不菲,《江姐》的听众甚多,而且非常投入。一个和父母一起来看歌剧的小男孩大声问“江姐为什么没有提到毛主席?”这场革命歌剧成了一家人一起观赏的节目。人们想看这样的节目。


近年来,对毛泽东时代的怀念情绪在中国很活跃。你可以看到青少年戴着红卫兵帽子穿过紫禁城,可以在以文革为主题的餐厅订位。


毛泽东的革命从一开始就借助音乐的推力。在三四十年代,日常的项目就包括每天早晨唱半个小时歌。在1942年的讲话中,毛泽东呼吁可以打动群众的大众艺术。继《白毛女》之后,《江姐》等融合民歌和革命情感及西方乐器表现的曲目涌现。


毛泽东达到了目标,至少很多作品仍然流行。革命歌曲仍然是中国歌手的主打歌,他们认为这些歌曲比后来的同类作品好得多。


如今革命歌剧已经不再是一项义务,而是一种商品,人们可以购买,可以欣赏。因此,它已经变成它曾经试图教导人们去推翻的资本主义社会的一部分。(作者:Anne Midgette;原题:毛泽东又来了:中国人欢迎遥远的回声


亚洲时报 毛泽东仍活在许多中国人心中


虽然毛泽东逝世近33年了,但是这位共产党中国的缔造者似乎仍然活在许多中国人的心中。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前夕,同时也是在全球金融危机肆虐之时,对这位已故国家主席的新一轮怀念席卷全国。虽然他被批评犯下“严重错误”,比如文化大革命,但是对于这位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直到1976年逝世一直领导中国的领袖,人们的怀念之情急剧上升。


在今年的清明节,上万名参观者涌到毛泽东的故乡湖南韶山,向其表示敬意。据香港《大公报》说,单是在4月2日一天,就有至少3万人从全国各地到韶山参观。


还有一个现象表明人们对毛泽东越来越怀念。据法国24新闻频道报道,他的小红书(《毛主席语录》)在中国的大学生中重新流行起来。北京大学附近一家新左派书店的老板说:“我们目前卖出的小红书数量是金融危机前的5倍。”他说,自去年年底经济下滑以来,每月能卖出200本小红书。


中国人还越来越像崇拜神一样崇拜这位已故国家主席。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把毛泽东当做神一样崇拜只是对毛泽东日益怀念的副产品。虽然中国人眼下的生活可能普遍更好,但是和在毛泽东统治之下相比,他们的安全感要低得多。


一位退休的北京官员说:“在毛泽东时代,我每月的工资不到100块钱。我每月存不下钱,但是我什么都不担心。虽然没有奢侈品,但是我的工作单位包揽了一切:住房、医疗、退休、孩子的教育。如果我遇到困难,我随时可以找单位帮忙。如今,我每月的退休金有3000块,但是我必须算计着花每一分钱----东西都那么贵,而且假如我现在病了,谁也不会管我。”


中国如今要面对一些在毛泽东统治时期不那么普遍,或者说不那么为人所知的社会弊端,比如官员腐败蔓延、贫富差距日益拉大,吸毒和卖淫之类的犯罪行为日益增多。这是人们怀念毛泽东时代的另一个原因。


显然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来说,毛泽东仍然是一个传奇。因此,公众对毛泽东的怀念有助于证明共产党统治国家的合理性。毛泽东思想仍然得到共产党的拥护。从这一意义上说,怀念情绪还能以某种方式帮肋填补改革开放留下的意识形态真空。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中国新毛派的红色春天


摘要:近来,中国掀起了一股“红色文化”热潮,法国有媒体就说,中国人在拜金主义猖獗的状况下,重温毛泽东思想预示着新毛派在中国的复兴。法媒说,雷曼兄弟的破产为毛派重新打开大门,这是毛派在中国复兴的原因


费加罗报驻京记者拉戈蓝日,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之际,中国成都四月底把毛泽东全身巨大雕像从上到下洗刷一新的采访文章说毛派在中国复兴。


以“中国新毛派的红色春天”为题的文章中讲述了一个小型企业利用全球经济危机发财致富的故事,设在北京大学成隐藏在九层楼的一家小小书屋在中国经济一位数增长的昏暗日子里偷着乐,这家名为“乌托邦”的书屋在资本主义痉挛之际很开心,“乌托邦”书屋在六年前一开办之际就以忠实于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为理想,在当下拜金主义猖獗的中国,毛主义仿佛又成为这种浮躁年代里的一个避风港。


这个别具一格的“乌托邦”书屋里不仅有毛派的老牌崇拜者光顾,还有毛派激进的年轻学者和不知所措的大学生前往。书店的墙上挂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创始人毛泽东画像,桌上摆有关于毛泽东,萨达姆以及查韦斯等人的著作。


当然,费加罗文章接着介绍说书店的营业额并不是都来自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书籍的销售,关于经济危机的书籍著作也销售得非常火红。在这间书屋也不乏会听到令人震惊的说法,一位即将投入劳动市场的大学毕业生说他很惧怕向他的朋友一样,找不到工作,怀念毛泽东时代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毛泽东时代,每个大学毕业生都可以获得一份国家分配的工作。


费加罗记者文章疑问道,文革当中知识分子可怕的遭遇抛到九霄云外了吗!六百万走出学校大门的大学生之一的回答是,文革自然犯下许多错误,但是也不能因此而全盘否定。从这位张姓大学生的回答当中明显听出对改革开放政策所造成的愈来愈严重的社会不公平的不满。


“乌托邦”书屋的因特网站及其“乌有之想“论坛因此成为形形色色的极左的讲坛,言辞激烈,狠批毫无节制的资本主义的野蛮无情或是自由经济学说的破产。


雷曼兄弟集团的破产为毛派重新打开大门。费加罗文章认为这是毛派在中国复兴的原因,但是这一现象确实非常独特,然而却与对中国政治并非无影响的其它的更为有代表性的政治派别,向中国的“新左派”同出一辙。观点则主要围绕对目前经济发展模式及其社会后果的评判。


费加罗把这些怀旧派又分为几种派别,怀念社会绝对平均,相对不公平少的毛泽东时代,他们将准备捍卫权威主义模式,主张少以西自由,但是更多的公平。 怀旧派另一派别是更为接近西方的社会民主派的理想,要求更多的民主和建设一个法治国家。最后一种怀旧派则是老牌顽固的怀旧派,大会所涉及到一批年龄仅在30到50岁之间的中青年,这些人当中大都在国外大学毕业,对西方的经济极端自由化,精英和富人的民主感到失望,希望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民主。


文章对中国怀旧派在中国的分布,怀旧派的趋势及其发展进行了详尽的阐述与分析之后说中国新左派有一部分民族主义者,而“中国不高兴”一书出版几个于竟然已卖出五十万册,两年前知执导“色戒”影片的台湾导演李安被骂为汉奸就很说明问题。


费就阿洛最后说,经济危机使马克思的“资本论”成为时髦,资本论明年将被搬上中国艺术舞台。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