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在井冈山的内部斗争风云

1151881663 收藏 0 1606
导读:   [b]  毛泽东在井冈山的两个死敌[/b]   [b]  一、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死敌,肖家璧、罗克绍是何等人物?[/b]   “边界的斗争,完全是军事的斗争,党和群众不得不一起军事化。怎样对付敌人?怎样作战?成为日常生活的中心问题。所谓割据,必须是武装的。”   “湘赣两省派来‘进剿’的反动军队,至少有八九个团,多的时候到过十八个团。”   以上的两段话,是毛泽东于1928年11月25日代表井冈山前委给中央的报告中写到的,足以说明“红”、“白”之间的军事对抗




毛泽东在井冈山的两个死敌




一、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死敌,肖家璧、罗克绍是何等人物?


“边界的斗争,完全是军事的斗争,党和群众不得不一起军事化。怎样对付敌人?怎样作战?成为日常生活的中心问题。所谓割据,必须是武装的。”


“湘赣两省派来‘进剿’的反动军队,至少有八九个团,多的时候到过十八个团。”


以上的两段话,是毛泽东于1928年11月25日代表井冈山前委给中央的报告中写到的,足以说明“红”、“白”之间的军事对抗是多么尖锐。


处在四周白色政权包围中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从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队伍一踏上这块红色土地,就遭到了敌人猛烈进攻。这个敌人,除了国民党湘赣两省政府派出的正规军队,还包括湘赣边界豪绅阶级的反动地主武装。江西的叫“靖卫团”或“保安队”,湖南的叫“挨户团”或“团防局”,名称各异,性质是相同的,即与共产党领导的工农兵苏维埃政权作对。


对于这些反动地方武装,红军当然予以打击,不让他们存在,这是巩固红色政权的必要保证。尤其在武装割据的中心区域宁冈县,对反动地方武装的打击是不遗余力的,不让一支能够起到骚扰作用的反动武装存在。但是在其他的县份,却做不到这一点。因为红军的精力顾及不到,对付正规的敌军就已经是全力以赴了。而红色政权的地方性武装——赤卫队和暴动队,又是难以消灭对方。这样,无论在江西的永新、遂川,还是湖南的酃县、茶陵,都有一些处处与红色政权为敌的反动地方武装。各县比较起来,其中有两支反动武装以其力量强悍和头目反共坚决而有名,这就是遂川县的肖家璧靖卫团和茶陵县的罗克绍团防局。肖、罗指挥各自的反动武装,公开与红军对抗,并且有几次让红军吃亏,对湘赣边界的革命事业造成损失。因而,成为红军卧榻之侧的威胁,毛泽东对他们印象很深,视为死敌,曾多次讲到一定要打掉他们。可是由于斗争环境所致,红军忙于打退正规敌军的进攻,毛泽东的愿望未能实现。但是,毛泽东对这两个死敌一直记在心里,以至于到了解放初期仍忘记不了,给有关部门发去电报,查问这两个死敌的下落。


作为红军的冤家对头,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死敌,肖家璧、罗克绍是何等人物?他们是如何死心踏地与共产党为敌的?毛泽东为何到解放初期仍然不忘要严惩他们?此将肖、罗二人的相关情形分述如下。


二、肖家璧,被老百姓称为“肖屠夫”


肖家璧,又名圭如,清光绪十三年(1887)生于江西遂川县大坑乡九田村,曾就读于遂川高等学堂和南昌法政专科学校,1911年于江西省高等农业专门学校肄业。自知学业难成的肖家璧,打定的主意是依恃家庭的丰厚资产,回乡揽政,交结官府,自拥武装,做个称霸山乡的土皇帝。他回到大坑后,先是运动一班乡绅,当上了大坑乡保卫团团总,在此基础上广置枪弹,招揽团丁,发展到拥枪上百,又把遂川县靖卫团团总一职揽到了手。至1927年,这个以镇压农民反抗斗争起家的土霸,已经成为遂川县“清党委员会”主席。在同年5月的“马日事变”中,他在遂川搅起了屠杀共产党人的血雨腥风,使得中共遂川县党组织在本县立脚不住,负责人陈正人等逃到万安藏匿避难。


仇视工农革命的肖家璧,其反革命的野心是稳占遂川,称威井冈,因此对秋收起义部队转兵井冈山大为恐慌。肖派人探明工农革命军于茅坪安家,设立了后方留守处和医院,便无时不在谋划消灭这支共产党武装的阴谋。10月中旬,工农革命军主力700余人由毛泽东率领轻装行动,沿酃县、遂川边境进行游击活动,一则熟悉湘赣边界的地形,二则在民众中扩大政治影响。10月23日,部队由酃县的水口进入遂川大汾。黄昏之际,工农革命军快入村口,在一道山脚遇到肖家璧靖卫团500余人枪的袭击。靖匪的战斗力有限,未能给部队造成大的伤亡,但这一捣却把队伍冲得分成两段。张子清的第三营从旁边冲走,一气急行了数里,当晚不辩方向,岔向湖南楼东方向而去,离遂川越走越远。


工农革命军的另一路只是第一营的第一连,因为另两个连在酃县水口时由宛希先带领扰袭茶陵县城去了。而这仅有的1个连,也被冲散不少,只剩下五六十人拢在一起。毛泽东和官兵们没有想到,上到井冈山还打了败仗,众人心头沉重,心情一片晦暗。一天来的行军和征战,早已使大家饥肠辘辘了。忽然,大家听到毛委员的声音:“休息了一会儿,应该走了。”众人抬头望见毛泽东已经站起身,目光炯炯,声音中蕴含着一种热情:“大家来站队,我站第一名。曾连长,你喊口令!”连长曾士峨听到这里,顿时振作,组织剩余的官兵们站队集合。


毛泽东的举动,倏然给了这些官兵一种神奇的精神鼓舞,原先笼罩心头的悲观气氛一扫而光。这是毛泽东引兵井冈山以来遇到的最严重危机,当时,他的身边只剩下五六十人了。然而他表现出来的临危不乱、愈挫愈奋的坚韧精神,是在场官兵们终生难忘的。


毛泽东对这次遭袭是铭心刻骨的。第二天他了解到昨日袭击工农革命军的是肖家璧靖卫团,忿忿说道:“肖家璧真是可恶,这时候趁虚打劫,工农革命军差一点毁在他手里,看来我们要在井冈山立脚扎根,得提防这条恶狗!”


三、罗克绍成为湘赣边界最大的反动武装头目


江山鼎定,共和国主席政务繁忙,日理万机。1950年11月上旬,一天夜已深沉,毛泽东忽然从桌上拿起毛笔,在信笺上拟写了一份发给湖南省人民政府的电报,电文如下:


湖南省人民政府,着即查明茶陵罗克绍此人是否在?在之从速逮捕。


毛泽东的电报,转到了另一个茶陵人、刚从北京调来担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省监察委员主席的谭余保手上,谭阅了电文,愣了一下,说道:“主席还记得这个人?”


数日之后,正在茶陵县江口乡乡立小学担任民办教师的罗克绍,被突然而至的公安人员从课堂上抓走,直接押往省城长沙。这个井冈山斗争时期红色政权的又一个死敌,竟由毛泽东提出抓捕归案,足见对他有着深刻印象。


罗克绍生于1877年,茶陵县江口乡蕉坪村人。因为家道富庶,年轻时常常身穿长袍马褂,手提长杆烟斗,到处嫖赌逍遥,结交狐朋狗党。1926年农会兴盛,乡农民协会将他当做痞汉抓住游斗。翌年5月“马日事变”期间,罗克绍乘机收缴农民的武装,组建茶陵县十八团(团的建制等于区)团防局,自任团总。罗克绍深知掌握枪杆子的重要性,不惜家财购买枪弹,又滥向农民派款购枪,数月内发展到200余人枪。


罗克绍与井冈山红军第一次结冤为敌,是在1927年12月中旬的一天。


这天上午,毛泽东带领袁文才农民自卫军两个连,从宁冈茅坪急赶而来,赴茶陵拦截有被叛徒拖走之虞的工农革命军。这个叛徒就是三湾改编后担任团长的陈浩。陈浩带着部队打茶陵期间,自作主张,实行的是单纯军事观点的一套,又与副团长徐恕沉湎于享乐腐化,受到前委的严厉批评后心生不满,萌生了把部队拖往安仁,投靠国民党方鼎英十三军的图谋。前委委员、第三营党代表宛希先在城外巡逻时截住一名邮差,搜获了陈浩写给方鼎英的信件,立时派人飞马宁冈向毛泽东报信。毛泽东不胜焦急,带了袁文才部两个连连夜出发,走小路赶往茶陵。不料走到江口村口遭到罗克绍团防的拦截。枪声一响,毛泽东对袁文才惊问:“这儿冒出什么敌人来了?”袁文才一想回道:“是罗克绍的团防局。”毛泽东跺着脚发急地说:“罗克绍这时候冒出来真要命,时间拖不得呀!”袁文才也明白,要是陈浩拖着工农革命军从酃县塘田进入了安仁县境,情况就糟糕透了!他对毛泽东说:“罗克绍要在这儿挡道,我们只有硬闯过去,我带特务连正面接火,陈伯钧带第一连从河边直插过去,不怕团防不退。”毛泽东点头说:“只有这样了。”


当下,农民自卫军两个连接照袁文才的布置开始行动。陈伯钧指挥第一连向村庄右侧的小河边插去,袁文才带着特务连在正面发起强攻。右侧河边的枪声一响,团防局就吃不住劲了,来了个边打边退。团防局的阵脚一松,特务连乘势打过去,占据了团防的炮楼。团防局逃去后,清点一下,农民自卫军遭截击的损失是4亡4伤。毛泽东愤恨地说:“罗克绍可恶得很,眼看就要耽误我们的大事!”袁文才知道时间极为紧迫,留下一个班处置伤亡,部队继续随毛泽东向湖口赶去。


只能用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来形容这次行动的危急程度。当毛泽东带领部队赶到茶陵的浣溪圩时,陈浩带着的工农革命军已是过了圩外,只能看到队伍的尾部,若是再过五六分钟,这支队伍就开过去了。幸亏发现得及时,停止前行的号音一响,部队就停下来了,毛泽东马上带人赶上前去。陈浩万万没有想到在这节骨眼上毛泽东赶来了,因此一见毛泽东就心里发慌。被裹胁着的官兵们本来对岔向安仁方向感到疑惑不解,现在看见毛泽东带部队追赶来,登时明白是怎么回事。毛泽东质问陈浩:为何把部队带向安仁方向?陈支吾着答不上来。袁文才令人上前摘下陈浩的手枪,将他捆起来。这时,被陈浩下令逮捕的宛希先从前面赶到,揭露了陈浩拖队投敌的阴谋。


毛泽东这一次带着袁文才农民自卫军于浣溪截住被陈浩拖走的部队,真是千钧一发,万分危急,只相差10分钟不到的时间,险些导致了一支工农革命军被陈浩拖走的危险。对于这一点,毛泽东是深深知晓的。正是罗克绍团防局在江口阻挡延误了半个多小时,才差点铸成大错。可以这么说,工农革命军的前途,差点儿断送在罗克绍手上!故而毛泽东对这件事不能忘怀。


罗克绍还有两项重大的反革命罪恶,使毛泽东深蓄在记忆当中。


1928年1月,已经成为国民党茶陵县“义勇队”总队长的罗克绍,带着其部袭击茶陵县尧水区工农兵政府,将区农民自卫队队长尹子斌等多人抓捕后杀害。为此,罗受到湖南省政府的通电嘉奖,并发给一笔赏金。同年8月湘赣边界遭受失败期间,红4军大队已赴湘南,根据地的中心区域宁冈县军队空虚,赣敌占据着新城、古城等平原地方,龙市区的睦村、上寨等4乡工农兵政府,退到宁冈、茶陵交界的新龙庵联合办公,集中了苏维埃工作人员近百人。罗克绍的义勇队在独栗山搜剿时抓到上寨乡党支部成员刘定桂,带回江口加以刑讯。罗克绍指挥用刑,迫使刘定桂叛变,供出4乡工农兵政府合驻新龙庵的情况。罗克绍自率200余人枪奔袭上寨新龙庵。虽然赤卫队的巡逻哨在庵外1里多的地方发现敌情鸣枪报警,但驻于庵内的部分人员来不及跑上山,被义勇队围住。这次新龙庵遭袭造成重大损失,当场打死苏维埃干部19人,被抓多人,成为湘赣边界“八月失败”中的大血案。罗克绍的义勇队还在腾村、上寨一带大肆烧杀,烧毁民房百余栋,抢去耕牛几十头。


对罗克绍在新龙庵制造的大血案,毛泽东是在边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了解到的。当宁冈县委书记龙超清在会议上报告这一情况后,毛泽东愤恨地插话说:“在井冈山有两条大地头蛇,东边有肖家璧,西边有罗克绍,不把他们打掉,我们是不得安宁的。”


毛泽东说得不错。朱毛红军主力不在井冈山了,罗克绍成为湘赣边界最大的反动武装头目。1929年3月上旬,湘赣两省政府联合任命罗为茶(陵)酃(县)宁(冈)3县团防总指挥,并拨给一批钢材,资助罗克绍建起了一个小型兵工厂。这个小厂建在江口,拥有若干台机床,有28名机械工人,能够制造单响步枪步枪子弹、手榴弹。在军事力量方面,罗克绍的茶陵县团防局有300余人枪。


消灭3县团防武装,诛除罗克绍,成为井冈山红军的首要目标。此时,井冈山的地方红军仍由赣南潜回井冈山的袁文才统领。袁与王佐订制了一个活捉罗克绍、把兵工厂缴获过来的计划,从1929年10月起,不断地派人侦察罗克绍的行踪。1930年2月19日,袁部的特务连长周桂青在坑口侦知到罗的确切行动——预定明日起到猎狗陇村的一个姘妇家过小年。袁文才得了情报,自率1个连连夜出发,冒着大雨急行了一夜,于天亮之际赶到猎狗陇,果然把罗克绍从姘妇的热被窝里拉出来。落到袁文才之手的罗克绍贪生惧死,只求不要杀他,情愿献出一切家产,下令将兵工厂搬往宁冈。罗克绍被押解到宁冈新城后,袁文才并没有杀他,而且予以款待,其目的是通过软化手段让罗真心倒戈。袁文才曾对规劝他的部下们说道:杀掉罗克绍有什么用?我们又不能到长河搞到钢材和弹硝,还得利用他才能搞到这些材料,到时候再说吧。


袁文才决然没有想到,自己优待罗克绍的一举,竟然使整个事态发生了质的恶变。这里面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由于袁文才、王佐此时与湘赣边界特委产生了相当严重的矛盾,互不服气,离心离德。性情高傲的袁文才根本没有把抓获罗克绍的计划向特委报告,自恃为这是有利于革命的正当举动。而特委的一班负责人都是本地人,与客籍人领袖的袁、王已于近几年来感情恶化,对他们怀着很大的戒备心理,袁文才优待罗克绍一事,又为湘赣边界的豪绅阶级所充分利用,他们散布谣言,说袁、罗将携手合作。在宁冈与茶陵交壤的一些村庄,还写出了“欢迎袁文才归顺政府”、“庆祝袁罗携手合作”的标语。在这种情况下,特委的这些负责人,一则不辨真伪,生怕袁文才真的与罗克绍勾结反叛革命;二则平昔那种互为不和甚至敌视的心理,此间恶性地膨胀起来,故而产生了诱杀袁文才、王佐的想法。袁文才、王佐被错杀的冤案就这么形成的。可以说,捉罗克绍已经成为了袁、王被杀事件的导火线。


1930年2月24日,湘赣边界特委以“编队打吉安”为名,将袁文才、王佐及其部队诱至永新县城,又在红5军部队的协助下,杀害了袁、王,解体了红4军32团。袁、王被杀之后,其部下放走了关在茅坪的罗克绍,使他继续与人民为敌。


再说解放初期已是70多岁的罗克绍,在江口乡小学课堂上被省公安厅和茶陵县公安局派人抓走后,直接解押到长沙。经过办案人员的审理,查证了罗一生来的反革命罪恶。然后,由省政府副主席谭余保向毛泽东主席发了一个电报,就罗克绍被捕加以报告。不几日,毛泽东回电湖南省人民政府。按照毛泽东的电报指示,1951年2月上旬某日,反共一生的罗克绍被处决。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