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206节: 东学党

平山大侠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206节: 东学党 “杉村睿反复劝说,信誓旦旦,一再反复申明,日本政府没有野心,让袁世凯放心出兵。” ——平山大侠 大鸟圭介:(1832年____1911年) 日本外交官。1889年任驻华公使,1893年任驻韩公使。 果不其然,更为合适的借口马上就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206节: 东学党


“杉村睿反复劝说,信誓旦旦,一再反复申明,日本政府没有野心,让袁世凯放心出兵。”

——平山大侠


大鸟圭介:(1832年____1911年) 日本外交官。1889年任驻华公使,1893年任驻韩公使。


果不其然,更为合适的借口马上就来了。

这年春天,朝鲜湖南地区的全罗道爆发了东学党农民起义。

东学党又称东学道,创始人是崔济愚。他采用儒释道三者合为一体的思想,是朝鲜保守旧势力对抗西方势力的一种民间,半宗教性质的会党组织,参加者绝大多数是贫苦农民,也有少数失意末仕的文人,类似东汉未年张角发起的五斗米道。它的立意既然是对抗西教,所以自号东学。

朝鲜政府把它视为异端邪说,残酷镇压,1864年将崔济愚捕获并处死。经过了若干年的酝酿,继任者崔时亨出来替天行道,东学党才盛行朝鲜。崔时亨是朝鲜全罗道东阜系人,自号“纬大夫”,摘选佛老断章片句,自成一家,辗转传授,信徒日多。

1893年,东学党势力大盛,甚至进入汉城聚讼咒法,要求为崔济愚伸冤,同时在各国公使馆区张贴标语口号,使得洋人们寝食不安。各国公使们齐集来见袁世凯,要求他出面敦促朝鲜政府迅速平息,并说如果局面在一定时限内得不到有效控制,便要请本国派遣兵舰,以防不测。袁世凯竭力安慰,请各国稍安勿躁,静侯佳音。同时,袁世凯致电给李鸿章,请求他派兵舰。于是“靖远、来远” 两舰驶入仁川港。后来又派“济远、经远、平远” 替换“靖远、来远”两舰。

谁知转年,局势不仅没有好转,而且演变成一场大起义、大动乱。东学党起事的直接原因,是因为全罗道古阜郡守赵秉甲压榨农民,激起民变,赵秉甲张慌出逃。农民开仓放粮,释放囚徒,随后便自行解散各自回家。

本来民变已经自动平息了,但是赵秉甲唯恐天下不乱,胡言乱语,夸大其词,把民变描绘得危言耸听。善后使李容泰也不加思索,不计后果,听信一面之词,不做丝毫的调查,便带领大兵进行扫荡。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做,再次激起农民的武装反抗。全罗道古阜郡当过东学党接主的农民全臻准,乘机起义。

崔时亨也发动徒众响应,农民打出“除重敛苛税、诛贪官污吏、革新弊政、扫清君侧” 的旗号,揭竿而起,很快漫延到两湖地区(全罗道与忠清道)。全罗道的千余名政府军竟然悉数被歼,农民军占领了全罗道后,转攻忠清道,所向无敌,气势很盛。国王李熙任命两湖招讨使洪启薰带兵8000人前去镇压,但是朝鲜政治腐败、财政困难、军队粮饷不发,当然无心替李氏作战,官军毫无斗志,屡战屡败。软弱的朝鲜政府无法抵抗起义军的人多势众,节节败退。

1894年6月1日,朝鲜李氏王朝的发祥之地全州城失守,震惊朝廷。李熙悲伤、震怒之下,严令洪启薰尽快设法平息起义,否则要他的脑袋。洪启薰知道就凭自已手中这点兵丁,连自已的性命都难以保全,更不用说去平息民变。

危急之中他上疏李熙,建议请求大清国出兵平乱。

李熙马上与闵妃商议,认为也只有这样才能挽救李氏王朝的危局了。

闵妃说: “应该请袁世凯出面,他毕竟是上朝驻我国的大臣。”

“请袁世凯必须你出面,我去肯定会碰钉子,上次与他吵了一通,他还在记恨我呢。”

“谁象你那么小心眼。”

在闵妃的寝宫,袁世凯余怒未息,闵妃却是梨花带雨,哀婉动人。

“金玉均一事,你们就是不肯听我苦口良言,背着我,诱骗到上海暗杀,日本人没有借机动手,实属万幸!

我叫你撤换赵秉甲,你又敷衍了事,迟迟不办。怎么样?现在应验了吧?!噢,火烧眉毛了,你才想起我,怎么不叫李熙?”

“暗杀金玉均一事,实在不是我的主意。原来与李熙商量好了的,劝说金玉均回国,可是他死活不肯,只同意在上海与朝廷代表会面,谁知道李熙却借机暗杀。

撤换赵秉甲我也与李熙说明了厉害,他说才把赵秉甲外放地方,屁股没坐热板凳,又把他调回朝中,会给人说朝廷朝令夕改,过一段时间再说。不曾料想,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玩政治要未雨绸缪,懂不懂?!普通农妇还要事先计算、安排好一个月的柴米油盐,何况是国家大事。你常夸口熟读中国典籍,读书是为了应用,你学在那里?又用在何处?”

袁世凯心急火燎,说得急了,不由连连咳嗽。

“你别急,看急坏了身子!你教训的是,贱妾明白了……”

闵妃心痛得一手抚着袁世凯的胸口,一手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夫君有所不知,这一向李熙事事与我意见相左,闹得我心灰意懒,也不大过问朝政了。

李熙是个不可倚靠的破烂椅子,我心里只有你,你是我的主心骨、顶梁柱,你要是不管我,我只有一死……”

说着话,原来只是抽抽咽咽的低泣之声,转为尽肆呤啼,进而一发不可收拾,变为瓢泼大雨、号啕大哭。

袁世凯不耐了:“好了,你哭有什么用,如果哭能吓跑这些穷棒子,我的声音比你还大!”

“那上国出兵的事……?”闵妃小心翼翼地问。

“你放心,解百姓于水火、拯国难于倒悬,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我马上禀报李中堂。不过,我在电文中只详尽述说情况,分析局势; 请求出兵之事,还是要李熙写份正式国书,差专使送达总理衙门。”

一席话,已使闵妃止住了哭声,但她还是有些担心:“夫君,你电文中不提出兵一事,那上国能派兵嘛?!”

“你尽管放宽心,中堂大人看了我的电文,一定会发兵。”

看着闵妃似信非信、将信将疑地神情,袁世凯又说:“贵国事务隶属于李中堂职掌,责任重大。他比你还急,再说万一有个好歹,跑不了你,难道能跑了我不成?!”

这下子,闵妃破涕为笑了: “夫君,我就知道你心痛我,来,贱妾无以为报,只有这身子……”

“你就知道干这个。”

“今朝有酒,今朝醉嘛!”

袁世凯不肯在电文中请求发兵,是他的狡猾之处。他知道依据《中日天津条约》:中日双方任何一国派兵去朝鲜,都要知照对方,而且一国派兵去朝鲜后,另一方也可以视情况酎遣军队。

象这等以后会留下什么把柄的事,袁世凯是绝不会干的。

回到公署,日本外交官郑永邦已久侯多时。

郑永邦对袁世凯说:“朝鲜内乱,敝国政府甚为关注!我们担心朝鲜政府难从驾驭局势,贵国为什么不发大兵入韩平叛呢?!”

“哦,贵国政府是这么想的嘛?”袁世凯双眼审视着郑永邦。

在袁世凯犀利目光的逼视下,郑永邦俯首,轻轻道: “是的,我国政府只是希望朝鲜局势尽快稳定下来,袁大人很清楚,我国商业大宗生意是在朝鲜,局势不靖,朝鲜大量农副产品无法运出,而日本的产品也无销路,日本国内市场大受其害,我们实在是别无他意。”

“贵国公使大鸟先生何时返回呀?”

“大鸟先生还在休假,暂时还不能履行公务。使馆暂由杉村睿先生代理公使。”

袁世凯一听便放了心。因为杉村睿与他私交甚好。

6月2日,李鸿章收到了袁世凯的急电。同时,驻日公使汪凤藻也向清政府报告: “日本国内党争正烈,决无对外生争余力。”

日本人的行动一点不比袁世凯慢,就在同一天日本内阁正在举行会议,商讨解散第六届国会的事宜。这时,陆奥宗光收到驻韩公使的急电,报告大清国将出兵朝鲜。陆奥当即请求执行主席暂时休会,并向与会者宣读了电文。

顿时群情鼎沸,甚至有人欢呼起来,一致强烈要求改变会议原定议程,立即商讨出兵朝鲜的事宜。大会主席团经过紧急磋商,同意了这一动议。

陆奥竭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大声地第一个发言:“清国出兵韩国,将使已经不平衡的日中两国,在韩国的权利关系更为不平衡!我们绝不能坐视,不闻不问……”

一个矮墩墩、胖乎乎的小个子按捺不住,跳了起来,遏斯底里地狂叫着:“请内阁授权,立即出兵韩国!”

立时一呼百应,内阁成员们群魔乱舞,纷纷吼叫着:“出兵!出兵!”

内阁会议当即决定出兵朝鲜,并委托伊藤博文晋谒天皇。伊藤受命,毫不迟疑,马上进宫面奏天皇,明治也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批准了这一决定。

6月3日,朝鲜政府照会大清国,请求出兵平叛。

当天晚上,杉村睿便来造访袁世凯。

袁世凯打趣地说:“恭喜你荣任公使!”

杉村睿一脸不屑的神情:“不过是个代理,有何喜可贺?!慰亭,时值多事之秋,这个差事可不好当!”

“是啊!”袁世凯叹口气。

“慰亭,何故叹气?朝鲜政府已经照会大清国,请求出兵平叛。朝鲜平定如故,指日可待,还有什么好烦恼的!”

“派不派兵,还未可知?朝鲜局势复杂,关系到各国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不能不慎之又慎!”

“的确是这样,所以贵国更应火速派兵入韩,贵国兵法不是有‘兵贵神速’ 之要诀吗?!”

袁世凯死盯着杉村睿:“你也劝我出兵?”

“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就不明白了,事情是明摆着的,单靠朝鲜王室自身,已是不可能解决叛乱了!你却迟疑傍惶,难道坐等农民军打进汉城,改朝换代吗?这会误了大事的!”

杉村睿反复劝说,信誓旦旦,一再反复申明,日本政府没有野心,让袁世凯放心出兵:“慰亭,你不相信我吗?我们绝不会干涉贵国的行动,你看,我国公使大鸟不是还在国内休假嘛,我不是代理公使职权嘛……?!”

袁世凯上当了,李鸿章也被骗了。

6月4日,李鸿章派济远、扬威两舰急驶仁川港,保护大清国侨民与西方各国的侨民。李鸿章此举是避免西方各国借口保护驻在国侨民,而出兵的必需措施。同时李鸿章还调遣直隶提督叶志超、太原镇总兵聂士成率军1500人入朝,驻扎在牙山。

6月5日,明治天皇在三宅坂的陆军参谋本部成立了大本营,幕僚长为有栖川宫炽仁亲王、海军上席参谋为海军军令部长中牟田仓之助中将、陆军上席参谋为陆军参谋次长川上操六中将。

6月6日,根据《中日天津条约》,清政府电令驻日公使汪凤藻知照日本政府,大清国出兵事宜。同日李鸿章令“济远、扬威” 两舰赴牙山、仁川护商。直隶提督叶志超、太原镇总兵聂士成率1500人,分乘招商局轮船,也在这一天前往朝鲜。

日本外相陆奥宗光以《日韩江华条约》第一条款:“朝鲜作为独立自主的国家,和日本国保有平等的权利” 的字眼为凭证,拒不承认朝鲜是大清国的藩属国,向汪凤藻提出严重 “抗议”。

6月7日,日本政府发布陆海军动员令,实行新闻管制。

并令驻韩代理公使杉村睿通知朝鲜政府:说什么根据《济物浦条约》,日本已向驻在国派出“使馆护卫军” 。

日本政府还制定了在外交上采取: “被动地位,而让清国处在主动地位。努力促使清韩两者,任何一方发生变故为最要者。”但是在军事上则采取: “一切均要先发制人的方针。”

这一段时间,袁世凯忙得没日没夜,焦光烂额。他与李熙、闵妃三人经常会面嗟商,竭力争取和平解决东学党起义问题。

在给李鸿章的急电发出之后,他们三人又将担负平定判乱重任的洪启薰叫来。

袁世凯面授机宜:“围剿不是唯一的手段,你懂不懂?光是镇压不是好办法。判乱之人绝大多数是农民,他们是讲实际的,旦有一线生机,他们是不会冒着杀头的危险去造反的。

因此,你要一面摆出大兵压境的声势,一面攻心为上,不杀俘、不俘虐,还要好言慰藉,放他们回去。同时你要广为张贴政府文告,向民众们宣传:朝廷体谅他们的苦衷,原谅他们的过错,只要返回自家,安分守己,朝廷既往不咎。还可以领到政府的救济粮。朝廷正在计划土地分配方案,不日即可颁布实施,而叛乱分子是没有资格领取土地证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