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中科院的院士...

nirvana2009 收藏 1 86
导读:近来看到一个关于中科院院士选举,想想以前大学导师居然还为这自杀...心里不免有些郁郁

转载:院士增选郝柏林为何恶搞杨国帧? 作者:钟柯源


两院新院士候选人公布了,估计又是两年一次的大血拼即将粉墨登场。


院士头衔为何人们如此看重?这点无非与特权、利益纠结在一起,最要命的还有终身制的优势,比官员吃香。在这次新公布的两院院士候选人中,一批高官也加入了竞争行列,比如教育部和科学院的领导等,当然最要命的就是工程院的管理学部(又称高管俱乐部),如果把这745人的行政职务也列出来,按照顾海兵教授的官味指数进行测定,绝对也是官味十足。呵呵,院士比官本位社会的官员还牛吧!


前段时间出了个李连达院士论文造假(同谋,赖不掉的!),丢人现眼。这几天又有陆道培院士因为和自己学生黄某某利益分配不均,彻底撕破了脸,学生发短息哀求老师不要“将我逼上绝路”,老师则联合多人召开新闻发布会,够霸道的吧?!


当了院士就有很多有形无形的特权,当然大多数人都会趋之若鹜,阴谋阳谋都要用;既然这么费劲,当选后自然会想着方法捞回来,至少要把自己能攫取的利益都拿到手才好。当然,我不否认,也有些正派人,毕竟是少数,环境使然,劣币驱除良币的道理。


要想成为新院士,那要靠现有院士说了算。目前,两院院士中,40~50岁的人已经不在少数,坦白讲,这代人的道德水平远远低于老一辈人,尽管老一辈人中也不乏李连达之流。按照现有的院士选院士的游戏规则,出问题是体制性造成的。本人以前在科学院研究所工作多年,把大都熟悉的郝柏林恶搞杨国桢选院士的事情抖搂出来(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但不愿意或者不敢说出来),给院士们和想当院士的人提个醒吧,别把科技界太搞得乌烟瘴气了,纳税人已经投入了这么多钱。


对中国物理学界了解的人都知道,杨国桢确实是一个大牛。他当了15年(1985-1999)的中国第一大所——物理所所长,很多同事和学生都成了院士,为何他在1999年所长下台后才当选?物理所所长并非纯职业官僚类型的,要知道,需要有学术上的实力才可能在那个位置上坐稳。杨连续申请了四次(8年),当时不像现在规定连续申请不能超过三次,推荐人中不乏周光召等元老级人物,搞得杨像范进赶考功名一样那么难;每次评审,前两轮都在数理学部候选人排名第一,最后一次都功亏一篑,搞得像中国男足不会射门一样难堪。据说,最后一次,物理所的其他人都不申请院士了,就报老所长杨国帧一人,而按物理所的实力,每次报3~5人才符合常态。在1998年,杨被国物理学会选为高级会员(Fellow),以表彰他“在光计算和光物理领域的学术成就”。这个Fellow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虚名,大看看中国大陆有几人获得过就知道它的学术分量了。


原因何在?就是大名鼎鼎的郝柏林院士和杨不对脾气,看着杨不顺眼。


具体原因不详,通常的说法是:老所长管维炎看不上郝,培养的是杨国帧。于是郝在物理所工作10多年后愤愤去了理论物理所(当时有很多类似笑话的事情发生)。也就说,杨国桢当了所长,堵了郝柏林当所长的路。郝是34年生,杨比他还小,38年的。郝在80年就当了院士,属于少年得志的那种,很张扬,也颇具个性。


越是有能力的人,整人的强度和持久性就越大,破坏性也更强。下面整理了几句郝柏林恶搞杨国桢的话,姑且命名为“郝氏恶搞语录”吧!


语录一:只要老子我郝柏林在世一天,你杨国桢就别想当什么院士!(据说电梯里对着杨当面说的)


语录二:你周光召是院士,我也是院士,大都是院士,你也就是一票的权利!(每次在院士选举时,特别是最后一轮中,郝总是跳出来公开说杨如何不是,向数理学部的全体院士散发材料。这句是在一次选举会议上对时任院长的周光召表达不满。)


语录三:老子这次要出国了,放你一马,如果仍然评不上的话,那也不能怪老子了,是你没有这个命!(1999年说的,当年杨以数理学部最高票当选院士)


相比之下,杨国桢虽说做所长多年,但属于内敛低调型学者,从来没有公开提及郝对他多年的打压。郝是公众人物,在学术上有杰出的贡献,这点不可否认,但郝的公众知名度多半和他尾随前辈邹承鲁进行学术打假挣来的。他留给人们的印象,更多的是打假斗士,维护学风、打击学术不端行为的旗手。


但问题是,不像邹先生,郝本人的屁股不干净,留给公众的有一部分是假象,这点最为要命。在04年,中央台“对话”节目谈人才问题。路甬祥在节目现场说,中国缺少的是将帅级领军人才,郝当着全球亿万观众的面反驳他的顶头上司说,中国缺少的是踏踏实实搞科研干活的人。这一场景显得郝如此之个性鲜明,不畏“权贵”,何等可敬!其实,在他身上,有太多的以自我为中心的院士型自大色彩,很多事情,他可能认为自己屁股下面很干净,其实,周围人早已感到臭气冲天怨声载道了。


又是在04年,方舟子先生质疑郝柏林的学生史华林入选中科院百人计划以及终期答辩的正当性问题,郝死不认账,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案例。


等过两天闲暇时候,本人再写点关于郝柏林如何成为中国第一位“双聘院士”的,以及他从中如何获得不恰当的个人私利的。其实,他这点个人私利与社会上贪官比起来,不算什么。但可怕的是,他带动了中国“双聘院士”整个行业的蓬勃发展和整体腐败,GOOGLE一下就知道有多少人是双聘院士并获得多少兼职好处了。


要说明的是,这里选取郝柏林作为例子探讨,是想警示更多的郝柏林类型的人,还中国科技界一片净土。郝柏林恶搞杨国桢的具体事情并不可怕,怕的是自己屁股不干净还自以为很干净,怕的是在年轻院士中出现很多郝柏林,怕的是他们使用比郝柏林的阳招更可恶的阴招整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ԌEԌdiv class="anniu" style="padding: 0px !important;"> 查看原帖 铁血首页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