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二十三节 最后一夜

罗列 收藏 0 3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两个时辰之后。

全旅散去。

我要求他们回去多加练习,会唱的,带那些不会唱的。

我们要去领兵器了。

来到军需处。

刚好碰到冯天向。

“天老子,就是几把刀,几把矛,几张盾,叫我们怎么去打仗?”他在朝军需官发火,嫌少呢。

“各个旅里的兵器,已经都是人手一把了。”军需官说,“现在只是给你增加备用的兵器。”

“那也不能这么少?你看,50张盾,能起什么作用?天老子。”他继续抗议。

“都还在打造中。”军需官继续解释,“等你们到了邛都之后,还会给你们补充的。”

“说的到轻巧。那时,我们还不知道有没有命在呢。天老子。”他哼哼不断。

我走过去劝慰:“冯旅帅,他说的是真的。我爹就是工场管事,他天天都在工场,好几天都没回家了,忙着赶工。先拿这些吧。”

“有陈旅帅给你们说好话,算了。”他对他的士兵说,“把兵器拿走,拿走。”

他对我说:“陈兄,我先去分兵器,回头,我再找你说话。”

我答应了。

一帮人去了。

轮到我们了。

我们也领取了50张盾,100把刀,100支矛,回去分。

盾分给邱亮的二卒,刀也给了他们,近战时需要。

莫迟的卒,本来就有矛。所以,矛就是郭启的一卒的备用长兵器了。

郭启问我:“那些没人用的戈呢?”

“能拿的就拿着,不能拿的,就给虎师其他的旅。”我说,“好象薛旅长他们那是有个戈卒的。”

“给他们也好,要不然,行军总是个负累。”郭启说。

我让他们把用不到的戈收起来,给薛盛送过去。

“今晚是在这营地里的最后一夜了。明天我们就要出发去邛都了。大家好好休息。”我叮嘱他们。


入夜。

我吹了灯。

一个人在黑暗里。

想了很多很多。

想起玲儿。

想起即将要来的战争。

想起未来世界的美女。

想起未来世界的家人,师长,同学,伙伴。

无法入眠。

那就披衣起来吧。

我看别无去处,就去找彭益。

他看到我来,吃了一惊喜。

从他的铺位上站起,“旅帅。”

其他人也跟着要起来。

我摆摆手。

“穿上衣服,拿上埙,跟我走。”我说。

不是半夜来学吹埙吧?

我带他来到后山。

找到一块大石头。

我坐上去。

“来,上来。”我伸手给他。

“我不能……”他说。

我知道他想说,不能和我平起平坐。

“我是你们的旅帅,也是你的兄长。”我说,继续伸手,“把不把我当兄弟?”

他当然不会说不。

我拉他上来。

“这个,会不会很难学?”我拿着他的埙。

“他们三个,学了四五天就会了。”我知道他说的三人指的是他弟弟彭达,梁海,陈义光。

“两兄弟都入伍,那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我娘。”

“你爹呢?”

“在南撤路上,死了。”

“恨秦军吗?”

“当然。”他说。

我看他神色默然,转移话题:“来吧,教教我。”

他把吹法和指法教给我。

我试了试,也能吹出几个音调来,但总不够悦耳。

“难听。”我说。

“才这么一会工夫而已,已经很好了。”他说。

“还是你吹吧。”我递给他。

他接过去。

我在石上躺下来。

月光下。

营地里,还到处闪着灯光。

这个营地,对于彭益他们来说,是生活了三个月;而对于我,也许,只能算是一个半月吧。

可是,还是在这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这里的人,这里的事,这里的山道,这里的风。

明天都要成为过去。

我们要离开了,要上战场了。

我们要去接受新的未知的命运。

而我熟悉的那些人,将有多少人会把自己的热血自己的性命,留在那不确定的未来战场。


彭益试了几个音,就吹起来。

是《出征曲》的调子。

我听着,仿佛有千军万马在耳边厮杀奔腾。

我更是无法平静下来了。

我说:“这个曲子,明天好好吹。现在,换个曲子吧。”

他换了个柔和的曲子,就象那天晚会的那个。

声音柔和又不失清越,如月光下的海浪轻轻拍打着海岸,在深情述说。

那声音,仿佛要带我回到未来。

我睡着了。

我做梦了。

一片神奇的水面,闪过一阵阵的荧光。

我在水里扑腾,扑腾,到最后,渐渐的,就不动了,随波逐流。

流啊,流啊,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我看见有人跑向我,她朝我呼喊,我却听不到声音。

那是谁?


黎明时分。

我醒了。

天际已经泛白。

睁开眼一看,我怎么在石头上睡着了。

拍拍脑袋。

记起昨晚,是坐在石头上,听彭益吹埙来的。

幸好夏末的夜,并不太凉,我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坐起来。

看见,旁边还有人侧身睡着。

“彭益?”我喊。

那人一骨碌爬起来。

是莫迟。

他喊:“大哥。”

“怎么是你?”

“哦。昨晚你在这里睡着了,彭益没敢叫醒你。他跑回来告诉了我,还带我过来找到了你。我就让他回营里睡觉了。”

原来,他在这里陪了我一夜。

好兄弟。

我们在下山的路上,碰到了郭启、邱亮、大山、凌霄他们。

他们都是来接我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