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可夫“狂扁”中国海军司令 围观者哗然!

sqzr7858 收藏 0 117
导读: 米尔军情网:   其实无需多言,不仅仅只有中国“可以说不”及“可以不高兴”。东南亚国家是主权国家,当然也可以向中国说不,当然亦可以向中国表示不高兴。而且,东南亚国家对中国不高兴的情绪,就完全反映在第一届国际海事安全会议上(IMSC 2009)!   来自东南亚、亚太国家的防务评论员、军事媒体代表、战略学者,皆不约而同把矛头一致指向代表中国海军司令出席IMSC 2009的旅顺基地副司令员王先金少将,并对这名中国海军少将抛出多道尖锐的问题。   KLS记者出席了这项配合IMDEX而举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米尔军情网:

其实无需多言,不仅仅只有中国“可以说不”及“可以不高兴”。东南亚国家是主权国家,当然也可以向中国说不,当然亦可以向中国表示不高兴。而且,东南亚国家对中国不高兴的情绪,就完全反映在第一届国际海事安全会议上(IMSC 2009)!



来自东南亚、亚太国家的防务评论员、军事媒体代表、战略学者,皆不约而同把矛头一致指向代表中国海军司令出席IMSC 2009的旅顺基地副司令员王先金少将,并对这名中国海军少将抛出多道尖锐的问题。



KLS记者出席了这项配合IMDEX而举办的第一届国际海事安全会议。在13日的会议上,当受邀发表演讲的各国海军将领演说完毕并进入问答环节时,对中国不高兴的情绪开始充斥会场。



“我们对中国的和谐海洋感到质疑及混淆,中国一面倡议和谐海洋,但另一面中国却允许中国的渔民,与美军的舰船对峙。这是背道而驰作法。”



这是来自KLS对中方的质问,于隔日就出现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报导上。



中国旅顺基地副司令员王先金少金在新加坡宣扬和湝海洋倡议,但遭出席者质疑



在KLS提问前,加拿大《**防务评论》总编辑平可夫也做出提问,促请中方在建造航母的问题上说清楚“有”或“没有”;另外平可夫也提出“利益边疆”的问题,询问到底中国的利益边疆在哪里?



接着下来,其它来自新加坡的学者及亚太防务评论员,也陆续发问对中国的“和谐海洋”及中国渔民与美军对峙问题做出质问。这么多对中国尖锐的问题,现场一片哗然,台上的王先金显然无法招架这些问题,只能在台上与身边人员吱吱咕咕讨论。



这里必须说明,由于王先金不谙英文,必须进行翻译。但是,王先金与随行人员的反应太慢,结果平可夫再度站起来,对着台上的王先金说:“需不需我们翻译给你?”



中国派出一名不谙英文的少将出席国际场合,而且也招架不住这些尖锐提问,这对中国的形象是不好的。最终王先金只能说,有关航母的问题,中方仍在研究中,而对于中国渔民与美军对峙的问题,答案是与中国海军无关。



短短的答案,竟然需要这么长时间的吱吱咕咕讨论,而且答案也没有真正解答出席者的问题。坐在KLS记者身边的新加坡海军军官问我,为什么拿“和谐海洋”与中国渔民与美军摩擦的事件相提并论?



我回答到,在中国渔民与美军舰船摩擦的事件上,中国海军有必要去阻止他们“渔民”的行动。整件事的感觉给人有许多想像空间,中方不是说了吗,和谐海洋啊!既然是和谐海洋,那就更应该阻止自己国家渔民去搞对峙及摩擦,减少不必要的事端,然后通过外交管道来处理问题。



王先金面对排山倒海的尖锐的问题,不得与身边的随行人员讨论。每答一个问题前,王先金必须与身边的随行人员吱吱咕咕5分钟。



“我们看到及感觉到的是,这些渔民的行动,仿佛是有经过组织策划、获得某方面的允许下,去与美军舰船对峙,否则,不会接二连三及有规律的出现这种事!”这是来自KLS的质问。



中方倡议“和谐海洋”,那么为何中国说的东西,而做出来的东西,总会是两回事?中国渔民去与美军对峙,叫外部世界感受到中国是“说一套,做一套”。



草草地说此事与中国海军无关,根本没有解答到记者的问题。中国海军今后应该更负责任去阻止渔民与美军对峙,而不是漠视它,让它继续发生!



虽然来自军事媒体、防务评论员及学者的质问,不一定代表官方的意见,但从中就能够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东南亚国家对中国具有不满情绪已是事实。



为什么出席者都会质疑中国代表团?为什么东南亚军事媒体代表会质疑“和谐海洋”倡议?真正的原因是,中国并没有真正去有所做为,去履行“和谐海洋”倡议,中国渔民与美军摩擦就是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完全背道而驰!



印度海军东方司令司令尼尔玛中将在第一届国际海事安全会议的演讲。印度的崛起是透明及受到欢迎的。



在会议上,10个问题中,就有4个问题与中国渔民与美军的对峙有关,可见,东南亚国家的研究员,都有在注意中国渔民在海上的行为及背后的动机。同台的有印度海军东方司令部司令尼尔玛中将,印度也在崛起中,为什么不见有人将矛头指向印度海军?



王先金回到中国是不是应该反思,向上级报告在IMSC的“所见所闻”?为什么人们不针对印度,反之针对中国?



中国总是如此,总会把外部世界对中国的批评,视为一种具有隐议程、阴谋论的动机来看待,好像中国是神圣的国家,永远都不能批评,一旦对它做出批评,一概视为“国际阴谋”来看待。中国正在发展,但是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中国绝不能失去持续不断自我批评及反省的机能,以及努力及谦虚接受来自外部世界批评。一旦中国没有了自我反省,则意味着中国走向快速的没落!



尽管,外部世界对中国的批评是善意的,但中国人的思维有别于我们的思维,他们总会认为这些都是具有敌意的,然后把外部世界的人,都推向对立面。对于中国人的这种思想,真是百思不解及不可思议。KLS是一个负责任的网络军事媒体,绝不会随意去对一个国家做出没有根据的批评,这是我们奉行的采访政策。



《中国可以说不》及《中国不高兴》,虽然KLS记者没有去详细的阅读它,但这两本书的内容非常有趣。这两本书籍的名称,给KLS的第一个印象是,中国人仍旧是自以为是,永远认为自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为何中国不去自我检讨自身的体制?谁才是中国威胁论的制造者?答案是中国本身。



中国奉行的神秘主义及文化,让外部世界在看中国时,都好像在雾里看花般,猜不透也摸不透,凡是都采用不必要的高度神秘手段去处理事情,自以为是,结果导致外部世界加深对中国的猜疑。但是,中国从来就没有去检讨自己的问题,中国人根本上就认为,“我们没有问题,这些批评都是故意制造中国威胁论。”



就这样子,中国就好像活在古代帝王世界中,仿佛世界都必须听中国人说的话,然后叫世界听好,“我要说不啦,我要不高兴啦。”



今年5月6日,马来西亚与越南联合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呈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而中国则在5月7日正式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提交照会,阐明了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郑重要求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按相关规定不审议上述“划界案”。



KLS在事件发生后,掌握来自国际外交界的权威消息指称,中方曾经在马来西亚未提交“划界案”之前,曾经与马方接触过,希望马方基于今年是马中建交35周年,务必在“划界案”中慎重其事!



在这里,KLS发现中方再一次展现了所谓的“大国”的风范,希望东南亚国家都能够卖中国帐,但最终东南亚国家都没有理会,依旧向联合国提交了“划界案”。最后外交消息告诉KLS的最后一句说是:“虽然我们已向马方进行接触,但最终马来西亚还是提交了“划界案。”



为何马越不能提交“划界案”?难道中国说不,东南亚国家都必须照单全收吗?东南亚国家也有自己的“利益边疆”和必须维护。



在南中国海主权的问题上,中国老是不希望美国与日本的介入,而且不断批评涉及南中国海主权的东南亚国家,把南中国海的问题国际化及复杂化。为何美国及日本不能介入南中国海问题?难道美国及日本,就不能有自己的“利益边疆”吗?美日都不想自己的周边“利益边疆”有事。



这里指的“周边”,不是地理,而是指事态,而且有关事态是能够直接侵犯有关国家的利益。中国可以在亚丁湾海盗的问题上提出“利益边疆”,但没有说明具体的“利益边疆”定义。但如果是说中国商船去到哪里,那里就是利益边疆的话,同样的道理,美日都有商船川行南中国海及马六甲海峡,那他们的利益边疆也延伸至南中国海啊!



那么,一旦南中国海及马六甲海峡有事,美国及日本可以不动手吗?“该动手时就动手”的道理不是只有中国会用,美日也会“该动手时就动手”。



东南亚国家犯不着或就算没有把南中国海问题复杂化及国际化,美日等大国因利益的驱使,也会用各种手段介入南中国海事务,对美日来说南中国海也是“利益边疆”所在。



东南亚国家欢迎美日的介入吗?这轮不到KLS来回答,但事实证明,各国的“利益边疆”存在南中国海内,美日的实力早已然存在。



中国的利益边疆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但中国的崛起挟带者神秘主义是事实,中国此时此刻提出利益边疆,再加上中国渔民的举动,教人不得不更提防中国的“和谐海洋”!



这里说得十分清楚,和谐海洋必须获得各国海军参与。但前提是,为何中国海军不去阻止中国渔民在公海与美军公然对峙的行动。这是来自KLS的质问。


(责任编辑:米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